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转播到腾讯微博

你的位置:首页 > 宗教学

马平:当代西北地区伊斯兰教新兴教派门宦问题探析
录入: 哲学网编辑部 发表时间: 2013-04-27 点击: 885 次 我要收藏

[内容提要]:新兴教派门宦问题不是一个新问题,而在中国伊斯兰教历史上层出不穷。近一二十年,在中国各地(尤其是西北甘宁青地区),新兴教派门宦又呈现日趋活跃的态势。宗教内部改革、宗教教义教理方面的分歧、宗教资源的争夺、经济利益驱动和宗教管理工作相应薄弱等是新兴教派门宦产生的深层根源,但是新兴教派门宦不断产生并不是中国伊斯兰教独有的现象,而是世界性宗教普遍发生存在的问题。探索伊斯兰教与社会主义社会相适应的重要议题之一,是如何缓解因新教派门宦的产生而带来的穆斯林民族内部纷争及因此而产生的社会稳定问题。制定相应的对策,加强社会控制。穆斯林民族内部也应寻求一种积极机制,加强宗教自律,减少因频繁发生的教派门宦纷争而造成的社会问题。

[关键词]:伊斯兰教;新兴教派;社会控制;宗教自律

伊斯兰教传入中国迄今已有1300多年。早期,伊斯兰教在中国原本并无什么教派、门宦差别。大约在明清时期,陆续产生了一些新的教派、门宦。相对于“格迪目”(阿拉伯语的音译,意为古老的、老教)以后产生的这些教派、门宦,堪称是新的教派、新的门宦(为便于叙述,统称为新兴教派门宦)。

当代中国,在经历了宗教政策的变化以后,伊斯兰教在中国进入了正常发展的时期,宗教信仰自由政策得到了落实,穆斯林履行了正常的宗教生活。但是,近一二十年来,在中国各地(尤其是西北甘宁青地区),不仅原有的教派门宦不断分化,而且新兴教派门宦(注:此处所谓“新兴教派”是相对而言,有的并非是真正意义上的“新兴教派”,而是原本就存在于世,只是在从甲地传入之前,乙地视其为新兴教派而已。例如赛莱非耶,早于20世纪30年代即已在西北甘肃等地产生,只是长期以来发展缓慢,直到20世纪80年代以后才逐步在西北活跃起来,并不断得到传播。)又呈现不断活跃的趋势。

一、当代中国西北地区伊斯兰教新兴教派门宦问题

中国伊斯兰教发展历史上曾经出现过许多次新兴教派门宦——相对应格迪目(老教)而言,依顺序曾经先后出现了哲赫忍耶(注:18世纪中叶由马明心传入中国甘肃地区。)、伊赫瓦尼(注:20世纪初叶由马万福(果园哈吉)传入中国甘肃地区。)、西道堂(注:19世纪末由马启西创建于甘肃临潭县,当地藏族群众称其为“求索玛”(即藏语“新教人”之意)。)、赛莱非耶(注:20世纪中期由马得宝传入中国甘肃地区。)等教派、门宦(此外尚有虎夫耶、嘎德忍耶、库布忍耶等门宦),因为层出不穷的缘故,所以历史上民间对后产生的教派门宦素有“新教”、“新派”、“新行”、“新兴教”、“崭新教”、“崭崭新教”之俗称,名目繁多,不一而足。

中国回族等穆斯林民族社会内部的许多次纷争,“往往以新的教派反对旧有的教派的形式表现出来”[1]。新兴教派门宦往往以“宗教革新”的面目出现,主张“遵经革俗”、“凭经立教”,即简化宗教礼仪、减轻群众的宗教负担,因此颇能吸引经济不发达地区的贫困阶层穆斯林群众。有的传教人用帮助建设清真寺的名义,使不少陷于经济困境的穆斯林放弃原有的教派门宦,改宗新兴教派门宦。而传教者多为人清廉,操守端庄,具有强烈的人格魅力,宗教“尔林”(学识、学养)高,加之演讲口才上佳,雄辩滔滔,也是其能够打动人心的原因。

但是,在中国伊斯兰教历史上,新兴的教派门宦总是“麻烦”的代名词,总是“动荡”与“不安”的代名词。早在清代,当时的统治阶级,对西北伊斯兰教历来强调“复其古教”、“禁绝新教”,对新兴教派门宦视若洪水猛兽,多采取高压政策,加以限制。或者扶此抑彼,结果每每酿成所谓“教争”,激起“民变”,导致严重后果。

