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你的位置:首页 > 国学

论老子的“精英意识”
录入: 哲学网编辑部 发表时间: 2014-01-27 点击: 4441 次 我要收藏

  刘笑敢指出,老子哲学“不是弱者的哲学,而是真正的强者才可能实行的哲学。这种强者不仅是武力的,更是道德的、智慧的以及意志的,这不仅是能力上的强,而且要有高于常人的精神境界和终极关切”;“能够‘以德报怨’的只能是大国君主、智慧老人或有远见卓识的年轻人。早年,笔者曾以为老子哲学代表弱者战胜强者的利益需要,经过近十几年来的认真研究,发现早年把老子哲学理解为弱者的代表是完全错误的”(15)。将刘笑敢的“强者”理解成“精英”似乎不存在太大的问题,刘笑敢认为“强者”的“强”主要体现在“精神”处而非“事功”上的见解也十分精辟,这应该能够表明刘笑敢已经意识到“精英”在老子思想系统中的存在和地位,已经意识到不能太过简单地理解老子“万物齐平”的观念。但刘笑敢似乎对作为“精英”的“强者”的“精神性”存在及其在“精神领域”的卓绝建树强调得还不够,同时对世俗寻常意义上的“强者”与老子心目中的“精英”的本质区别也缺乏足够的认识。应该说老子之“精英”是根本反对“武力”的而非“不仅是武力的”,“武力”与老子思想的主旨是水火不容的。一般意义上的“能力”的“强”也不大可能与“终极关切”等统一在一起(“不仅……而且”句型的前后两方面内容在逻辑上应该具有统一性),有“能力”者及“大国君主、智慧老人或有远见卓识的年轻人”等世俗寻常意义上的“强者”在老子的思想系统中也不可能是体现着正面价值的正面人物。因此笼统地说老子代表了弱者固然欠妥,但简单地说老子代表了一般意义上的“强者”问题可能更大。应该说老子“代表”了少数“精英”,并进而通过“精英”对普通民众“自为”的完全认同及站在民众的立场上来思考和发言而“代表”了往往是最弱的弱者的民众。刘笑敢的“问题”的产生与其既深刻认识到不能将老子的一些重要观念简单归结为“平民意识”,但又对老子之“精英”与“侯王”等一般意义上的“强者”有着本质的区别、老子思想与黄老思想根本不同、老子思想有着极强的“理想”性质因而它主要指向了很“虚”的“精神”(16)而非特别“实在”的“实力”等等关注不够似乎不无关系,正如刘笑敢在他处所言“所谓‘功成事遂’、‘功成身退’的说法就证明老子并非完全反对做事和建功立业,‘无为而无不为’(《第四十八章》)的名言也说明老子实际上是主张以更高明的方法达到更理想的境界”(17)。如果老子思想就是这样一种思想,那么它与黄老甚至法家还有什么本质的区别?黄老和法家难道不是主张用一种“更高明的方法”来“建功立业”、来实现“富国强兵”的“理想”吗?我们似乎不应否认“做事”和“建功立业”等等在老子那里肯定不是一种正面的价值,当然如果政治家深刻领悟了老子思想并恰当地运用老子的理念和原则来从政,就肯定可以在客观上使现实政治运作得更好,也可以有助于他们在现实政治的操作层面上“建功立业”,但政治家的“建功立业”本身却从来不被老子所肯定,在上者“无为”前提下的“人之自为”才是老子始终强调的重点。分辨清楚老子思想可能产生的客观结果与老子本人始终不渝的主观指向之间的本质区别应该是非常重要的。

