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转播到腾讯微博

你的位置:首页 > 外国哲学

任继愈:哲学的永恒主题——究天人之际
录入: 哲学网编辑部 发表时间: 2013-10-21 点击: 933 次 我要收藏

人类自从脱离动物界,进入人类社会,关心的重大而根本的问题是探索人在自然界的地位、探索人对自然界的影响以及自然界对人的影响,也就是古人所说的“究天人之际”。
人类从生活实践中,认识了有关天象、生物、化学、物理众多领域的规律,从而驾驭它,使它为人类所用。自然界广大无限,自然科学的研究、发展也没有穷尽。人类本来是自然界的一部分。随着人类文明的进步,人类对自身的认识也逐步加深,不再安心归属于自然界,听从自然界的摆布,而要参与自然界的改造。人类自从认识了自身的存在和它的独特价值,就开始了对社会、对个人的作用进行探索。人类和自然界打交道,已有200万年以上的历史。而人类认识自己,探索社会的成因,如何在群体中生活,建立人际关系的规范,最多不过几千年,因而表现得很不成熟。认识自然、驾驭自然,有时成功,有时失败,算一算总帐,成功多于失败,才有今天的科技成就和文明生活。
人类认识社会、驾驭社会的历史比较短暂,经验很不成熟,它认识社会、驾驭社会,有时成功.有时失败,算一算总帐,成功时少,失败时多。这是当前世界苦难,政治动乱的根本原因。
研究自然界,研究者可以置身局外,对自然界进行观察、追踪、改造,有时从中切割一部分放在特殊环境内来研究。研究社会,研究历史,这是另一种对象,研究者不能站在社会之外来观察社会,更无法使历史重演以供研究者再观察一次。研究者只能作为社会成员参与社会生活,从中对它考察、认识、体验、改造。再加上每一个人所处的社会地位不同,观察的角度不同,还有,研究者个人利害关系、研究者群体利害关系不能不影响着研究者的客观性,真实性,引出结论的倾向性。面对同一个社会现象,却难取得共识,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自从人类发现了历史唯物主义,使人们找到了一个有效的工具,用它来观察历史现象,分析社会现象,比没有发现这种工具以前顿觉开朗。但这一方法在全体人群中还没有引起普遍重视,有时还遭到抵制。比如,社会发展有没有规律?历史进程有没有方向?天下大势是分久必合,合久必分,还是周而复始?对社会、对历史的无知,与科技界对自然的改造驾驭的成就形成鲜明的对比。
人类近百年来科学技术取得了飞速发展,看来没有造不出的器件。科技领域好像四通八达,能上天入地,创造新品种,新材料,并向创造生命进军,但人类对自己的能力,局限,弱点,迄今所知甚少。甚至没有能力弥合亲手给这个世界造成的创伤。管天管地,却管不了自己。手中握有上千件核武器,自称能毁灭地球有余,本来为了吓唬对手,却被这种亲手制造的武器搅得不得安宁;能培育高产优质的农作物,面临过剩产品却束手无策,不会分配。
如何对待人与自然的关系,如何认真认识人的社会作用,如何处理人类之间的交往,民族与民族,国家与国家,千百年来,聪明才智之士提出过不少方案,无数的政治家、改革家提出过不少设计方案,人类为了改革社会,曾付出过极大代价,甚至为之牺牲了千万人的生命。迄今为止,还没有发现十全十美、为人人所接受的最佳模式。
建设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是中华民族的创举,并已付诸实行。经过四十多年的实际操作,已取得很大的成就。最重要的,第一条成就是解决了全体人民的吃饭问题。古代号称盛世无过于汉唐,这两个朝代人口最多时达5000万,都没有解决人民的冻死、饿死的问题,灾荒之年还发生过人相食的现象。其次,改变了一百多年被凌辱、被压迫的处境,中国人民站起来了,屹立于世界大国之林,受到国际的重视。第三,中国有了自己最基本的现代化的手段,迈出了向现代化进军的第一步,成为唯一的、最大的社会主义大国。
哲学上的永恒主题—“究天人之际”,在全世界,在中国都是一个薄弱环节,这就是学术上、理论上,对自然界的知识较多,对社会(人)的知识却相对贫乏。社会改革、政治措施,各个民族、各个国家都有明显的地区差别和民族特性。社会科学有共同性,难处是如何把共同性与本民族的特殊性相结合。几乎没有两个国家完全相同,要各国独立探索。国家小,人口少,要学习,要改革,比较容易;出了差错,也容易纠正。
