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转播到腾讯微博
陈家琪 张祥龙:关于《海德格尔思想与中国天道》的通信
录入: 哲学网编辑部 发表时间: 2013-11-01 点击: 3044 次 我要收藏

家琪兄;

来书早已收到。你对拙著潜质的估价对我而言是一种激励,与它的论辨则更是一种激发,令我反复阅读之下,亟思写点东西与兄商讨。这几个月来,这些问题常萦绕心头,但由于诸事缠身,至今方得落笔。实际上,自《海德格尔思想与中国天道》(以下简称《海道》)出版以来,除了肯定性的反应之外,我已面对过不少类似的疑问,兄的三个问题以更学术化的方式集中了这些疑问,且都涉及中西沟通的重大问题,不由得我不在此略陈己见。

第一个问题涉及如何估价海德格尔与中国思想乃至语言的关系。我确实相信,在西方哲学史上,海德格尔是一位与中国天道学说有着特殊关系的人(另外还可举出赫拉克利特和现代的德里达),其原因在我看来是他的思想方式确与"道"有了某种内在的呼应,他对老庄的长期兴趣不是误读造成的,也不是猎奇心理的结果。《海道》和我后来出版的《海德格尔传》(1998年,12、18章)对这一问题在思想和事实两方面都有挖掘。R. May的书《海德格尔的隐藏着的思想来源:东亚对于他的影响》(英文本1996年出版)也提供了不少有关事实。当然,我还不愿得出他那么强的结论。至于兄讲的"海德格尔弟子和研究者也似乎少有从这个角度进行研究的",我想说的是:就西方这一边讲,对这个问题也还是有人关注的,比如著名的海德格尔研究者波格勒( O. Poeggeler)。从总体上说来他们讲得比较少,或是因为西方中心论的无形影响,或是因为不懂中文。海德格尔本人对"道"心仪已久,但若没有与萧师毅合作译《老子》的经历,使他在某种程度上从中文文献那里了解了"道"的多种含义,恐怕也不敢在公开出版物上讲道谈玄的。而在东方人这一边,日本和韩国的学者是很看重海德格尔与东方的特殊关系的。我从自己留学、研究以及访问海德格尔家乡的经历中也确实感到,有些日本人和受其影响的德国人(比如海德格尔的长子)一直在力图抹杀、淡化海德格尔与中国思想的特殊关联,而想突出他与日本禅的特别关系。

文章的脚注信息由WordPress的wp-posturl插件自动生成


分享到:

已有 0 条评论 腾讯微博
关于我们 | 图站地图 | 版权声明 | 广告刊例 | 加入团队 | 联系我们 |
哲学网编辑部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采用Wordpress架构,采用知识共享署名进行许可
官方邮箱:admin#zhexue.org (#换成@)索非制作|优畅优化|阿里云强力驱动
ICP证号:沪 ICP备13018407号
网站加载0.949秒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