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转播到腾讯微博

你的位置:首页 > 宗教学

包成、古丽夏蒂.吐尔逊:我国打击分裂恐怖活动国际合作的战略构想
录入: 哲学网编辑部 发表时间: 2013-04-27 点击: 1033 次 我要收藏

  
  摘 要:“东突”分裂恐怖势力对我国的安全具有极大的危害。我国政府对民族分裂势力确立了“主动出击、露头就打、先发制敌”的方针。当代国际恐怖主义情况复杂,“东突”分裂势力与中亚恐怖主义相互勾结,仅凭我一国之力难以根绝,必须加强与中亚国家的合作,共同打击“三股势力”的破坏活动。上海合作组织正是可供我国联合中亚国家打击分裂恐怖势力的极好平台。

  自20世纪30年代发生首次恐怖劫机事件以后,恐怖主义犯罪逐渐成为一个国际性的问题。随着民族矛盾、宗教冲突和贫富差距的加剧以及高科技的普及,恐怖主义事件自20世纪60年代以来有增无减,而且组织严密、规模巨大、性质恶劣、手段残忍,给国际社会的和平与安全带来了极大的威胁和破坏。
  一、当代恐怖主义的性质与特征
  (一)当代恐怖主义的性质
  美国著名学者、恐怖主义问题专家亚历克斯?施米德说过:“暴力是通过强迫来达到改变行为的目的,宣传是通过说服来达到同样的目的,恐怖主义是这两者的结合体。”暴力作为恐怖主义者实现其政治理想的主要手段,是基于扩大社会影响.向民众宣传其政治主张的需要而出现的。恐怖分子最初选择诉诸暴力或破坏活动只是将其作为一种“强制说服”的方式,其真正的目标是为了影响政府或社会大众,为实现自己的政治或社会目标服务。
  随着时间的推移和社会历史环境的不断变化,恐怖主义在经历了三个阶段的演进与变异之后,作为目的的宣传与作为手段的暴力之间的关系发生了逻辑上的异变,最终,以暴力为手段的宣传也逐步异化为了暴力本身。冷战后所产生的当代国际恐怖主义,不再是基于明确的意识形态主张而建立的政治组织,而是表现出对整个国际秩序的不满和对于西方——包括所有西方人以及一切西方化的生活方式——的仇恨。这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亨廷顿所预言的冷战后将出现“文明的冲突”的现象。他们不再以刺杀政治领导人的方式作为自己的主要袭击手段,因为事实证明,“暗杀领导人并不能中止或改变一种政治制度……突然从肉体上消灭一个或几个人,其作用将是有限的”。他们所袭击的大多是人口集中的平民目标,以大量杀伤平民,造成大规模流血为目的。2004年发生在俄罗斯别斯兰的中学人质危机就是最惨烈的一个事例。该事件中恐怖分子劫持1200多人,死难335人,是人类历史上最残暴、最大规模的人质劫持事件之一,它对人们心理上的震撼程度仅次于“9.11”事件。别斯兰发生的劫持学校事件开创了向社会最弱势群体——少年儿童大开杀戒的先例,它对世界平民的社会心理打击是巨大的”。
  当代恐怖主义袭击目标的政治象征性已经大大削弱,而其暴力、嗜血的一面则暴露无遗。以色列前总理内塔尼亚胡以及不少恐怖主义问题专家都深刻地指出,恐怖主义打击的目标与恐怖分子不满的真正原因的相关性越少,其行为就越具有恐怖主义性质,恐怖效果就越大。这种由宣传向暴力的异变正说明了当代国际恐怖主义的本质变化,曾经作为传统恐怖主义思想一个重要组成部分的革命精神与争取民众的目标已经完全被赤裸裸的仇恨、杀戮和暴力犯罪所取代。
  (二)当代恐怖主义活动的特征
