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转播到腾讯微博

你的位置:首页 > 国学

戴叔伦若干诗作辨伪补正
录入: 哲学网编辑部 发表时间: 2013-11-22 点击: 501 次 我要收藏

  内容提要:戴叔伦是中唐著名诗人,现存诗集系明人编订,窜伪者甚多。今人岑钟勉、傅璇琮、富寿荪、蒋寅等学者先后对此作了专门考订,共考证出戴集中非戴所作及与他人重出的诗作近百首。本文在前人考订的基础上,对前人未发现的戴叔伦集中的伪作及重出作品或已发现非戴所作但未考明出处的若干诗作进行了考订辨正。
  关键词:戴叔伦;诗歌;辨伪
  作者简介:王佃启(1965-),男,河北尚义人,华北电力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主编,副编审。
  戴叔伦是中唐著名诗人。《新唐书》卷六十《艺文志》第五十载其著录《述稿》十卷,今皆亡佚。今其诗传世约300篇,系明人辑录编订,窜伪讹乱者甚众。这一点明人胡震亨在其《唐音统签》丁签中已有言及,但未作系统考订。①《全唐诗》卷二七三、二七四收其诗299首及若干零句,仍沿袭旧本,遂致鱼目混杂,贻误至今。戴诗中的这一现象,从上世纪60年代开始,逐渐引起国内一些专家学者的注意。岑钟勉、傅璇琮、富寿荪、蒋寅诸学者先后作了考订。其中尤以蒋寅先生用力最勤,共考证出戴集中非戴所作者59首,与他人重出者29首,对戴叔伦诗作的窜伪情况作了初步清算。[1]但是,正如诸位前辈时贤所言,戴集窜伪者甚多,尚需进一步考订;已考订出初步结果的,也需要作进一步的辨正工作。近来笔者闲读戴集,翻检相关史料,留意之下,竟也有若干收获。现不揣浅陋,列陈于次,以就教于方家学者。
一、关于《江行》和《九日送洛阳李丞之任》
  据蒋寅先生经考订:“此二诗前者又见于《全唐诗》卷一二九丘为诗中,后者又见于卷六四九方干诗中,均未注重出。考历代选本皆无收此二诗者,今亦无法考订其写作年代,故究竟为谁作,只能存疑以俟异日求证。”[2]
  按《九日送洛阳李丞之任》除见于《全唐诗》戴叔伦、方干名下外,还收录在明方廷玺所辑唐方干《玄英集》卷三中。据《四库全书总目》:“此本为明嘉靖丁酉其裔孙廷玺重刋者,只分八巻,诗三百七篇,巻目俱非其旧。近时洞庭席氏《百家唐诗》本从宋刻录出者,仍作十巻,而诗亦止三百十六篇。《全唐诗》本乃增多诗至三百四十七篇,然与赞序原数终不相合。盖流传既久,已有所脱阙矣。”[3]这段序言告诉我们,第一,《玄英集》是方干的裔孙方廷玺所辑。“方廷玺字信之,歙县人,浙江山阴知县。”[4]有文集及诗作传世。第二,其收录作品与清初席启寓所编《唐诗百名家全集》篇目接近,而席本是从宋本刻录出来的。从这两点看,该诗为方干所作的可信度较高。另外,此诗还被明汪砢玉《珊瑚网》巻四《苏文忠公手书唐方干诗巻》及清卞永誉《式古堂书画汇考》卷十《苏文忠公书唐方干诗巻》收录,题为《重阳日送洛阳李丞之任》。汪珂玉和卞永誉是明清时期的收藏大家。据《四库全书总目》载:“砢玉字玉水,徽州人,寄籍嘉兴。崇祯中官山东盐运使判官。”[5]“是书成于崇祯癸未。凡法书题跋二十四巻;名画题跋二十四巻。朱彝尊《静志居诗话》称:砢玉留心著述,所辑《珊瑚网》一编,与张丑《清河书画舫眞迹日录》并驾”。[6]“永誉字令之,镶红旗汉军,官至刑部左侍郞。王士祯《居易录》云:卞中丞永誉贻《书画汇考》六十卷,凡诗文题跋悉载。上溯魏晋,下迄元明,所收最为详博。朱彝尊《论画诗》亦有‘妙鉴谁能别苗发,一时难得两中丞’之句”。[7]其所收藏的作品目录中有苏轼手书的唐方干《重阳日送洛阳李丞之任》诗卷,可知宋苏轼看到的集子该诗即是方干所作。由此可以断定,《九日送洛阳李丞之任》是方干作品,后窜入戴集。
