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你的位置:首页 > 外国哲学

潘德荣:阿斯特的精神诠释学
录入: 哲学网编辑部 发表时间: 2013-06-17 点击: 6119 次 我要收藏

在这三种理解中,最为关键与重要的显然是精神的理解。作品的精神不仅表明了时代的普遍精神,也表明作者了的独特的个体性精神,作品自身乃是此二者互摄互动的产物。对于阿斯特的“精神诠释学”之主旨与贡献,帕尔默有过很好的概括:精神诠释学探寻着支配性、基础性观念(Grundidee),寻求foudational idea (基础观念)、生命观以及用以判断著作中的表达或体现的基本概念。“在寻求‘生命观’时,在生命的展开中存在着一种多样性;然而,当找到了‘基本概念’时,我们就发现了多样性背后的形式之统一性。对阿斯特来说,支配性观念这个概念代表着意义的其它两个因素的结合,不过,只有最伟大的作家和艺术家才能达到这种圆满、和谐一致的综合。在这种综合中,概念的内容和生命观在支配性概念之内处于平衡的互补状态。由于对这种观念的强调是德国浪漫主义思想中众所周知的方面,在阿斯特的诠释学中发现它也就不足为奇了。对阿斯特来说,值得特别指出的是这一事实,在‘基础观念’中生命观的和谐一致导致了对时间的超越:‘一切时间性都消融在精神的解释之中。’由此,与浪漫主义的那种对独创性和个体性之赞美如出一辙,浪漫主义的那种对历史兴趣也被纳入这种观念;一切都是精神的显现。……阿斯特思想中的另一种观念,预示着某些东西——即理解本身作为再现(Nachbildung)过程的概念——将进入诠释学。在其《语法学、诠释学和批判的基本原则》中,他把理解过程视为创造过程的重现。这样看待理解发生的方式,从本质上类似于施莱格尔、施莱尔马赫以及后来的狄尔泰和西美尔(Simmel)。这种见解的诠释学意义就在于,它将解释与作为一个整体的创造过程联系起来:诠释和诠释性的问题,如今必须明显地与认知的与创造性的过程相关。借助于理解作为再现的这种观念,诠释学就意义深远地超越了以往时代的语文学诠释学和神学诠释学。因为理解重现着艺术家的创造过程,它现在就与关乎艺术创造理论的理解过程这一方面联结在一起。此前还从未发现诠释与任何艺术创造理论的联系。乔基姆·瓦赫甚至这样宣称:阿斯特对诠释学理论发展的重要贡献之一,就是他建立这种联系。”[6]我们还可以补充的是,正是由于基础观念中和谐一致的生命观“对时间的超越”,由于理解作为创造性的“再现”,我们在对历史的理解所获得的就不仅是过去的真理,而且也是当前的真理,即通过我们的理解而形成的真理。沿着这条线索继续前行,我们可以抵达海德格尔与伽达默尔的本体论诠释学。[5]18

 

四、理解的循环

 

阿斯特制定的解释方法,是建立在这样一种见解的基础之上的:正确的理解与解释基于知识。由于古典时代是在它无限多样的艺术、科学、公共与特殊的生命中形成的,其作品的内容也是变化多端的。因而要了解作品的内容就必须首先精确了解那个时代的艺术、科学,了解考古学的一切成果。他写道: “对作品精神的评价和领会,例如对柏拉图一篇对话的评价和领会,是以不仅对柏拉图的而且对古代、特别是对哲学和艺术的尽可能最广泛和最精确的知识为前提。因为,只有当我已经尽可能完全地把握和领悟柏拉图哲学和艺术的天才,我才能评价柏拉图某个文本相对于柏拉图哲学和艺术的水平。但是,只有我关于古典世界的哲学和艺术精神的知识才能使我根据古代精神去评价柏拉图每一单个作品和所有他的作品,以及决定它们与古代同类作品的艺术和哲学的关系。”[5]18不惟对于作品精神的理解需要精确的知识,对于作品的语言(语法的理解)及其内容(历史的理解)之理解当然也不例外,它们以古代的语法知识和历史知识为前提,特别是在语词的意义不是直接明了的段落,必须从词源学的角度厘清语词意义之源流,知其类比情况,深究其在不同时期的不同用法,方能确定与精神符合一致的语词之意义。

揭示理解的循环性,将循环理解确立诠释学方法的基本原则,被施莱尔马赫视为应归功于阿斯特的一个贡献。[7]但这种泛泛的断言并不十分妥当。在理解的循环现象中,最基本的是部分与整体的循环,详言之,从部分出发理解整体,复又从整体出发把握部分。以循环的方式理解经典,乃是以往的神学家们经常采用的解经方法。阿斯特对诠释学方法论的贡献在于:他阐明了理解与认识之关联。他认为:“理解包含两个要素:领悟个别和综合个别成一个总体知觉、感觉或观念整体,也就是说,分解其元素或特征和结合被分解部分成概念感知统一体。因此解释也建立在特殊或个别的发展和综合特殊成一统一体的基础之上。所以理解和解释就是认识(cognition)和领悟(comprehension)。”[5]9 由此,理解的方法也就是认识的方法,理解的循环因此分析的与综合的认识方法之间的认识循环: “一切理解和认识的基本原则就是在个别中发现整体精神,和通过整体领悟个别;前者是分析的认识方法,后者是综合的认识方法。但这两者只是通过彼此结合和互为依赖而被设立。正如整体不能被认为脱离其成分的个别一样,个别也不能被认为脱离作为其生存领域的整体。……除非我们把握了集合的古代精神在古代作者的作品中的特殊表现,否则我们不能真正领悟集合的古代精神。”[5]7进入循环理解的双方是没有确定的开端的。

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 转载自我的哲学网:Philosophy,哲学家,哲学名言大全

本文链接地址: 潘德荣:阿斯特的精神诠释学

文章的脚注信息由WordPress的wp-posturl插件自动生成

版权声明:版权归 我的哲学网:Philosophy,哲学家,哲学名言大全 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zhexue.org/f/westphilosophy/4680.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我的哲学
哲学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采用Wordpress架构,采用知识共享署名进行许可
邮箱:admin#zhexue.org (#换成@)优畅优化|阿里云强力驱动
ICP证号:浙ICP备16005704号-2
网站加载1.056秒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