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转播到腾讯微博

你的位置:首页 > 国学

王熙凤:一个贪官的标本
录入: 哲学网编辑部 发表时间: 2013-11-22 点击: 423 次 我要收藏

  凡是贪官都有共性,古今均无例外。贪官的共性大体有这么几点:一是媚上欺下,八面玲珑;二是精明强干,以自我为中心;三是心狠手辣,胆大妄为;四是贪婪成性,见利忘义。《红楼梦》中的王熙凤就是这样一个人,我们可以说她就是一个贪官的标本。有人会说:王熙凤不是官。我想这是一种误解。应该认为,在家天下的封建王朝,王熙凤作为贾府的总管,怎能说不是官呢?我想她的官阶还不低呢!即使她没有被朝廷任命,但是她的职权已经表明她实际上是官。
  王熙凤是《红楼梦》中一个个性非常鲜明的人物,她大方泼辣,喜欢揽事,且精明能干;她善于媚上欺下,忌妒心极强,且心肠狠毒。《红楼梦》的作者对她着墨特多,可以说处处都有他的影子。我们可以说,作者描绘出了一个活生生的贪官的标本。本文只根据《红楼梦》前八十回文本展开讨论,因为后四十回实际上是高氏续写的,续写的内容是否贯彻了原作者的创作意图,目前可能还各言其是,而且以后还可能出现新的续写本,所以就得另当别论了。
一、取悦贾母,威风八面
  王熙凤在别人面前可以专横跋扈,可是在贾母面前她只能是极尽其献媚取宠之能事,以求得贾母的欢心。正如兴儿所说:“他一时看得人都不及他,只一味哄着老太太、太太两个人欢喜。他说一是一,说二是二,没人敢拦他。又恨不得把银子钱省下来了,堆成山,好叫老太太、太太说他会过日子。殊不知苦了下人,他讨好儿。”(第六十五回)为什么王熙凤要取悦于贾母呢?因为贾母是贾府最高权力的拥有者,只有博得了贾母的宠信,他才能左右逢源,八面玲珑。《红楼梦》的作者用了许多笔墨来描写王熙凤取悦于贾母的情节。
  王熙凤取悦于贾母的办法就是说贾母喜欢听的话,做能博得贾母喜欢的事,也就是说一切看贾母的脸色行事。她能言善道,时时不忘奉承贾母。林黛玉进府的当天,王熙凤见到林黛玉时说的话,与其说是褒奖林黛玉,还不如说是奉承贾母。
  “天下真有这样标致人儿!我今日才算看见了!况且这通身的气派竟不像老祖宗的外孙女儿,竟是嫡亲的孙女儿似的,怨不得老祖宗天天嘴里心里放不下。”(第三回)
  王熙凤的话传达了这样的信息:林黛玉的标致模样和高雅气派全是贾母嫡传的。这是明夸黛玉实夸贾母,贾母能不高兴吗?
  有一天,贾母向薛姨妈、邢夫人、王夫人及尤氏、李婶娘等夸奖王熙凤,夸奖一番后,贾母叹道:“我虽疼她,我又怕他太伶俐了,也不是好事。”这时,王熙凤“忙笑道”:
  “这话老祖宗说差了。世人都说‘太伶俐聪明怕活不长。’世人都说,世人都信,独老祖宗不当说,不当信:老祖宗只有伶俐聪明过我十倍的,怎么如今这么福寿双全的?只怕我明儿还胜老祖宗一倍呢。我活一千岁后,等老祖宗归了西,我才死呢。”(第五十二回)
  王熙凤这话看起来是在否定贾母说的话,其实是在奉承贾母,一是说贾母聪明伶俐,二是说贾母长寿千岁。贾母自然没有不高兴的道理。
  喜贾母之所喜,爱贾母之所爱,是王熙凤的处事原则。当王熙凤初见黛玉时,说了:“只可怜我这妹子这么命苦,怎么姑妈就去世了呢!”贾母就阻止她说:“我才好了,你又来招我。你妹妹远路才来,身子又弱,也才止住,快别提了。” 王熙凤“忙转悲为喜”说:
  “正是呢!我一见了妹妹,一心都在她身上,又是喜欢,又是伤心,竟忘了老祖宗了,该打!该打!”(第三回)
  王熙凤的言行完全是随着贾母的意志而转变的。王熙凤明知贾母心爱黛玉,所以百般关护黛玉。初次见面时,王熙凤就对黛玉说:
  “在这里别想家,要什么吃的,什么玩的,只管告诉我;丫头老婆们不好,也只管告诉我。”
  王熙凤对林黛玉的关护之情溢于言表,多么合贾母之心啊。当王夫人指示要那缎子给林黛做衣服时,王熙凤说:
  “我倒先料着了,知道妹妹这两日必到,我已预备下了;等太太回去过了目,好送来。”
  王熙凤想得多周到啊!晚饭时节,当贾母独坐在正面榻上时,“熙凤忙拉黛玉在左边第一张椅子上坐下,”王熙凤的举动既使黛玉感到温暖,又称贾母的心。
  贾母为薛宝钗做生日时,贾母命凤姐点戏,“凤姐虽有邢王二夫人在前,但因贾母之命不敢违拗”,于是就点戏了。点什么戏?王熙凤“知贾母喜热闹,更喜谑笑科诨,便先点了一出《刘二当衣》。贾母果真更又喜欢”。(第二十二回)
  王熙凤还多次在林黛玉面前暗示:林黛玉将成为贾家人
  事事周到,百般体贴,当然能博得贾母的信任。
  王熙凤不但要取悦于贾母,而且还要取信于王夫人。尽管王夫人是王熙凤的姑母,但在贾府她是王熙凤的直接领导者,王熙凤要想稳住她的内务总管的位置,他不得不去取信于王夫人。只要不是为谋私利的事,王熙凤对王夫人是勤请示勤汇报的。刘姥姥一进荣国府时,王熙凤不忘先派周瑞家的去请示王夫人,然后根据王夫人的态度来接待刘姥姥。当江南甄家送礼到贾府时,贾府自当有回礼,王熙凤依例处理了,当晚即向王夫人汇报处理情况。如何向临安伯送礼,王熙凤就不会自作主张了,而是先请示王夫人后再作处理。当宁国府的尤氏来请凤姐到东府逛逛时,王熙凤也不自作主张,而是先请示王夫人后再决定去还是不去。看起来这些都是小事,但是在小事上勤请示勤汇报对下级取悦于上级来说,却是非常重要的,王熙凤深懂此道。