  《江行》诗除见于《全唐诗》外,还被明曹学佺《石仓历代诗选》卷六十五收录,题为戴叔伦作,未知其据。
二、关于《宿无可上人房》和《山居》
  (一)关于《宿无可上人房》
  戴叔伦《宿无可上人房》云:“偶来人境外,何处染嚣尘。倘许栖林下,僧中老此身。”蒋寅先生谓此诗“据其内容与所叙及事实,亦可断其非为叔伦之诗。”[8]所言甚是,但蒋未考明其出处。经笔者查考,此诗实为集句诗,系集唐权德舆、王勃、刘长卿、卢纶四位诗人诗句而成。原诗如下:
  1.权德舆《沈十九拾遗同逰栖霞寺上方夜于亮上人院会宿二首》其一
  偶来人境外,心赏幸随君。古殿烟霞夕,深山松桂薫。岩花点寒溜,石磴扫春云。清净诸天近,諠尘下界分。名僧康寳月,上客沈休文。共宿东林夜,清猿彻曙闻。(《全唐诗》卷三百二十六)
  2.王勃《仲春郊外》
  东园垂柳径,西堰落花津。物色连三月,风光绝四邻。鸟飞村觉曙,鱼戏水知春。初晴山院里,何处染嚣尘。(《全唐诗》卷五十六)
  3.刘长卿《登思禅寺题上方》
  西峰上方处,台榭隠朦胧。逺磬秋山里,清猿古木中。众溪连竹路,诸岭共松风。傥许栖林下,甘成白首翁。(《全唐诗》卷一百四十七)
  4.卢纶《题兴善寺后池》
  隔窗栖白鸟,似与镜湖邻。月照何年树,花逄几遍人。岸莎青有路,苔径緑无尘。永愿容依止,僧中老此身。(《全唐诗》卷二百七十九)
  (二)关于《山居》
  戴叔伦《山居》诗曰:“麋鹿自成群,何人到白云。山中无外事,终日醉醺醺。”此诗亦系窜伪之作,但尚未发现有人指出其伪。经笔者查考,此诗亦为集句诗,系集唐杜荀鹤、刘长卿、祖咏、张祜四位诗人诗句而成。原诗如下:
  1.杜荀鹤《茅山》
  歩歩入山门,仙家鸟径分。渔樵不到处,麋鹿自成群。石面迸出水,松头穿破云。道人星月下,相次礼茅君。(《全唐诗》卷五百三十一)
  2.刘长卿《碧涧别墅喜皇甫侍御相访》
  荒村帯返照,落叶乱纷纷。古路无行客,寒山独见君。野桥经雨断,涧水向田分。不为怜同病,何人到白云。(《全唐诗》卷一百四十七)
  3.祖咏《汝坟别业》
  失路农为业,移家到汝坟。独愁常废卷,多病久离群。鸟雀垂窗柳,虹霓出涧云。山中无外事,樵唱有时闻。(《全唐诗》卷一百三十一)
  4.张祜《题金山寺》
  一宿金山顶,微茫水国分。僧归夜船月,龙出晓堂云。树影中流见,锺声两岸闻。因悲在朝市,终日醉醺醺。(《全唐诗》卷五百一十)
  以上二首集句诗,系出自何人之手,今无考。据笔者推测,此二诗应当是宋人作品,有可能是王安石或释绍嵩所作,后为明人讹入戴集。其理由是:(1)宋人有集句之癖,而王安石尤擅此道。据宋张镃《仕学规范》卷三十九载:“集句自国初有之,未盛也。至石曼卿,人物开敏,以文为戏,然后大著。至元丰间,王文公益工于此,人言起自公,非也。”明安磐《颐山诗话》亦云:“集句始于宋人,王荆公为妙。荆公集句近百首,胡笳十拍为妙。……沈存中谓荆公集句多至百韵,对偶精切,过于本诗。今其集无百韵者,岂其集有所遗耶?”宋胡仔《渔隐丛话前集》巻三十五载:“遁斋闲览云:荆公集句诗,虽累数十韵,皆倾刻而就,词意相属如出诸己。他人极力效之,终不及也。……然荆公平生集句诗,未尝改古人,字观者更宜详考。”