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转播到腾讯微博

你的位置:首页 > 宗教学

段德智:“全球宗教哲学的本体论”之争及其学术意义
录入: 哲学网编辑部 发表时间: 2013-04-27 点击: 888 次 我要收藏

提要:近30年来我国宗教哲学的兀然崛起和高歌猛进的一项根本原因在于我国宗教哲学界内部自由、宽松的学术环境和百家争鸣的学术态势,而在这些争论中,“全球宗教哲学的本体论”之争具有特别重大的意义。本文对这场争论作了比较客观和比较详尽的描述,并在此基础上比较深入地阐述了它的学术意义。

关键词:全球宗教哲学;本体论;存在;后现代宗教哲学

任何一门学科的发展都与其学术环境密切相关,宗教哲学由于其学科性质特殊而尤其如此。我国现代意义上的宗教哲学长期以来成绩甚微,原因固然是多方面的,但战乱(20世纪上半叶)和宗教哲学研究的政治化和意识形态化(20世纪第三个四分之一世纪)无疑是一项基本原因,而近30年来我国宗教哲学的兀然崛起和高歌猛进无疑是学术环境改善的一个产物,既得益于外部大环境,也直接得益于我国宗教哲学圈子内的学术小环境,得益于我国宗教哲学界内部自由、宽松的学术气氛和健康向上的百家争鸣的学术态势。近30年来,对我国宗教哲学起到推波助澜作用的学术争论,在笔者看来,主要有3次。这就是:关于“宗教鸦片论”的“南北战争”;“儒学是否宗教”之争和“全球宗教哲学的本体论”之争。而“全球宗教哲学的本体论”之争,虽然在规模上不及前面两次,但是其意义一点也不逊于它们。这一方面是因为,前面两次的意义主要在于“拨乱反正”,而“全球宗教哲学的本体论”之争则直奔宗教哲学的主题内容。另一方面还因为这场争论所具有的区别于前面两场争论的一个根本特征即在于它具有明显的国际性质。如果我们可以把前面两场争论理解为中国式的争论或中国问题的争论,[1]那么,我们就不妨把我国开展的这场争论理解为国际宗教哲学界有关争论的一个组成部分。争论的问题已经不再仅仅是中国的,或者说已经不再是仅仅由中国的国情提出来的,而明显是世界性的和当今时代的:不仅争论所及的话题及其理论广度和深度与西方学者非常接近,而且争论的进程也近乎与国际宗教哲学界同步。这就表明我国宗教哲学的研究已经开始与国际宗教哲学界接轨,已经开始融入了国际宗教哲学大家庭。

迄今为止,这场争论主要是在中国人民大学的何光沪和浙江大学的王志成之间开展的。何光沪和王志成都是我国宗教哲学界中较早思考和研究宗教对话和全球宗教哲学的学者。早在上个世纪80年代末,何光沪就不仅翻译出版了约翰.希克的《宗教哲学》一书,而且开始了他对宗教对话和作为宗教对话工具的“全球宗教哲学”的思考和研究。王志成则自上个世纪90年代中叶开始,不仅接二连三地翻译出版了当代著名全球宗教哲学家约翰.希克、雷蒙.潘尼卡和保罗.尼特等人的十多部著作,而且还接二连三地出版了《神圣的渴望:一种宗教哲学》(合著)、《宗教、解释与和平》、《全球宗教哲学》、《走向第二轴心时代》和《解释、理解与宗教对话》等多部专著。他们之间的争论是从2003年开始的。当年,何光沪在《浙江学刊》第4期上发表了一篇题为《“使在”、“内在”与“超在”——全球宗教哲学的本体论》的论文。该文的根本努力在于“从‘全球宗教哲学’的角度出发,把哲学本体论的根本范畴即‘存在’,界定为‘使在’(使世界存在)、‘内在’(内在于世界)和‘超在’(超越于世界)的‘真正的神秘’,即无形无相又难以描述、看似‘空、无、非’实为‘实、有、是’的世界本源。”[2]阿奎那在《神学大全》第1集第2部问题94中曾经强调指出:“首先落入理解的是存在,对存在的理解包含在人所理解的一切之中。”作者在援引这句话时强调指出:“‘存在’是包括自我和外界在内的世界或世上一切事物的基础、根据和前提。”[3]然而,作者的目的并不在于仅仅指出这一点,而在于进一步指出:“存在是一个动词而不是名词”,“存在,即本体论的主题,其本质就是‘使在’”,亦即“使世界存在”。[4]存在,作为“世界的本源”,既然是“使世界存在”,也就“内在于世界之中”,从而也就是“内在”。但是,内在于世界万物之中的“存在”,既然是一种“使在”,也就有别于世界万物,有别于作为“使在”产物的“世界万物”的“存在”,从而相形于后一种存在,它也就是一种“超在”。[5]需要强调指出的是,作者在每一步论证中,都极其广泛地援引了儒、释、道等中国宗教哲学以及犹太教、基督宗教和伊斯兰教等圣经宗教哲学的史料作为支撑,以表明“这种宗教哲学的界说所具有的普遍根据”。