  贾母对王熙凤的支持和信任处处可见。第二十九回写道凤姐说起到清虚观打醮的事,当时好多人都因为天热而不想去,但是贾母就支持她,贾母听了凤姐的话,就笑着说:“既这么着我和你去。”当凤姐表示,贾母一去他自己就“不得受用了”时,贾母就说:“到明儿我在正面楼上,你在旁边楼上,你也不用到我这边来立规矩,可好不好?”这样一来,到清虚观打醮的事就办的很热闹。
  王熙凤取得了贾母的宠信,所以她能够威风八面。林黛玉进府的第一天,当贾母对黛玉说着黛玉服药调理身体的话语时,王熙凤来见黛玉了。对于王熙凤的第一次出场,《红楼梦》写道:“一语未完,只听后院中有笑语声,说:‘我来迟了,没得迎接远客!’黛玉思忖道:‘这些人个个皆敛声屏气,这来者是谁。这样放诞无礼?’心下想时,只见一群媳妇丫环拥着一个丽人,从后房进来”。人未到而笑语先闻,说起话来干脆爽朗,无拘无束,而且有群媳妇丫环簇拥着前来,足见王熙凤在贾府的地位和王熙凤不同寻常之处。《红楼梦》还描写了王熙凤的穿着打扮,王熙凤的穿着打扮可以说是披金戴银,绣彩辉煌,足见其高贵。《红楼梦》也描写了王熙凤的体态:“一双丹凤三角眼,两弯柳叶掉梢眉;身量苗条,体格风骚;粉面含春威不露,丹唇未启笑先闻。”足显王熙凤的迷人。接着,贾母又向黛玉作了加重彩的介绍:“他是我们这里有名的一个泼辣货,南京所谓‘辣子’,你只叫他凤辣子就是了。”贾母的话充满了对王熙凤的亲近、喜欢和信任。林黛玉一进府就感觉到了王熙凤那威风八面的光景。事实也正是这样,只要王熙凤开口的事没有不成的。
  王熙凤深得贾母的欢心,又是王夫人的内侄女,所以她在贾府的地位是其他人无与伦比的,所以她理所当然地成了贾府的内务总管。小说在描写刘姥姥一进荣国府时,通过周瑞家的口介绍了王熙凤在贾府的特别重要的地位,周瑞家的说:“如今太太不理事,都是琏二奶奶当家。”(第六回)又说:“如今有客来,都是凤姑娘周旋接待,今儿宁可不见太太,倒得见他一面,才不枉走这一遭儿。”
  事实也正是这样。王熙凤在贾府的地位,可以从为贾琏的奶哥哥谋事这件事上看出。贾琏的奶妈曾多次对贾琏说起,希望给她的两个儿子谋件事干,可是都没有结果,后来这位奶妈就不得不求王熙凤了,果然一说就灵。请看小说是怎么写的。赵嬷嬷对贾琏和王熙凤说:“幸亏我从小儿奶了你这么大。我也老了,有的是那两个儿子,你就另眼照看他们些,别人也不敢呲牙儿的。我还再三求了你几遍,你答应的倒好,如今还是落空。这如今又从天上跑出这样一件大事来,哪里用不着人?所以倒是来和奶奶说是正经。靠着我们爷,只怕我还饿死了呢!”听了赵嬷嬷的话,王熙凤说:“嬷嬷,你的两个奶哥哥都交给我。”王熙凤并不开空头支票,她马上就把这两个奶哥哥交给了贾蔷,让贾蔷带着他们去南方采办。
  由于王熙凤有贾母、王夫人的靠山,所以在王熙凤身上不时会透出一股霸气。尤氏邀请王熙凤逛东府,王熙凤一坐下就说:“你们请我来作什么?拿什么孝敬我?有东西就献上来罢,我还有事呢!”(第七回)论长幼之序,尤氏显然长于王熙凤,王熙凤能说出这话来,虽然显示了她们之间关系之亲密,但是不能不说这话中也透露出了王熙凤那种傲气和霸气。当王熙凤要见秦钟时,尤氏觉得秦钟斯斯文文怯于见人,他说:“人家的孩子,都是斯斯文文的,没见过你这样泼辣货,还叫人家笑话似呢!”王熙凤听后立即就说:“我不笑话他就罢了,他敢笑话我!”说得多有傲气啊,其实尤氏的意思也就是怕王熙凤笑话秦钟,而不是相反。当贾蓉再辩时,王熙凤就说:“呸!扯臊!他是‘哪吒’我也要见见,别放你娘的屁了!再不带来,打你顿好嘴巴子!”王熙凤说一不二,真是霸气十足。
  王熙凤的专横跋扈,也可以从到清虚观打醮这件事中看出。在决定要到清虚观打醮时开始,王熙凤就谋划着“把那些道士都赶出去,把楼上打扫了,挂起帘子来,一个闲人不许放进庙去”。当凤姐进庙以后,碰巧有一个十二三岁的小道士正在“照管各处剪烛花儿”,正想藏出去时,却与凤姐撞个满怀。此时,“凤姐便一扬手,照脸打了个嘴巴,把那小孩子打了一个斤斗”,并且骂道:“小野杂种往那里跑?”一见凤姐如此,众婆娘媳妇也都喝声叫:“拿,拿!打,打!”这个小道士没见过世面,就吓得要死。还好,是贾母为这个小道士解了围。
二、勤政自信,精明强干善管理
  王熙凤之所以能成为贾府的内务总管,当然与她的精明强干分不开。可以说,王熙凤是非常精明能干的。王熙凤的才干首先表现在她的能说会道上,周瑞家的是这样向刘姥姥介绍的:
  “这凤姑娘年纪儿虽小,行事儿却比世人都大呢。如今出挑的美人儿似的,少说着只怕有一万心眼子,再要赌口齿,十个会说的男人也说不过他呢!”(第六回)
  事实也正如周瑞家说的一样。让我们以凤姐第一次接待刘姥姥时的说话为例做点说明。毫无疑问,我们可以从这一次的说话中领略到凤姐说话的艺术性。王熙凤见到刘姥姥时说:
  “亲戚们不大走动,都疏远了。知道的呢,说你们嫌弃我们,不肯常来;不知道的那起小人,还只当我们眼里没人似的。”
  你看,凤姐说得多漂亮啊!明明是穷亲戚们不敢高攀,却被她说成是穷亲戚们“嫌弃”富贵人家。同时又把人们指责他们这些豪门贵族的话给堵了。不是吗?根据王熙凤的活法,要是有人胆敢指责他们这些豪门贵族,不就成了“小人”吗?中国人情愿做一个极穷极苦的“君子”,却是非常不愿意做“小人”的。对于穷亲戚的到来,王熙凤不难猜出他们的目的是想求得救济,所以哭穷一番是不可免去的,于是王熙凤又说道:
  “不过托赖着祖父的虚名,作个穷官儿罢咧,谁家有什么?不过也是个空架子。俗语儿说得好,‘朝廷还有三门子穷亲’呢,何况你我?”
