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转播到腾讯微博

你的位置:首页 > 外国哲学

高清海:未来哲学展望
录入: 哲学网编辑部 发表时间: 2013-10-21 点击: 902 次 我要收藏

再过5年,我们就走完20世纪,迈进21世纪了。这样的转折,正所谓千年一遇,十分难得。人们珍惜这样的际遇,总要沉下心来缅怀一番既往,展望一下未来。未来尚未存在,它究竟会怎样,是可以预测,但难以预料的。不管怎样,乘这世纪转换之机,能使我们静下心来,暂时超脱繁扰的世事,从过去走过的道路中挖掘出点过去没有看到的什么,以便把它注入未来,让将要走的道路更顺畅些,总是一件好事。所谓展望,不过就是一种希望,而人就是一种不断追求希望,并从希望去创建未来的动物。岁月、世纪、千纪转折之可贵,就在于它可以燃起人们新的更大的希望之光。
未来的哲学会怎样?我们可以断言,肯定不会同过去的哲学完全一样,必将发生重大的变化。这从人们对于过去哲学的不满足中就可以推断出来。如果回到中国的现实,情况就更是如此。我们在同他人对话中,除了古代的传统哲学,很难拿得出堪与我国的地位相称,能够称得上我们自己的现代中国哲学理论。
那么,哲学将会发生一些什么样的变化呢?上面的断言是抽象的,可以从推论中得出;要说出它在未来的具体变化,仅仅靠抽象推论就不够了。这是一件很困难的工作。困难不等于不能做,不必要做。从对哲学现状特别是它存在的问题的具体分析中就可以作出大体的预测。这样的预测是有作用,也有意义的,已有许多学者在做这方面的工作。这是我想从另一个角度谈点想法,即着眼于更远处,就未来去谈谈未来。
哲学的未来会怎样,应当怎样?这样提出问题如果不落入“遐想”,就需要有一个支点来支撑。在我看来,尽管哲学包罗的范围很广泛,内容量很多,几乎没有什么是它未曾涉猎过的;但归根究底来说,哲学表现的本质不过只是人理解和把握自己的一种自我意识理论。哲学有过的状态就是人所经历过的状态,哲学走过的道路也就是人的成长道路的理性映照。从这一意义我们可以说,人既是哲学理论的核心内容,也是理解哲发展的支点,我们从人在未来的发展状态就可以预断哲学的未来状态。
人是在人的历史发展中生成为人的。马克思曾把人的成长过程分解为三大阶段,归结为三种形态,即“人的依赖关系”形态,“以物的依赖性为基础的人的独立性”的形态,建立在个人全面发展基础上的“自由个性”的联合形态(《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46卷(上),第104页)。这三个阶段或形态,从人作为主体的生成角度可以分别看作群体主体形态的人、个人主体形态的人和类主体形态的人。人的成长必须依次经历这三个发展阶段,最后也必然会走向作为类存在的最高形态的人。
哲学的理论形态与人的发展形态是完全相适应的。人变化了,随着人的存在方式的变化,人与外部世界关系的变化,人对待世事的态度和方式的变化,人就要重新去认识自己、认识世界,重新安排自己的生活,调整自己的关系,更新自己的观念。这就是哲学观念和哲学理论发生变化的根源和实质。
从当今时代的本质特征说,人类已经基本走完了两个发展阶段,完成了两个发展形态。现在世界上虽然还存在有群体和群落,群界依然在起着作用,群体主体支配一切的时代应该说已经成为过去。今日的世界不但在大多数国家普遍确立了个人的主体地位,而且随着世界经济、国际贸易、现代科技的飞速发展,在全球日趋一体化的形势面前,个人本位的那种社会格局已经暴露出大量的社会弊病和弊端,呈现出日落西山之势。今天人们面临的已是如何从个人主体本位向类主体本位转变的问题。像生态问题、环境问题、能源问题、粮食问题、核威胁问题等等这类全球性的问题,都是只有从类关系才能获得真正解决的问题。如果说20世纪是人类从第一形态彻底转向第二形态的最后较量的世纪,那么21世纪就得是人类走向新的开端即向更高的类形态转变和发展的世纪。从已经出现的种种迹象可以断言,下个世纪是真正属于马克思的世纪,他的预言不只会得到进一步证实,而且定会逐步变成现实。