  恐怖主义的内在特征是暴力性、政治性、恐怖性、预谋性,除政治性外,其它三个特征都是关于其所使用的手段的描述,而政治性特征的含义十分广泛,也就是说虽然恐怖主义是以实现其政治主张为目的,但政治主张的内容却可以是千差万别的。可见,各种恐怖主义之间的共性一方面在于其广泛意义上的以政治为目的,另一方面,也是主要的方面,他们都有计划地采取暴力行动以造成民众恐慌。因此,“恐怖主义是达到目的的一种手段,而不是目的本身”。
  当代国际恐怖主义和历史各个时期的恐怖主义一样,都是具有各自独立性的历史事件,其历史发展进程是基于同时期的历史背景和社会环境的具体情况,它们相互之间并不具有内在的联系性和继承性。当代国际恐怖主义问题的产生有其特定的历史背景,即冷战结束后近十几年来两大意识形态对立终结,经济全球化浪潮席卷世界的这一历史时期;有其深层次的社会根源,即西方主导下的国际秩序,以及当今世界上泛滥的宗教极端主义、民族分裂主义思潮;有其特殊的组织形式,即由具有相同理念并使用相同手段的独立恐怖团体组成的一个松散的网络,但不具有固定、明确的政治纲领和行动宗旨;有其独特的行动方式,即以针对平民的大规模袭击为恐怖活动的主要手段。综上所述,当代国际恐怖主义具有四个特征:(1)组织机构的松散性;(2)影响范围的广泛性;(3)对无辜者伤亡的极端漠视;(4)政治目的的模糊性。
  二、恐怖主义对我国的危害
  中国与中亚各国互为近邻,尤其是中国的西部与中亚各国在地缘文化上有着悠久的联系,许多民族跨界而居,使用着共同的语言,信奉着共同的宗教。正是因为这一便利的地缘条件,使得国际恐怖势力得以滋生蔓延,他们实施的一系列恐怖暴力活动严重威胁着这一地区的社会稳定,给这里的人民造成了生命财产的巨大损失。恐怖主义对我国的危害,突出表现为“东突”恐怖主义势力妄图达到分裂中国的目的而实施暴力恐怖活动,对我国西北地区(主要是新疆)的安全与稳定产生的危害。中亚地区的恐怖主义势力一直将我国新疆视为扩展影响的目标,在他们的催化和导向作用下,“东突”分裂势力有恃无恐,疯狂挑衅,暴力恐怖活动一度频发,使金融波动、社会混乱,造成精神恐惧、心理创伤,严重影响国家的和谐统一、繁荣安定,使我国国家安全面临的挑战和危机历久弥艰。
  (一)对我国政治安全的威胁
  l.引发暴力恐怖,导致紧张局势。20世纪90年代以来,在中亚地区民族复兴和伊斯兰复兴运动蓬勃发展的刺激下,“东突”恐怖势力的政治目标进一步明确,政党化、武装化、暴力化倾向明显增强。他们模仿国外伊斯兰激进势力的一些做法,不断在新疆各地制造暴力恐怖事件,企图以武装斗争形式建立所谓的“东突厥斯坦共和国”。虽然目前中亚及“东突”恐怖势力为逃避国际反恐大势,调整策略,从公开转为低调,积蓄力量,引而不发,但活动并未停止。可以设想,如果中亚地区的恐怖活动再次形成气候,必定会大力助长境内外“东突”势力的气焰,其行径会更加激进。
  2.挑起民族矛盾,影响政局稳定。近年来,受世界范围内民族分裂主义浪潮的刺激,以及境外民族分裂势力和其他反华势力的挑唆,激发了我国境内跨界民族的一些不稳定因素。加之中亚五国独立建国昭显的示范作用及“双泛”思潮的传播,新疆的民族分裂主义势力更是蠢蠢欲动,出于民族分裂的目的,借机利用同一民族天然的认同感和向心力,挑起各民族间的怀疑和不信任,离间民族感情,破坏民族团结,制造民族隔阂和抵触心理,妄图通过民族内部的离心离德,实现建立“东突厥斯坦国”的险恶用心。
  3.旨在分疆裂士,危害我现政权。“乌伊运”、“伊解
党”等恐怖组织为实现在中亚及我西北边疆建立统一伊斯兰国家的目标,积极与“东伊运”、“维吾尔解放组织”等极端组织加强联系,以支持境外“东突”分子的分裂活动。哈萨克斯坦境内的“东突”组织还叫嚣“解放东突厥斯坦不能用和平方式,不能等待,要靠武力解决”。由此可见,中亚及“东突”恐怖活动已危害到我国家主权和政治稳定。
