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你的位置:首页 > 国学

个人主体性的彰显与弘扬——王阳明心学的政治哲学解读
录入: 哲学网编辑部 发表时间: 2014-01-27 点击: 3015 次 我要收藏

  王阳明在本体论方面对个体主体性做了很好的彰显和弘扬。外在的天理只有通过个体的认知、理解和认同之后,才能在实践道德的过程中体现出来。问题最为关键的不是此天理的先验性和绝对性,而是天理在转化为个体的内在自觉时是否被感受到、体悟到,并进一步通过个体自身良知而内化为心理的一部分,听从本心的本然之知的召唤而采取符合良知本体的道德行为。因此,如果仅仅知道和了解理是远远不够的,单靠理的先验和绝对,未必就能付诸实践并导致优良的社会生活,这正是朱熹在克欲以求理路径出现问题的症结所在。当王阳明说“心外无理”、“心外无事”、“心外无物”、“心外无学”时,是以一种强烈的语境表达了心学本身对个体道德普遍性的一种肯认。外在伦理在没有被人理解和接受时,对于个体不具有任何意义,人们所要服从的仅仅是自己的本然良知。王阳明坚信人具有将本然之知转化为明觉之知的能力,从而对人在道德本性和德性能力上做出了彰显主体性的双重肯认。

  王阳明首先对“理”进行了重新认识,他剔除了朱熹思想中的“理”所包含的物理成分,把理仅仅规定为内在德性。王阳明把“理”基本上划分为道德原理,剔除了朱熹之理中的物理成分。当学生提出朱熹关于事事物物皆有定理,与王阳明的“心即是理”的差别时,他说:“于事事物物上求至善,却是义外也。至善是心之本体” [7]4。这表示,王阳明认为,朱熹所说的事事物物皆有定理的理只是“至善”的“义”。而且他认为,至善作为道德原理不可能存在于外部事物,道德法则是纯粹内在的,事物的道德秩序只是来自行动者赋予它的道德法则,如果把道德原则看成是源于外部事物,这就犯了孟子所批判的“义外说”,即把义所代表的道德原则看作外在性的错误。

  明末清初的黄宗羲也曾经说过,如果把理悬空于天地万物之间的话,那么“吾从而穷之,不几于义外乎?此处一差,则万殊不能归一夫苟工夫著到,不离此心,则万殊总为一致。”[8]7所以,人之穷理求至善,只需在自己心上去发掘、去寻找。朱熹所说的“事事物物”,既指道德活动本身,也包括以道德为目的的认知活动。因此,他所说的“定理”具有性理与物理两重内涵,王阳明仅仅把“定理”理解为“至善”,显然是有意抛弃朱熹之理中所蕴涵的物理之义,仅仅把理规定为至善的德性。

  王阳明对理进行了重新认识,试图剔除朱熹思想中的“理”所包含的物理成分,但是,问题的关键就在于,对于那些外在物理应该如何处理、如何认识。王阳明的做法就是,明确提出“心即理”的命题,从而把理收摄于一心,直接从根本上否定了心外之理的存在。

  虽然王阳明对朱熹之理进行了德性纯化,但是由于朱熹哲学的牢固地位和深远影响,其在人们心目中已经根深蒂固,因此王阳明提倡的异说,难以令人接受。甚至其弟子徐爱也会有“至善只求诸心,恐于天下事理有不能尽”的发问,这迫使王阳明必须对客观外在之理是否存在的问题作出明确回答,他明确提出“心即理也”,认为“天下有心外之事,心外之理乎?”全部的理都仅仅在心之本体。“心即理也。此心无私欲之蔽,即是天理,不须外面添一分。”徐爱又问:“如事父之孝,事君之忠,交友之信,治民之仁,其间有许多理在,恐亦不可不察。”[7]5其实就是说,如果把理仅仅作德性意义的规定,不能够包容天下万事万物之理。如何用心来解释这些客观外在之理呢?显然,徐爱认同客观外在之理的存在。王阳明反问到,难道我们要从父亲身上求个孝的理吗?难道从君主身上求个忠的理吗?答案是“都只在此心,心即理也” [7]5。

  可见,在王阳明看来,理作为道德法则而言,格物穷理的哲学意味着道德法则存在于心外的事物,而实际上道德发展并不存在于道德行为的对象上,如孝的法则并不存在于父母身上,忠的法则也不存在于君主身上。这些“孝忠”之理只是人的意识通过实践赋予行动与事物的,这就将外在的“物理”也收摄于心中。

  王阳明通过心外无理,将外在的物理也统摄于内心,但是,在儒家传统观念中,礼也是理的观念的基本意义之一,一方面伦理原则通过礼仪节文具体化,另一方面也使社会生活的礼仪具有了伦理准则的意义。从而,理不仅指一般的伦理原则,还指根据不同情况指定的行为方式。作为社会生活中具体的利益规定与节文准则,社会礼仪明显地缺少先验性,而更多地依赖社会和人为。那么应该如何将缺少先验性的行为之礼也收摄于内心之中,王阳明的回答则强调了动机善的重要性。当徐爱问道:“如事父一事,其间温情定省之类有许多节目,不亦须讲求否?”[7]5也就是说,既然心即理,道德法则都在我们心中,但是那些礼所代表的行为方式,是否还要讲求。在王阳明看来,这些行为方式和规定,其意义就是要使伦理精神的表现规范化,因为我们不能仅仅在形式上来理解它,而首先必须把它理解为是真实的道德情感的表现形式。

  因此说,人们只要能真正保有真实的道德意识和情感,那么就自然能选择对应具体情况的适宜的行为方式。王阳明说:“只是有个头脑,只是就此心去人欲存天理上讲求。……此心若无人欲,纯是天理,是个诚于孝亲的心,冬时自然思量父母的寒,便自要去求个温的道理。夏时自然思量父母的热,便要去求个清的道理。”[7]6由此可见,在王阳明看来,礼所代表的行为的具体方式和规定,其意义本来是使伦理精神的表现规范化,而如果这些仪节本身被异化为目的,忘了它首先必须是真实的道德情感的表现方式,那就是本末倒置了。“礼”的规范如果不合人情的话,那么就会造成作伪的情况出现。

文章的脚注信息由WordPress的wp-posturl插件自动生成

标签 :
版权声明:版权归 哲学网:哲学学术门户网站,Philosophy,哲学家,哲学名言大全 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zhexue.org/guoxue/15369.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我的哲学
哲学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采用Wordpress架构,采用知识共享署名进行许可
邮箱:admin#zhexue.org (#换成@)优畅优化|阿里云强力驱动
ICP证号:浙ICP备16005704号-2
网站加载1.216秒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