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转播到腾讯微博

你的位置:首页 > 宗教学

余振贵:重视研究西部大开发中的伊斯兰教现实问题
录入: 哲学网编辑部 发表时间: 2013-04-27 点击: 995 次 我要收藏

论文提要:实施西部大开发战略,必须正确处理大开发与伊斯兰教的关系,从而动员和团结广大穆斯林群众积极投身于西部大开发的伟大进程,组织和推动伊斯兰教界在实施西部大开发中作出应有的贡献,积极引导伊斯兰教与社会主义社会相适应。本文作者根据工作实践,提出一些与西部大开发有关的伊斯兰教现实问题,并认为应切实加以研究探讨,如维护祖国统一,反对民族分裂主义和宗教极端主义;关注中国穆斯林与西部地区城市化的关系;加紧培养造就新世纪伊斯兰教事业接班人,其中包括伊斯兰教高层人士或领袖人物,也包括一批高素质、爱国爱教的年轻阿洪或毛拉;在广大穆斯林中进一步加强民族宗教政策和法制教育;研究和掌握利用网络技术传送伊斯兰教信息等问题。

关键词:西部大开发/伊斯兰教/现实问题

以江泽民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高瞻远瞩、统揽全局,在我国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处在世纪之交的关键时刻,审时度势地作出的实施西部大开发的战略决策,是推进中华民族全面振兴的一项壮举,是党中央对少数民族地区、西部边疆地区与贫困地区的亲切关怀,是西部各族人民迈向共同富裕的金光大道。目前,这项振兴西部社会经济发展、缩小东西部地区之间差距、调整全国经济结构的巨大系统工程已经全面启动,从民族研究或宗教研究的理论角度来看,这正是一个走向现实、理论创新、应对时世、与时俱进的重要时机。例如,在实施西部大开发战略时,如何正确处理大开发与伊斯兰教的关系,动员和团结广大穆斯林群众积极投身于西部大开发的伟大进程中去,组织和推动伊斯兰教界在实施西部大开发中作出应有的贡献,积极引导伊斯兰教与社会主义社会相适应,就是摆在我们面前的一项崭新的课题。

我国西部包括12个省、直辖市、自治区,其中有8个是民族省区,4个多民族多宗教的省市,这里居住着51个少数民族,人口占全国少数民族人口的三分之二,有20多个跨境而居的民族。我国2000万穆斯林和穆斯林聚居区主要集中在西部地区,回回民族的近一半人口也生活在西部各省市区,那里土地辽阔、资源丰富、人民勤奋、市场潜力巨大,实施西部大开发,必然会大大加快西部地区人民包括广大穆斯林及穆斯林聚居地区的发展进程,从而使昔日发展滞后的西部呈现出一幅各民族经济共同繁荣、社会全面进步、山川更加秀美的新面貌。

《古兰经》的一个基本精神,就是鼓励穆斯林追求“两世吉庆”,对各族穆斯林来说,开发西部就是实现两世吉庆的重要机遇。叶小文同志在中国伊斯兰教协会第七次全国代表会议讲话中曾说道:“在中国西部崛起、中华民族复兴的波澜壮阔的创业史上,必将镌刻着中国穆斯林开拓奋进的历史业绩。”因此,作为中国各民族穆斯林爱国宗教团体的中国伊斯兰教协会和西部各省市区县伊斯兰教协会,在各级民族宗教工作部门的领导和支持下,积极抓住西部大开发这个引导伊斯兰教与社会主义社会相适应的最佳实践机会,已充分开展以下工作:(一)及时广泛地向伊斯兰教界传达党和政府开发西部的决策与部署,为西部大开发鼓与呼;(二)激励穆斯林群众的开拓精神,为推动西部社会经济发展作贡献;(三)继承和发扬我国穆斯林爱国爱教的优良传统,为西部穆斯林聚居地区创造安定团结的社会政治环境;(四)加强各级伊斯兰教协会自身建设。同时,在工作实践中,也发现和归纳了一些与西部大开发有关的伊斯兰教现实问题,对有的问题正在摸索解决的办法,但总的来说,尚需要进一步考察了解和深化认识,并依靠广大民族宗教理论工作者和实际工作部门的同志,以及爱国爱教的伊斯兰教人士的通力合作,来寻求出较完满的答案。

