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转播到腾讯微博

你的位置:首页 > 外国哲学

陈嘉映:哲学何为?
录入: 哲学网编辑部 发表时间: 2013-10-21 点击: 744 次 我要收藏

枫林晚15周年"在场"系列讲座:NO.1

【精彩观点】
■哲学是一种精神生活形态,哲学是通过说理来过一种精神生活,或者说是进入一种精神生活形态。
■我们折腾了2000年,就是没有进步,因为碰到任何一个问题都有不同的见解,就是要争论。
■如果一个人把所有的事情都想成了有缘故的,几乎就是得了妄想症了,没有整理到对于事情的一般理解上。
■这个说理是经常被想成了“是”,用自己的道理说出了别人,一开始你如果不信自己的道理,你没有做出让别人信服你的努力,那这种道理就完全不被人信服了。
■你想象哲学不用语言,我觉得这就跟想象一根没有长度的棍子一样。你可以想象没有棍子,但是不能想象没有长度的棍子一样。
一、哲学难以被定义 知道不等同理解
陈嘉映
我的题目是“哲学何为”,或者说是“哲学是什么” ,诸如此类的题目。无论怎么说这个题目,哲学没有一个唯一的固定的定义,因为我们有不同的角度来切入。我个人的一种说法是哲学是一种精神生活形态,哲学是通过说理来过一种精神生活,或者说是进入一种精神生活形态。另外一种说法是,哲学是一种“穷理”的活动。平常说的道理,很难说是一个哲学的活动,但是透过追索这个道理的活动可能就是一个哲学的活动,有时候我们就会继续下去,有时候就会放弃。这就是穷理的活动。哲学家不断地往下追这个道理,就是穷理的哲学活动。
哲学(philosophia)这个词是从古希腊来的。希腊人用这个词来概括、总括所有的知识。希腊人所说的知识,不是转瞬即逝的“知”,诸如今天是阴天、菜价多少,而是各种所知联系在一起的东西。这些东西是先知道一些东西才有一些可联系的。我们用这些所知的事情去追索所知东西背后的“道理”。我们再从这个“道理”的背后来寻求以后的道理,这种追理,就是把我们引入到了虚无缥渺的道理。这个“道”,就是引入到了这个大“道”上,道通为一。知道和理解是分开的,你知道这个事情但是并不理解。哲学从知道的事情,联想到背后的道理,一直是希望联系到那个“大道”,就是希望从泛泛的知道的浅知能够发展到深知。古文当中的“知”就不能简单翻译成现代汉语当中的“知道”,而应该翻译成为“理解”。在古代知道和理解是不大区分,如果硬要区分,也可以这么说,知道有深知和浅知,浅知就是现代汉语当中的“仅仅知道”,“深知”是带着理解的。从我们刚才所讲的哲学从知道的事情,联想到背后的道理,一直是希望联系到那个“大道”要深知一件事情,理解一件事情的时候,很大程度上是要了解事情背后的为什么。古人有“知其然”和“知其所以然”的说法,“知其然”就是知道这个事情是这样的,是浅知;而“知其所以然”就是深知,是知道为什么这样。
在我们的日常生活中,可能会说有些事情是有为什么,有些事情是没有为什么,没有为什么的事情我们称之为“偶然”。 我举个例子,比如说你开车追尾,撞到了前面的车,警察来处理,说是你的责任,要罚款。如果说问你“为什么撞他的车”,你说不上来,没有什么为什么,就是偶然事故。又比如说飞机失事,这就是航空事故或者说是偶然发生的事情。我们说到世界的画面,大致可以在一个比较专门的意义上讲这个“世界观”,在这个意义上也可以讲哲学是个世界观,但是这个世界观稍微有点不一样。由于你追索这个世界的为什么,这个为什么背后的为什么,最后是追索到了世界的一套原理,把那些有道理的事情就联在了一起,是有联系的世界观。有些事情就不是那么偶然的,我们就会说这个事情是有道理的,或者说是有缘故的。比如说我买股票,我从来不去买彩票,今天我就突发奇想的买了一张彩票,一摇彩票就中了。这个时候特别想买彩票的人来问我,为什么你就买这张中的彩票呢?我就回答不出来,对我来说就是一件偶然的事情,碰巧买了这张彩票。如果说一个人是连续5次买彩票都中了,我们就觉得这个不太像是一个没有道理的事情,不太像是一个没有缘故的事情,可能要成立一个调查小组查一查,到底是怎么回事。