  王熙凤哭穷也哭了,相互之间不会看不起穷亲的意思也表达了,说得多么周全,简直是点水不漏,艺术极了。
  当刘姥姥向凤姐表明自己的意图后,王熙凤说的话也意味深长。他说:
  “论起亲戚来,原该不等上门就有照应才是;但只如今家里事情太多,太太上了年纪,一时想不到是有的。我如今接着管事,这些亲戚们又都不大知道,况且外面看着,虽是轰轰烈烈,不过大有大的难处,说给人也未必信。你既大远的来了,又是头一遭儿和我张个口,怎么叫你空回去呢?可巧昨儿太太给我的丫头们作衣裳的二十两银子还没动呢,你不嫌少。先拿了去用吧。”
  你看他说得多么冠冕堂皇!豪门贵族们是多么高尚啊,不是吗?王熙凤说了,要是他们知道穷亲戚的情况肯定会主动照应呢!自身也不富裕,还是拿出二十两银子来,这是很大方吗?只不过,王熙凤告诉刘姥姥,这二十两银子是给丫头们作衣服用的,巧在还没用所以拿得出来,要是不巧,那就拿不出来了。刘姥姥下一次还能开口吗?可巧,刘姥姥与贾母有点缘分,所以还能够继续往来,况且凤姐的女儿与刘姥姥的后辈还有不解之缘呢!
  能干的人总是自信的。王熙凤就是很自信的一个人。宁国府的少奶奶秦可卿去世以后,贾珍非常悲痛,尤氏又生病,所以宁府就缺少一个能够帮助贾诊料理丧事的人。在贾宝玉的推荐下,贾珍向荣府的邢夫人提出借用王熙凤的请求。王熙凤虽然是邢夫人的媳妇,但他当时却在王夫人家理事,于是邢夫人就让王夫人做主。由于这样的大事王熙凤以前没有经历过,所以王夫人当时就犹豫了,没有明确答复。因为王夫人“怕他料理不起,被人见笑”。可是,王熙凤却跃跃欲试了。他对王夫人说:“大哥说得如此肯切,太太就依了罢。”(第十三回)王夫人轻轻地问王熙凤:“你可能吗?”王熙凤说:“有什么不能的!外面的大事已经大哥哥料理清了,不过是里面照管照管。便是我有不知的,问太太就是了。”王熙凤说得多么自信哪。应该说,自信是成功的前提。
  王熙凤绝不是盲目自大的人,她的自信是建立在相当强的办事能力的基础之上的。王熙凤在协理宁国府期间,他所采取的管理行为很符合科学管理的基本原理的。
  王熙凤协理宁国府的第一个动作就是明情况找问题全力解决主要矛盾。当她接受任务后,他并没有得意忘形地等待着走马上任,当天她没有马上回荣府去,她对王夫人说:“太太只管请回去,我须得先理出一个头绪来,才回得去呢。”于是她就来到供她临时办公用的“三间一所抱厦中坐了,”她在思考着管理宁国府所要解决的主要矛盾是什么。由于她对宁国府的情况比较了解,所以他马上抓住了问题的关键。她觉得必须解决好五件事:“头一件是人口混杂,遗失东西;二件,事无专管,临期推委;三件,需用过费,滥支冒领;四件,任无大小,苦乐不均;五件,家人豪纵,有脸者不能服钤束,无脸者不能上进。”应该说,这五件确实是宁国府管理中存在的主要问题,也是王熙凤在协理这次治丧过程中可能会出现而且必须解决好的主要问题。可见,王熙凤分析问题的思维是深刻的清晰的,主要矛盾是抓得准的。
  王熙凤的第二个动作就是昭示规矩,申明纪律。王熙凤先向总管家赖升的媳妇交待规矩:“既托了我,我就说不得要讨你们嫌了。我可比不得你们奶奶好性儿,诸事由得你们。再别说你们‘这府里原是怎么样’的话,如今可要依着我行,错我一点儿,管不得谁是有脸的,谁是没脸的,一例清白处治。”(第十四回)在分派任务完毕以后,王熙凤即交待上班的时间:“卯正二刻我来点卯,巳正吃早饭;凡有领牌回事,只在午初二刻;戌初烧过黄昏纸,我亲到各处查一遍,回来上夜的交明钥匙。第二天还是卯正二刻过来。”
  办事干练精明者,总能合理调配人力资源,使事事有人管,人人职责明。王熙凤调配人力可以说是达到了这个境界。她把整个治丧过程的内务管理分成九个管理小组:“管亲友往来倒茶”、“管本家亲戚茶饭”、负责“灵前上香、添油、挂幔、守灵、供饭、供茶、随起举哀”、负责“在内茶房收管杯碟茶器”、“单管酒饭器皿”、“单管收祭礼”、“单管各处灯油、蜡烛、纸札”、“轮流各处上夜,照管门户,监察火烛,打扫地方”、“按房分开,各处管理”。这九个管理小组的任务非常明确,对管理中出错的处分也有明确规定。同时确定由“赖升家的每日揽总查看,”并授权给赖升家的:如果发现“有偷懒的,赌钱吃酒打架拌嘴的,立刻拿了来回我”。王熙凤当然也不忘交待纪律:“你要徇情,叫我查出来,三四辈子的老脸,就顾不成了。如今都有了定规,以后那一行乱了,只和那一行算账。”想得周到,布置得清楚,调配的合理,规矩和纪律申得明确,这就是王熙凤过人之处。这样一来,宁府里的各类人等就“不似先前,只拣便宜的做,剩下苦差没个招揽”,“便是人来客往,也都安静了,不比先前混乱无头绪,一切偷安窃取等弊,一概都蠲了。”