一、维护祖国统一,反对民族分裂主义和宗教极端主义

国内外一系列事实证明,宗教在现代化浪潮中不仅没有衰微,而且产生了重要的影响。一方面,宗教因素使民族问题变得更趋复杂;另一方面,民族问题借助宗教的张力使其影响更加扩大。近几年来,西部地区有极少数民族分裂主义分子与国际上妄图分裂中国的敌对势力相呼应,打着“讲经宣教”旗号搞宗教极端主义和暴力恐怖活动,鼓吹以“圣战”赶走“卡非尔(异教徒)”,不仅反汉排汉,还排斥其他民族的穆斯林。他们把主张团结、和平的伊斯兰教歪曲成主张暴力、仇恨的宗教。而我们中有少数穆斯林群众,包括少数伊玛目,因为自己对伊斯兰教的理解不深不透,容易上当受骗,或有口难辩,没有能力坚决抵制。因此,今天认真学习研究《古兰经》、“圣训”,依据伊斯兰的传统对教义教规作出符合时代发展、民族团结与进步的阐释,不仅是为中国伊斯兰教适应改革开放的时代要求,迎接各种新挑战,也是批驳宗教极端主义的歪理邪说,维护国家统一和民族团结的重要举措之一。

为推动新世纪我国伊斯兰教教务工作的健康发展,2001年4月23日中国伊斯兰教协会成立了中国伊斯兰教教务指导委员会,由委员会一批爱国爱教、有学识、有影响的乌里玛、大毛拉研究审定了中国伊斯兰教协会组织编写的12篇新“卧尔兹(劝导词)”,并于8月中旬汇编成“新编卧尔兹演讲集”公布发行。选题的题目包括“爱国是信仰的一部分”、“做一个虔诚敬畏的穆斯林”、“什么是‘吉哈德’”、“穆斯林应与非穆斯林和睦相处”、“信仰自由,宽以待人”、“伊斯兰教拜功”、“伊斯兰教‘朝觐’功课”、“尊重妇女,保护妇女”、“孝敬父母是穆斯林的天职”、“求知是每个穆斯林的天职”、“劝善戒恶,伸张正义”、“吸毒贩毒,祸国殃民;拒毒反毒,穆民职责”。目前,教务指导委员会正在穆斯林中收集新鲜素材,续编新的“卧尔兹”演讲材料。当然,除此之外,在维护祖国统一,反对民族分裂主义和宗教极端主义的斗争中还有许多工作要做,例如加深新疆地区少数民族对中华民族共同传统文化的认同,增强凝聚力和向心力;支持和协助政府认真贯彻宗教政策,依法加强对宗教事务的管理,搞好正常的教务活动,最大限度地团结各族穆斯林群众,最大限度地孤立极少数民族分裂主义分子、宗教极端势力的为首分子等,都是一些需要认真研究并予以解决的重要课题。

二、关注中国穆斯林与西部地区城市化的关系

伊斯兰教研究的对象,不仅仅是伊斯兰教的教义和教规,核心内容是信仰伊斯兰教的人群。而人是生产力中最具有决定性的力量,因此,伊斯兰教研究与生产力发展的关系不是可有可无,而是密切相关。西部地区居住着我国三分之二的穆斯林,如何充分发挥他们在西部大开发中投入社会主义经济建设的积极性、主动性、创造性,是回族学和伊斯兰教学研究工作者不可推卸的社会责任。

随着西部大开发的进展,在“十五”期间乃至21世纪头几十年西部地区城市化的步伐将必然加快。由于城市是地区政治经济文化的中心,西部城市的发展和地区经济文化的发展形成一种相辅相成的关系。对西部地区来说,民族经济文化是该地区经济文化的核心内容之一,因此,各民族经济文化的发展,
包括回族经济文化的发展,将是推动西部城市发展的重要支柱。这样就会产生下述两种情况。第一,从经济发展角度看,鉴于大多数回族仍从事农林牧渔等第一产业,因此要想促进城市化水平.必须保证农村第一产业的生产发展和农民文化素质的提高,深化农村经济改革,从而为城市第二、第三产业的发展提供生产生活资料及剩余劳动力。反过来,根据西部地区的社会和自然条件制订适宜的政策推动城市发展后,高效益的城市社会经济实力,也会带动回族乡村的第一产业发展,使城乡回族穆斯林都得到经济文化诸方面的实惠。第二,从民族文化角度来看,穆斯林通过经商、求学、务工或移民途径到城市定居,或形成新的小城镇,也会对营建穆斯林城市文化环境提出新的要求。例如回民小区的建设,清真食品供应的保障渠道,回民中小学、回民幼儿园乃至回民公墓的设置与改善。