又载:“王荆公好集句,尝于东坡处见古砚。东坡令荆公集句,荆公云:巧匠斫山骨。只得一句,遂逡廵而去。”关于王安石喜集句的逸事,史载还有很多。清王世祯《池北偶谈》卷十五载:“《梦溪笔谈》亟称王介甫集句‘风定花犹落,鸟鸣山更幽’,以为上句静中有动,下句动中有静。且云:公始有集句诗,有多至百韵者。黄震曰:荆公集句诸作,其巧其博皆不可及。”(2)王安石晚年投身佛门,结交高僧,流连山水,谈诗论禅,写下了大量平静闲淡、有涉释门的诗歌作品。这与上述二诗的思想和意境十分接近。而他的集句诗也多作于晚年。(3)王安石有诗作窜入戴集。据富寿荪、蒋寅考证,戴集中《北山游亭》、《题黄司直园》见《王文公文集》卷六十七,题分别为《洊亭》、《题黄司理园》;《草堂一上人》亦当为王安石作。[9](4)二诗也有可能是宋高僧释绍嵩所作。据清沈季友《檇李诗系》巻三十载:“绍嵩字亚愚,庐陵人,绍定已丑自长沙来。壬辰五月,嘉禾太守黄尹元以大云虚席,俾令承乏。有《江浙纪行集句》三百七十六首,离为七卷,自为序,称庐陵樵衲。”按释绍嵩《江浙纪行集句》诗收录在宋陈起编《江湖小集》巻三中。其自序云:“余以禅诵之暇,畅其性情,无出于诗。但每吟咏,信口而成,不工句法,故自作者随得随失。今所存集句也,乃绍定已丑之秋,自长沙发行,访游江浙,村行旅宿、感物寓意之所作。越壬辰五月中瀚,嘉禾史君黄公尹元以大云虚席,俾令承乏。八月初九日,永上人来访,盘礴旬余。茶次,每炷香请曰:师游江浙,集句谅多,可得闻乎?予谢曰:不敢。永曰:禅心,慧也;诗心,志也。慧之所之,禅之所形;志之所之,诗之所形。谈禅则禅,谈诗则诗。是皆游戏,师何愧乎?予谢曰:不敢。力请至再至三,又至于四。遂发囊,与其编録。得三百七十有六首,离为七巻。题曰《江浙纪行》以遗之。”例如其第一首《发长沙》云:“秋入长沙县,无人画得成。晓风轻浪迭,落日乱蛩鸣。一雨洗烦热,千山指去程。回期谁可定,行乐且吾生。”就分别集了郎士元、方干、韦庄、希昼、巽中、祖可、修睦、诚斋的诗句。编辑《江湖小集》的陈起与江湖诗人过从甚密,除编《江湖小集》外,还编有《江湖后集》。戴集中所见《旅次寄湖南张郎中》一诗即是收入《江湖后集》卷三中周端臣的作品。[10]既然编次戴集者将收入《江湖后集》中的作品窜入,也就极有可能将收入《江湖小集》中的诗也窜入。从诗的内容来看,也主要是是写释僧生活,与释绍嵩经历相吻合,故释绍嵩所作的可能性也较大。只是第一首诗的诗题也遭到伪窜。此二诗未收录二人文集可能是由于这类集句诗多属于“随得随失”,故虽流传于世,但未被辑录。
三、关于其它几首互见诗
  1.《桐花》:亭亭南轩外,贞干修且直。广叶结青阴,繁花连素色。天资韶雅性,不愧知音识。
  此诗《全唐诗》卷二百七十三、《御定佩文斋咏物诗选》巻二百八十三收为戴叔伦作;《御选宋金元明四朝诗.御选宋诗》巻二十四、《古今禅藻集》巻八收为云松作。检《文苑英华》卷三百二十四收此诗为戴叔伦作品,应为戴作。
  2.《关山月》:一雁过连营,繁霜覆古城。胡笳在何处,半夜起边声。
  此诗《全唐诗》卷十八、卷二百七十四收作戴叔伦作品;《全唐诗》卷一百三十九、《御选唐诗》卷二十七、《储光羲诗集》卷五、《唐诗品汇》卷四十、《石仓历代诗选》卷三十四、《甘肃通志》卷四十九收作储光羲作品;检《乐府诗集》卷二十三、《万首唐人绝句》卷九收为戴叔伦作,是宋人所见均为戴作,应判定为戴叔伦作品。
