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你的位置:首页 > 国学

“位”与“德”之间——从《周易.解卦》看孔子“君子小人”说的纠结
录入: 哲学网编辑部 发表时间: 2014-01-27 点击: 3470 次 我要收藏

  “君子小人”说是孔子思想的一个重要内容。在《论语》中,“君子”有107见,“小人”有24见,“君子”与“小人”同时对举者则有19见。何谓“君子”,何谓“小人”?杨伯峻先生指出:“《论语》的‘君子’,有时指‘有德者’,有时指‘有位者’”①。那么,反过来能不能说,《论语》中的“小人”,是否也是“有时指‘无德者’,有时指‘无位者’”呢?如果是这样,孔子为什么有时候用“德”来区分君子与小人,有时候又用“位”来区分君子与小人呢?这样的区分逻辑是从哪里来的,它对我们理解孔子“君子小人”说的真实含义又有什么启发呢?从《周易.解卦》的解读中,我们可以解开这些谜团。

  一、以位为别:《周易.解卦》中的“君子小人”

  “解卦”是《易经》的第四十卦,其经文为:“解:利西南,无所往,其来复吉。有攸往,夙吉。初六:无咎。九二:田获三狐,得黄矢,贞吉。六三:负且乘,致寇至,贞吝。九四:解而拇,朋至斯孚。六五:君子维有解,吉;有孚于小人。上六:公用射隼于高墉之上,获之,无不利。”

  其中的六五爻:“君子维有解,吉;有孚于小人”,周振甫先生译为:“贵族把他(按下文,指“战俘”——引者注)捆绑了又解开,吉。俘虏成为奴隶。”②这里将此爻辞中的“孚”字解为“俘获”、“战俘”似不妥。尽管“孚”字确有一义是“俘”的古字;但《易经》本身就有“中孚”卦,《易传.杂卦》指出:“中孚,信也。”徐锴解释道:“鸟之孚卵,皆如其期不失信也。”因此在这里将“孚”字解为“诚信”、“信服”应更为妥当。如此,这句爻辞应解读为:君子能够解困纾难,获致吉祥,以诚信之德感化小人。至于周先生在这里将“君子”解读为“贵族”、“小人”解读为“奴隶”,虽然其内涵稍嫌窄化,但从社会地位的角度将君子小人二者区别开来,其思路还是可取的。

  其实“解卦”经文本身就包含着理解君子与小人内涵的钥匙。这就是六三爻:“负且乘,致寇至,贞吝。”其大意是:背负重物而乘车,招致寇盗来抢夺,占问有艰难。为什么一个人背着东西乘车,就要遭到强盗的抢夺呢?关键是这个人的身份引起强盗的注意。在经济不发达、财富不丰富而又等级森严的古代社会,本来只有贵族才有乘车的资格和能力,孔子就说过:“吾从大夫之后,不可徒行也”(《论语.先进》,下引《论语》,仅注篇名);而贵族“四体不勤”,背负重物这样的工作应该是不会干的。在这种生活背景下,如果在道路上突然看见一个人背负重物乘车,那就必然让人产生怀疑:此人非偷即盗,财产(包括车和物)来路不正;这样,引发强盗的争夺之念,也就不足为奇了。

  那么,这样的人会是什么人呢?《易传.系辞上》引用孔子的话做了回答:“作易者,其知盗乎?易曰:‘负且乘,致寇至。’负也者,小人之事也;乘也者,君子之器也。小人而乘君子之器,盗思夺之矣。上慢下暴,盗思伐之矣。慢藏诲盗,冶容诲淫。《易》曰:‘负且乘,致寇至’,盗之招也。”在这段话的前半段,孔子解释了《易经.解卦》六三爻所述“负且乘,致寇至”的原因:背负重物,这是小人做的事情;车乘,则是君子使用的器具。自身是小人的身份却要使用君子的器具,当然就会引发盗寇想来抢夺他了。按照这一解释,所谓“君子”显然就是属于统治者的贵族阶层;“小人”则属于被统治者的平民百姓。

