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转播到腾讯微博

你的位置:首页 > 外国哲学

吴国盛:唯名论革命为近代科学开辟道路
录入: 哲学网编辑部 发表时间: 2015-02-28 点击: 2339 次 我要收藏

以托马斯·阿奎那为代表的经院哲学是基督教化了的亚里士多德哲学,是高度理性化了的神学。通过经院哲学这个环节,希腊理性精神被基督教世界所继承。1323年阿奎那被教会封为圣人,意味着经院哲学/神学成为正统。希腊学术摆脱了神学婢女的地位,成为有独立学术价值的精致文化。在大学里,对希腊学术的研讨成为常规课程。很长时间以来,许多中文文献都宣称亚里士多德借助基督教会统治了欧洲思想一千八百年,这是言过其实的。现在我们知道,亚里士多德与基督教合流并取得教会正统地位,始自13世纪,到科学革命时期,也就是四百年。

我们必须注意到,单是希腊学术的复兴并不足以催生近代科学,况且,经院哲学所推崇的只是亚里士多德的自然哲学,对阿基米德的数学和力学、托勒密的天文学,欧洲人仍然并不了解。更重要的是,彻底理性化了的亚里士多德自然哲学并不能为近代科学开辟道路,相反,它后来成了近代科学的创建者们首先要予以克服的顽固对象。因此,要理解近代科学起源的历史背景,我们必须注意到在经院哲学与近代科学之间,另有一个重要的历史环节,这就是唯名论革命(Nominalist Revolution)。

唯名论(Nominalism)是经院哲学内部成长出来的一支哲学派别,以主张共相(普遍本质)只是名称而非实在得名,与唯实论(Realist,又译“实在论”)相对立。唯名论有强版本和弱版本两种。强版本主张,只有个体存在,共相不存在;弱版本主张,个体存在在先,共相作为推论次之,但仍然作为概念而存在。与唯名论相对的唯实论也有不同版本,最强版本是柏拉图式的实在论,主张共相可以完全独立于、而且优先于个别事物而存在;其次强的版本是亚里士多德式的实在论,主张共相存在于殊相(个别事物)之中,我们通过思想可以认识到共相,但共相并不能独立于个别事物而存在,因此它的存在也不高于个别事物的存在。最早提出唯名论的是罗瑟林(Roscellinus Compendiensis,1050-1125),代表人物有邓·司各特(John Duns Scotus,约1265年-1308年)和奥康的威廉(William of Occam,约1285年-1349年)。我们可以注意到,这几位代表人物都是托马斯·阿奎那的同时代人,因此,唯名论是在经院哲学内部与唯实论一同成长壮大起来的。

唯名论与实在论的对立在基督教教义的背景下被赋与了全新的含义。托马斯·阿奎那主张,从上帝的角度看,共相是先于个别事物而且能够独立存在的,因为上帝显然是先创造了共相,然后创造个别事物;从事物的角度看,共相是存在于个别事物之中的;从人类认识的角度看,先有个别事物后有对共相的抽象。阿奎那的这个主张是一种综合性的说法,但从神学角度看,他是一个实在论者,一个亚里士多德意义上的温和实在论者。以阿奎那为代表的经院哲学的经典形式是实在论,共相被认为是人类所认识到的上帝的理性。经院哲学把世界看成是渗透着理性,世界上的每一种事物都是上帝的理性范畴(共相)的样本。从自然事物之中,人类可以认识到共相从而认识到上帝的逻辑。在经院实在论者那里,上帝是一个理性的上帝,一个有条不紊、秩序井然的上帝。世界作为上帝的造物构成一个存在之链,从低级到高级,最顶端是人类,再往上就是上帝。但丁的《神曲》(Divina Commedia)是一个典型的基督教的经院叙事,把基督教关于人生、历史的全部理性结构以文学的方式表达出来。它的名字译成“神剧”更准确,因为基督教的人生和历史的确就是一部神圣的戏剧,世界和宇宙不过就是这个神剧的舞台,其主题就是人的堕落(地狱)、赎罪(炼狱)、得救(天堂)。整个过程既有条不紊、又充满温情。

文章的脚注信息由WordPress的wp-posturl插件自动生成


分享到:

标签 :
已有 0 条评论
关于我们 | 图站地图 | 版权声明 | 广告刊例 | 加入团队 | 联系我们 |
哲学网编辑部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采用Wordpress架构,采用知识共享署名进行许可
官方邮箱:admin#zhexue.org (#换成@)索非制作|优畅优化|阿里云强力驱动
ICP证号:沪 ICP备13018407号
网站加载1.041秒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