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转播到腾讯微博

你的位置:首页 > 宗教学

王俊荣:战后摩洛哥的宗教与政治
录入: 哲学网编辑部 发表时间: 2013-04-27 点击: 731 次 我要收藏

在当今的穆斯林世界,伊斯兰复兴运动正以空前的势头向前推进,原教旨主义作为政治伊斯兰的一种形态和斗争手段影响日强,对许多国家的政府及执政党构成巨大威胁。在原教旨主义看来,伊斯兰不再是常规意义的宗教信仰,而成为一种政治意识形态和政治斗争的旗帜。原教旨主义派别与本国政府之间时而妥协、时而对抗,使政治局势长期动荡不安,严重地影响了国家的现代化进程。在中东地区普遍受到原教旨主义困扰的形势下,位于西北非的伊斯兰教王国摩洛哥却依然是一块安全的绿洲。无论是50年代埃及的穆斯林兄弟会,还是90年代邻国阿尔及利亚、突尼斯的原教旨主义浪潮,都未能在其国土内发生重大影响。

缘何会出现如此的“例外”?原因是多方面的,主要与摩洛哥的政治环境、国家采取的宗教策略以及反对派政治伊斯兰的实力有关。本文在作者实地考察的基础上,对摩洛哥的宗教与政治略予评述。

一、政治环境与宗教策略

(一)伊斯兰教是政治合法性的基础

当代原教旨主义的一个基本观点是所谓政治合法性问题,即宣称唯独符合伊斯兰传统的政权才是合法的。这一反对派惯常利用的政治武器,在摩洛哥却一直掌握在国王手里。

早在二次大战后,国家在独立后制定颁布的宪法中就明确规定了一系列必须遵循的基本原则:1.摩洛哥是一个宗教王国,国家元首是国王,即“穆民的长官”;2.摩洛哥是一个伊斯兰国家,奉行伊斯兰教,伊斯兰教是国家存在的全部内涵;3.任何对宗教的触犯,也就是对国家利益和公共安全的侵害;4.任何唯物主义的意识形态都是与伊斯兰教背道而驰的。[1]按照上述原则,国王被视为伊斯兰教的监护者、捍卫者和弘扬者,王权与教权是统一的、一致的。这些精神在1962年、1970年、1972年的三部宪法中都有充分的体现,诸如:“国王是穆民的长官,民族的最高代表,统一的象征,国家延续的保证,宗教信仰的监护者,王国的轴心。”[2]国王在登基演说中强调:“宪法的首要内容是重申国王与民众的神圣联系。‘神圣’是王权制享有的地位,国王最能体现这一神圣性,是法律的最高依据。国王本人是神圣的,不可批评和嘲笑的,国王的决定被视为国家最高法律。”[3]这样,伊斯兰教与君主制便成为国家政治体制的两根支柱。国家政权具有神圣不可侵犯的特性。公民投票选举与党派斗争的结果只关涉到政府工作,而作为国体、政体根基的宗教的合法性则是固定不变的。

为了在穆斯林民众中树立国王兼最高宗教领袖的形象,哈桑二世经常身着传统服饰参加礼拜活动,每逢斋月便在王宫亲自举办一年一度盛大的讲经会,发表宗教演说和报告。他的宗教战略思想有二:一是强调王权与宗教的统一性。在摩洛哥历史上,是伊斯兰教使本地的柏柏尔人与外来的阿拉伯人融合在一起,从而使两种不同的文化融为一体。因此,伊斯兰教是民族文化的载体,具有很强的内凝力。另一值得注意的现象是,自易德里斯王朝(789-926)以来,摩洛哥的王室多以圣族后裔自居,自称为伊斯兰教先知的合法继承人,从而更增强了它的政治合法性。除伊斯兰宗教因素外,君主制也是促成摩洛哥社会安定统一的一个重要因素。诚如哈桑二世国王所言:“君主制造就了摩洛哥,如果不了解我们历代国王的历史,也就很难理解我们当今这个国家。”[4]历史表明,摩洛哥的君主制属于传统的伊斯兰教的君主制,王权与教权互为依托、相辅相成;二是强调民族的统一与教法学说的统一密不可分。教义、教法是穆斯林民族传统文化方式的集中体现。长期以来,摩洛哥民族在马立克派教法学说和艾什尔里派教义学的基础上实现了团结统一。哈桑二世在议会演说中经常强调:“摩洛哥在道德与行为方面应是一个统一的整体,靠语言、宗教教义和教法学说的统一来维系。宗教,就是《古兰经》和伊斯兰教;语言,是《古兰经》的语言;学说,是马立克派教法学说。前辈们从未制造分裂,而是视学说的统一为王朝统一的重要组成部分。”[5]这意味着,标新立异、破坏统一的学说,就是分裂民族实体,为国法所不容。为此,国王在关于成立宗教学术委员会的指示文件中明确提出:宗教学者们的任务是通过保持教法学说和教义学说的统一来维护国家和民族的统一。