  孔子这种理解应当说是延续了君子小人概念的原始内涵。按“君子”一词,由“君”与“子”两个单字组成。“君”从“尹”从“口”,本义为发号施令的统治者;“子”则泛指后代,包括儿子、子女和子孙等。“君子”即为“君”的后代——这里的“君”,包括天子、国君即诸侯、家君即大夫等,其子孙繁衍生息,即形成一个庞大的“君子阶层”。而在当时的宗法血缘社会里,“君”即统治者的后代生来就具有进入统治阶层的资格,所以“君子”就成为当时社会统治阶层成员的通称。“君子”在社会中具有较高的地位,故又称“大人”,与此相对应的就是“小人”。“小人”又称“野人”、“鄙人”、“庶人”,本指众多在城外田野上劳作之人,他们的职责是通过赋税徭役等形式,为住在城里的君子阶层成员提供生活上的保障③。孟子说:“无君子莫治野人,无野人莫养君子”(《孟子.滕文公上》);又说:“有大人之事,有小人之事……或劳心,或劳力;劳心者治人,劳力者治于人;治于人者食人,治人者食于人;天下之通义也。”(同上)由此可见,所谓“君子”就是“大人”,他们是“劳心者”、“治人者”,属于统治阶层;“小人”就是“野人”,他们是“劳力者”、“治于人者”,属于被统治阶层。总之,“君子”居于上位,“小人”居于下位,这应该就是“君子”与“小人”最原初的含义。

  征诸经典,春秋时期及之前(即所谓“六经”所反映的时代),人们对于“君子”与“小人”的理解,基本上都是着眼于其地位上的区别。试举几例:《尚书.周书.无逸》谓:“呜呼,君子所,其无逸。先知稼穑之艰难,乃逸,则知小人之依。”这里的“君子”指安逸享乐的统治者,“小人”则指从事稼穑生产的老百姓。《诗经.小雅.大东》:“周道如砥,其直如矢。君子所履,小人所视。”这里的“君子”指阔步走在大路上的贵族,“小人”则指站在一旁观看的民众。《左传.襄公十三年》:“君子尚能而让其下,小人农力以事其上”,——这里的“君子”指尊重贤能的管理者,“小人”则指努力侍奉上级的被管理者。由此看来,从地位的角度区分“君子”与“小人”,前者是上位者,后者是下位者,——这是包括《易经》、《尚书》、《诗经》、《春秋》在内的那个时代的共识。

  但是,起码从《易传》开始,对“君子”与“小人”的这种划分就开始有了一点变化。还是回到《周易.解卦》,其六三“负且乘,致寇至,贞吝”之后,即有:“象曰:负且乘,亦可丑也;自我致戎,又谁咎也?”这里的《象传》作者对“负且乘,致寇至”这一事件作出了自己的价值判断——“丑”。在他看来,“负且乘”者拥有了(甚至可能是掠夺了)本来不属于自己的东西,这种行为本身就是丑陋的;而由于他自身的无德窃位,所遭受的强盗抢夺的“兵戎之灾”,只能是咎由自取,又怎么能够责怪他人呢?

  由此出发,孔子在《易传.系辞上》中也对这一事实发表了自己的评论:“上慢下暴,盗思伐之矣。慢藏诲盗,冶容诲淫。《易》曰:‘负且乘,致寇至’,盗之招也。”在孔子看来,居于上位的君子惰慢懈怠而放弃了自己的职责,使得居于下位的小人乘机犯上作乱,盗寇就会思谋侵伐他们了。孔子还进一步发挥道:轻忽于收藏财物就是教人为盗,妖冶其容貌就是教人淫荡。《易经》所说的“负且乘,致寇至”,盗贼就是这样招来的啊!

文章的脚注信息由WordPress的wp-posturl插件自动生成

标签 :
版权声明:版权归 哲学网:哲学学术门户网站,Philosophy,哲学家,哲学名言大全 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zhexue.org/guoxue/15289.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我的哲学
哲学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采用Wordpress架构,采用知识共享署名进行许可
邮箱:admin#zhexue.org (#换成@)优畅优化|阿里云强力驱动
ICP证号:浙ICP备16005704号-2
网站加载1.171秒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