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转播到腾讯微博

你的位置:首页 > 国学

“仍”乃曹雪芹之原“字”原味
录入: 哲学网编辑部 发表时间: 2013-11-22 点击: 399 次 我要收藏

  陈曦钟先生在《红楼梦学刊》2005年第三期《“仍”字释疑》文中言:“上述《红楼梦》中的两个‘仍’字,自然也相当于‘乃’字无疑了。”
  笔者以为,这是误解曹雪芹“仍”字义。曹雪芹在这两处“仍”字仍作“仍然、依旧”义,并不通“乃”字用。以下拙见,就教于陈先生及专家。
  现根据陈文所引庚辰本二十三回照抄如下:
  如今早(且)说贾元春,因在宫中自编大观园题咏之后,忽想起那大观园中景致,自己幸过之后,贾政必定敬谨封锁,不敢使人进去骚扰,岂不谬(寥)落。况家中现有几个能诗会赋的姊妹,何不命他们进去居住,也不使佳人落魄,花柳无颜。却又想到宝玉自幼在姊妹丛中长大,不比别的兄弟,若不命他进去,只怕他冷清了,一时不大畅快,未免贾母王夫人忧愁,须得也命他进园居住方妙。想毕,遂命太监夏忠到荣国府来下一道谕,命宝钗等只管在园中居住,不可禁约封锢,命宝玉仍随进去,各处收拾打扫,安设帘幔床帐(着重号为笔者所加)。
  另据陈文所引欧阳健先生语:“故程本作‘命宝玉也随进去读书’,脂本改‘也’为‘仍’,更是错上加错,不仅说明庚辰本晚于程本,而且简直就是直接依据程甲本抄录而窜行脱文的。”(着重号为笔者所加)
  陈先生在文中解“只管”为“尽管”义,解释庚辰本脱文事,笔者都认同。本文只单说这个“仍”字。
  也许我生性愚钝,我对陈曦钟先生的话“仍”通“乃”和欧阳健先生的话“仍”改“也”看不明白。但我看曹雪芹的话倒看得明白。这个“仍”字照应前文“宝玉自幼在姊妹丛中长大,不比别的兄弟,若不命他进去,只怕他冷清了,一时不大畅快”。这话很明白,元春知道(理解)宝玉和姐妹们(含钗黛等)一块儿吃住玩耍,作诗聚会等,离不开姐妹们。如第七十一回,宝玉说:“我能够和姊妹们过一日是一日,死了就完了。”这次,元春命(让)宝玉仍随众姐妹一起进园,也就是“仍然、依旧”让宝玉和众姐妹在一起之意。这一段话也是照应前不久(第十七十八回)元妃省亲一段话:“后来添了宝玉,贾妃乃长姊,宝玉为弱弟,贾妃每上念母年将迈,始得此弟,是以怜爱宝玉与诸弟待之不同。……那宝玉未入学堂之前,三四岁时已得贾妃手引口传,教授了几本书,数千字在腹内了。其名分虽系姊弟,其情形有如母子。”元妃见了宝玉,“携手拦于怀内,又抚其头颈,笑道:‘比先竟长了好些。’一语未终,泪如雨下。”元妃对宝玉“怜爱”有加,也了解宝玉和众姐妹分不开,元妃有意让宝玉“仍”(仍然、依旧)和众姐妹在一起,不让宝玉和众姐妹分离,免得宝玉“冷清”。这也是元妃让众姐妹替代自己离去的空缺,代为照顾陪伴宝玉之意。这个“仍”字充分体现了长姊元春的一片“怜爱”之心。曹雪芹下一“仍”字,含意丰富,这对了解元春心事宝玉性情及宝玉和元春和众姐妹的关系很有意义。另外,“也随”含意是宝玉“随从”众姐妹进园,“仍随”含意是宝玉和众姐妹“一块儿”进园。“也随”是附属关系,“仍随”是并列关系。元春原意是要宝玉仍和众姐妹一块儿进园,不是程高所谓“也随”(跟随)众姐妹进园。“也随”把宝玉降格为低众姐妹一个档次,不合曹公原意。归结起来就二句话,元春意:宝玉原来就和众姐妹一起,现在仍和众姐妹在一起。