  3.《过贾谊旧居》:楚乡卑湿叹殊方,鵩赋人非宅巳荒。谩有长书忧汉室,空将哀些吊沅湘。雨余古井生秋草,叶尽疎林见夕阳。过客不须频太息,咸阳宫殿亦凄凉。
  此诗《全唐诗》卷二百七十三、《全唐诗録》巻四十四收在戴叔伦名下。明曹学佺编《石仓历代诗选》巻三百六十三.明诗初集八十三收在苏平名下。今人熊飞据后者断为苏平作,所据似嫌不足。[11]今查检《石仓历代诗选》巻六十五.中唐十九亦收录此诗,在戴叔伦名下,诗题相同,只是第四、六两句分别作“作赋人稀宅巳荒”、“空将哀赋吊沅湘”。可见曹学佺对此并无明判。究竟为何人所作,尚待进一步考证。
  4.《贾谊宅》:一谪长沙地,三年叹逐臣。上书忧汉室,作赋吊灵均。旧宅愁荒草,西风荐客苹。凄凉回首处,不见洛阳人。
  此诗《全唐诗》卷二百七十三、《石仓历代诗选》卷六十五收为戴叔伦作品。与前首《过贾谊旧居》诗意几乎完全相同,甚至逐句对应。是出于同一人之手,还是后来者刻意仿作,待考。清《湖广通志》卷八十七.艺文志收为许浑作品,亦不知何据?
注释:
①参见胡震亨.唐音统签(三)[M].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2003.613.
参考文献:
[1]蒋寅.大历诗人研究[M].北京:中华书局,1995:524.
[2]蒋寅.大历诗人研究[M].北京:中华书局,1995:524.
[3][清]永瑢等.四库全书总目[M].北京:中华书局,1965:1302.
[4][清]黄虞稷.千顷堂书目:卷二十二[M].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2001:559.
[5][清]永瑢等.四库全书总目[M].北京:中华书局,1965:724.
[6][清]永瑢等.四库全书总目[M].北京:中华书局,1965:966.
[7][清]永瑢等.四库全书总目[M].北京:中华书局,1965:968.
[8]蒋寅.大历诗人研究[M].北京:中华书局,1995:513.
[9]蒋寅.大历诗人研究[M].北京:中华书局,1995:508-509.
[10]蒋寅.大历诗人研究[M].北京:中华书局,1995:508-509.
[11]熊飞.戴叔伦诗杂考[J].唐都学刊,1994(3):18.
原载《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学报》2006年第3期

文章的脚注信息由WordPress的wp-posturl插件自动生成


分享到:

标签 :
版权声明:版权归 哲学网:哲学学术门户网站,Philosophy,哲学家,哲学名言大全 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zhexue.org/guoxue/6603.html

已有 0 条评论 腾讯微博
关于我们 | 图站地图 | 版权声明 | 广告刊例 | 加入团队 | 联系我们 |
哲学网编辑部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采用Wordpress架构,采用知识共享署名进行许可
官方邮箱:admin#zhexue.org (#换成@)索非制作|优畅优化|阿里云强力驱动
ICP证号:沪 ICP备13018407号
网站加载0.955秒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