像中国这样的大国,正在探索走自己的道路,没有现成榜样,没有完整的外来经验,前进的难度就更大。环顾世界各国,无论大国小国,强国弱国,遇到的麻烦,占首要地位的,是社会问题,是解决人们的各种关系,在人与自然的关系卜。说到底,还是“天人之际”的老问题。
传统文化中找到渊源。
研究国学,对世界文明的发展也有促进作用。中国文化是世界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历史悠久、丰富多彩的中国传统文化曾对世界文明的形成和发展作出过重大贡献。研究与弘扬中华民族优秀文化,进一步扩大中国文化对世界其它文化的影响,正是炎黄子孙的神圣职责。一个没有自己灿烂文化的民族不可能自立于世界民族之林,更不能对人类做出较大贡献。国学凝聚着一个民族在历史发展过程中积累起来的文化精华,它反映着一个民族的文明程度,既是一个民族、国家区别于其他民族、国家的文明的基石,又是进一步发展具有本民族特色的文化的基础。越是富有民族特色的文化,就越具有世界的意义。那种把提倡国学同发展世界文明对立起来的观点,恐怕是不能成立的。中华文化还是世界上所有炎黄子孙的精神纽带。研究国学对加强中国大陆与海外华人的联系,促进祖国和平统一事业,也有着不可忽视的重要作用。
北京大学具有研究国学的历史传统。五四时期,胡适先生与鲁迅先生在北大分别讲授中国哲学史与中国小说史,他们的讲义《中国哲学史大纲》(上卷)、《中国小说史略》,都是以近代方法研究国学的开山之作。民间歌谣的征集、研究,清内阁大库档案的整理、研究,都是北大首先发起的。我国最早的考古学研究室也是在北大建立的。在二三十年代,北大的前辈学者编辑出版了《国学季刊》(解放后曾一度复刊),借鉴西方的社会科学研究方法来研究国学,影响较大。现在,以文、史、哲为代表的国学学科,仍然是北大具有明显优势的学科。据统计,北大近年从事中国传统文化研究的学者有二百多位,其中博士生导师四十多位。他们在继承前人研究成果和优良学风的基础上,更注重总体研究、多学科综合研究和中外对比研究,取得了令世人瞩目的成就。
为了深化国学研究,发挥文科基础学科的综合优势,在1992年初,北大成立了以中文、历史、哲学、考古四系为依托的跨学科的中国传统文化研究中心。袁行需教授任中心主任。该中心以弘扬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为宗旨,兼顾提高与普及。一方面,规划与组织中国传统文化研究项目,审定并资助出版优秀研究成果,同时编辑出版高品位、高水平的《国学研究》。另一方面,与国内外有关单位合作,制作《中华文化讲座》电视系列片,以音像形式向海内外传播华夏文明。他们的工作虽然还有很多困难,但已有不少进展。《国学研究》第一卷的出版就是一项重要的实绩。
到现在为止,世界上对社会、对国际关系起主导作用的是一群政治家。政治家考虑问题比较注重眼前的利害得失,大政治家虽比一般人看得远一点,也只是局限在耳目所及的范围以内的政治利害。主宰世界沉浮的最高权威,应当是善于“究天人之际”的哲学家。因为“天”和“人”的关系重要而复杂。有区别,却又交错纠结,难得分割得清楚。只有人类的普遍觉悟提高了,认识到研究自然(天)和研究社会(人)是一回事,目前研究社会的落后状况有所改善,使人们关心社会的研究,关心人的教育,关心人的道德品质教育,人类才会有前途。我国最穷的部门是文化部门,世界上不重视人文科学,忽视道德品质培养的不止中国,各国都“重理(科)轻文(科)”,已成为世界流行病。文科不受重视,政治家缺少哲学,这是世界治理难收成效的根本原因。只顾眼前,不顾后果;只顾局部,不顾整体;只顾小团体,不顾大局;只顾物质开发带来的近期利益,不顾掠夺性开发造成的大自然的严重后果。人类脱离了动物界以来,不曾被封永长蛇所吞噬,谁会想到它正利用科学技能自己掘坟墓!如果不去“究天人之际”,消灭人类的恰恰是人类自身。
(原载《群言》1994年3月。)

文章的脚注信息由WordPress的wp-posturl插件自动生成


分享到:

标签 :
已有 0 条评论 腾讯微博
关于我们 | 图站地图 | 版权声明 | 广告刊例 | 加入团队 | 联系我们 |
哲学网编辑部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采用Wordpress架构,采用知识共享署名进行许可
官方邮箱:admin#zhexue.org (#换成@)索非制作|优畅优化|阿里云强力驱动
ICP证号:沪 ICP备13018407号
网站加载0.987秒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