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转播到腾讯微博

你的位置:首页 > 宗教学

陈德成:论伊斯兰教的生命力及其形成原因
录入: 哲学网编辑部 发表时间: 2013-04-27 点击: 764 次 我要收藏

在世界三大宗教中,现今继续保持发展势头的惟有伊斯兰教,对国际政治冲击最大并不断引起国际社会强烈关注的也是伊斯兰教。为什么在科学日益发达的今天,伊斯兰教不仅未失去生存的活力,反而向世人显示出某种生命力?为什么在形形色色的现代政治思潮竞展雄姿、争芳斗妍的国际政治舞台上,古老的伊斯兰教仍能扮演重要角色?人们对此已经做了一些探讨,但往往偏重于现实的诸种原因和外部因素,而反思伊斯兰教历史,从伊斯兰教本身寻找答案往往被忽视。深入研究伊斯兰教蕴含的经久不息和衰而复兴的生命力,对于研究当代中东国际政治,或者说对于研究伊斯兰国家的国际政治,具有十分重大的现实意义和学术价值。

伊斯兰教从其诞生之日起,就表现出顽强的生命力。不论是在中世纪,还是在近代,伊斯兰教总是反复地、持续不断地向世人展现其生命力,其表现形式多种多样。

(一)由民族宗教发展为世界宗教

伊斯兰教由阿拉伯民族宗教发展为世界宗教,是它具有强大生命力的集中表现。这个过程大约历时200余年,至阿拔斯王朝(750-1258年)前半期基本完成。其主要标志:1.伊斯兰教“认主独一”的教义为具有不同文化背景的波斯人、突厥人、柏柏尔人等各民族、各种族的多数人所认同;2.伊斯兰教的“五功”和风俗礼制等在伊斯兰帝国的范围内得到严格遵守,不仅表现在服装衣帽、言语经文、饮食生活、行为举止上,而且表现在信仰的基本功课和处理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上;3.伊斯兰教已在世界广大地区传播,主要以西亚北非为中心,并辐射到世界的其他一些地区,从而有了世界性的意义;4.伊斯兰教成为幅员广阔的伊斯兰帝国的政治意识形态和主体文化,指导着国家政治与生活,统摄着社会舆论,协调、维系着不同社会群体间的人际关系。伊斯兰教发展为世界宗教有多种原因:首先,伊斯兰教自身具有普遍性特征,其所信奉的安拉是“全世界的主”〔1〕,既不是某一部落的,也不是某一民族的;伊斯兰教坚信,包括人类在内的宇宙万物皆是安拉的“造化物”,并将最终回归安拉。其次,伊斯兰教,特别是早期伊斯兰教,不仅生机勃勃,而且具有开放性,它不断地吸纳许多外来的异质文化,当然其中不乏进步因素,但仍能保持自身的本质属性。第三,它得益于伍麦叶王朝、阿拔斯王朝等大帝国的扶持。诚然,不能认为伊斯兰教全凭武力传教,但战争对早期伊斯兰教的传播起过重要作用是无庸讳言的。此外,尤应指出,上述两大帝国均制订并执行了比较合乎实际的宗教政策,贯彻了《古兰经》倡导的“对于宗教,绝无强迫”〔2〕的原则。第四,波斯萨珊帝国和拜占廷帝国的衰落,为伊斯兰教的传播提供了一个千载难逢的机遇,十分有利于伊斯兰教在世界的传播。

