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转播到腾讯微博

你的位置:首页 > 宗教学

傅有德:灵与肉――一个宗教哲学问题的比较研究
录入: 哲学网编辑部 发表时间: 2013-04-27 点击: 868 次 我要收藏

内容提要:本文阐明了犹太教在灵与肉问题上的整体性和一元论,同时概述了在这个问题上希腊哲学和基督教神学所主张的二元论。但是,有必要指出的是:第一,正如犹太教关于灵与肉也有二元论的主张(例如在拉比犹太教中),古希腊哲学和基督教中的二元论也不是纯而又纯的,也有哲学家或神学家主张一元论(例如在米利都学派那里)。第二,这样做并无意贬损一方而抬高另一方。实际上,犹太教、古希腊哲学(乃至整个西方哲学)以及基督教在灵与肉问题上的立场和态度是“各有特点”,很难断定孰优孰劣。历史地看,它们都以不同的方式丰富了人对自身的认识,对人类文化的发展作出了伟大的贡献。

在古今中外关于人的哲学和宗教观念中,灵与肉的性质和相互关系问题一直占据重要的地位,受到教俗学者的高度重视,相关的论述也异常丰富。例如西方哲学中毕达哥拉斯、柏拉图的灵魂不灭论,笛卡儿、斯宾诺莎、莱布尼茨的身心平行论或同一论,基督教、佛教等多数宗教主张的灵魂转世论,等等。之所以如此,乃是因为这些问题直接关系到人对自身本质的解释,对人生的意义和奥秘的理解,也关系到某种信仰或意识形态的存在和维系方式。事实上,对于人的灵与肉或身心问题的研究,除了从生理的和心理的角度以外,宗教和哲学上的研究也是不可或缺的,它对于人的生存意义和价值的洞悉有独特的作用,不可随意取代。

对于我们来说,研究不同的宗教和哲学传统中关于灵与肉问题的立场和观点,比较其异同,除了有助于我们加深对人的本质和价值的理解外,更重要的是有助于我们认识不同的传统在这个问题上的态度以及它们采取这样的态度的原因,从而有助于我们加深对不同的文明或传统以及整个人类文明的认识和理解。

本文涉及的主要是圣经犹太教、古希腊哲学和基督教对灵与肉的本质及其关系的不同态度。从总体上看,犹太教的回答是一元论的,古希腊哲学以及基督教的基本倾向则是二元论的。本文的重点是阐述犹太教的一元论及其理论根源,同时,为了更有效、更清楚地阐述犹太教的一元论,也将适当阐述古希腊哲学和基督教的二元论,并对其根源做必要的分析。

一、犹太教中的一元论

关于人的产生,希伯来《圣经》有这样的描述:“耶和华上帝用地上的尘土造人,将生气吹在他鼻孔里,他就成了有灵的活人,名叫亚当。”(《创世记》2:7)“你收回他们的气,他们就死亡,归于尘土。你发出你的灵,他们便受造”。(《诗篇》104:29-30)这些描述看起来十分简单,但是其中包含的问题及其回答却是极其重要的,因为它们代表了最早的一神教对人的起源和本质的基本态度。据此,我们得知,人是上帝的造物,是上帝用泥土造成并吹入其气息后产生的。一方面,人源于尘土,源于大地,大地是人类之母。另一方面,上帝赐予人生命之气,秉有此气,人就有生命,此气消亡,人生就告终结。这一气息就是人的灵或灵魂。

在希伯来语中,灵或灵魂有五种不同的说法:ruach,nephesh,neshamah,jechidah,chayyah。拉比文献《大创世记》中的解释是:“Nephesh是血,如经文所说:‘因为血是生命(nephesh)’。(《申命记》12:23)Ruach可以升起或降落,如经文所说,‘谁知道人的灵(ruach)是往上升?’(《传道书》3:21)Neshamah是气质。Chayyah之所以有这样的称谓是因为肢体都要死亡而它却生存。Jechidah,即唯一,它的意思是人身上的肢体都是成双的,而灵魂却独一无二。”(《大创世记》14:9,转引自亚伯拉罕.科恩:《大众塔木德》,山东大学出版社1998年版,第89页)即使根据中世纪著名的犹太亚里士多德主义神学家迈蒙尼德的解释,这几个词中“心智”的意思也是不明确的或次要的。他说:“ruach是一个多义词,表示气,即四大元素之一。”它还表示“风”,还有气息的意思,还表示灵、灵感以及意图、意愿。又说:“nepheshs是一个多义词,表示所有活着的、有知觉的东西所共有的生命力。”它还表示血,理性以及人死后不灭的东西——灵魂。(迈蒙尼德:《迷途指津》第1篇,第40-41章)古代以色列人没有物质和精神二分的思维方式,“灵”的基本含义是血气、生命之气(breath of life)或生命力,而不是与身体对立意义上的心智性灵魂。因此,如果非要使之归属于物质或者精神这两大类,它倒是属于或接近于物质范畴。不过这种物质不同于寻常的物质或质料,它是精微的、具有活力或生命的物质。

