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转播到腾讯微博

你的位置:首页 > 宗教学

安希孟:从分离走向整合的科学与宗教
录入: 哲学网编辑部 发表时间: 2013-04-27 点击: 1013 次 我要收藏

论文提要:本文论述了宗教与科学关系上的独立论观点的历史由来、种类及得失。从社会学看,宗教与科学的融洽有着久远的历史。为了避免二者在近代的冲突重演,20世纪起出现了占主导地位的独立论论点。但这仅仅是从功能论与方法论来看。另一方面,从社会功能论来看,它们也可以建立合作、统一的关系。例如对生态、伦理问题就是如此。因而独立论被其它选择所超越或代替。除独立论外,尚有其它试图综合科学与神学的方法。更重要的是,从形而上学来看,如果要使宗教与科学整合,就需要一种形而上学的系统体系。当前流行的自然的神学及过程神学就具有这一功能。这样的整合是有益的尝试,但尚不被多数宗教徒所接受。然而独立论也好,整合论也好,都不是对科学与宗教关系的唯一的答案。但从独立论到整合论仍是对宗教与科学关系思考的进步。

关键词:独立论 整合 过程思想形而上学

一、宗教与科学关系的历史

一个多世纪以来,宗教与科学的复杂关系吸引了对人类行为进行研究的社会学家们的注意。它成为斯宾塞(Herbert Spencer)、泰勒(Edward B. Tylor)、弗雷泽(James G. Frazer)等人极感兴趣的话题,他们把进化论解释运用于对这类关系的研究。它也是以功能论(functionalist)解释来反对进化论学说的马林诺夫斯基(Bronislaw Malinowski)的著名论文的话题。

宗教与科学——广义地说,宗教与知性生活——的关系有四种逻辑的可能性:1、它们可能被认为是和谐的,最终是一回事;2、它们可以被认为是完全独立的,因而不会陷入根本冲突之中;3、宗教可以被认为是“高级真理”,在任何有可能发生冲突的地方,它都高于科学;4、或者,科学可以被认为是通向真理的唯一确实道路,因而坚决拒绝任何其证据与之冲突的宗教命题。

在对这些观点进行考察时,宗教社会学家们碰到一系列问题:宗教与科学之间形形色色的关系是在什么样的社会文化条件之下产生和起支配作用的?科学如何影响宗教信念?宗教阻碍或促进科学的和生与发展的程度会有所变化吗?科学本身也是一种信仰,其功能同宗教信仰不谋而合吗?如果是,则它自己的终极价值和效忠是由经验研究过程确定的吗?即,科学不仅能决定手段的有效性,也决定目的的正当性吗?或者,作为信仰的科学的基本前提难道是超经验的,与其它宗教的终极价值和前提一样,既不被科学研究所证实,也不受科学研究的驳斥吗?

宗教社会学对科学与宗教关系的这四种回答方式的立场又如何呢?宗教社会学的回答来自三个命题,每一个命题都有足够的经验观察的根据:1、事实上,平常与具体宗教信仰和实践之间存在着一系列长期冲突;2、这些冲突的后果显然不断地修正宗教信仰与实践体系。宗教做出百分之百的努力来适应科学;3、尽管有这些显著的连续变化,宗教依然是人类社会生活重要一部分。由此可见,科学可以证明具体宗教信仰为谬,但并不证明宗教本身为谬。

无可否认,在许多时代,许多地方,宗教都反对过科学的发现。然而,也应当指出,宗教也促进了科学。在许多社会里,学问之士同时也是虔诚之士。由于鼓励一种沉思的生活,宗教僧团也推动了观察和研究进程,从而越出现存传统的观点。宗教不仅同救赎有关,也同人类在地上的生活品质有关,并可以鼓励科学以便支持这一关切。正是在基督教社会中,科学得到迅速发展。这令那些只看到基督教同科学发现相冲突的人感到吃惊。

因而,寻求科学与宗教的一致性与和谐,成为哲学家和社会学家思考的问题。科学是在由对理性的信仰和对自然秩序的信仰的活水浇灌的土壤上生长出来的,这一信仰反过来又受到犹太--基督教传统滋润。从根本上说,科学与宗教相互作用。