过去,清真寺主要是本教坊内穆斯林所关注的中心,随着城市建设的发展,旧的教坊业已改变,但清真寺却作为回族宗教活动和社会活动的重要场所,成为所在城镇的一座重要文化景观,如西安化觉巷清真寺、银川南关清真寺。因此,作为民族宗教理论研究工作者,有必要及早对中国穆斯林与西部地区城市化发展的关系进行系统的研究,不光要了解历史上回族城市定居模式的形成、变化和特点,更要探索在今后西部城市化的过程中,回族穆斯林等对这个地区城市数量的增加、城市人口的增长、城市地域的扩展、城市产业结构的调配和城市文化环境的优化所能提供的奉献,以及探讨如何去实现有关计划,从而为推动西部社会经济文化发展尽到穆斯林的责任。在国际上,城市化已成为许多穆斯林国家和地区社会发展的重要趋势,并成为伊斯兰世界众所瞩目的问题,因此今后在我国深入开展对中国穆斯林与西部地区城市发展关系的研究,不仅对国内经济建设有现实参考价值,而且将为丰富世界伊斯兰学术文化宝库和加强中外穆斯林经济合作产生积极的作用。

三、努力培养新世纪伊斯兰教事业接班人

培养新世纪伊斯兰教事业接班人,包含两个层次,其一,是推动造就一些信仰伊斯兰教的少数民族代表人物,包括伊斯兰教高层人士或领袖人物。由于历史原因,我国伊斯兰教界的代表人士也出现了断层现象,缺乏50岁左右的有较高伊斯兰教学识造诣并在穆斯林中享有较高威信的一代大阿洪、大毛拉。根据历史经验,为了更好地发挥穆斯林群众开发大西北的积极性,尊重和扶持信仰伊斯兰教的代表人物,包括一批爱国爱教的大阿洪、大毛拉,对于妥善地处理伊斯兰教事务,推动伊斯兰教与社会主义社会相适应,是十分必要而迫切的一项工作。当然,作为一个穆斯林的代表人物,既要维护本民族穆斯林群众的根本利益,更要维护国家法律制度的尊严。因为不遵守国家的基本法令制度,最终仍然会损害本民族穆斯林群众的根本利益;另外,如果不了解本民族穆斯林群众的情况,不能在政策规定许可的条件下为推动本民族穆斯林群众的发展进步作出积极努力,自然也就失去了作为本民族代表人物的资格。

其二,是认真办好伊斯兰教育,努力培养一批高素质、爱国爱教的新世纪伊斯兰教事业接班人。目前,全国有10所伊斯兰教经学院(中国伊斯兰教经学院及沈阳、郑州、昆明、兰州、宁夏、青海、新疆、北京、河北等),在校学生约1000名,另外,接受回族经堂教育的学生至少有2.5万至3万名,维族则另有经文学校教育。长期以来,缺乏统编教材一直是困扰各经学院教育的大问题。为加强这一方面工作,在国家宗教事务局和有关地方宗教事务部门的关心支持下,中国伊斯兰教协会于2001年5月22日至24日在北京召开了“全国和地方经学院教材工作座谈会”,决定尽快组织力量编订出不同层次、不同学制课程的教学大纲与专业课、文化课的统一教材。此项工作由中国伊斯兰教协会领导,中国伊斯兰教经学院负责落实,编写任务由中国伊斯兰教经学院和各地经学院共同承担。

为保证编写工作的顺利进行,拟组建“全国经学院宗教课教材编审指导委员会”,设立“全国经学院教材基金”,拟先建立“教材编写协调小组”。目前先从伊斯兰教专业课的基础教材入手,启动编写适于一、二年级使用的6门汉语(维语)教材,即《古兰经简明教程》、《圣训简明教程》、《伊斯兰教教义简明教程》、《伊斯兰教教法简明教程》、《世界伊斯兰教史简明教程》、《中国伊斯兰教史简明教程》;同时,启动编写《基础阿拉伯语》(前4册)、《古兰经诵读学》与《阿拉伯文书法》。统编伊斯兰教宗教课教材,在中国伊斯兰教育史上具有里程碑意义,不仅对促进伊斯兰教院校规范化、提高教学质量、推动教学改革将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还将对规范全国清真寺伊斯兰教育产生广泛而深刻的影响。鉴于统编教材工作是一项规模很大的系统工程,需要得到穆斯林群众的广泛支持,也希望民族宗教研究工作者关心并参与此事。

