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转播到腾讯微博

你的位置:首页 > 宗教学

杨凤岗:对于儒教之为教的社会学思考
录入: 哲学网编辑部 发表时间: 2013-04-27 点击: 807 次 我要收藏

[提要]儒教作为国教随着皇朝的覆灭而崩溃,儒教宗教化的努力在共和建立后终归失败。但儒家精神未灭,儒教在未来有可能或许也有必要建设成为公教——公共之教(public teaching)或公民宗教(civil religion)。公教的建立需要避免三个歧途(第六大宗教、独大宗教、或伪宗教),需要发扬其超验之意志天的观念,需要发扬华夏一贯的兼容精神。基督宗教已经成为中国人中最主要的宗教之一,拥有独特而重要的理念资源和制度资源。理念上使得传统文化的创造性转化成为可能,制度上有助于儒家理念的传承延续,其与社会的张力程度又颇合中庸之道。

[关键词]国教、伪宗教、准宗教、公民宗教、基督教

引言

儒教是不是宗教,儒教可不可以成为宗教?这是相互关联而又不同的两个问题。这主要不是历史的问题,而是现实的问题和未来的问题。从现实来说,随着市场经济的发展出现了社会伦理道德的混乱现象,有人甚至惊呼伦理道德正在走向全面崩溃。要挽救中国社会免于道德崩溃所带来的灾难,一向注重人伦关系和道德秩序的儒家思想是个重要的传统文化资源。问题的关键是,在经过了“五四”新文化运动和“文化大革命”加上“批林批孔”的灭顶之灾之后,如何复兴儒学?复兴儒学,如何清理其既有的封建因素?这是时代所提出的严峻课题,是所有关注国家民族命运的知识分子和其他社会有识之士所不能不严肃面对的课题。

儒教可不可以成为宗教?面对这个未来的问题,我们有必要从各个角度和层面做深入细致的反思和分析。为了复兴儒学,近来有国学化的试验,有宗教化的倡导,两种探索都面对很多困难。我认为,要复兴儒学,首先应避免单纯的复古,用前现代的一套意识形态来抵抗现代化的大潮。要复兴儒学,也要避免夜郎自大,自我隔绝,用民族主义来抵挡全球化的时代大潮。文化自觉与普世关怀相结合,才符合“修身养性齐家治国平天下”一以贯之的儒家精神。

一、儒教古今:儒教作为宗教的命运

儒教是不是宗教?这作为一个问题,是面对西方文化以及现代化的挑战之后才提出来的。其实,这也不是中国特有的问题,而是所有非西方后发现代化国家都曾面对的问题, 因为在这些国家中宗教与世俗在以往都未曾清晰分离。宗教与世俗的分离是基督教首先在教内孕育,经过中世纪在欧洲孵化,直到近现代才在欧美领先完成的。圣俗分工互动,犹如两条腿走路,相辅相成,这不仅带来欧美物质上的富强繁荣而令全世界仰慕有加,而且其逻辑理念也迫使各国的精英痛切反思、往复斟酌、直至接纳。顺此潮流而行者走向昌盛,逆此潮流而动者陷入迷惘。大体说来,日本经过反复而走向昌盛,伊斯兰教世界则陷入迷惘泥潭,尽管这两个极端案例内部的主流之外都有反力的支流或暗流。

关于儒教,可以说过去曾经一度成为准宗教(quasi-religion),现在已经不是。很多哲学前辈指出,汉之前有儒学无儒教,自汉至清,儒教演化为宗教。任继愈和李申的相关论述已为大家所熟知。季羡林也说,根据旧版的《辞源》,“宗教”是“以神道设教,而设立戒约,使人崇拜信仰者也。”据此提出宗教包括“四个条件:一要有神;二要有戒约;三要有机构或组织;四要信徒崇拜信仰。拿这四个条件来衡量一下孔子和他开创的儒学,则必然会发现,在孔子还活着的时候以及他死后相当长的一段期间,只能称之为‘儒学’……到了建圣庙,举行祭祀,则儒家已完全成为一个宗教。因此,我认为,从‘儒学’到‘儒教’是一个历史演变的过程”(《文史哲》1998年第3期)。不过,如果更准确地说,西汉皇朝罢黜百家,独尊儒术,儒学被改造成为基本具备了四个条件的准宗教(quasi-religion)而非完备宗教(fully developed religion)。儒教从未发展出专职的教团,而主要是依靠皇朝的强力推行。儒教准宗教被改造成为政治宗教,并且事实上成为国教。作为国教的儒教依附于政体而存在,上靠科举的强制而灌输,下靠家族的延续而维护。儒教对于国家和家族的依附性,表明其缺少独立完备特性,只是一个准宗教。