  (二)对我国经济安全的威胁
  1.能源安全面临危机。中亚地区拥有诸量极大的自然资源,石油和天然气储量仅次于海湾地区,居世界第二位。黄金、石油、天然气、钨、铬、煤等,储量均居世界前列。目前,我国不仅直接参与中亚石油的勘探和开发,而且已就土库曼斯坦到连云港,继而到韩国、日本的跨国石油输送管道达成协议。如果中亚地区发生混乱,将不利于我国从中亚获取能源、占有市场和享用贸易桥梁。因此,中亚的民族宗教问题引发地区动荡将直接牵制我国的经济发展步伐,尤其是为西部建设的宏伟规划造成阻力。
  2.西部大开发进程受阻。中亚恐怖活动的起伏变幻直接影响我西部大开发进程,导致很多负面影响:其一,造成社会恐慌心理,破坏了西部的投资环境;其二,分散政府精力,不能全力以赴抓经济建设;其三,弱化了西部地区对于各类人才的吸引力。
  3.妨碍我国参与地区合作。上海合作组织对我国营造良好的西部环境起着重要作用,经济合作是该组织主要活动领域之一。我国与中亚各国双边合作也正向更高层面发展。中亚恐怖主义威胁的存在,无疑对能源、交通等合作的安全性和可靠性产生负面影响,使合作成本大大增加。
  (三)对我国文化安全的威胁
  境外恐怖主义势力不仅对我国进行赤裸裸的暴力恐怖破坏,而且注重在意识形态领域和思想文化领域进行潜移默化地蚕食,以达到对广大群众的精神控制和心理毒化。
  境内外“东突”分裂分子利用信教群众对宗教的尊崇和传统教育观念在全疆开设地下经文点,向青少年兜售民族分裂和宗教极端思想,并以出国留学和培训为诱饵,撺掇一些青年到国外学习经文,以宗教形式吸引青少年加入民族分裂组织,以殉教精神培养年轻的暴力恐怖分子。民间文化活动也是他们展开舆论攻势的一个重要渠道,更具欺骗性和隐蔽性,部分群众在毫不设防的情况下受到反动思想的污染。同时,他们加大利用反动书刊,网站、电台等媒介造谣惑众,重点向教育系统传播其思想。
  三、依托上海合作组织加强与中亚国家的合作是我国反恐怖国际合作的战略重点
  在恐怖主义的威胁面前,所有国家都是脆弱的。预防和惩治恐怖主义犯罪并将反恐纳入法治轨道已经成为国际社会普遍关注的重要问题,也与我国国家安全和社会稳定密切相关。由于危害我国的“东突”恐怖势力与中亚地区的恐怖势力沆瀣一气、狼狈为奸,要有效打击“东突”恐怖势力,必须加强与中亚诸国的合作,以断绝中亚地区成为“东突”的外部活动基地,不使中亚地区成为“东突”与国际恐怖主义联系的通道。我国对待中亚国家的态度和立场就是,要求它们不采取危害中国统一的政策和不支持分裂中国的主张和行为,限制和禁止“东突”在其领土活动,控制和阻止恐怖主义和极端主义势力从其领土进入我国。
  上海合作组织作为由我国倡导成立的区域性国际组织,其成立之初的主要议题就是联合反恐。时至今日,联合反恐仍然是上海合作组织的一个重要议题。上海合作组织就联合反恐议题来说,经历了从打击“三股势力”议题过渡到联合反恐,到2004年6月在塔什干设立地区反恐怖常设机构的演进过程,至此,上海合作组织联合反恐进入机制化时期,成员国在反恐方面将做出部分权利让渡。
  (一)上海合作组织反恐合作机制运行之虞