生活中,每个人都是在不断下意识区分哪些是偶然的,哪些是有缘故的。一方面,在一个层面上世界上发生的事情是要分成有缘故和偶然的,如果一个人把所有的事情都想成了有缘故的,几乎就是得了妄想症了,没有形成对于事情的一般理解。另一方面,世界上发生的任何事情都是有缘故、有原因的。
比如说现在发生了空难,我们成立了小组调查空难发生的原因。这个小组肯定要包括一批机械师,他们懂得你能够查出的原因。可能是金属老化,这个金属老化是这次空难的直接原因,但是当然我们下面还要问,不能说金属老化的原因了,这个背后是什么原因?金属老化的原因就分成了两个岔,一个岔是因为金属老化是一连串的粒子上的结构的问题,另外一些原因,是调查小组要调查的原因,很明显就是可能制造商使用了不当的材料,或者说是不太懂得这个材料,还比较陌生,不了解它会这么快的老化。或者说是航空公司没有足够的定期检查,因此它的安全措施做的不够到位。这个分叉,是由物理学的专家去研究的,不能建立一个一般意义上的陪审团去研究这个意义,因为需要大量的专业知识。另外一个系列,是所谓的寻求缘故和原因,关键是要找到一个“责任人”,到底是谁应该为这个航空空难负责任。如果要是有恐怖袭击,毫无疑问这些恐怖分子要为这些事情负责任,谁把这些恐怖分子放进来的也要承担连带责任。如果是机械的故障就是负责机械的人员要承担这方面的责任。我们研究原因的兴趣,最早都是对于责任人的兴趣。你现在是找到了安全措施不够严密,它是材料疲劳的原因背后的原因。第一个原因,就是金属疲劳叫做事件的近因,是直接的原因。而航空的管理松懈是一个远因。接着就要寻找航空管制不够严密的原因,比如说美国的航空管理局,为了鼓励航空竞争,放松了一些管制条例。管制条例放宽松了,是航空公司的管理不够严密的原因,这是远因的原因。再往后寻找这个原因,如果是请我们的哲学家去的话,哲学家说根本的原因是因为技术狂造出了飞机。如果说没有飞机在天上飞,就不会出现飞行事故。主要是我们的现代性出了问题,我们依赖于技术社会生活,现代化陷阱给我们造成了一系列问题。
对我们的航空调查来说,我们应该是停在什么地方呢?如果是这样的结论得出来,老百姓就不干了,不用调查航空空难的事故了。远因在一个意义上讲也是这次事故的原因,但是有点宽了,不光是这次事件的原因,也是很多不相关的事件的原因。它解释了一切,解释了社会生活方方面面的原因,这是远因。到了那一层就不叫做“原因”了,会叫做“一般状况”和“条件”。哲学家在这个意义上,并不研究具体事件的原因,而是原因坐落在其中的一般生活状况和一般生存条件。一开始发生的空难的原因就改变了。提到了阿伦特的“人的条件”,这是一个很标准的题目,研究纳粹兴起的原因,历史学家会告诉你纳粹是1933年怎么竞选的,什么口号,怎么上了台,用怎样的手段吸引了德国人。阿伦特研究纳粹兴起的一般人类条件,哲学家研究的原因是远因。
三、诗人顾城为何杀人 “机械原因”还是“缘故”
有些人会说凡事都是有个原因的,无数的哲学家也说过这样的话,比如说“充分理由率”的理论;康德“凡事都是有原因的”,把它理解为“公理”;黑格尔“凡是现实的就是合理的”;中国 “物无忘本,事必有其理”。世界上的事情一半是有原因的,一半是没有道理的。这个物就是事的意思,要这样来理解,是在两个意义上固无忘本,比如说航空事故和追尾事故,在一般意义上是偶然事件,但是一定是有它的机械原因,在这个事情上是固无忘本。固然是一个偶然的事情,但是发生有它的一般背景和条件。如果说我们是研究机械原因的,一个最根本的地方,就是在这个层面或者说是在这个意义上,世界上是没有“偶然事故”的,一切都甚至说是可以决定后来的。如此这般的原因,就会带来如此这般的结果。但是另一方面,即使我们给出了在很多事情上,即使我们是给出了充足的机械原因,可能我们仍然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
举个例子来说,诗人顾城写了很多的爱情诗,温和而柔情的男人,用斧头把他的太太砍死了,我们就会说为什么,怎么可能。假设在他身上都安装着测量心率或者体液的仪器,一个生物学家就会告诉你这个事情是怎么发生的。体液是怎样的升高,肾上腺素是提高了多少,是怎样的冲到了大脑,是怎样发生的,都会描述、解释出来,但并不解决你一开始的那个问题,就是为什么?他怎么会这么做呢?也就是说,我们现在问这个为什么的缘故,就开始在前面已经提示的在两个层面上运行。