  明察秋毫,及时甄别正误是管理者才能的表现,王熙凤做到了这一点。当下面的办事人员来回事(报告情况或请求批示)的时候,王熙凤总能正确识别正误。比如,当王兴媳妇来领牌取钱时,“凤姐听了数目相合,便命彩明登记,取荣国对牌发下。”当荣国府的四个执事人进来要求支取东西时,凤姐“听了一共四件,因指两件道:‘这个开销错了,再算清了来领。’说着将帖子摔下来”,那二人只得“扫兴而去”。谁要想乘凤姐忙乱时取利,那时万万不可能的,这就是凤姐能够威临贾府的重要原因之一。
  作为贾府的高级管理者,王熙凤是勤政的。在王熙凤协理宁国府期间,意外遇到的事情很多,每件事都需要认真应付接待,比如缮国公诰命亡故,西安郡妃华诞,胞兄王仁回南,迎春染疾等。《红楼梦》是这样描述王熙凤的忙碌情景的:
  “各事冗杂,亦难尽述。因此忙的凤姐茶饭无心,坐卧不宁。到了宁府里,这边荣府的人跟着;回到荣府里,那边宁府的人又跟着。风姐虽然如此之忙,只因素性好胜,唯恐落人褒贬,故费尽精神,筹划的十分整齐,于是合族中上下无不称叹。”(第十四回)
  王熙凤还能够以身作则,严格执法。她自己到岗非常准时。有一天,迎送亲友组有一个人迟到了,王熙凤毫不手软地依规责罚了这个人。于是,“宁府中人才知凤姐的厉害,自此俱各兢兢业业,不敢偷安”。
  作为管理者,王熙凤又很强的协调能力,她很善于调解各种冲突。当贾宝玉的奶妈李嬷嬷在宝玉房中发作时,宝玉、宝钗、黛玉都在劝解,但是李嬷嬷仍然“唠唠叨叨,说个不了”。可巧凤姐听到了,“便连忙赶过来”。凤姐拉着李嬷嬷,笑着说:
  “妈妈别生气。大节下,老太太刚喜欢了一日。你是个老人家,别人吵,你还要管他们才是,难道你倒不知规矩,在这里嚷起来,叫老太太生气不成?你说谁不好,我替你打他。我屋里烧的滚热的野鸡,快跟了我喝酒去罢。”
  王熙凤“一面说,一面拉着走”,又叫丰儿:“替你李奶奶拿着挂棍子,擦眼泪的绢子。”那李嬷嬷也就“脚不沾地,跟了凤姐儿走了”。凤姐这一番话说得多好啊!也只有具有管理才能的人才能说出这样的话来。
  第二十回写到,王熙凤调教贾环的事。从这件事中,我们也可看出王熙凤是很善于处理日常生活中出现的矛盾的。当时,贾环与薛宝钗、香菱、莺儿玩围棋,贾环输了就撒赖。贾环回去后就向赵姨娘诉说:“莺儿欺负我,赖我的钱;宝哥哥撵了我来了。”赵姨娘就教训了贾环,意指贾环不该与他们玩。这话正好被王熙凤听到了,王熙凤就隔着窗子把赵姨娘教训一番,摆出主人的姿态指责赵姨娘不该这样教育贾环,并且强调贾环是主子,自有教导他的人。然后就把贾环叫了出去,并对贾环进行了一番教训。王熙凤教训贾环的话有三层意思:一层是告诉贾环你要有性气,爱和谁玩就与谁玩;第二层意思是告诉贾环不要听“这些人教的你歪心邪意,狐媚魇道的”,也就是说不要听赵姨娘的;第三层意思是“你是个爷”,输了一二百钱不算什么。教训了一番后,就叫丰儿去取一吊钱来给贾环,并送贾环回去与她们玩去。临走时也不忘再讲一句威吓性的教训话。整个处理过程都显得王熙凤很善于把握分寸,很得贾环的心。