  如按“乃”字“也”字解,以上意义全无体现。“乃”为误解,“也”为“呆看”(脂批),全没读懂曹公原文原字原意。程高比曹雪芹低一个层次,也体现在这个字上。欧阳健等人拿这个“仍”字作文章,是找错了对象,使自己落入到了“呆看”这个层次。相反,“仍”字仍能体现“脂前程后”。“仍”只会(程高)改为“也”,往低层次俗字改;“也”不会改为“仍”,往高层次雅字改,没人(含批者抄手)有这个水平,只有原作者曹雪芹有这个情怀。曹公原“字”原味——“仍”也。曹公的字是“一字不可更,一语不可少”(脂批),此一证也;曹公的文字往往“一笔作二三笔用”(脂批),此亦一证也。
  再看第二例。第四十一回:
  妙玉斟了一盏给黛玉。仍将前番自己常日吃茶的那只绿玉斗来斟与宝玉。
  这里的“仍”仍然是“仍然、依旧”之意,而不是陈文的“仍”通“乃”——“于是、然后”之意。
  依原文理解,作者之意,妙玉“前番”(前次)曾将“自己常日吃茶的绿玉斗斟茶与宝玉”。前次没有明文写,这里暗笔(补文)交待。这是曹雪芹惯用的“狡狯”之笔,摇曳“生姿”(周春语)。怎么玩味是读书人的事。连大某山人也评曰:“‘仍’字可思,况继‘前番’两字乎!”古人更知通假字,为何不作“乃”字思。
  如果结合全书来看,用“仍”字是正确的。宝玉和妙玉的关系另有一番意味。此次宝妙初次会面,但两人却很熟,以前必有交往,这是暗文。妙玉有洁癖,却用自己吃茶的绿玉斗斟茶与宝玉,说明二人关系很亲密,非同寻常。非同寻常就非一日之功,可思。为说清楚这个“仍”字,略说几句宝妙关系。
  妙玉的判词是:
   欲洁何曾洁,云空未必空。
   可怜金玉质,终陷淖泥中。
  妙玉的歌词里有二句:
好一似无瑕白玉遭泥陷,
又何须王孙公子叹无缘。
  妙玉虽为尼,但带发修行,有才有貌,凡心不死,青春骚动。最终:洁落空,空有洁,下场悲,公子叹。
  宝玉是什么样的人,本人另有专文探析宝玉的“情”“色”“意”“淫”多色性格——宝玉乃“五色花纹缠护”的“宝玉”。拙文探析宝玉的“情爱”(黛)“情色”(钗湘妙卿凤)“情意”(晴平钏鹃鸳等)“情淫”(袭等)。宝玉是多情痴情泛情之人,是情种,柔情万种。这里别的不讲,单讲宝玉和妙玉就有一种情色的模糊关系。书中也多次点到,只举二例。
  第五十回。
  李纨对宝玉说:“……今日必罚你。我才看见栊翠庵的红梅有趣,我要折一枝来插瓶。可厌妙玉为人,我不理她。如今罚你去取一枝来。”众人都道这罚的又雅又有趣。
  似乎众人也知道宝玉和妙玉关系不一般。“又雅又有趣”,指宝妙关系特别又不伤大雅。而多数人“可厌妙玉为人”,反过来说是妙玉也“厌”众人,但妙玉为何不“厌”宝玉,这里面有文章——此皆是暗文。而宝玉乐意(正中下怀)去折梅,一折就能折回梅来。当然,折梅也是虚写,读者并不知道宝玉折梅和妙玉如何“情”一番。曹雪芹写宝妙关系总是点到为止,留下想像空间。以宝玉的(天然)“调情”艺术和飘逸神采,妙玉定坐薄团不住。
  第六十三回。宝玉过生日,妙玉叫人给宝玉送粉签,上面写着:“槛外人妙玉恭肃遥叩芳辰”。宝玉郑重其事相当认真的回帖,还亲自送去。回帖云“槛内人宝玉薰沐谨拜。”
  妙玉不向别人“遥叩芳辰”,专向宝玉“祝你生日快乐”,可见妙玉心中时有宝玉,或者说,宝玉在妙玉心中有份量。妙玉人在“槛外”,心在“槛内”;宝玉人在“槛内”,心通“槛外”,二人打通“槛外”“槛内”,此亦是曹雪芹一生花妙笔也,给二人增色不少,也是表现宝妙二人性格的丰富性。实际上这也是曹雪芹写出(颂扬)妙玉压抑不住的人性人情,是曹雪芹反对封建桎梏的一种情绪泄漏。