  1.成员国对组织的利益诉求的差异可能导致机制失灵。就一个政府间国际组织来讲,其发展前景首先与该组织是否能基本或者完全实现各个成员国对该组织的利益诉求密切相关。上海合作组织成员国对该组织的利益诉求各有侧重。上海合作组织是我国主导建立的第一个地区性国际组织。它的成立是我国现代外交史的一个转折点,标志着我国的外交由过去的被动时期进入了主动时期。同时,上海合作组织也是我国所倡导的“新安全观”的具体实践。另外,上海合作组织所覆盖的区域是我国新的石油进口多元化战略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因此,上海合作组织对我国来说既具有象征意义,又具有实际意义。俄罗斯虽然与我国一样是上海合作组织的主要倡导国,但俄罗斯并不能像我国一样全力投入上海合作组织的各项建设工作,原因有两个:一是因为俄罗斯在未来的一个很长时期内,其战略重点仍然在欧洲;二是俄罗斯对我国一直心存戒备。但这并不意味着俄罗斯在今后会减少或放弃对上海合作组织的支持。这里也有两个战略考虑:一是上海合作组织可以在一定程度上牵制美国在中亚地区的渗透,减缓一些中亚国家离心的步伐;二是俄罗斯也存在着以上海合作组织牵制我国的利益诉求。俄罗斯目前在表面上虽然与我国是战略伙伴关系,但其内心对我国的戒备却很深。面对我国日渐崛起的历史事实,俄罗斯明智地选择了积极与我国接近的路径,在接近的过程中,用一个我国喜欢的方式来牵制住我国,以减少因我国的崛起而可能引起的对俄罗斯的负面压力,上海合作组织正好为俄罗斯提供了这样一个平台。吉、塔、哈、乌四国由于国力和国际地位的限制,对上海合作组织的需求更多注重的是现实利益,即经济利益、地缘利益和安全利益,政治利益虽然也在它们的考虑之列,但被放在了次要的位置。这就决定了它们对上海合作组织的期望带有浓厚的现实主义色彩。
  2.成员国间的矛盾冲突。上海合作组织的6个成员国中,既有世界性大国中国和俄罗斯,又有欲成为次区域强国的乌兹别克斯坦和哈萨克斯坦,也有处境相对艰难的塔吉克斯坦和吉尔吉斯斯坦,情况复杂,差异明显。中俄关系目前虽然正处于自20世纪60年代以来最好的时期,但这都只是暂时的,原因有二:一是中俄目前的合作只是一种战略合作。两国在现存国际格局下都面临着巨大的外部生存压力,合作有助于减小各自的压力。一旦两国都发展起来,或一强一弱(尤其是我国强,俄罗斯弱),或国际格局出现大变动,两国的合作基础就可能会消失,隐藏的矛盾就会自然上升。二是上海合作组织目前仍然处于刚刚起步的阶段,其地区和国际影响力都十分有限。并且俄罗斯当前的主要兴趣是在欧洲和俄南部,对上海合作组织的兴趣和精力有限。但这只是暂时的,随着该组织的发展和影响力上升,俄罗斯必定会争夺该组织的主导权。乌兹别克斯坦和哈萨克斯坦是目前中亚地区发展较好的两个国家。它们在国土面积、经济和文化发展状况方面都堪称是中亚大国,都具有一定的地区影响力,因而也都以成为次区域强国为国家目标。两国在追求独立,寻求国际社会承认的过程中,虽然都选择了依靠他国发展自己的道路,但依靠国却不同。乌兹别克斯坦选择了美国,哈萨克斯坦则选择

文章的脚注信息由WordPress的wp-posturl插件自动生成


分享到:

标签 :
版权声明:版权归 哲学网:哲学学术门户网站,Philosophy,哲学家,哲学名言大全 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zhexue.org/f/religion/859.html

已有 0 条评论
关于我们 | 图站地图 | 版权声明 | 广告刊例 | 加入团队 | 联系我们 |
哲学网编辑部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采用Wordpress架构,采用知识共享署名进行许可
官方邮箱:admin#zhexue.org (#换成@)索非制作|优畅优化|阿里云强力驱动
ICP证号:沪 ICP备13018407号
网站加载0.852秒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