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转播到腾讯微博

你的位置:首页 > 宗教学

王志成:保罗.尼特论宗教对话模式
录入: 哲学网编辑部 发表时间: 2013-04-27 点击: 885 次 我要收藏

保罗.尼特是当代西方最具有影响力的天主教思想家之一。1985年他出版了成名作:《没有其他的名?》。此书一出版就成为宗教对话领域的经典作品。他的其他著作还有:《走向新教的诸宗教神学》(1975年)、《一个地球,多种宗教》(1995年)、《耶稣和其他的名》(1996年)和《诸宗教的诸神学导论》(2002年)等。尼特还主编一套“信仰与信仰相遇系列”丛书,对全球信仰对话产生了重要的影响。自1996年开始他是国际宗教间和平议会理事会成员,目前他是沙勿略大学荣誉教授。

在《没有其他的名?》中,尼特提出了以上帝为中心的宗教对话模式,而在《一个地球,多种宗教》中提出相互关联的、全球负责的对话模式,在《耶稣和其他的名》中则为后一种模式做辩护。这表明他的宗教对话模式发生了重大的改变。近几年他对其他的宗教对话模式也采取了更加开放的、包容的态度。在《诸宗教的诸神学导论》中,尼特对当前宗教对话理论进行了全面梳理和分析,指出主要有四类模式:置换模式、成全模式、互益模式和接受模式。他没有特别地判定某种模式是对的而其他的则是不可取的。他开始强调基督教内部需要多多对话,而在不同信仰之间需要加强合作。下面我们将他的这一新的模式分类加以介绍并对之进行简要的评论。

一、置换模式与宗教间关系

置换模式的含意就是:基督教最终取代所有其他的宗教。许多基督徒、基督教传教士和神学家认为基督教是由上帝创造的宗教,即基督教是上帝的宗教。上帝的爱是普遍的,但是他的爱只有通过耶稣基督的共同体——教会——才能认识到。

尼特认为当前西方基要主义者、福音派人士、新福音派人士以及五旬节派基督徒都主张置换模式。他们有一些共同看法:第一、《圣经》对基督徒是最低限度的指导,尽管他们对《圣经》是否有错误的问题持有不同意见,但都认为应该依它成文的文本原原本本地阅读;第二,他们的基督徒生活更应该依《圣经》或者牧师所说的“我信”来生活,他们需要重生或者灵性的洗礼;第三,耶稣是给他们的生活和世界带来意义的人,他是救主,他们只能跟从他;第四,由于他们在耶稣那里看到奇迹和大能,他们致力于与他人分享这礼物,因而他们不是出于比别人优越而要归化这世界。

尼特指出置换模式有两种形式:一是全体的置换,另一是部分的置换。全体的置换模式认为其他宗教没有任何价值,部分的置换模式认为其他宗教有上帝的启示,但没有拯救。

全体的置换模式的理论代表是瑞士神学家卡尔.巴特。巴特主张:“让上帝成为上帝”。巴特说,我们人类因为罪已经不可能再做出什么善的东西。但是上帝能做到。为了让上帝做到,人类需要后退,让上帝成为上帝。巴特强调:第一,我们只能通过恩典得救;第二,我们只能凭借信仰得救;第三,我们只能依着基督而得救;第四,我们只能依靠《圣经》得救。

基于这样的理解,巴特断言宗教就是不信(Religion is unbelief)。换言之,人不能在宗教里做他们所需要做的事,而只能是让上帝在基督里成为上帝。宗教是人的创造,而不是神的创造。在此意义上,基督教和其他宗教一样是人的创造。

然而,尽管没有证据,巴特却认为基督教毕竟可以被宣称为真宗教,处于其他宗教之上。因为在所有假的宗教中只有基督教受到耶稣基督之光的照耀。而这就使得基督教成为真宗教。巴特当然要求基督徒尊重其他宗教徒的善良意志、真诚和宗教自由。但是,由于基督之光只照耀在基督教一方,而且因为在那光下面只有依靠信仰和恩典才能生活,实际上与其他宗教没有什么关系,在其他宗教中没有救恩、没有启示,因为没有耶稣,所以没有彼此对话的必要。