  王熙凤很善于奉迎,当然也可以说很有处事的艺术,这一点可从她对待贾赦欲娶鸳鸯这件事中看出。起初,邢夫人告诉凤姐说贾赦欲娶鸳鸯,并问凤姐:“你可有法子办这件事么?”(第四十六回)凤姐则力说此事不妥,一方面是因为老太太离不开鸳鸯,另一方面是老太太早有话说,认为老爷年纪大了,不宜左一个右一个的要女孩儿。她对邢夫人说:“依我说竟别碰这个钉子去。”还说:“老爷如今上了年纪,行事不免有点儿背晦,太太劝劝才是。比不得年轻,做这些事无碍。”当邢夫人表示老爷意决无法再劝时,凤姐马上就转了话锋,她就对邢夫人说:“太太这话说的极是。我能活了多大,知道什么轻重。想来父母跟前,别说一个丫头,就是那么大的一个活宝贝,不给老爷给谁?”而且还以贾政王夫人对待贾宝玉为例加以说明。她还建议:“依我说,太太今儿喜欢,要讨,今儿就去讨。”并且表示她愿意先去哄着老太太。这样就使邢夫人“又喜欢起来”。但是,邢夫人不打算先和老太太说,而是先去说服鸳鸯。于是凤姐就说:“到底是太太有智谋;这是千妥万妥的。别说鸳鸯,凭他是谁,那一个不想巴高望上,不想出头的?放着半个主子不做,倒愿意做丫头,将来配个小子,就完了呢!”但是凤姐内心却并不这么想。《红楼梦》写道:“凤姐儿暗想:‘鸳鸯素昔是个极有心胸气性的丫头,虽如此说,保不严他愿意不愿意。’”想到这个层次,凤姐觉得自己不能先到贾母处去,应当与邢夫人“同着一齐过去”,于是就说服邢夫人与她一起走。后来使出了金蝉脱壳计,推说“太太过老太太那里去,我要跟了去,老太太要问起我过来做什么,那倒不好;不如太太先去,我脱了衣裳再来。”于是邢夫人就先去了贾母处。凤姐估计邢夫人见过鸳鸯后,必定会到凤姐处,但考虑到鸳鸯未必同意,邢夫人“自讨没趣”,当着平儿等人的面说话,“脸上不好看”,于是就让她们一面安排做菜,预备吃饭,一面都避出去。可见她想得很周全。一方面奉迎了老爷、太太,另一方面又是自己脱净干系。这是很不容易做到的。正如兴儿说的:“或有好事,他就不等别人去说,他先爪尖儿。或有不好的事,或他自己错了,他就一缩头,推到别人身上去;他还在旁边拨火儿。”(第六十五回)
三、唯利是图,谋私有术
  王熙凤是一个精明强干的人,也是一个唯利是图的人。在凤姐协理宁国府治秦氏丧事间,她夜宿馒头庵,有老尼相伴。偏是这个老尼多事,把长安县张大财主所托之事转托凤姐帮忙办理。这个张大财主有一个女儿,先受聘于原长安县守备之公子,后来又被长安府太爷的小舅子李少爷看中。李少爷就派人前来求亲,而且表示“一定要娶”,于是张家只得想法退亲。这样就引来了退亲与不退亲之争。老尼就托凤姐帮忙逼使原长安守备退亲。王熙凤欲擒故纵,先推托说自己不愿意管这样的事,后来经老尼的唆说和激将,王熙凤就一口应承了。她说:“你是素日知道我的,从来不信什么阴司地狱报应的;凭是什么事,我说行就行。你叫他拿三千两银子来,我替他出这口气。”(第十五回)凤姐说得多果断干脆啊!此刻的凤姐真是牛气冲天了。为了掩盖自己贪得这三千两银子的罪恶目的,王熙凤却说:“我比不得他们扯蓬拉纤的图银子,这三千两银子,不过是给打发说去的小厮们作盘缠,使他赚几个辛苦钱儿;我一个钱也不要。就是三万两我此刻还拿得出来。”既做婊子又树牌坊,大概就是这类人的共性。王熙凤应承下这件事后,就指令旺儿进城,先找管文书的相公,以贾琏的名义“修书一封”,前往长安县找节度使云光。节度使云光出面调解,守备只好忍气吞声,事情就这么轻松地办妥了,王熙凤也就轻松地获得了三千两银子。谁知其后果,并不象王熙凤所想象的那样,这守备的儿子居然悄悄自尽,张大财主的女儿得知此信,也就投河而亡。在这事件中,王熙凤以不讲正义与两条人命的代价换取了三千两银子,天理能容吗?
  精明强干的王熙凤时时不忘以权谋私。贾琏从苏州回来,王熙凤正向贾琏诉说别后诸事,听到外面有人说话,平儿报告说是姨太太打发香菱来问询。贾琏被贾政叫走后,平儿才如实告诉王熙凤:刚才是旺儿媳妇送利银来了。这项利银是哪里来的呢?第三十九回向我们作了交代。凤姐管理着贾府的内务大权,她就利用这个权力敛财。有一天袭人曾向平儿探问:“这个月的月钱,连老太太、太太屋里还没放,是为什么?”平儿平时非常信任袭人,于是就向袭人透露了如下信息:“这个月的月钱,我们奶奶早已支了,放给人使呢。等别处利钱收了来,凑齐了才放呢。”平儿还特别关照说:“因为是你,我才告诉你,可不许告诉一个人去!”王熙凤真是以权谋私的高手。据平儿透露,王熙凤仅这一项的收入就已不菲。平儿说:“他这几年,只拿着这一项银子翻出有几百来了。他的公费月例又使不着,十两八两零碎攒了,又放出去,单他体己利钱,一年不到,上千的银子呢!”
