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你的位置:首页 > 国学

老庄道家价值观论纲
录入: 哲学网编辑部 发表时间: 2014-01-27 点击: 2762 次 我要收藏

  庄子进一步提出,要“因任自然之性”,摒弃一切矫揉造作之为。庄子以马为喻加以说明:吃草,饮水,奔跑跳跃,蹄可踏霜雪,毛可御风寒,这些是马的“真性”。而人自以为善于治马,于是给马剪鬃、烫印、铲蹄、钉掌、加绊、上笼头、带铁嚼……如此做法,实际上破坏了马的自然本性,是反自然的行为。

  老子、庄子都认为,人应该自然而然、恬淡虚无地生活,以从容超然的心情看待世界,以自然无为的态度优游人世。作为社会的人,“民有常性”,而统治者、“圣人”们“智慧”、“有为”的结果,则破坏了人的自然本性。这是一切社会问题之根源。

  在老子看来,太古之人,不识不知,无欲无为,就如同“赤子”(初生的婴儿),是能“体道”、并与道一体者。后来,随着世界日益进化,人事日益复杂,人们的智慧渐长,本领日多,而惑于物欲,违背了道的自然无为的本性,大道因而逐渐泯灭了。这时候,一心救世的圣人们,例如儒家的孔子,却舍本逐末,说仁义,倡孝忠,作礼乐,希望凭借各种繁文缛节,节制欲望,复归大道。然而不幸得很,欲望并不能消灭,人人趋于私利,“礼坏乐崩”,时世不再清明,社会秩序日益混乱。老子认为,这颠倒了事情的本末:“大道废,有仁义;智慧出,有大伪;六亲不和,有孝慈;国家昏乱,有忠臣。”(《老子.十八章》)庄子更是嘲讽、揭露:“故纯朴不残,孰为牺尊!白玉不毁,孰为珪璋!道德不废,安取仁义!性情不离,安用礼乐!五色不乱,孰为文采!五声不乱,孰应六律!夫残朴以为器,工匠之罪也;毁道德以行仁义,圣人之过也。”(《庄子.马蹄》)

  老子认为,仁义礼乐之类人为的价值是对道之本位价值的背离,是对病入膏肓的病态社会开出的舍本逐末之药方。究其实,智慧智巧、仁义礼乐、忠孝慈爱,原是大道之废所导致的后果,以此拯救病态社会之弊,如同抱薪救火,不仅于事无补,无益于天下,反而可能起反作用,将社会导入愈加忙乱、不可救药之深渊。老子大声疾呼,应该纯任自然,拆除物累,返璞归真,复归于虚静,回归大道。

  正如《太平经》所说:“自然之法,乃与道连,守之则吉,失之有患。”[1](P472)顺应素朴自然恬淡无为,合乎自然之道,体现了真、善、美的统一,是最高的人生价值境界。这种“道法自然”、物我贯通、人道合一的思想,否决了“人定胜天”、征服自然的人类中心主义,否弃了人超越自然、凌驾于自然之上的特权,否弃了一切违反自然法则的胡作非为,强调人仅仅只是自然的一部分,只有顺应自然,率性无为,才能根深蒂固,长生久视。这同时也是一种处理人与自然关系的生态智慧,在环境污染、生态失衡但人类依然无度索取、强力作为的当今世界,具有深刻的警示和启迪意义。

  这一思想穿越时空,在海内外激起了强烈的回响。美国著名物理学家、《物理学之道》的作者弗.卡普拉对生态危机深表忧虑,对老子关于自然和谐的思想欣赏有加,认为在伟大的诸传统中,老子提供了最深刻、最完善的生态智慧。他特别推崇东方哲学有机的、生态的世界观,认为西方能否真正吸收东方的有机哲学,以突破西方占主导地位的机械的、局部性的世界观,是一场关系到西方文明能否继续生存的真正的文化革命。普里高津对道家的整体自然观也十分赞赏。他认为,他的自组织宇宙是自发宇宙,突破了西方的主客二元论传统;他的整体自然观与“注重天人合一的中国哲学”是相通的,他相信,“我们正愈益接近两种文化传统的交汇点”[2](序)。今天的深层生态学、以人为本的可持续发展观,特别是标志着文明转型的“生态文明”,更是明显吸取了老子、庄子的“道法自然”、人道合一的“生态智慧”。

  三、“齐善恶”等相对主义价值标准

  就老庄的价值标准而言,诚然只能是自然、朴素之道。“孔德之容,惟道是从。”(《老子.二十一章》)“道”是人类社会生活的基本准则,“德”的运行必须以“道”为唯一的法则和准绳。然而,大道不言,且道是一个独立、无形的总体性范畴,因而面对具体的领域、事物,人们显然需要具体的评价、选择标准。

  老子的具体价值标准以及相应的价值评价充满辩证色彩。在老子看来,一切事物都有其对立面,任何现象都是相反相成的。“贵以贱为本,高以下为基。”“天下皆知美之为美,斯恶矣;皆知善之为善,斯不善矣。故有无相生,难易相成,长短相形,高下相倾,音声相和,前后相随。”(《老子.二章》)其中,不仅揭示了矛盾双方互相依存才能存在,而且包含有取消事物的差别性,“齐善恶”、“同美丑”之类相对主义意蕴。老子特别强调,矛盾双方不是僵死不变的,在发展中都可能向对立面转化。“物或损之而益,或益之而损。”(《老子.四十二章》)“祸兮福之所倚;福兮祸之所伏。孰知其极,其无正。正复为奇,善复为妖。”(《老子.五十八章》)矛盾双方的转化生生不息,永无穷期。

  当然,从价值标准的角度看,老子尚未完全否定善恶之差别,只是认为,它们之间的差别微不足道。“唯之与阿,相去几何?善之与恶,相去若何?”(《老子.二十章》)庄子的思想相较老子,则更为彻底、激进。

文章的脚注信息由WordPress的wp-posturl插件自动生成

标签 :
版权声明:版权归 哲学网:哲学学术门户网站,Philosophy,哲学家,哲学名言大全 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zhexue.org/guoxue/15326.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我的哲学
哲学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采用Wordpress架构,采用知识共享署名进行许可
邮箱:admin#zhexue.org (#换成@)优畅优化|阿里云强力驱动
ICP证号:浙ICP备16005704号-2
网站加载1.045秒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