用户名:
    密码:
转播到腾讯微博

你的位置:首页 > 国学

绝代词人纳兰性德
录入: 哲学网编辑部 发表时间: 2013-11-22 点击: 540 次 我要收藏

  长久以来我对词的认识总喜欢停留在某个时期 (宋朝)或者某个词人(李煜)的阅读当中,而对他们以外的作品却知之甚少,纳兰性德就是在这个时候涌进了我的视阈。那是在大学读书的某个春日,我独自一人倘徉在校园宽松的草坪上阅读梁羽生的《七剑下天山》。突然为书中的某首词所刺痛,良久不能自拔。从此记住了那首《沁园春》的悼亡词和它的作者纳兰容若。第二天我便从图书馆里借出黄天骥先生的《纳兰性德和他的词》一书,并且彻夜阅读。
  纳兰性德属于那种纤细的体悟者,他对生命的某种关照与其说出自天性不如说是个体的命定。在短短三十多年的生涯里,纳兰性德所践行的是一种生命的本真意识,用王国维先生的话来评叙是“以自然之眼观物,自然之舌言情……故能真切如此”。对于许多把生命当做姿态的写作者而言,纳兰性德无疑属于异类。在他的作品中我们感受更真的是体验的凄恻与缠绵。
  或许有些人会有这样的疑问,作为一位出身贵胄之家纳兰性德能有多少真实的悲与苦呢?他的生命意识中难道没有掺和着虚假的情绪?或者说他在创作有的过程中更多的恐怕是“为赋新词强说愁”吧?但是仔细阅读过容若小词的人,都知道纳兰性德其实是那种善于转换个人体验的词人。他对生命的观照和他的生活物化形式并不相关。他率真本性,以及对物的某种特别的视角,使得他从一开始在审美精神上就显露出别样来。
  其实在我们的汉语诗歌当中有很多意韵化的语词,这些词语经历了很长时间的陶冶与洗涤才逐渐地生成了某种特有的意象,而意象本身就有很多供怀想的空间。纳兰性德就善于将这种意韵化的语词意象聚结成一种真实的情绪,这种转换在他的悼亡词表现最为彻底也最成功。我曾不止一次的阅读和朗诵纳兰性德悼亡词系列,并久久不能自已。
  “泪咽却无声,只向从前悔薄情,凭仗丹青重省识。盈盈,一片伤心画不成。别语忒分明,午夜鹣鹣梦早醒。卿自早醒侬自梦,更更,泣尽风檐夜雨铃。”在这首简约的《南乡子》的小令里,纳兰性德把他的感情细腻地融化在特定的场域-梦与画当中。这一交织的语境被很多带有强烈的情感语词所勾连:梦与尘世、梦醒与死亡以及那不断被敲打的兼声“更更”与“盈盈”。而这些最终都汇进了读者的心灵底处,得到了某种情感层次上的升华。纳兰性德属于那种爱唠叨的词人,他反复地叨念细节、叨念梦,其实是与他感情上的放纵汲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