巴特要求我们严肃看待《新约圣经》和耶稣。他说成为基督徒意味着认真对待《圣经》,尤其《新约圣经》。一个基督徒就是将她/他的生活建立在见证耶稣基督的《新约圣经》之上。他要我们重视《新约圣经》中的若干经文,如:“除他之外,别无拯救。因为在天下人间,没有赐下别的名,我们可以靠着得救。”(徒4:12);“因为那已经立好的根基就是耶稣基督,此外没有人能立别的根基”(林前3:11);“我就是道路、真理、生命,若不藉着我,没有人能到父那里去。”(约14:6)

根据这一置换模式,所有其他宗教徒是否下地狱?对于这一点,基要主义者和福音基督徒没有直接说,但是他们要肯定的是:如果有人认识上帝并享受到上帝的救恩,那一定是因为他们明确地听到耶稣的福音并相信了。

全体的置换模式由于非常严厉,以致许多福音基督徒觉得它不符合他们在其他宗教中看到的现实以及他们在《圣经》中听到的信息。这样一些新福音基督徒开始批评全体的置换模式,认为它的基本错误在于它错失了上帝在其他宗教世界的临在。

他们认为,上帝的启示在所有的宗教中都是存在的,这就是普遍的启示。上帝的光照耀在所有的宗教中。像蒂里希、潘能伯格(Wolfhart Pannenberg)、内兰德(Harold A. Netland)、布拉腾(Carl Braaten)都是这样认为的。

主张部分置换的神学家都认为:第一,拯救来自耶稣;第二,拯救只能通过耶稣才为人所知,罗马天主教主张“教会之外无拯救”,路德宗则说,“基督之外无拯救”,更确切地说,“关于基督,圣言之外无拯救”;第三,这样的真理可以由其他宗教得到证明,因为其他宗教的信徒试图自己拯救自己,没有信任,没有让上帝成为上帝。更确切地说,在所有“非圣经宗教中,人们寻求他们自己,他们自己的拯救;即便他们归服于神,他们也要寻找他们自己的安全感。”[1]所以在福音基督徒看来,其他宗教都建立起偶像以取代上帝。

在基督教和其他宗教关系问题上,主张部分置换的神学家不同于主张全体置换的神学家,他们主张与其他宗教进行对话。如内兰德认为,对话是认真对待其他人类同胞的方式,这是对其他信仰的人谦卑、敏感性和一般礼貌的标志,不管神学如何判断他们,他们都是要求基督徒爱和尊重的上帝的孩子。他认为,对话可以成为交换信息的方式,可以成为消除宗教间偏见、怀疑和冲突的方式。但是,对话不得不面对基督教和其他宗教间的真正差异。宗教之间存在着竞争,每一个宗教都试图证明自己是最好的。

尼特总结了置换模式的洞见和问题:第一,这种模式正确地强调了《圣经》在基督徒生活的中心地位;第二,罪恶是实在的,我们需要帮助,“惟独信仰”具有重要的意义;第三,耶稣是惟一的救主,这导致宗教间的竞争,因为其他宗教也有类似的宣称,对话是竞争的对话;第四,这种模式意识到宗教的人为性,宗教本身既可能带来和平,也可能带来灾难。而这种模式的问题在于:第一,它忽视或者排除了《圣经》之外的神学资源;第二,过于强调耶稣的惟一性,认为耶稣是惟一的救主。尼特自己的意思是,耶稣是真正的一切人的救主,但不是惟一的救主。

二、成全模式与宗教间关系

处理宗教间关系的成全模式与置换模式有着明显的
不同。这种模式的神学基础有二:第一,上帝的爱是普遍的,它扩展到了一切人;第二,上帝的爱也是特殊的,在耶稣基督里成为现实。