当代西北地区伊斯兰教的新兴教派门宦问题主要是表现在近20年来赛莱非耶与近几年来撒拉教的趋于不断活跃。

“赛莱非耶”,俗称“三抬”,从伊赫瓦尼教派中分化而出,因此在不少地方,伊赫瓦尼与赛莱非耶的矛盾较多。更引人注目的是,赛莱非耶甚至于向历来组织结构严密、教内等级分明、族群凝聚力甚强的门宦渗透。在甘肃张家川回族自治县,20世纪80年代末当地仅有一坊赛莱非耶,而到了2003年时,已经发展到22坊,而令人颇为诧异的是,新增加的21坊不是通常的伊赫瓦尼教派,而是遵奉苏菲神秘主义的哲赫忍耶门宦的某一支系。

撒拉教快速发展的问题,目前在西北甘肃及周边地区比较突出。撒拉教现在的传教,出于某种考虑较多地借用“嘎德忍耶”文泉堂的名义发展。它的活动频繁,在有的地区也已引起诸多麻烦。

新兴教派门宦的不断兴起,必定与原有的传统教派门宦发生矛盾,或多或少会引发社会动荡、社会不稳定,影响了教派门宦之间的团结。根本上说,是打破了原有的宗教社会平衡格局。

毋庸讳言的是,新兴教派门宦的产生,有时不可避免地会伴随着与现行法规不相符合的传教行为,故而导致其传教行为的不合法性,引起地方的不安和政府的警觉。

按照历史发展的一般规律而言,除了一些借着新兴宗教的旗号蛊惑人心、扰乱社会最终昙花一现者外,新兴教派门宦大致会有以下三个阶段:

创建初期——大都经历穆斯林内部及社会不同程度的猜忌、抵制甚至于反对,承受较大的社会压力,更有甚者被视为“邪教”、“异端”,招致宗教迫害与统治阶级压制;

稳定期——经过不断沟通、相互调适,穆斯林内部及社会反应逐渐趋缓,转而逐步默许,允许存在;

成熟期——逐步与社会相互适应,相互和谐,得以站稳脚跟,最终确定合法地位,并走上正常发展轨道。

二、新兴教派门宦产生的深层根源

1.宗教内部改革呼唤新教派的产生

中国伊斯兰教历史的经验证明,传统的教派门宦不前进、不发展了,跟不上形势发展需求,不适应时代潮流了,新的教派门宦就会应运而生,老的教派门宦就必须要由新的教派门宦来取而代之。“凡是传统宗教衰落的地方,新兴宗教就应运而生。”[2]

伊斯兰教的教派门宦,在基本的教义方面原本没有大的分歧,只是在一些细枝末节上略有差异。“当很多国家人们去追寻那种被全球化所遮蔽的信仰基础时,却发现原来奉为自己传统的道德和伦理已经无法有效地维持世道人心和自己行为的标准,因此在一定程度上导致了对传统道德伦理和文化信仰的怀疑、动摇,从而去追求一种模糊不清的未来真理标准。”[3]

当一个教派变得越来越像宗派时,对其学说和教条不满的一些活跃分子,就会从中分离出来,组建新的教派。“(教派)新团体一般是从旧有的、已确立的宗教实体中分离出来,并且攻击旧的实体离经叛典”[4](P462),此外,“还通常以回归到原始形式的‘纯洁性’作为口号”[4](P462)。

2.宗教教义教理方面的分歧催生新教派的产生

中国伊斯兰教历史上,不乏由于对伊斯兰教基本教义的不同理解,并伴随着宗教礼仪的不同而产生教派分化。尤其是近现代,“在国际间的宗教文化交流中,中国穆斯林

文章的脚注信息由WordPress的wp-posturl插件自动生成


分享到:

标签 :
版权声明:版权归 哲学网:哲学学术门户网站,Philosophy,哲学家,哲学名言大全 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zhexue.org/f/religion/905.html

已有 0 条评论
关于我们 | 图站地图 | 版权声明 | 广告刊例 | 加入团队 | 联系我们 |
哲学网编辑部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采用Wordpress架构,采用知识共享署名进行许可
官方邮箱:admin#zhexue.org (#换成@)索非制作|优畅优化|阿里云强力驱动
ICP证号:沪 ICP备13018407号
网站加载0.919秒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