  为了迎接元春省亲,所以贾府忙着建造省亲别墅。当贾蔷被派往南方姑苏“聘教习,采买女孩子,置办乐器行头等事”时,贾蓉就特意向凤姐请示:“你老人家要什么,开个账儿带去,按着置办了来。”尽管凤姐当时说:“别放你娘的屁!你拿东西换我的人情来了?我很不希罕你那鬼鬼祟祟的!”话虽这么说,实际却是心领神会的,所以就“一笑走了”(第十六回)。从这里我们可以看出,假公济私是王熙凤的一贯做法,否则贾蓉也不会事先请示王熙凤要什么东西。
  贾芸为了谋一件差事,就不得不向王熙凤送礼。贾芸家境贫困,连母舅都不愿意帮助他,后来总算得到了醉金刚倪二的资助,才去买了冰片、麝香之类珍贵之物送给王熙凤。王熙凤是怎样对待此事的呢?《红楼梦》是这样描写的:“王熙凤正是办节礼用香料,便笑了一笑,命丰儿:‘接过芸哥儿的来,送了家去,交给平儿。’因又说道:‘看你这么知好歹,怪不得你叔叔常提起你来。说你好,说话明白,心里有见识。’”从这里可以看出,王熙凤是乐于接受贾芸之礼的,而且也暗示贾芸,她会考虑贾芸所提出的要求的。但是当贾芸进一步探听的时候,王熙凤又卖起了关子,只字不提为他安排差事的事。直到第二天,路遇贾芸时,王熙凤才告诉贾芸,让他去管理种植花木的事。即使对待本家,王熙凤也是无不放过谋利的机会的。而且面对贾琏,王熙凤仍然要突出自己,她要贾芸明白:凡事求贾琏是“拣远道儿走”,只要求我凤姐,一求就灵。她对贾芸说:“早告诉我一声儿多大点子事,还值得耽搁到这会子!”说实在的,贾芸为了谋事确实是先求贾琏的,但是没有成功。原因是王熙凤已经受了贾芹之母杨氏之托要为贾芹谋事,所以一旦有事需要用人时王熙凤首先想到的就是贾芹。实际上,贾芹的差事是王熙凤争来的。当时,贾政正要把玉皇寺和达摩庵两处的十二个小和尚与小道士挪出大观园发到各庙分住,王熙凤见有机可乘,就想出了一个由头,她对王夫人说:“这些小和尚小道士万万不可打发到别处去,一时你娘娘出来,就要应承的。倘或散了,若再用时,可又费事。不如将他们都送到家庙铁槛寺去,月间不过派一个人拿几两银子去买柴米就是了。说声用,走去叫一声就来,一点儿不费事。”(第二十三回)说得多在理啊!王夫人同意了,贾政也同意了。那么派谁去呢?贾琏想派贾芸去,王熙凤显然想派贾芹去,贾琏总是拗不过王熙凤,最后贾琏只得按照王熙凤的旨意向贾政回报,王熙凤成功了。王熙凤为贾芹谋到了事,当然少不了要接受杨氏的感谢,小说虽然没有写明,但那是我们可以想见的。
  王夫人的丫头金钏死后,“忽见几家仆人常来孝敬”凤姐,当时凤姐还没有反应过来,后来平儿提醒了她,那是因为这些仆人都希望自己的女儿能够通过凤姐谋取这个空出来的位子。当凤姐明白这个道理以后,就对平儿说:“他们几家的钱也不是容易花到我跟前的,这可是他们自寻,送什么我就收什么,横竖我有主意。”小说写道:“凤姐儿安下这个心,所以只管耽搁着,等那些人把东西送足了,然后乘空方回王夫人。”(第三十六回)王熙凤真是敛财有术!
四、妒辣狠毒,蛇蝎心肠
  王熙凤对贾母,对王夫人真是极尽趋迎之能事,而对那些不上他的眼目的人则是心狠手辣。用兴儿的话说就是“他心里歹毒,口里尖快”(第六十五回)。王熙凤毒设相思局害死贾瑞就是一个极好的例子。贾敬做寿那天,王熙凤去贺寿,中饭后她去看望秦可卿。从秦氏房中出来后,她尽情地欣赏园中美景。王熙凤“正赞赏时,猛然从假山石后走出一个人来”,这个人就是贾瑞,看来他是在这里等候王熙凤的。贾瑞早就对王熙凤垂涎欲滴了,这一次总算拦住了王熙凤,而且明确向王熙凤表示“合该我与嫂子有缘”的心思。对于贾瑞特意“偷出了席”在这里等待的动机,王熙凤心里是非常清楚的,正如小说所写的那样:“凤姐是个聪明人,见他这个光景,如何不猜八九分呢。”这个王熙凤能看得上贾瑞吗?对于不自量的贾瑞,王熙凤没有当即阻止他,使他打消这个邪念,反而引动他,诱他入局。小说写出了王熙凤“向贾瑞假意含笑”说的话:“怪不得你哥哥常提你,说你好。今日见了,听你这几句话儿,就知道你是个聪明和气的人了。”(第十一回)当贾瑞表示要去向她请安,而且“又怕嫂子年轻,不肯轻易见人”时,王熙凤却说:“一家骨肉,说什么年轻不年轻的话。”分明是欢迎他去的意思。然而,王熙凤的心里却是“几时叫他死在我手里,他才知道我的手段!”用表面的笑容掩饰她内心的狠毒,这就是王熙凤蛇蝎品性的特点。事实上,王熙凤真的这样做了。当贾瑞来向王熙凤请安的时候,王熙凤特意说:“象你这样的人能有几个呢,十个里也挑不出一个来!”(第十二回)当贾瑞向她表示“死了也情愿”的心思时,王熙凤说:“果然你是个明白人,比蓉儿兄弟两个强多了。我看他那样清秀,只当他们心里明白,谁知竟是两个糊涂虫,一点不知人心。”而且与贾瑞约定:“等到晚上起了更你来,悄悄的在西边穿堂儿等我。”可是贾瑞等来的却是漫漫长夜里“侵肌裂骨”的凛凛朔风。如果说,这一次仅是王熙凤给贾瑞一点教训的话,那么后一次的行为就是一种罪恶了。被相思困扰的人是没有理智的。贾瑞被王熙凤的表象所迷惑,所以根本不能理智地去思考她自己这一夜的遭遇。他又一次被王熙凤骗到“这房后小过道儿里头那间空屋里”。又是一个天寒地冻的长夜,贾瑞等来的不是王熙凤,而是贾蔷和贾蓉。贾瑞在两个晚辈面前,露尽丑态,而且被他俩狠狠地讹诈了一番。紧接着,迎接他的却是劈头泼下来的“哗喇喇一净桶尿粪”。这难道能是王熙凤这种身份的人所作的行为吗?可是王熙凤却确确实实地做了。王熙凤这种行为的后果只有一种,那就是给贾瑞铺设了一条死路。贾瑞的心思是邪的,合该受到谴责,但是他绝没有该死的罪孽。王熙凤设计置人于死地,这就是一种罪恶。试想想,王熙凤能对贾蓉这样做吗?实际上,王熙凤并不是那种很贞节的女人,只不过贾瑞不是她心中的人罢了。
  即使对贾府中的人,王熙凤也是可欺的则欺,可压的则压。赵姨娘是贾政的姨太太,看来还是得宠的,可是有王夫人作依靠的王熙凤却没有少欺压她。有一天午间,王夫人与王熙凤谈论月例的发放事。王夫人问王熙凤:“前儿恍惚听见有人抱怨,说短了一串钱,什么缘故?”意指有人抱怨给赵姨娘、周姨娘发放的月例少了。王熙凤就推说:“只是外头扣着。”意思就是说那是男人们商量定下来的,不是她的主意。凤姐出来以后就大发牢骚,说了一通非常刻薄的话:“糊涂油蒙了心,烂了舌头,不得好死的下作娼妇们,别做娘的春梦了!明儿一裹脑儿扣的日子还有呢。如今裁了丫头的钱,就抱怨了咱们!也不想想自己,也配使三个丫头!”真有点老虎屁股摸不得的气势。在王熙凤的意识里,我王熙凤就是欺压你,看你能怎么办!以后欺压你的时候还多着呢!