尼特认为,成全模式的声音主要来自主流教会:路德宗教会、改革宗教会、循道宗教会、圣公会、希腊东正教和罗马天主教。这种立场不仅见诸这些教会的神学家,而且也见诸这些教会的许多基督徒。他们相信其他宗教是有价值的,上帝也可以在其他宗教中找到,所以需要与它们对话,而不只是向它们的追随者说教。

在历史上有不少资源可以为这一模式做辩护,如早期教父创造了一个新词(logos spermatikos)以表明其他宗教中有有价值的东西。查士丁(Justin Martyr)甚至说男人和女人是“天生的基督徒”。像贝拉明(Robert Bellarmine)和苏阿莱士(Francisco Suarez)认为异教徒不能用水洗礼,但是可以“通过愿望”洗礼。这意味着如果他们跟随良知并过道德的生活,他们就含蓄地表达了加入教会的愿望,因此可以得救。

尼特认为,传统的“教会之外无拯救”在这一新的模式中已经转变为“没有教会便无拯救”。这一模式的理论先驱是卡尔.拉纳。[2]拉纳一生大部分时间都在德国,从没有研究过其他宗教,但他自己深沉的灵性生活让他确信上帝的世界要比基督教世界大得多。在20世纪60年代,拉纳的研究转向非基督宗教。他的主要观点有四:第一,自然是受恩典的。上帝是爱,上帝爱世界,因此创造世界。我们也是创造的一部分,是受恩典的,我们的生存不只是自然,它远远超出我们所认为的我们所是的东西,它是“超自然的”。他相信善超出了罪恶,在所有的人那里都有着神性的一面。第二,诸宗教都是“拯救之道”,也就是上帝的恩典体现在各个宗教中。第三,所有的恩典都是基督的恩典,耶稣是我们“绝对的保证人”。在他们各自宗教中体验到恩典的人已经和耶稣相连并指向他,尽管他们不知道这一点,这就是著名的“匿名基督徒”理论。第四,教会和诸宗教都是各有限制的。

梵蒂冈第二次公会议已经吸取拉纳的神学,也走向后现代的世界,特别强调基督教把其他宗教视为真正的他者。尼特把梵蒂冈第二次大会视为基督教和其他宗教关系上的一个里程碑,其主要观点有:第一,在非基督宗教中具有真理的要素;第二,所有非基督宗教都有普遍的启示,都有真理之光,不过这光不同于拯救之道;第三,所有非基督宗教是为了福音做预备的。

教宗保禄六世“尽管被称为‘对话之父’,但他似乎从来没有超越这样的信念,即‘只有一个真宗教,那就是基督教’,并且只有在基督教会里一个人才能认识到‘和上帝真正的和活生生的关系’”。[3]在教宗若望二世时代,似乎更进一步了。他甚至认为其他宗教也是拯救之道,因为尽管有许多宗教,但是只有一个圣灵在它们之中结出果实。教宗若望二世的思想朝梵二会议所开的方向更加迈出了一步,其主要观点有:第一,诸宗教可以被视为“拯救之道”;第二,教会必须是对话的;第三,教会必须服务上帝的国。

不过教宗也强调对话和宣教的平衡:第一,强调耶稣是所有人的惟一救主。如果上帝的拯救之爱充满宇宙,那么它的管道只能是耶稣,耶稣既是历史的中心和目标,又是人和世界创造物之间的调和者。耶稣完全启示了天父和他的拯救计划,耶稣和其他宗教奠基人有着明显的不同。第二,对话必须有所限制。大致说来,对话必须服务于宣教。第三,上帝的国和教会是有区别的,但又是不可分的。

在20世纪90年代,像神学家德克斯塔、杜普伊等进一步发展了对话理论。他们俩都朝约翰.保罗二世所开启的以圣灵为出发点的方向前进,这样基督徒可以对他人更加开放,更加忠于福音。德克斯塔认为多元论者终于对基督教和其他宗教的虐待,他把他的神学中心转向圣灵,提出了基于圣灵的三位一体的基督教神学。他以父去表达作为创造的神、万物之原;以子表明上帝向外沟通和恢复的力量,尤其通过耶稣,上帝的道成了肉身;灵则带来耶稣的信息,这信息因为上帝给与的生命活力而遍布一切创造物。德克斯塔说,圣灵是和圣言基督密切联系在一起的,而关系总是包含某种限制。尼特注意到德克斯塔所说的圣灵之普遍活动和上帝的圣言在耶稣里这二者之间存在张力。[4]