(二)传统宗教机构国家制度化

独立后的伊斯兰国家大多面临着一个共同的难题,即如何使传统的伊斯兰教适应国家现代化进程。摩洛哥从一开始就注意到这个问题,采取了多种行之有效的措施。

首先是使宗教为国家政治需要服务,将传统宗教机构国家化。比如在司法方面,政府组成一个由教法学家、司法官员参加的法制委员会,以马立克教法学派中最常见、最典型的判例为基础,制定和颁布了独立后国家的第一部《私人身份法》(1958年开始实行)。这部相当于民事基本法的法律分为六部分,涉及婚姻、家庭、遗产继承等问题。它将源自教法传统及教法学家意见的传统规定揉合进现代立法之中,使现行立法完全符合伊斯兰教的原则,从而避免了因社会承受力不足而造成的困难。相比之下,邻国突尼斯布尔吉巴总统在独立后制定的《私人身份法》,则因提倡男女平等、禁止一夫多妻、保障妇女有选择丈夫的自由、确认穆斯林可同非穆斯林通婚等激进的条款而被指责违背了伊斯兰教,造成国家政府与宗教界人士之间的尖锐对立。在行政管理方面,摩洛哥政府保留和沿用了伊斯兰教的市场检查官制度(审计制度)。历史上,在马瓦尔迪、安萨里、伊本.赫尔东等著名学者的论著中,都肯定审计官员负有“劝善戒恶”的宗教职责以协助教法官维护市场秩序和社会公德。法国保护领时期(始自1912年),传统的审计制度曾被取消,不属于国家行政制度范围。战后独立后,穆罕默德五世国王(1909-1961)重新恢复和加强了审计制度。1956年的文件任命了非斯城的市场检查官,1982年的文件规定了市场检查官的权限,包括监督产品质量、商品价格、服务质量等,使审计工作正式并入国家行政管理机构。在政治体制方面,保留和沿用了传统的“效忠制”,国王登基时要按照惯例举行效忠仪式,作维护宗教和臣民利益的登基演说。政府还为弘扬这一制度设有专门的“效忠制与哈里发地位”研讨会,以示重视。这类重视宗教、民族文化传统的作法,有助于增强社会的稳定性。

其次是加快宗教院校的改革,统一培养宗教神职人员,对清真寺加强监管,以使政府牢牢掌握宗教界的领导权与控制权。例如,马拉喀什的毛拉.优素福学院及非斯的卡拉维因大学,曾是培养宗教学者的两所传统宗教院校,在历史上地位显赫。但前者早已失去作用,后者在1963年高校改革中被纳入国家教育部管理,并被分割为三个学院:马拉喀什的阿拉伯语言文学学院、非斯的教法学学院和提得万的宗教原理学学院。取而代之的是由国王出面筹划,于1964年建立的官方高等伊斯兰研究学院——哈桑圣训学院,作为国家培养宗教学者的基地。其学生毕业后在卡拉维因宗教院校任教,在司法、宣教和思想界有很大影响。70年代末,受原

文章的脚注信息由WordPress的wp-posturl插件自动生成


分享到:

标签 :
版权声明:版权归 哲学网:哲学学术门户网站,Philosophy,哲学家,哲学名言大全 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zhexue.org/f/religion/841.html

已有 0 条评论
关于我们 | 图站地图 | 版权声明 | 广告刊例 | 加入团队 | 联系我们 |
哲学网编辑部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采用Wordpress架构,采用知识共享署名进行许可
官方邮箱:admin#zhexue.org (#换成@)索非制作|优畅优化|阿里云强力驱动
ICP证号:沪 ICP备13018407号
网站加载0.889秒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