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转播到腾讯微博

你的位置:首页 > 宗教学

冯嘉芳、项燕:从十字架在美国大选中的作用看美国的政教关系
录入: 哲学网编辑部 发表时间: 2013-04-27 点击: 794 次 我要收藏

1984年美国总统竞选活动已经结束,共和党人罗纳德.里根获胜,继续当选为美国总统,掌握白宫最高领导权。里根获胜的原因是复杂的,但是,宗教势力的帮助,未始不是他获胜的原因之一。并且在最近几届的总统选举中,尤其是84年的竞选活动中,各种宗教势力空前活跃,为各种宗教问题而进行的反复激烈的竞选论争也是前所未有的现象。这不能不引起我们的注意,这种“宗教热”说明了什么?现在我们把一些外刊就宗教在美国大选中的作用,以及有关美国政教关系方面的部分资料略加考察和归纳,介绍给读者。

18世纪来到美洲殖民地的居民中有一大部分是为了逃避宗教迫害的难民。美国革命胜利以后,经过托马斯.杰弗逊等人的共同努力,使著名的宗教自由法案在弗吉尼亚通过,杰弗逊认为这是他最主要的贡献之一。1791年,美国国会通过第一个宪法修正案(权利法案),其中第一条说:“国会不得制定下列法律:确立一种国教或禁止信教自由”。这些文件以其自由思想的光辉而炳彪于史册,使美国成为西方第一个政教分离和信仰自由的国家。

但是,就当前我们接触到的材料看,美国国内外对此基本立法的理解和解释的角度是各不相同的。

比如,《时代》周刊1984年一篇文章中说:“大多数美国人把托马斯.杰弗逊所称的‘划分教会和国家之间的关系’理解得比较广泛而不单一,……这个界限除强调不容忽视宪法确保的基本权利方面而外,还应包括限制教会组织介入政治方面”。文章举例说:“在1889年的总统竞选中,一个新教牧师诽谤了民主党人(说该党的先辈是些危险分子、罗马天主教徒和反叛分子)而激起了强烈的反作用,反而使民主党候选人格罗弗.克利夫兰当选为总统。”

美国《基督教世纪》1981年2月25日小约翰.M.斯沃姆利则撰文引用历史学家查尔斯.A.比尔德的话说:美国宪法“并未授予联邦政府任何权力,使其以任何方式或方法去干预宗教。”斯沃姆利还说:“美国宪法第一条修正案实际上是限制政府用立法或其他方法来干预宗教或宗教组织的。”

美国社会学家格林.贝尔纳则认为,美国的教会与国家分离从来是不完全的,完全的分离也是不可能的。因为这两种体系都是同一社会文化的产物。他历数了教会与国家利益相合的部分,如结婚、离婚、婴儿出生率、儿童劳动、社会保险、教育、法庭和监狱、军队中的宗教活动、宣誓、渎神罪的法律、遵守礼拜日的法律、遵守宗教节日、书刊检查、广播和电视,等等。

当今总统里根如何解释美国的政教分离呢?他在一次讲话中说:“这一原则并非为了保障我们脱离宗教,而只是保障宗教免受政府的暴政”。[1]在1984年竞选中,里根在达拉斯早餐祈祷会上说:“我相信信仰和宗教在我国政治生活中起着不可或缺的作用,而且历来如此。”

苏联一些学者则从马克思的“资产阶级的‘信仰自由’不过是容忍各种各样的宗教信仰自由而已”[2]的论断出发,认为第一修正案只给了美国人以选择信仰某一宗教的自由,而没有创立完全的信仰自由的条件。他们认为,在美国,总统或参议员、众议员的候选人中,如果有人敢于公开宣称自己是无神论者,则很难指望能够当选。

但是,不管怎么说,宗教的影响在美国确实根深而蒂固,这恐怕是众所公认的事实。教会人士历来就对公众关心的问题发表自己的意见,而从最近几届总统的竞选活动中,则更明显地表现出政治家们利用宗教界为自己拉选票,达到其政治目的;而宗教团体则利用竞选活动扩大自己的影响,为把能代表其利益和观点的候选人推上台而奔忙。