机械原因和一般所讲的缘故的区别在于:我按某些缘故去做事,按某些理由去做事,这些理由是我知道的,这是缘故。而在这些理由之外,可能有一种冥冥中的力量,就是按近代科学的一些按照一些事情的原因,我为这些原因驱动去做了,而我并不知道这些缘故,这是机械原因。例如我们语言是怎样工作的。语言使用的一部分是我们自己能够知道,或者是通过反省知道的。但是我们的语言的机制,很大的一块儿是我们怎么反省也不知道的。比如说我们的句法结构,总是把形容词放在名词前头,或者是法语当中形容词都要放在名词的后面。
四、争论“有感的世界” 哲学自我认同危机
在近代科学革命前后的一段时间,有个很基本的想法,就是事物当中的属性分成两大类,分别是第一类属性和第二类属性。关于第二类属性,我举个大家经常说的例子,就是说冷和热,这是事物的属性,说这个水是凉的,这个照相机是热的等等。但是这个属性并不完完全全是属于那个事物的,还跟我们的感觉有点关系。我们生活在一个主客观合一的世界中。
这个世界是有我们的世界,我会把它叫做一个“有感的世界”,能够被感触到的世界。从古代哲学直到今天,能够被感触到的世界的最大的问题,就是老是在发生争论。关于冷和热,的确是经常会发生争论,但是大多数的情况下,大家的感觉还是比较接近的。但有些时候就不接近,有时候是有纷争的。如贵和贱,美和丑,善和恶,正义和非正义等,发生的争论就非常多。我们折腾了2000年,就是没有进步,因为碰到任何一个问题都有不同的见解,就是要争论。要取得哲学的进步,唯一的一个办法,我们的这两种属性,我们只研究一种,不研究另外一种。研究第一种属性,是什么呢?我们不谈冷和热,只谈温度行不行?
在17世纪的时候,自然科学是哲学的一部分。“哲学何为”的问题,是从18世纪开始的,这一部分的哲学,我们叫做“科学”,跟原来说的“哲学”不同。自打那一天开始,哲学就越来越深的来到这种自我认同的危机。
第一,关于哲学论证。我一开始说哲学是通过说理的方式,而不是通过表现的方式,得出道理。用学术的语言表述“说理”就是“论证”,哲学家不关注主张,而是主张背后的道理。你是如何论证你的主张,如何说明你的道理。哲学论证不同于数学演算,是想要通过给你讲这个主张的道理来说服你。这个过程如同孔子所说的“不愤不起,不悱不发”。如果你正好是一个相反主张的人的话,基本上就是NO,没有那么强的强迫性。的确,哲学是在说理、论证,但是远远达不到逻辑论证数学演算的强度。与其说把你带到一个结论,不如说是一次教化。
第二,说理和论证的终极目标,一般来说并不是达到共识。并不是要达到共识,是要达到什么东西呢?我们说的共识就是你同意我的共识,说到最后就还是我对。这个说理是那么经常的被想成了“是”,用自己的道理说出了别人,一开始你如果不信自己的道理,你没有做出让别人信服你的努力,那这种道理就完全不被人信服了。而是在这种相互的说理当中被丰富。
最后,说理最基本的要求,或者说是最基本的前提,就是你把对方当做了一个人或者是有理性的人。这一点我觉得是那么的重要,因为按照很多人关于说理和论证的想法,是坚信只有他的那套道理是道理,是明显的有道理。
五、现场观众提问环节:
(一)哲学无所谓进步 哲学史已经终结
观众:第一个问题,您所谓的意义,是否就是跟人的本能相关?这个事情是不是有意义就是善的,没有意义就是恶的?第二个问题,如何进一步理解哲学的主张,提出来并不是要达成一个主张,而是要说教?
陈嘉映:关于善恶同源论,到底善是人本善还是人本恶呢,还是性无善无恶呢,这三种思想在古代思想上都有。我认为是两个层次上的,这是我们对于意义的寻求,当然有时候为了说话的铿锵有力,我们认为这是人类的本能,但是有时候并不是放在性欲和食欲上的本能。我说哲学论证,从根本上说,与其说他是追求共识,不如说他是一种教化。我没有说它是一种说教,我认为教化和说教是很不一样的东西,我们尽量要减少说教,要增加教化。我说的论证,哲学论证,从根本上说,与其说他是追求共识,不如说他是一种教化。我没有说它是一种说教,教化和说教是很不一样的东西,我们尽量要减少说教,要增加教化。