(二)伊斯兰教自身的发展

今天人们所见所闻的伊斯兰教,与穆罕默德时期相比,有了很大的发展和变化,这也正是其生命力的重要表现。被奉为伊斯兰教根本经典的《古兰经》,在穆罕默德在世时,经文被记录在兽皮、石板、枣椰叶上,并未汇编成册。后经第一任哈里发阿布.伯克尔命人整理、保存,到第三任哈里发奥斯曼时再次订正、修改,编成“奥斯曼定本”。《古兰经》定本的出现,极大地推动了圣训学、教法学、教义学等宗教学科的发展。穆罕默德时期,圣训一直是口头传述。以后依然沿袭此种方式,未做整理和汇集。由于诸种原因,伪造圣训现象日甚一日,加之发展和完善伊斯兰教法的需要,从8世纪开始对圣训的考证、辨伪、编辑等研究工作,不断出现高潮,至9世纪后半叶,“六大圣训集”先后编辑成功。什叶派圣训学家汇集的“四圣书”也于10世纪下半叶完成。伊斯兰教法是在古代阿拉伯部落习惯和伍麦叶王朝时期流行的民俗习尚、行政惯例和司法实践的基础上,根据现实生活的需要,逐步发展而成的,经历了从公元7世纪至10世纪的三百年,最终形成哈乃斐学派、马立克学派、沙斐仪学派、罕百里学派等四大教法学派。教义学产生于8世纪初,以穆尔太齐赖学派为代表的思辨教义学的形成为标志。正统的伊斯兰教义学是在批判穆尔太齐赖学派的斗争中形成的,罕百里学派是其早期代表。由于罕百里学派否定人的理性和外来文化,终被以希腊辩证法论证正统信仰为重要特征的艾什尔里学派所取代。伊斯兰教权威安萨里在艾什尔里学派遇到严重挑战的关键时刻挺身而出,“重建”正统教义学体系,改造艾什尔里学派,扬弃苏非主义,通过融合苏非主义来恢复正统教义学的活力。经过艾什尔里、安萨里等权威大师的不懈努力,正统伊斯兰教义学到11世纪终于取得统治地位。〔3〕此外,伊斯兰教教育体制不断发展并日趋完善;宗教管理日趋制度化、规范化;宗教组织不断发展和壮大;宗教活动日益严格和经常化。总之,伊斯兰教在不断发展和变化。

(三)在困境中求生存、求发展

历史上,伊斯兰教曾遇到无数的艰难险阻,但伊斯兰教能够在困境中努力拼搏。例如,619年,穆罕默德的妻子赫蒂彻和其叔父、哈希姆氏族的族长阿布.塔里布先后逝世,穆罕默德的传教工作由于失去族长的保护而陷入困境,穆罕默德被迫从麦加到达塔伊夫。在塔伊夫,穆罕默德的传教努力一再受挫,人们不仅嘲笑他,还掷石头驱逐他。穆罕默德只得又回到麦加,但等待他的是更大的困难,因此,他敦促所有的穆斯林迁居麦地那,而他和阿布.伯克尔、阿里等人却留守到最后。在得知古来氏人决定集体刺杀他的消息后,只是阿里冒着生命危险躺在他的床上,他才得以脱身,于622年9月24日到达麦地那,从此,伊斯兰教历史揭开了新的篇章。〔4〕又如,在抗击十字军东侵中,伊斯兰教再次向世人展现了它那极强的应变能力和强大的生命力。十字军东侵失败的原因很多,其中,伊斯兰教的凝聚力、号召力是促使其失败的一个重要的、不可忽视的因素。著名的埃及阿尤布王朝的创建者、阿拉伯抗击“十字军东侵”的民族英雄萨拉丁.阿尤比(1138-1193年)充分发掘了伊斯兰教的潜力。1187年,为抗击十字军,萨拉丁发出“真主至大,把法兰克人赶出耶路撒冷,收复失地”的号召,并责成伊斯兰教乌里玛撰写宣传“圣战”的文章,号召穆斯林“抓住真主的绳索”,紧密团结,抵御外敌。伊斯兰教在抗击十字军东侵中表现出强大的生命力。〔5〕

(四)西部蒙古汗国的伊斯兰化

从1219年西征开始,成吉思汗及其子孙多次用兵中亚、波斯及西伯利亚南部以及东欧等地,一度建立了地域辽阔的大蒙古兀鲁思。但这个大帝国没多久就四分五裂了,在中亚、波斯以及欧洲部分地区,分别形成了察合台、伊利、钦察三大汗国。蒙古军的西征和十字军东侵一样给了伊斯兰教十分沉重的打击。1258年,旭烈兀攻陷巴格达,杀哈里发穆斯塔辛,灭阿拔斯朝。蒙古军在巴格达城内劫掠七日,居民被屠杀数万人,伊斯兰教似乎面临灭顶之灾。但到13世纪中叶,形势发生了巨大变化。在钦察汗国,当术赤第三子别儿哥(1257-1266年在位)统治时,曾有众多的上层蒙古贵族皈依伊斯兰教。

文章的脚注信息由WordPress的wp-posturl插件自动生成


分享到:

标签 :
版权声明:版权归 哲学网:哲学学术门户网站,Philosophy,哲学家,哲学名言大全 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zhexue.org/f/religion/680.html

已有 0 条评论
关于我们 | 图站地图 | 版权声明 | 广告刊例 | 加入团队 | 联系我们 |
哲学网编辑部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采用Wordpress架构,采用知识共享署名进行许可
官方邮箱:admin#zhexue.org (#换成@)索非制作|优畅优化|阿里云强力驱动
ICP证号:沪 ICP备13018407号
网站加载1.320秒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