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你的位置:首页 > 国学

气论对于中国哲学的重要意义
录入: 哲学网编辑部 发表时间: 2014-01-27 点击: 2624 次 我要收藏

  儒家与道家、道教都有“元气生天地,天地生万物”的思想,这是儒、道两家共有的本体-宇宙论架构。两家所不同者,是道家、道教在“元气”之前还有“道生一”或“无生有”。儒家对于这一不同的自觉,始于宋代的张载,即所谓“圣人仰观俯察,但云知幽明之故,不云知有无之故”(《正蒙.太和》),“大《易》不言有无,言有无,诸子之陋也”(《正蒙.大易》)。但是在张载之前,儒家尚未达到这种自觉,或者说并未将此看得有多么严重。如《易纬.乾凿度》说“易始于太极,太极分而为二,故生天地”,但其又有“太易”、“太初”、“太始”、“太素”之说,所谓“太易者,未见气也;太初者,气之始也”,郑玄注:“太易,无也;太极,有也。”《乾凿度》和郑玄虽然采用了道家的“无生有”之说,但其讲“人生而应八卦之体,得五气以为五常,仁义礼智信是也”,故其仍属于儒家。从儒、道两家都有“阴阳五行”的本体-宇宙论架构,而其区别主要在于价值取向的不同看,作为宋明理学之开山的周敦颐《太极图说》,确实在理学的思想体系建构中具有开创的地位。而辨别《太极图》的来源以及“无极”与“太极”的关系,则是后人用张载、二程以后的观点来求全于周敦颐,朱熹对《太极图说》的解释亦是以后人所求之全或他本人的思想体系创造性地诠释了《太极图说》。

  《四库全书总目提要》评论毛奇龄的《太极图说遗议》,认为“周子《太极图说》本‘易有太极’一语,特以‘无极’二字启朱陆之争”,毛奇龄又考证此图的渊源以及“无极”等语不是儒书所有,其立议“不为无因”。“惟是一元化为二气,二气分为五行,而万物生息于其间,此理终古不易。儒与道共此天地,则所言之天地,儒不能异于道,道亦不能异于儒。”就此而言,毛奇龄“不论所言之是非,而但于图绘字句辨其原出于道家,所谓舍本而争末者也”。《四库》编者的这一评论是有见地而中肯的。本来儒、道两家共有“阴阳五行”的架构,儒家要“推天道以明人事”也不能舍此架构而不用。如果不论周敦颐在用此架构时的价值取向如何,而只是辨此图“原出于道家”,那就是“舍本而争末”。

  《太极图说》首句“无极而太极”最有争议,陆氏兄弟在与朱熹辩论时就已因“无极”一词出于《老子》而疑《太极图说》“非周子所为”,“或其少时所作”(《与朱元晦》,见《陆九渊集》卷二)。朱熹对“无极”作了“不言无极则太极同于一物,而不足为万化之根”(《答陆子美》,见《朱文公文集》卷三十六)的辩护。此辩护失于勉强,因为自《易传》以来儒家只言“太极”而不言“无极”者多矣,而此“太极”即已“足为万化之根”而不“同于一物”。《太极图说》讲“无极而太极”,又讲“太极动而生阳……静而生阴……阴阳一太极也,太极本无极也”,这里应有道家、道教的思想因素,而周敦颐当时并不以此辨别儒、道,也就是并不将此看得有多么严重。朱熹把“无极而太极”解释为“无形而有理”,指出“非太极之外,复有无极也”(《太极图说解》),这实际上是用朱熹所理解的二程的理本论来诠释《太极图说》;也正因为此,才确立了周敦颐在“伊洛渊源”中的开山地位。

  程颢说:“昔受学于周茂叔,每令寻颜子、仲尼乐处,所乐何事。”(《程氏遗书》卷二上)“某自再见茂叔后,吟风弄月以归,有‘吾与点也’之意。”(同上,卷三)这与程颐在《明道先生行状》中所说“先生为学,自十五六时,闻汝南周茂叔论道,遂厌科举之业,慨然有求道之志”(《程氏文集》卷十一)是相符合的。但仅此还不能确立周敦颐在理学中的开山地位,因为“孔颜乐处”的话题在宋代并非始于周敦颐,而是始于范仲淹所谓“瓢思颜子心还乐,琴遇锺君恨即销”(《睢阳学舍书怀》,见《范文正公集》卷三),“儒者自有名教可乐”(《宋史.张载传》),“人苟有道义之乐,形骸可外,况居室乎”(《范文正公集.年谱》)。宋代新儒学的兴起似可分为两步:其一是儒家的价值取向的确立,此即由范仲淹、欧阳修和胡瑗等人来完成;其二是新儒家的本体一宇宙论、心性论和功夫论思想体系的建构,此即以周敦颐的《太极图说》为其开端。有了这第二步,周、张、二程等才成为宋代“新儒中之新儒”⑨。