科学与宗教关系的四种逻辑可能性可以通过基督教的历史来描述。基督教连同犹太教一道经受了科学最深刻的影响。早在古代,人们就认为宗教与科学从根本上是和谐的,它们是通向真理的同归殊途,或者说就是同一条道路。圣托马斯(St. Thomas)认为,如果人类有足够的知识的话,则宗教与科学并不矛盾,因为二者都来自上帝。黑格尔在提到哲学和理性(而不是在提到科学)时,颇接近圣托马斯:基督教信仰的真正内容可以被哲学证明为是合理的。

麦克莫雷(John MacMurry)以现代术语表达了相同的立场:“我们可以说,在耶稣身上,犹太人的宗教意识达到这样一个发展阶段:人类历史规律得以制定,以知识为根据的预见成为可能”。(John MacMurry,1938,59.亦可参见Pierre Teihard de Chardin,1959,291-198)至少从18世纪以来,许多人从麦克莫雷相反的方向得出相同的结论:科学与宗教是协调的:并非说宗教是好的科学,而是说,科学是好的宗教。启蒙运动的理性宗教、孔德的实证主义以及当代人关于“科学不仅仅是一种方法,而且是一种生活方式”的观点,都表达了这一意见。

采取这一立场的人——不论是经由宗教还是经由科学达到这一立场——并非没有意识到科学与宗教的冲突。但是,他们可以像圣托马斯那样解释这一冲突,认为这是我们的知识不够造成的,或者认为冲突只发生在微不足道的偶然问题上。怀特(Andrew Dickson White,1896)宣称,冲突并不是在科学与宗教之间发生的,而是在科学与教条神学之间发生的。他辩称,科学不可避免地有利于宗教的健康。

另外一种解决科学与宗教冲突的办法是,坚持科学与宗教完全没联系:科学以理性为根据,宗教以信仰为基础。人们可以宣称,宗教知识证明的根据完全不同于非宗教知识的证明过程。宗教证据来自内心经历。或如帕斯卡尔(Blaise Pascal)所言:“心自有理性所不知之理”。甚至有的人像奥卡姆(William of Occam)一样认为,试图确立宗教的“真理”是愚蠢的,因为,如果你不能成功,则宗教的基础便会土崩瓦解。科学当然不能驳斥这一观点。然而,很可能当科学在许多人的生活观点中具有关键作用时,这种观点便是不合时宜的,也没有意义。这种陈述当然是暂时的,因为这样一个社会还没有到来。

对许多人来说,科学与宗教的冲突是以有利于宗教的方式解决的,宗教被认为是“较高级的”真理。如果科学家说地球是圆的,人是一种古老而变化着的物种,或者可以用自然规律解释奇迹,则人们会借助于现成的宗教教义,而不是借助于证据加以反驳。在伊斯兰教中,这一观点表现在哈里发奥马尔(Omar)的传说中。奥马尔主张,亚里山大图书馆中的学问,要么包含在《古兰经》中,要么不包括在《古兰经》中。他下令焚烧图书馆,理由是:如果这些知识已经包含在《古兰经》中,则它们是多余的;如是它们不包含在《古兰经》中,则是有害的。(Reuben Levy,1957,459)这一传说只是部分地符合事实,因为,随着伊斯兰教的发展,人们明显地看到,许多事物既不包含在《古兰经》中,也没有被《古兰经》所拒斥。法律和知识被加以解释和扩充。

这一观念的微妙发展尽管同西方世界占主导地位的观点为符合,但它表现在犹太哲学家舍斯托夫(Lev Shestov)的著作中。他

文章的脚注信息由WordPress的wp-posturl插件自动生成


分享到:

版权声明:版权归 哲学网:哲学学术门户网站,Philosophy,哲学家,哲学名言大全 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zhexue.org/f/religion/941.html

已有 0 条评论
关于我们 | 图站地图 | 版权声明 | 广告刊例 | 加入团队 | 联系我们 |
哲学网编辑部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采用Wordpress架构,采用知识共享署名进行许可
官方邮箱:admin#zhexue.org (#换成@)索非制作|优畅优化|阿里云强力驱动
ICP证号:沪 ICP备13018407号
网站加载0.843秒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