  在贾府,王熙凤是出名的醋坛子。仅泼泼醋还无所谓,要是泼醋泼出狠毒来,那就是另一回事了。贾母为王熙凤做生日,本想让王熙凤好好乐一乐,可是适得其反。王熙凤喝醉了酒,不能与大家一起看戏了,她要提前回家歇歇,这可冲撞了了贾琏的糊涂事。当时被贾琏派出去放哨的小丫头发现凤姐与平儿回来了,就急忙回身跑去,这就引起了凤姐的怀疑,于是王熙凤就私设公堂,提审那小丫头。《红楼梦》是这样描写的:“凤姐坐在当院子的台阶上,命那丫头子跪下,喝命平儿:‘叫两个二门上的小厮来,拿绳子鞭子,把眼睛里没主子的小蹄子打烂了!”(第四十四回)小丫头虽然“吓的魂飞魄散,哭着只管求饶”,但是当凤姐责问小丫头时,小丫头仍然拼命争辩。于是凤姐就“扬手一巴掌,打在脸上,打的那小丫头子一栽;这边脸上又一下,登时小丫头子两腮紫胀起来。”可见王熙凤真是出手不凡。尽管如此,小丫头子“还强嘴”,于是王熙凤就“要烧红了烙铁来烙嘴”。于是,小丫头子开始屈服了,她吞吞吐吐的说了一些话。王熙凤就进一步威逼小丫头子,要“立刻拿刀子来割你的肉!”并立即“向头上拔下一根簪子来,向那丫头嘴上乱戳,吓的那丫头一行躲,一行哭求”,在这种情景下,小丫头子不得不交待了事情的经过。王熙凤追查事情的真相本没有什么可说的,问题就在于她滥用刑罚,手段残忍,那就是罪恶了。
  更令人忍无可忍的还在王熙凤对待尤二姐的问题上,那简直是罪恶滔天了。贾琏偷娶尤二姐固然是贾琏的不对,可是王熙凤却把妒火烧在尤二姐身上,而且不把尤二姐置于死地不摆手。当她获得贾琏偷娶尤二姐的消息后,故作镇静,并主动为尤二姐布置房间,大有宽容贾琏并与尤二姐共存的姿态。然后趁贾琏外出的时候,突然去见尤二姐,装出很诚恳的样子,劝说尤二姐搬进大观园。王熙凤极擅说话,她首先说明贾琏娶二奶是“正经大事,也是人家大礼”,她王熙凤本来就“劝过二爷”,这正合自己的心愿;然后王熙凤就请求尤二姐体谅她的苦心,“起动大驾,挪到家中”,因为只有“你我姐妹同居同处,彼此合心合意的谏劝二爷,谨慎世务,保养身子,这才是大礼呢”。接着她当然要说一说以下道理:如果尤二姐不搬进去,那就会使她过意不去,并会败坏她的名声。再接下去,王熙凤自然要说说自己是宽宏大度的人,而不是那种“妒忌不堪的人”,“不是那种吃醋调歪的人”。当然她也要为人们对她的议论作解释。她还反复表示:“我如今来求妹妹,进去和我一块儿,住的、使的、穿的、带的,总是一样儿的。”并且说“妹妹还是我的大恩人呢”。最后,她干脆就表示自己的决心说:“要是妹妹不合我去,我也愿意搬出来陪着妹妹住,只求妹妹在二爷面前替我好言方便方便,留我个站脚的地方儿,就叫我服侍妹妹梳头洗脸,我也是愿意的。”说着不禁“呜呜咽咽,哭将起来了”。说得多动情啊!怎能不使尤二姐“滴下泪来”呢?尤二姐当然会随凤姐的意的。当尤二姐住进大观园后,王熙凤是否还如她所说的做呢?王熙凤“隔上五日八日”还会去见尤二姐一面,自然还是“和容悦色,满嘴‘好妹妹’不离口”,并且表示:“倘有下人不到之处,你降不住他们,只管告诉我,我打他们。”但是,下人们却从没有因此被王熙凤打过。而“三日后,丫头善姐便有些不服使唤起来”,“渐渐的连饭也怕端来给他吃了”。尤二姐如果说点什么,“他反瞪着眼叫唤起来了”。这还仅仅是开始呢,尤二姐后来受到的折磨就更多了。尤其是在贾赦把秋桐赏给贾琏为妾以后,王熙凤心头就生出毒计来。“凤姐虽恨秋桐,且喜借他先可发脱二姐,用‘借刀杀人’之法,‘坐山观虎斗’,等秋桐杀了尤二姐,自己再杀秋桐。”(第六十九回)王熙凤“主意已定”后,就用激将法激秋桐去折磨尤二姐。她们散布尤二姐的流言蜚语,她们拿“不堪之物”给尤二姐吃,怀孕了的尤二姐被折磨病了。更有甚者,她们还趁机,请庸医用猛药使尤二姐流产,这真要了尤二姐的命。尤二姐在被逼无奈的情景下只得吞金自尽了。王熙凤的作为难道不是一种罪恶吗?