该文一发表,即遭到王志成和思竹的批评。《浙江学刊》2004年第1期上发表了两篇批评何文的署名文章。一篇是思竹的《“存在”存在吗?――回应何光沪先生的“全球哲学的本体论”》,另一篇是王志成的《“全球宗教哲学的本体论”质疑――一种后现代的回应》。思竹批评的矛头直指何文中所强调的作为“世界本源”和“全球宗教哲学的本体论”基础的“存在”范畴。在思竹看来,“存在”这一范畴本身“值得反思”:“它所指称的‘东西’存在吗?或者问,在什么意义上存在?”[6]围绕着这一根本怀疑,思文着重讨论了三个问题:(1)所谓本体究竟是“存在”还是“非存在”?(2)存在或上帝是“实体”,还是象征?(3)“全球宗教哲学的本体论”如何面对无神论的挑战和诸宗教本身的突变?[7]但是,思文的主要内容,如其标题所示,主要是围绕着对何文用作“全球哲学的本体论”基础的“存在”范畴或“存在论”的分析展开的。思文认为,何光沪的作为“全球宗教哲学的本体论”的“存在论”的根本弊端在于它实质上持守的原则是一种过了时的“本质主义”。因为,何文所强调的作为“全球宗教哲学”的“本体论”的“存在论”,是以传统宗教哲学的“存在神化”和“神本体化”为前提,以“存在”与“上帝”的“同一性”为基础的,因而归根到底是以作为传统宗教哲学主导原则的“本质主义”,即“存在”的“本质化”和“拟人化”为基础和前提的。在思竹看来,既然“在今天的哲学中,本质主义的思想不再像从前那样占主导地位而确定无疑,本质失去了它特殊的本体论地位”,我们也就无须拘泥于“本质主义”。鉴此,作者试图依据她在研究的当代宗教哲学家潘尼卡的基本思想,从“非同一性原则”出发,建议用“非存在”而不是“存在”作为“存在物之源”,作为“全球宗教哲学”的基本范畴。因为在她看来,“‘非存在’这一范畴的出场,可以使我们走出存在本质化和拟人化的陷阱,避开‘存在神化’和‘神本体化’的两难选择,因为我们会发现那样的陷阱和两难是虚假的:我们不可能也没有必要把‘非存在’本质化和拟人化。”[8]思文的结论是:“存在的不是作为本体的存在,而是作为象征的存在;对于所谓本体,我们毋宁把它说成是‘非存在’,或者毋宁像佛陀那样沉默;对于作为象征的存在,如道、法、天、耶和华、上帝、安拉等,我们则尊重诸宗教传统关于它们的言说,但这些象征同时应该是活的,将随着生活在它们之中的人的改变而发生变

文章的脚注信息由WordPress的wp-posturl插件自动生成


分享到:

标签 :
版权声明:版权归 哲学网:哲学学术门户网站,Philosophy,哲学家,哲学名言大全 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zhexue.org/f/religion/879.html

已有 0 条评论
关于我们 | 图站地图 | 版权声明 | 广告刊例 | 加入团队 | 联系我们 |
哲学网编辑部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采用Wordpress架构,采用知识共享署名进行许可
官方邮箱:admin#zhexue.org (#换成@)索非制作|优畅优化|阿里云强力驱动
ICP证号:沪 ICP备13018407号
网站加载0.911秒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