作为国教的政治化儒教却尽显其宗教之社会功能,包括引发宗教冲突。中国历史上虽然没有欧洲式的宗教战争,但是儒教借助皇朝的国家机器对于佛道以及其他教派的数次镇压,其血腥程度时有过之而无不及。从三武一宗的灭佛,到剿灭黄巾、白莲、太平天国,这当中哪一次暴力反抗和血腥镇压没有宗教因素?不同之处在于欧洲的宗教或教派常有势均力敌顽强抵挡之时,可以互相厮杀一番,甚至打上几年或几十年,而佛道等宗教面对强大无比的皇权儒教从无抵抗之力罢了。简单说来,只要有国教,即使是国家化或政治化的准宗教,都不可避免会引起宗教暴力冲突,直至导致宗教战争。

当然,皇朝儒教也有怀柔之时,只要其它宗教俯首听命,不犯上作乱,也可换来宽容接纳。更有官绅结合,以“神道设教”的精英权谋默许淫祀,放任没有整合能力的民间信仰,嘉许跟政治和文化没有张力的“三教合一”庙堂。直至扼杀了中华民族的创新能力,社会停滞不前,思想作茧自缚,最终导致近代的被动挨打,民族屈辱。皇朝国教,贻害无穷!

百年前失去皇朝的依托,科举废除,儒教崩溃。虽有志士仁人痛心疾首奔走呼号,竭力倡导和努力建立孔教为宗教并确立为国教(颜炳罡,2005;干春松,2006),但是终归难抵民族救亡、富国强兵的诉求和现代化的潮流。民国确立,采纳先进的政教分离原则,失去国家依托的儒教未能成功演化为独立的宗教。这个失败虽然有当时国际国内政治的原因,但是儒家的义理及其外在表现(义理上对于超验存而不论,缺少专门的宗教神职)恐怕是更重要的内在原因。人民共和国成立,“文化大革命”加“批林批孔”,更是雪上加霜。

不过,儒教虽亡,儒家精神未亡。“礼失而求诸野”,世纪之交出现中华第二第三文化圈反哺第一文化圈的景象(Tu,1994),新儒学经外放港台美而获延续再生,并且被中国新生代学人接续发扬。儒经诵读运动在民间如火如荼蔓延,国学院国学班在大学纷纷建立,官办祭孔也在批评和赞扬声中迅速扩展。儒学复兴,虽非指日可待,却也显得充满希望。

但是,在这个历史发展的关键时期,我们必须认真思考儒学复兴的走向,避免误入歧途,以求安民兴邦,福泽天下。

二、儒教现实:儒教成为一个宗教的歧途

我认为,儒学的复兴在当今中国面临三大歧途,即把儒教建立为第六大宗教、享有独尊的国教、或伪宗教。所谓第六大宗教,就是推动让国家承认儒教为第六大合法宗教,与佛教、道教、伊斯兰教、天主教和基督教五大宗教并列。所谓独大宗教,就是不仅要把儒教合法化,而且要把儒教确立为国教,享有独尊不二的文化主体地位。其它一些宗教虽然允许存在,但只能居客位,作辅从。这两种努力,也可以视为一脉相承,共同之处在于要把儒教建构成为一个宗教。

要把儒教建构成为一个宗教,是在重蹈百年前的覆辙。主观动机暂且不论,客观效果可鉴可查。

文章的脚注信息由WordPress的wp-posturl插件自动生成


分享到:

标签 :
版权声明:版权归 哲学网:哲学学术门户网站,Philosophy,哲学家,哲学名言大全 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zhexue.org/f/religion/755.html

已有 0 条评论
关于我们 | 图站地图 | 版权声明 | 广告刊例 | 加入团队 | 联系我们 |
哲学网编辑部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采用Wordpress架构,采用知识共享署名进行许可
官方邮箱:admin#zhexue.org (#换成@)索非制作|优畅优化|阿里云强力驱动
ICP证号:沪 ICP备13018407号
网站加载2.025秒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