  史料未载周敦颐的《太极图说》作于何时,但起码在程颐写《颜子所好何学论》之前就已授予二程了。朱熹在《伊川先生年谱》中记载:程颐“年十四五,与明道同受学于舂陵周茂叔先生。皇祐二年,年十八上书阙下……不报,闲游太学,时海陵胡翼之先生方主教导,尝以《颜子所好何学论》试诸生,得先生所试,大惊即延见,处以学职”。(《程氏遗书》附录)此中“皇祐二年”当是“嘉祐二年”(1057)之误。(参见李存山,2010年)此时程颐二十五岁,写了长篇的《上仁宗皇帝书》,“劝仁宗以王道为心,生灵为念,黜世俗之论,期非常之功,且乞召对,面陈所学”。因上此书后“不报”,程颐乃“闲游太学”,主持太学的胡瑗以《颜子所好何学论》试诸生,于是程颐所试得到胡瑗的高度赏识。程颐在《颜子所好何学论》中写道:

  颜子所独好者,何学也?学以至圣人之道也……学之道如何?曰:天地储精,得五行之秀者为人,其本也真而静,其未发也五性具焉,曰仁义礼智信。形既生矣,外物触其形而动于中矣。其中动而七情出焉,曰喜怒哀乐爱恶欲。情既炽而益荡,其性凿矣。是故觉者约其情始合于中,正其心,养其性,故曰性其情……(《程氏文集》卷八)在这段话中,从“天地储精”到“形既生矣,外物触其形而动于中矣”,是有取于《太极图说》所云“二五之精,妙合而凝……惟人也得其秀而最灵。形既生矣,神发知矣,五性感动而善恶分,万事出矣”。后面所说的“性其情”云云,则是有取于胡瑗的《周易口义》。⑩

  二程实际上受到《太极图说》的影响,但只是节取了“二五之精”以下的话,而不讲“无极而太极……分阴分阳,两仪立焉”。朱熹曾论及二程思想与《太极图说》的相承关系:

  程氏之书亦皆祖述其意,而《李仲通铭》、《程邵公志》、《颜子好学论》等篇乃或并其语而道之。(《再定太极通书后序》,见《朱文公文集》卷七十六)在朱熹举证的程氏三篇中,以程颐的《颜子所好何学论》为最早。《程邵公墓志》是程颢在其次子去世的熙宁元年(1068)所作,有云:“夫动静者阴阳之本,况五气交运,则益参差不齐矣。”《李寺丞(仲通)墓志铭》是程颢写于熙宁七年(1074),有云:“二气交运兮,五行顺施;刚柔杂揉兮,美恶不齐……”(《程氏文集》卷四)这两篇也只是讲“阴阳”、“五行”,而不讲“无极”、“太极”以及“是生两仪”。可见,朱熹所说“程氏之书亦皆祖述其意”,实际上只是“祖述”了《太极图说》的“二五之精”以下的内容,而起始的“无极而太极”至“两仪立焉”是二程所要回避的。

  因为“无极”一词源于道家,二程又终生不讲“无极”和“太极”(11),所以《太极图说》首句难有确切的解释。如果说“无极而太极”就是“无形而有理”,那么程颢就不该说“吾学虽有所受,天理二字却是自家体贴出来”。(《程氏外书》卷十二)如果绕过《太极图说》,另据《通书》把周敦颐的“太极”解释为“心即是理”的“诚体”(牟宗三,第300页),那也是不切合《通书》本文之原意的。《通书》论“诚”云:

  诚者,圣人之本。“大哉乾元,万物资始”,诚之源也。“乾道变化,各正性命”,诚斯立焉。纯粹至善者也。故曰:“一阴一阳之谓道,继之者善也,成之者性也。”(《诚上》)

文章的脚注信息由WordPress的wp-posturl插件自动生成

标签 :
版权声明:版权归 哲学网:哲学学术门户网站,Philosophy,哲学家,哲学名言大全 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zhexue.org/guoxue/15273.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我的哲学
哲学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采用Wordpress架构,采用知识共享署名进行许可
邮箱:admin#zhexue.org (#换成@)优畅优化|阿里云强力驱动
ICP证号:浙ICP备16005704号-2
网站加载0.907秒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