  老子心目中的“精英”也明确区别于普通民众,这种区别与老子并未将“善”与“恶”相混同,并未将所有的人完全齐平密切相关,但对老子思想的这一至关紧要处,一些学者的认识似乎存在着偏差,其中尤以萧天石的论点最为典型。萧天石提出老子“破美、恶、善、不善等一切认识与名相之粗见,而启虚无大道之‘平等观’之妙用。使世人泯分别之心……齐万不齐而同万不同”。但事实上老子并未泯灭善恶,因此“启虚无大道之‘平等观’”及“齐万不齐而同万不同”便很难是根基坚实之言了。与上述论点相一致,萧天石提出“圣而不求异于凡,则圣凡一矣”,但如果“圣”与“凡”完全“一”了,那么“圣”的存在还有什么意义?萧天石还提出“法道之要,在挫锐解纷,和光同尘;齐不齐而一不一,均不均而然不然;民胞物与,等而同之,美恶善否,一而浑之,斯为道妙。……能和光,则不轻耀其明,而自养晦若黯矣。能同尘,则不轻炫其智,而自混俗若愚矣”(18)。萧先生的这一论断似乎忽略了与“齐物”密切关联的“和光同尘”的“批判”而非“建构”的性质,也与老子对“上士”等“精英”超常的识见能力、极高的精神境界和非凡的超越特质始终一贯的高度认同不相吻合。蒋锡昌认为“‘孰能浊以静之而徐清’,谓圣人外虽混同波尘,而内则胸次悠然,徐徐自清,与众不同;四章王注所谓‘和光而不污其体,同尘而不渝其真’也”(19)。即“和光同尘”并不仅仅指将万物一律齐平,在以“批判”为主旨的齐平万物的同时,还“建构”性地凸显了少数“精英”非同寻常的“体”和“真”,凸显了“精英”极高的精神境界。

  如果老子对“众生万物”完全一视同仁了,那么老子必然会逻辑地完全认同一切人,但事实却并非如此。老子指出:“天下莫柔弱于水,而攻坚强者莫之能胜也,以其无以易之也。柔之胜刚,弱之胜强,天下莫弗知也,而莫能行也。”(《老子.第七十八章》)“天下”是一个全称代词,这说明全天下之人中“莫能行”者绝非少数,进而说明老子对以普通民众为主体的芸芸众生的现实表现并未普遍予以正面的评价。“不言之教,无为之益,天下希能及之矣”(《老子.第四十三章》),说明芸芸众生的价值追求和实际作为与老子的主张完全相合者甚少,因此能“及”“不言之教”、“无为之益”的人为数不多。“人之迷也,其日固久矣”(《老子.第五十八章》),说明芸芸众生“迷惑失道”(20)的日子已经非常久远了,使其重新返归“正道”是非常困难的。“吾言甚易知也,甚易行也;而人莫之能知也,而莫之能行也。言有宗,事有君。夫唯无知也,是以不我知。知我者希,则我贵矣。是以圣人被褐而怀玉”(《老子.第七十章》),说明能够全面深入地“知”和踏踏实实地“行”老子之“言”者几乎没有,另外本章中的“吾”基本上是指老子本人,这段话既表现了老子不被众人所理解的孤独和悲凉,同时也展现了老子对自己的境界、识见等远高于常人的肯定及与这种肯定相伴随的孤傲,这种肯定和孤傲应该就是老子“精英意识”的体现。

  与对在上者和普通民众的不认同相一致,老子基本上认同了最能体现其“自然→无为→自为”原则(21)的“精英”。“大丈夫”(《老子.第三十八章》)、“君子”(《老子.第二十六章》、《老子.第三十一章》)及“善行者”、“善言者”、“善数者”、“善闭者”、“善结者”(《老子.第二十七章》)等等大体上就是这样的“精英”;“知其雄,守其雌”、“知其荣,守其辱”和“知其白,守其黑”者(《老子.第二十八章》)也应该是“精英”;“自知者”、“自胜者”、“强行者”、“不失其所者”、“死而不亡者”(《老子.第三十三章》)均非寻常人等,他们只能是精神、人格、观念和行为等各个方面远在一般人(“在上者”仍然属于“一般人”的范畴)之上的“精英”。

  老子对“上士”、“中士”、“下士”“闻道”后不同表现的描述(《老子.第四十一章》)是其“精英意识”最为典型的表述,说“上士”就是老子心目中的“精英”大约距事实并不太远,“如昧”的“明道”、“如退”的“进道”、“如类”的“夷道”都是作为“精英”的“上士”所选择的实现“道”的具体道路。如果在老子心目中所有的人都完全一样毫无差别了,那么老子就没有必要区别上、中、下三种“士”了。