和中国哲学比较,则可发现这个“灵”字大致等同于某些哲学家所谓的“精气”。东汉王充说:“人之所以生者,精气也。”(《论衡.论死》)清朝哲学家戴震也说:“知觉者,其精气之秀也。”(《原善.绪言下》)这里的精气乃是人的生命和智慧的根本所在,故可以称之为“命根”。在古代以色列人看来,上帝赋予人的气息之灵乃是人须臾不可离之的命根。“你收回他们的气,他们就死亡,归于尘土。你发出你的灵,他们便受造”(《诗篇》104:29-30),说的正是这个意思。

人的灵不是可以和肉体分离而独立存在的实体。气息之灵既不是作为一部分和身体结合在一起的,而是作为元素与肉体相结合的;灵魂也不是外在地附着在肉体之上,而是作为生命之根,无所不在地化在人的肉体中,与肉体浑然一体,没有丝毫可以分离存在的余地。《创世记》(2:7)在说上帝将气息吹入人身而使人成为一个“有灵的活人”时,用的是nephesh一词。它强调的是灵与肉的一体性和整体性:人是有灵的肉体,是有肉体的灵,灵魂与肉体的完整结合才使人的生命现实化。著名旧约学者布鲁格曼(Walter Brueggemann)在诠释上面援引过的经文时认为,nephesh不应该译为“灵魂”(soul),因为它不是指心智或精神性的存在。他说:在《圣经》中,“人是依赖性的、被给予生命力的统一体,如果‘身心相关物’(psychosomaticentity)这样的措辞不带有二元论遗迹的话,这样称呼它倒是恰如其分的”。(Walter Brueggemann,Theology of the Old Testament:Testimony,Dispute,Advocacy,Fortress Press,Minneapolis,1997,p.453)姑且不论nephesh译为“灵魂”以及“身心相关物”的措辞是否妥当,布鲁格曼博士所谓《圣经.旧约》中的人的灵或灵魂不是和物质相对立的心智性存在,却言之有理。在我看来,《创世纪》反映的人的构成理论,强调的是人的整体性、统一性和完整性,因而是一元论的。

古代以色列人关于人的整体性和一元论,还可以通过“心”这个概念得到进一步的确证。“心”在希伯来语中是leb,相当于英语的heart。这与希腊哲学中的心(nous,mind)大异其趣。希伯来语的心是有血有肉的心,是和上面提及的ruach(气息)、nephesh(血气)相通的。就功能而言,希伯来人的心不是和客体相对立的主体,而是人这个整体的一部分,因此,它的功能主要地不是去认识事物,造就一个知识的体系。人的心是产生和抒发情感的能力,是确立或坚定信念的能力。因此,从希伯来人的心产生的是情感——敬畏、爱、谦卑、虔诚之类,引发的是信仰,其结果是产生了伦理性的犹太宗教。《申命记》中有这样一段话:“以色列啊,你

文章的脚注信息由WordPress的wp-posturl插件自动生成


分享到:

标签 :
版权声明:版权归 哲学网:哲学学术门户网站,Philosophy,哲学家,哲学名言大全 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zhexue.org/f/religion/906.html

已有 0 条评论
关于我们 | 图站地图 | 版权声明 | 广告刊例 | 加入团队 | 联系我们 |
哲学网编辑部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采用Wordpress架构,采用知识共享署名进行许可
官方邮箱:admin#zhexue.org (#换成@)索非制作|优畅优化|阿里云强力驱动
ICP证号:沪 ICP备13018407号
网站加载1.050秒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