提问:怎样的定义哲学的进步?
陈嘉映:我说的哲学无所谓进步,有没有进步我觉得不是特别的重要和不太相关。我艺术家不一样,他会想到在艺术史当中的地位。而哲学家已经不敢想这个事情了,哲学史已经终结了,谁都没有什么地位,所以大家就不去想了。
(二)想象哲学不用语言 如同想象没有长度的棍子
提问:现在的哲学都是语言和文字为媒介来表达和表述的,语言和文字都有自己的局限性,不能够很好的表达我们的思想。有没有超脱这种媒介的其他的新的哲学的设想?
陈嘉映:我把哲学理解成为通过说理来求道。当然说理就天然的包含了以语言为媒介,你可以画得很好、唱得很好,你说什么都行,但都不是在说理。说理就是一种语言。自古以来的哲学,都是以语言为媒介的。你想象哲学不用语言,我觉得这就跟想象一根没有长度的棍子一样。你可以想象没有棍子,但是不能想象没有长度的棍子一样。
提问:在《存在与时间》这本书里,前半部分,有感觉,有经验,你讲的都是你的理解,现在的问题是后半部分没有写完,我不知道是不是翻译的问题,还是本身的问题。在德国,海德格尔的东西是不是特别难理解?
陈嘉映:我作为海德格尔的译者,当然不能说是翻译的原因。在德国《存在与时间》都是很难读的。书中第二部分的问题又比第一部分的更艰难,像罪责、良心、时间、地平线,他本人也是刚刚开始思考,写得相当的紊乱。但是,脱离海德格尔手稿的具体的问题来说,我也可以这么说,哲学之所以穷理,有这样的一个特点。我无论写书、写文章,还是做讲座,都不是从一些大概念开始,而是从一个问题开始的,然后说出一些道理。这个时候通常都是比较清楚的。因为你想说的那个道理,都是从常理开始说起的,常理可能是比别人多走一步,人家觉得还连得上。但是你继续走,就是越走越深,更重要的是一边走一边丢了,两三个道理连在一起的时候,时间性、存在、良心都连在一起的时候,就是一团乱麻了,这倒不是以存在的时间为线,这是个普遍存在的问题。
(三)任何一种东西 都可能重新回到伪装
提问:我们现在所讲的物欲横流的世界,是带有贬义的色彩。当物质达到一种程度的时候,就得不到精神层面的快乐,需要追求其他的快乐。有的人说追求精神层面是虚荣心。我们如何看待这个问题?
陈嘉映:如果一个年轻人有追求物欲之外的愿望,受一些鼓励和引导,一般不会出太大的坏处。但是,任何一种东西,都可能重新回到一种伪装。最开始我学一点艺术,是因为我不想成天在物欲横流的世界里,可能我会了一点艺术,就有了教人的资本,装模装样的手段了。
提问:关于偶然性和必然性,生活当中遇到的很多的情况是偶然性的,回头看的时候,会觉得这个事情的发生一定会有很多个原因,多个元素共同的交织造成了这个原因。只要因果律是起作用,就没有什么事情是偶然的。这个偶然是不是人们逃避必然性的一个盾牌和借口呢?
陈嘉映: 在生活当中有些东西是有道理,有些是偶然的,不能还原为任何事情都有道理的。我们偶然相对的并不是一个必然,是讲自然,是自然而然的、有道理的。经过了一连串的观念的转变之后就变成了必然和偶然的。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在线。)

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 转载自哲学网:哲学学术门户网站,Philosophy,哲学家,哲学名言大全

本文链接地址: 陈嘉映:哲学何为?

文章的脚注信息由WordPress的wp-posturl插件自动生成


分享到:

标签 :
已有 0 条评论 腾讯微博
关于我们 | 图站地图 | 版权声明 | 广告刊例 | 加入团队 | 联系我们 |
哲学网编辑部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采用Wordpress架构,采用知识共享署名进行许可
官方邮箱:admin#zhexue.org (#换成@)索非制作|优畅优化|阿里云强力驱动
ICP证号:沪 ICP备13018407号
网站加载1.031秒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