  王熙凤不仅要了尤二姐的命,而且她还利用尤二姐的原未婚夫张华来整治贾家,后来又“想了一个主意出来”欲杀张华。于是就“悄命旺儿遣人寻着了他,或讹他做贼,和他打官司,将他治死,或暗使人算计,务将张华治死,方斩草除根,保住自己的名声”。王熙凤真的是狠毒到了极点。所好,旺儿并没那么坏,他不忍心这样做,就以张华已被拦路抢劫的人打死了为理由骗过了王熙凤。上述例子充分说明,王熙凤是一个十足的毒辣狠毒蛇蝎心肠的人。
五、在劫难逃,可怜可悲
  王熙凤尽管聪明伶俐,很有协调能力,但她毕竟生存在夹缝中,也实在不容易。即使她娘家也是金陵四大家族之一,但她终究是贾家的媳妇,而且还是贾母的孙媳妇。除了贾母,在她之上的还有公公婆婆;与她同辈的有叔、伯、妯娌和各房姑娘;当然还有各房的姨太太,主人的贴心丫头,以及年长的办事人等,在这些人中,有些得到长辈主子的倚重,而有些则心计十足。王熙凤要在这些人中间周旋确是很难的。因为旧的封建家庭的秩序及道德礼仪始终压着她。贾府的最高决策权在贾母,但在绝大部分情况下,决策权操在贾政等男人们手里,在许多情况下王熙凤只是执行者。尽管如此,但有不平,人们所记恨的却是她。所以即使她争取了贾母和王夫人的支持,并全身心硬撑着管理这个家,但终究逃不了被作为替罪羊的结局。
  大观园里的姑娘们和贾宝玉是万万得罪不得的。从《红楼梦》的描写中,我们可以看出,她们可以尽情地玩乐,如果需要花费什么,钱只管向凤姐要,凤姐能不给吗?不能,因为宝玉会出面要,李纨会出面要,王熙凤是不能不给的。王熙凤不得罪这些人,实际上就会得罪了另一些人,如贾环,如赵姨娘等。比如抄检大观园事件,王熙凤显然就得罪了不少姑娘,贾探春当即就表示了反抗。赵姨娘对王熙凤的嫉恨是非常明显的,居然使出了邪法要害死她。但赵姨娘毕竟是贾政所宠爱的,所以对这件事也就不了了之。王熙凤能有什么办法呢?
  王熙凤的丈夫就在偷偷地背叛王熙凤,经常在精神上折磨着她。而当王熙凤和贾琏闹矛盾时,贾母总是偏向贾琏。贾琏与鲍二家的鬼混,而且还拿着剑来欲杀凤姐,贾母无非轻描淡写地说一通,要贾琏向王熙凤赔个不是就完事了。贾琏偷偷地娶了尤二姐,贾母也就认可了。事实上,在贾母眼里,王熙凤只不过是她的工具而已。作为女人的贾母,全然没有保护女人权益的思想,她要保护的当然是她的孙子。
  她的婆婆对她也很不满。王熙凤一味讨好王夫人,自然就得罪了邢夫人。只要一有机会,邢夫人的这种不满就会发泄出来。在贾母做八十大寿那天夜里,尤氏发现管门户的和管灯火的丫头没有在岗,她要小丫头去叫该班的女人,可是这个小丫头找不到人,后来尤氏找到了两个老婆子,可是这两个老婆子认为尤氏是东府里的奶奶,就不买账,而且顶撞了她。尤氏把这件事告诉了周瑞家的,周瑞家的把这事告诉了凤姐,于是凤姐就把这两个老婆子捆了,要送给尤氏发落。这样做,虽然包含着凤姐的不满,但不是大不了的事。可是这两个老婆子的女儿偏偏找关系找到了王熙凤的婆婆邢夫人,于是邢夫人就“当着众人给凤姐儿没脸”。凤姐也只得往肚子里咽眼泪。
  就在正常的管理工作中,王熙凤已经是矛盾的焦点了,再加上王熙凤平时心狠手辣,营私舞弊,害人牲命,所以她的处境总是岌岌乎可危的。正如兴儿说的:“合家大小,除了老太太、太太两个,没有不很他的。”(第六十五回)其结局“一场欢喜忽悲辛”,“哭向金陵事更哀”那就是很自然的了。因为,大量的历史事实证明:贪官总是避免不了被查处被唾弃的结局。

文章的脚注信息由WordPress的wp-posturl插件自动生成


分享到:

标签 :
版权声明:版权归 哲学网:哲学学术门户网站,Philosophy,哲学家,哲学名言大全 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zhexue.org/guoxue/6600.html

已有 0 条评论 腾讯微博
关于我们 | 图站地图 | 版权声明 | 广告刊例 | 加入团队 | 联系我们 |
哲学网编辑部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采用Wordpress架构,采用知识共享署名进行许可
官方邮箱:admin#zhexue.org (#换成@)索非制作|优畅优化|阿里云强力驱动
ICP证号:沪 ICP备13018407号
网站加载0.979秒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