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你的位置:首页 > 国学

朱子“理先气后”的发生学解读
录入: 哲学网编辑部 发表时间: 2014-01-27 点击: 4095 次 我要收藏

  熹昨见奇卿,敬扣之以比日讲授次第,闻只令诸生读《左氏》及诸贤奏疏,至于诸经《论》《孟》,则恐学者徒务空言而不以告也。不知是否?若果如此,则恐未安。盖为学之序,为己而后可以及人,达理然后可以制事。故程夫子教人先读《论》《孟》,次及诸经,然后看史,其序不可乱也。若恐其徒务空言,但当就《论》《孟》经书中教以躬行之意,庶不相远。至于《左氏》奏疏之言,则皆时事利害,而非学者切身之急务也。其为空言,亦益甚矣。⑤而欲使之从事其间而得躬行之实,不亦背驰之甚乎?愚见如此,不敢不献所疑,惟高明裁之。[13]1535

  这通书札措辞之严厉,简直就有点最后通牒的意味了;至于其分歧,则主要在于究竟应当让学生先读《论》《孟》还是先读《左氏》之间。吕祖谦是典型的史学进路,所以他的安排就是“令诸生读《左氏》及诸贤奏疏,至于诸经《论》《孟》,则恐学者徒务空言而不以告也”。自然,这就是所谓史学的进路和入手,以免学生陷于“徒务空言”的弊端。但在朱子看来,所谓为学次第,则必须按照程门“先读《论》《孟》,次及诸经,然后看史”的进路,这也是其“不可乱”之序。因为“先读《论》《孟》”,“若恐其徒务空言,但当就《论》《孟》经书中教以躬行之意,庶不相远”,即使“其为空言,亦益甚矣”;倘若从“《左氏》奏疏之言”入手,由于其内容“皆时事利害……而欲使之从事其间而得躬行之实,不亦背驰之甚乎”!显然,朱、吕二人在这一为学入手上的分歧,其实正是朱子理先气后说的具体落实——所谓为学实践中的表现。

  吕祖谦去世后,朱子更加重了对其学的批评。从《语类》来看,其对吕祖谦的批评简直就有点讨伐之嫌了。诸如:

  吕伯恭爱叫人看《左传》,某谓不如教人看《论》《孟》。伯恭云,恐人去外面走。某谓,看《论》《孟》未走得三步,看《左传》亦走十百步了!人若读得《左传》熟,直是会趋利避害。然世间利害,如何被人趋避了!君子只看道理合如何,可则行,不可则止,祸福自有天命。[2]2150

  某向尝见吕伯恭爱与学者说《左传》,某尝戒之曰:“《语》《孟》《六经》许多道理不说,恰限说这个。纵那上有些零碎道理,济得甚事?”伯恭不信,后来又说到《汉书》。若使其在,不知今又说到甚处,想益卑矣,固宜为陆子静所笑也。[2]2938

  显然,所有这些批评其实都表现了朱子与吕祖谦在经学与史学之不同立场上的分歧。在朱子看来,吕祖谦由史学进路所带来的“博杂”之病以及由此所导致的“趋利避害”等毛病,只能流于“术数功利之习”。对儒学而言,这就不是从理上立基,而恰恰是从气上立基、从利害和欲望上立基了;相反,朱子所坚持的《六经》《论》《孟》入手,才真正体现着从理上立基的立场,自然,这也可以说是其理先气后立场在为学次第中的表现。

  但对朱子来说,他并不是要刻意排斥吕祖谦的史学立场,只是因为在他看来,仅仅从史学入手,其观察问题的视角就只能是所谓“利害”的视角;以此为学,也就只能培养所谓“趋利避害”之术,而在根本问题上反倒无“是非”之见。因为如果离开了从经论出发之原则性立场,所谓历史的视角根本无法提供超越于“利害”的“大是大非”标准。更有甚者,由所谓“趋利避害”之术也就只能流衍为“谋利计功”之类的“管、商见识”,这就成为对儒学的一种根本性危害了。

  所以,吕祖谦去世后,朱子对其学派之历史走向的批评,简直可以说是不遗余力。在朱子看来,吕祖谦的永嘉之学甚至比象山之学对儒学的危害性还要大。他说:“陆氏之学虽是偏,尚是要去做个人。若永嘉永康之说,大不成学问,不知何故如此。”[2]2957之所以如此严厉地批评吕祖谦,主要就是因为吕祖谦舍弃了经论优先的立场而专门提倡所谓史学进路。比如:

  伯恭无恙时爱说史学,身后为后生辈糊涂说出一般恶口小家议论,贱王尊霸,谋利计功,更不可听。子约立脚不住,亦云“吾兄盖尝云之”云尔。[14]1555-1556

  近年道学外面被俗人攻击,里面被吾党作坏,婺州自伯恭死后,百怪都出。至如子约,别说一般差异底话,全然不是孔孟规模,却作管、商见识,令人骇叹!然亦是伯恭自有些拖泥带水,致得如此,又令人追恨也。[14]1552

文章的脚注信息由WordPress的wp-posturl插件自动生成

标签 :
版权声明:版权归 哲学网:哲学学术门户网站,Philosophy,哲学家,哲学名言大全 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zhexue.org/guoxue/15363.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我的哲学
哲学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采用Wordpress架构,采用知识共享署名进行许可
邮箱:admin#zhexue.org (#换成@)优畅优化|阿里云强力驱动
ICP证号:浙ICP备16005704号-2
网站加载0.993秒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