现在让我们回到哲学上来,与人类的发展状态相适应,哲学理论也同样走过了两个发展阶段和发展形态。古代哲学反映人对异己力量的依赖关系和依赖状态,创造了以非人的形式表现人,以追求终极存在、永恒本体和绝对真理为特征的理论形态。从近代迄至现代,适应个人走向独立发展的状况,哲学便被引向弘扬人的主体性,追求人的价值关系,形成了以相对主义和多元化为基本特征的理论形式。可以有把握地肯定,随着人从个人本位转向类本位,哲学思维方式也完全发生一个根本性的转变,从以个人体验为主体的哲学转向具有广阔宏观视野的类主体哲学。
至于类主体的哲学应该是什么样子,描述这点为时尚早。现在我们能够做和应该做的,首先是探讨走向类主体的涵义,然后依此去捕捉哲学的某种发展趋向。       按照马克思的观点,人的实践活动是类本性的活动,因而以实践为本性的人也就是一种具有类本性的存在。在已往的历史中,只是由于实践不够发展,人类才被分割为不同的群体,而后又分裂为独立的单子,使人处于相互冲突并与自然对立的关系。这样的发展阶段在人化过程中是不可避免也不能越过的。只有通过结群的力量,使个人获得自主和自律的能力,然后在个人全面发展基础上形成的社会集体,才有可能充分展现人的类本性。所以人的类本性,也就是人与人完成了的本质的统一,人与自然界完成了的本质的统一,人与自身存在完成了的本质的统一。这是一种达到了自为的自由和自觉地存在状态,它只能是对于群体形态和个体形态的否定之否定的产物。
人的发展过程是很奇特的。人是社会性动物,天生就是合群的;但人和人又必须经过分离、独立,然后才能从外在结合走向内在的统一。人与自然界的关系同样如此。人来自于自然,如果不经过与自然相互对立的发展阶段,也就不可能真正实现“天人合一”。
与此相适应,哲学虽然一开始就把“统一性”作为自己的最高原则,它在长时期从事的却恰恰是分裂世界的理论活动。起初它把世界分裂为彼此对立的物质世界和精神世界,由此形成了“本体论”的理论形式;在转向认识论之后,又把世界分裂为心内观念世界和心外客观世界的对立;更后则以人为核心将世界分裂为主体人化世界和客体自然世界;如此等等。
也像人与人、人与自然、观念与存在的分离、对立,为它们走向统一提供了内在结合的基础一样,哲学在经过分化发展之后,现在也开始显露出走向内在结合的趋势。我们翻开已往的哲学史,会有一种眼花缭乱之感,林立的派别,歧异的观点,杂陈的体系,似乎很难梳理出一个头绪。现在的西方哲学虽然也是新观点花样叠出,新派别层出不穷,但它们之间的分歧已不象以往那样地互不相容,对立也不似从前那样的尖锐。不管有多少派别名称,它们注重的问题领域、贯彻的思想原则、体现的哲学倾向却是基本相同的。人们用“科学主义思潮”和“人本主义思潮”去概括当代哲学的不同倾向,是有一定道理的。而这两种不同的思潮之间,从它们的发展趋向看也在不断地趋近甚至趋同。
这种状况表明,走向统一是一个大趋势。随着现实的矛盾的不断消解和克服,过去为不同的哲学观点、哲学派别所分裂的那些对立的方面、因素和问题,都将日益走向本质的统一。
一个明显的例证是,关于“主体”观念的转变。自从笛卡儿提出“我思故我在”的命题以来,弘扬人的主体性便成为不仅哲学领域而且包括文学艺术在内的一股最强音。人们把这称之为“主体性的凯旋”。然而曾几何时,主体性的凯旋却转化成了“主体性的黄昏”,在现代西方的哲学家们却又需要去做淡化或消解人们的主体观念的工作。这个转向意味着什么?在我看来,这并不意味着人不再是主体,或者不该确立主体观念,而正是表明人的发展已到了必须从个人主体转向类主体的阶段。在西方的观念里,它们只能用消解主体的办法去表达主体形态的转型,是因为缺乏马克思的类主体概念。