四、必须进一步加强民族宗教政策和法制教育

西部大开发,建立在依法治国,建立在社会主义法治国家的环境基础上,因此,法制观念是每一个公民所必须具有的基本观念。为了给西部大开发创造一个安定团结的大好局面,要在穆斯林群众中开展多种形式的法制教育,进一步增强法制观念和法律意识。对由于不尊重穆斯林风俗习惯和宗教信仰,或由于媒体出现伤害民族宗教感情的内容,或由于不同民族群众之间产生的利益冲突和穆斯林内部教派纷争,部分穆斯林群众表示愤慨是可以理解的,他们的正当权益必须维护,伊斯兰教协会等有关组织也有责任站出来帮助穆斯林群众,通过正常渠道反映情况,协助政府尽快查明情况,依靠政府、依靠法律对肇事者严惩不贷。这种时候尤其要警惕极少数别有用心的人煽风点火,扩大事态,挑起混乱,如果不冷静、不理智、不依法办事,就可能上当,“阳信事件”的发生,就是一个严重的教训。

值得注意的是,有些涉及伤害穆斯林感情的事端往往一开始发生在穆斯林散居地区,后来波及到聚居地区,如《脑筋急转弯》事件。因此要重视事情的苗头,把问题解决在萌芽阶段。另外,在西部大开发中,也十分有必要在各族人民群众,尤其是各级干部中开展民族宗教政策教育,编印相应的教材,安排必要的宣讲课程,教育广大干部群众尊重少数民族的生活习惯和合法权益,做到不利于民族团结的话不说,不利于民族团结的事不做,深刻认识到妥善处理民族宗教问题的极端重要性。

五、新的课题——如何认识利用网络技术传递伊斯兰教信息

长时期以来,我们曾为民间伊斯兰出版物而困扰。随着计算机技术的飞速发展,人类社会正进入信息、网络时代,并建立起全球性信息网络,据悉,全球性信息网上的伊斯兰网站的建设正以惊人的速度在发展。例如使用雅虎和美国在线的搜索引擎可找到近百条关于世界伊斯兰的分类网址及上万个伊斯兰网站。目前世界上约有近千个穆斯林组织和院校拥有自己的全球信息网服务器(WWW),其中大部分在美国、马来西亚和新加
坡,它们提供各种伊斯兰教研究资料、伊斯兰教学术活动、伊斯兰教研究热点和动态、伊斯兰教专家论坛等各种信息。当然,网上伊斯兰信息大部分是用英文发布的,在一般穆斯林群众中影响尚不大。但是,目前国内也有一些穆斯林开设了自己的伊斯兰网站,用中文在互联网上发布伊斯兰教信息。因此,一个比民间出版物规模和影响面大得多的新情况已在我们面前出现,如何全面认识利用网络技术传递伊斯兰教信息已成为迫切需要研究和解答的问题。

我个人的浅见是:l.中国穆斯林应接受挑战,加强学习计算机和网络技术,掌握先进的通讯手段;2.中国伊斯兰教协会和有条件的地方伊斯兰教协会组织,以及涉及回族学及伊斯兰教学的研究机构,都要创造条件开设自己的网站,以便向国内外全面地、准确地、客观地传播有关中国伊斯兰教以及各族穆斯林实际情况的信息;3.由有关部门牵头,组建权威的机构来完成对网上伊斯兰教信息的监督,以便去伪存真,维护伊斯兰教信仰的纯洁性。

为大西部开发作舆论准备,是民族宗教理论研究工作者的光荣职责,其意义正如江泽民同志2001年8月7日会见部分国防科技和社会科学专家时讲话中所说:“在认识世界和改造世界的过程中,哲学社会科学与自然科学同样重要。”他还指出:“哲学社会科学的研究能力和成果,也是综合国力的重要组成部分。”因此,研究伊斯兰教的专家学者门任重而道远,也必将大有作为。

(来源:《回族研究》2002年第1期,引自毕业论文网)

文章的脚注信息由WordPress的wp-posturl插件自动生成


分享到:

标签 :
版权声明:版权归 哲学网:哲学学术门户网站,Philosophy,哲学家,哲学名言大全 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zhexue.org/f/religion/838.html

已有 0 条评论
关于我们 | 图站地图 | 版权声明 | 广告刊例 | 加入团队 | 联系我们 |
哲学网编辑部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采用Wordpress架构,采用知识共享署名进行许可
官方邮箱:admin#zhexue.org (#换成@)索非制作|优畅优化|阿里云强力驱动
ICP证号:沪 ICP备13018407号
网站加载0.945秒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