  现在回过头来谈妙玉的“仍”字,就好解了。曹雪芹在这里点一个“仍”字,是和前后文照应贯通的,是符合宝玉妙玉性情及事态的,很顺当,很有意味,也很好理解。如把“仍”字按“乃”字解,意味全无,跟前后文的关系这里就断了线,曹公点到为止的艺术氛围也荡然无存。
  再:如按“乃”字解,“前番”二字多余,赘语;按“仍”字用,“前番”二字才有着落。“仍”和“前番”照应。
  另,还有一例,和以上两个“仍”字用法类似。第二十一回,“湘云仍往黛玉房中安歇”(庚辰本程本同)。查前文,这是湘云第一次正式露面出场,明文写到湘云之事(第五回判词图谶歌曲暗指到湘云和第十三回《葬可卿》“史鼎夫人来吊唁”脂批有“伏史湘云”语)。这里,曹雪芹用“切入”法(当今现代派电影手法,二百多年前曹公已用),把湘云硬“切”进来。但看二十、二十一回,湘云却和贾家和众姐妹和宝玉很熟(不烦举例),是贾家的常客,所以曹雪芹写“湘云仍往黛玉房中安歇”,也就是湘云仍然和以前一样往黛玉房中安歇。这和前后文是贯通照应的。这个“仍”字省去多少篇幅,点出多少暗文。此三“仍”字意味深长,艺术效果独特,是曹雪芹的一个笔法。
  写到这里,想起《红楼梦》里怎样用“乃”字。仅查了第一回,就说明了问题;当然,也查了第一回的“仍”字。第一回用“乃”字十五例。为避免行文累赘,只举前五例:
  “乃是第一回题纲正义也。”
  “二仙知不可强制,乃叹道:……”。
  “石头听了,喜之不尽,乃问道:……”
  “空空道人乃从头一看,”
  “乃至君仁臣良父慈子孝”
  第一回用“仍”字一例:
  “雨村收了银子,不过略谢一语,并不介意,仍是吃酒笑谈。”
  从第一回可看出,作者“仍”“乃”并不通用,意义分明。“仍”“乃”可通用,但曹雪芹在《红楼梦》中“仍”“乃”不通用。在古代,“仍”通“乃”一般是在文言文中,如陈文举例。曹雪芹创作《红楼梦》主要以北京地区的生活语言(口语)提练艺术加工而成,可称白话小说(相对于文言文),所以“仍”不好通“乃”。二字各司其义,理所当然。
  曹雪芹是文字文学大师,是精通文字用法和善用语言表现的,当然懂得“仍”“乃”如何适用。曹雪芹情感情思丰富复杂,不可以常人常规眼光看之。不可强解“仍”通“乃”,以俯就程高、欧阳健等先生“仍”错之意。我们有时只有望曹兴叹,不可“削足适履”,或佛头着粪。《红楼梦》中确有些矛盾之处,含混之处,只有按曹雪芹原意本意理解,不可曲解误解他意。
2005年6月2日
原载《红楼梦学刊》2006年第1期

文章的脚注信息由WordPress的wp-posturl插件自动生成


分享到:

标签 :
版权声明:版权归 哲学网:哲学学术门户网站,Philosophy,哲学家,哲学名言大全 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zhexue.org/guoxue/6529.html

已有 0 条评论 腾讯微博
关于我们 | 图站地图 | 版权声明 | 广告刊例 | 加入团队 | 联系我们 |
哲学网编辑部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采用Wordpress架构,采用知识共享署名进行许可
官方邮箱:admin#zhexue.org (#换成@)索非制作|优畅优化|阿里云强力驱动
ICP证号:沪 ICP备13018407号
网站加载1.013秒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