它们关于主体的观念,不仅只有个人主体,而且把它推向了极端,只归结为一种意识本质。这种观念在争取个人自由和解放的时代是有合理性的,能够为人们所接受;待到要把个人和个人、人和自然界重新结为一体时,就显露出它的严重局限性。从这种主体观念既走不出意识的囹圄而切入客观现实,也突不破个人的局限而达到同他人的交往和联系。西方现代哲学提出的“交往”概念、“主体间性”概念,为的就是解决这一矛盾。所以,从其思想本质来说,他们所要消解的不是人的主体性,只是那种以个人为本位、与物性和自然界完全对立的主体性。这样的主体性在人走向类存在的发展中是肯定要被淡化和消解的,消解了这种主体性,才会立起类本位的主体性。
按照通常的观念,人们总是从与自然存在的区别性中去理解和把握人之为人的本性。这在人的未来发展中,也会逐渐变成陈旧的观念。人在一定的发展阶段必须从自然存在区别出来,把自己提升为人。但这种区分只是为了建立人与自然以人为主导的一体关系的一个步骤。人的实践本性决定,人是从人出发的自我中心主义者,同时又是本性外投的开放主义者。人只有把自己的本质、本性和力量投射于外界对象,对象化于自然存在之中,才能占有对象,把自然存在变成“为我的存在”。所以对人来说,“成为人的对象”,也就意味着对象成为人化的存在,即人变成了自身的对象性存在。人被融化于对象,对象被融化于人,即提高了对象,也升华了人,这就是由人的实践本性所决定的人的类本性。随着未来实践的高度发展而展开的类本性,必然会消解与自然的紧张对立关系,使人与自然、人与世界结为一体,达到本质的统一。
现代西方哲学也意识到这点,不过那是完全本能的意识。在它们看来,要消除人与环境的对立关系,就必须克服人类中心主义的观念,因而提出了“走出人类中心主义”的口号。他们的想法是好的,只是不了解要解决这一问题还有更好的途径,即可以而且应该通过发展人的类本性去解决。靠淡化的人主体意识,甚至让人回到古代的自然状态,并不是解决人与自然对立的好办法,它也不能从根本上解决人与自然的矛盾。“走出人类中心主义”,走出以后要到那里去?到自然中心主义去,还是无中心主义那里去?无中心就是各为自己的中心,这还是一种矛盾、对立的状态。
类的统一所消解的是旧式的对立和矛盾。随着类本质的统一的建立,又会生出新的对立和矛盾。不过那时的问题的性质已完全是新的,对立和矛盾也属于更高层面的对立和矛盾。
我们可以肯定,未来的人会发生根本性的变化,未来的哲学也会发生根本性的变化。未来的哲学理论一定会把我们提高到一个新的境地,为我们展现一个新的世界,在那里我们一定会惊愕地发现,我们已经知道的事物原来是那样的少,我们对它们的了解是那样地浅薄,等待我们去认识的东西又是那样的无穷。未来的世纪,肯定是一个令人惊愕不已的世纪。
至于谈到我们中国的情况,由于我们人类发展状况落后一个历史阶段,我们的任务当然会有所不同。需要我们去做的工作更加复杂,也更为艰巨,但总的方向是一致的。只要我们敢于认真总结过去,肯于面对当前现实,完成我们应当做的工作,我们不仅会迎头赶上,而且可能更为先进。
(原载《社会科学战线》1995年第2期。录入编辑:乾乾)

文章的脚注信息由WordPress的wp-posturl插件自动生成


分享到:

标签 :
已有 0 条评论 腾讯微博
关于我们 | 图站地图 | 版权声明 | 广告刊例 | 加入团队 | 联系我们 |
哲学网编辑部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采用Wordpress架构,采用知识共享署名进行许可
官方邮箱:admin#zhexue.org (#换成@)索非制作|优畅优化|阿里云强力驱动
ICP证号:沪 ICP备13018407号
网站加载0.986秒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