  许多学者对“精英”概念存在于《老子》一书中实际上早有论述,虽然他们不曾明言“精英”一词。如陈鼓应指出老子曾对“体道之士”作过“描述”,而“体道之士”应该就是深刻体悟到了“道”的本质同时在观念和行为上都顺应了“道”的原则的少数“精英”。陈鼓应还进而指出老子“在生活态度上,和世俗价值取向的不同:世俗的人,熙熙攘攘,纵情于声色货利,老子则甘守淡泊,澹然无系,但求精神的提升。在这里,老子还显示出和人群的疏离感”(22),说明老子本人就是与寻常“人群”有所“疏离”的特立超绝之士——对这样的人冠之以“精英”的称谓似乎并无不当。萧天石认为在老子的思想系统中存在着“内自足而外无求”、“自足而足人,自觉而觉人,自救而救人,自化而化人”的“修道人”,同时指出“无身”这样高层次精神活动的特质及奥妙处“只可与上圣上智者言,而不可望中下根人,一蹴即能契入其中也”(23)。说明萧天石实际上承认了“精英”在老子思想系统中的存在。王淮提出在老子的思想系统中有“求道”、“修道”者的存在,并进而指出“唯修道之真人为能超拔于万物,独立于众生,其精神涵盖一切,而心灵则观照万物”(24)。能够“超拔于万物”之上的人似乎就应该归入“精英”的范畴。

  “圣人”是老子构建自己思想体系的不可或缺的重要概念。《老子》一书中的“圣人”大体上可分为两类,一类是作为“道”的人格化形式的不大可能在现实中出现的特别“理想”的人,另一类则是有可能在现实社会中存在的较为“现实”的人,当然这类较为现实的“圣人”同时也具有相当的“理想”性质,因此两者间的区别有时又是较为模糊的,所以其区别只能是“大体上”的。

  第一类“圣人”具有“超人”般的“理想”性质,如“居无为之事,行不言之教。万物作而弗始也,为而弗恃也,成功而弗居也。夫唯弗居,是以弗去”(《老子.第二章》),“居众人之所恶,故几于道矣”(《老子.第八章》(25)),“能有余而有以取奉于天者”(《老子.第七十七章》(26)),“执左契,而不责于人”(《老子.第七十九章》,本章采用王弼本(27))等等“圣人”便具有这样的性质。此类不大可能在现实中具体存在的“圣人”却是现实中人永远的趋进目标和衡量现实中人的一切行为的最高的人格化标准,所以这类特别“理想”的“圣人”却对现实中的一切人、特别是现实中的“侯王”和“精英”具有永恒的警示、参照和引领的作用。

  第二类“圣人”是作为“道”的具体化内容的“自然→无为→自为”原则在现实中一定程度上落实的主导性、榜样性和实践性力量,“抱一,为天下式。不自见故明,不自是故彰,不自伐故有功,不自矜故长。夫唯不争,故天下莫能与之争”(《老子.第二十二章》,本章采用王弼本),“不上贤,使民不争。不贵难得之货,使民不为盗。不见可欲,使民不乱”(《老子.第三章》),“去甚,去泰,去奢”(《老子.第二十九章》),“终不为大,故能成其大”(《老子.第六十三章》),“自知而不自见也,自爱而不自贵也”(《老子.第七十二章》),“欲不欲,而不贵难得之货;学不学,而复众人之所过。能辅万物之自然,而弗敢为”(《老子.第六十四章》)等等“圣人”便具有这样的性质。这类既具有相当的“理想”性但同时又可能在现实中出现的“圣人”大体上就可以归入“精英”的范畴。

  二、老子之“精英”对“精神”超越升华的追求

文章的脚注信息由WordPress的wp-posturl插件自动生成

标签 :
版权声明:版权归 哲学网:哲学学术门户网站,Philosophy,哲学家,哲学名言大全 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zhexue.org/guoxue/15374.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我的哲学
哲学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采用Wordpress架构,采用知识共享署名进行许可
邮箱:admin#zhexue.org (#换成@)优畅优化|阿里云强力驱动
ICP证号:浙ICP备16005704号-2
网站加载1.072秒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