杜普斯试图解决德克斯塔的问题,在尼特看来,他超出了成全模式,因为杜普斯提出基督徒并没有真理的垄断权,许多宗教的存在不仅是一个事实,而且也是一个原则问题。他提醒并肯定任何基督教的观点都必须是基督中心的。他反对一般人所谈的多元论,他要为宗教的独特性,尤其基督教的独特性做辩护。他认识到基督中心比教会中心更加合理,但依然有其弊端,所以他提议对耶稣基督进行更加对话式的理解。[5]

尼特指出,成全模式的价值在于:第一,它看到了各宗教中具有真理和恩典,这一点是基督教神学的很大进步;第二,把对话视为基督徒生活所必需的;第三,它意识到诸宗教中具有不可妥协的内容,如基督教中有:上帝在耶稣里做了在其他地方没有做过的很特别的事;第四,耶稣所做的与其他宗教人士所做的有许多相同的地方,但也有特别的地方,这些特别之处必须保持;第五,这些特别之处不仅对基督徒而且对一切人都是重要的。而这种模式的问题在于:第一,成全模式由于它固守某些所谓的“真理”,可能难以真正地对话下去;第二,成全模式要求献身,且需要确信基督。但在尼特看来,宗教献身确实要求相信上帝真正地在基督里呼唤人,但不是惟一呼唤的地方。

三、互益模式与宗教间关系

成全模式的重心落在耶稣的独特性上,而互益模式则更加强调上帝的普世之爱。尼特说这一模式试图回答以下三个问题:第一,基督徒如何与持其他信仰的人进行真正的对话?第二,如何创造一个对话的平台?第三,我们如何更加清晰地理解耶稣的独特性?这一新模式的思想家主要有三个:约翰.希克、雷蒙.潘尼卡和保罗.尼特。尼特说,他们分别代表了三个进路:哲学-历史的、神秘-先知的和伦理-实践的。

希克60年代在伯明翰的经历使他从一个保守的基督徒走向一个激进的基督徒。他对基督教的基本理论进行了大胆的质疑和改革,主张宗教多元论,事实上他已经成了宗教多元论的代言人。希克首先为我们重新描绘了一幅新的诸宗教图景。在这一图景中,基督不是中心,取代基督的是神/上帝。希克说,他的这一转变是基督教神学中的一场哥白尼式的革命。他这样说道:“它包含了我们关于信仰世界的观念以及我们自己的宗教在其中的地位的……一场根本的转变……[它要求]一种范式的转变,我们信仰世界的模式从耶稣中心转向上帝中心。人们于是把世界各大宗教视为人类对惟一的神性实在的回应,体现了在不同历史和文化环境中已经形成的不同认知。”[6]希克的这一革命让人明白:宗教世界的中心对这个世界上的人来说不再是教会,不再是耶稣,而是上帝。后来,由于希克接受了他的批评者的意见,不再把上帝作为指向这中心的象征。他更喜欢使用“实在者”(the Real)或者“终极实

文章的脚注信息由WordPress的wp-posturl插件自动生成


分享到:

版权声明:版权归 哲学网:哲学学术门户网站,Philosophy,哲学家,哲学名言大全 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zhexue.org/f/religion/798.html

已有 0 条评论
关于我们 | 图站地图 | 版权声明 | 广告刊例 | 加入团队 | 联系我们 |
哲学网编辑部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采用Wordpress架构,采用知识共享署名进行许可
官方邮箱:admin#zhexue.org (#换成@)索非制作|优畅优化|阿里云强力驱动
ICP证号:沪 ICP备13018407号
网站加载0.872秒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