美国的政治家们考虑到宗教的巨大影响,无不千万百计地表示其对宗教信仰的虔诚,以取得信徒群众的拥护。从华盛顿开始,历届总统在其就职讲话中都要印证上帝。艾逊豪威尔在其当选为总统后宣称:“美国的伟大,其力量与天才首先建立于其人民之宗教精神上。”[3]其后,他在1955年又说:“承认上帝的存在是美国作风第一位的和最重要的表现,没有对上帝的信仰,既不可能有美国的政治体制,也不可能有美国的生活方式”。[4]美国总统约翰逊也曾说过,美国“政府的最重要的传统是每日的祈祷,它们是立法程序中最重要的组成部分。”[5]

尼克松在这方面表现得尤为突出,当他入主白宫之后,每星期天都要轮流请各教会的传教士到白宫举行礼拜,既有新教牧师,也有天主教神父和犹太教拉比。尼克松说,在白宫的礼拜必须带有全世界基督教统一运动的性质,即必须吸收所有的基督教会和犹太教会的人来讲道,其目的是为了给美国人树立虔信宗教的范例。美国杂志《政治评论》写道,尼克松的就职演说就像他是个国民宗教的主要牧师,他把美国存在的问题归结为“精神危机”。与此相应,传教土比利.格雷汉在白宫第一次讲道的题目就是“精神危机”。

1976年美国总统选举时,民主党竞选运动的组织者千方百计地表明其候选人卡特是个非常虔诚的信徒。他本人也说:“最近十年,我与上帝保持了最紧密的联系,而信仰,这是我生活中最重要的东西”。卡特曾经是其家乡佐治亚州普兰斯城的浸礼会牧师、主日学校的教员和教会委员会的成员。他在1976年大选中获胜,相当一部分宗教组织支持他,当然起了一定作用。

里根继承了其前任之传统,不仅多方宣传其宗教信仰,而且也以神的善牧的身份出现。1980年选举前夕,里根在一次电视讲话中说:“我无时无刻不在感谢上帝。我深信,这个民族(指美国人)是在上帝的保护之下。如果愿意,可将此称之为神秘主义。但我相信,当上帝把我国安排在两大洋之间时,上帝是有其神圣目的的”。入主白宫之后,里根宣称,他之所以敢于担当此任,因为他知道,可以信赖上帝的指引来领导国家。1984年的竞选中,里根——布什竞选委员会主席保罗.拉克索尔特为了给共和党拉选票,向四万三千名教会领导人写信,要求他们“在宗教集会上登记选民,以造成一种有助于里根当选的呼声”。美国专栏作家麦克.罗伊科辛辣地讽刺说:“他们安排得让全国大多数人相信,上帝是位保守的共和党人”。[6]民主党候选人蒙代尔也挖苦地说:“大多数美国人如得知上帝竟然是个共和党人,那会感到十分意外的”。民主党虽然猛烈攻击里根把政治和宗教混在一起的发言及里根与某些宗教界人士的紧密同盟,但他们自己也在其代表大会上,举行盛大的四福音唱经活动。而里根则不管其反对派的嘲讽挖苦,成功地达到了连任的目的。

美国的宗教界也积极地在政治舞台上活动。美国是一个宗教多元化的国家,形形色色的宗教都在这里活动。从历史的原因看,美国大多数居民原是不同时期来自欧、亚、非各洲的移民及其后裔,过去即属于各种不同宗教和教派;从当前现实状况说,由于各种政治与社会原因,又产生了许多新的宗派和组织,美国可说是世界宗教的万花筒。但主要的宗教仍然是基督教中的新教、天主教和犹太教。据统计,64%的美国人信奉基督教,还有五百多万犹太教徒。

从美国战后这些年宗教

文章的脚注信息由WordPress的wp-posturl插件自动生成


分享到:

标签 :
版权声明:版权归 哲学网:哲学学术门户网站,Philosophy,哲学家,哲学名言大全 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zhexue.org/f/religion/868.html

已有 0 条评论
关于我们 | 图站地图 | 版权声明 | 广告刊例 | 加入团队 | 联系我们 |
哲学网编辑部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采用Wordpress架构,采用知识共享署名进行许可
官方邮箱:admin#zhexue.org (#换成@)索非制作|优畅优化|阿里云强力驱动
ICP证号:沪 ICP备13018407号
网站加载0.942秒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