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你的位置:首页 > 宗教学

刘嘉诚:佛教伦理学探究
录入: 哲学网编辑部 发表时间: 2013-04-27 点击: 2458 次 我要收藏

  
以上我们简单介绍了决定论、自由论与折衷论之主张,现在我们将进入本节的主题,也就是探讨佛教对于这些理论有什么样的看法呢?在讨论佛教的看法以前,我们拟先介绍在释迦牟尼佛时代,印度关于「意志自由」的问题,有那些不同的学说。依据《阿含经》的记载,佛世时有三种异说:

第一是宿作论(巴 Pubbekata-hetu),认为所有事件都是由过去的原因所决定,人所经验的苦、乐或非苦非乐,都是由于过去的行为(称为「业」)作为原因而被决定,因此是一种宿命论的决定论,人只能接受宿命造作之果报,而没有努力或精进之余地,故无意志之自由可言。此说包括有耆那教的尼干子(Nigan
thaNataputta),婆浮佗迦旃延那(Pakudha Kaccayava)、末伽梨瞿舍罗(Makkhali Gosala)等学说。

第二是尊佑论(巴 Issaranimmana-hetu),亦称「尊佑造说」或「神意说」。此说即是当时正统婆罗门的有神论,认为人所遭遇的苦、乐或不苦不乐,都是以「自在神的化作」为因。婆罗门以自在神(Iwvara)为世界的创造神,谓世界的一切事物都是由神所推动,人的行为亦是由神所决定,并无自由意志可言。此说如与前述斯宾诺沙之说相较,似可寻出其理论雷同之处,差别仅在斯氏所谓之上帝并非一超越的创造神,而仅是一「能产的自然」之泛神论主张。

第三是无因论(巴 ahetu-appaccaya),经中称为「无因无缘论」。此说认为世间一切事物的成立都是偶然的,亦即人所经验的苦、乐或不苦不乐,都是无因亦无缘,只不过是偶然发生而已。此不仅相反于前述两种决定论的主张,同时也不承认人有意志的自由。主张这个学说的有阿耆多翅舍钦婆利(Ajita kesakambali)、不兰迦叶(Purana Kassapa)等学派,末伽梨瞿舍罗亦有一部分相类似之说。

对于第一种学说「宿作论」,佛陀作了以下的批评:如果一切都是宿命所决定,那么吾人岂非可把杀生、偷盗、邪淫、妄语乃至邪见,都推诿成过去的原因所造作而可任意而为了吗?同理,对于第二种与第三种学其说,佛陀也作了相同的批判。(注8)换言之,无论是宿作论、神意论或无因论,都只不过是外道为合理化自己乖谬的行为所提出的谬论。对于意志自由的问题,佛陀则提出了佛教自身的立场。

依据巴利藏的记载,佛教的立场是:「过去一切的阿罗汉、正等觉者、世尊,都是业论者(Kammavadin)、有作用论者(Kiriyavadin)、努力论者(Viriyavadin)。」(注9)又说:「沙门瞿昙是业论者、有作用论者,对婆罗门族,会使他们生起无缺点之尊敬」。(注10)

从这些经典的记载,明显可看出佛教对意志自由的问题,乃是抱持着一种业论、有作用论以及努力论。

所谓业论与有作用论,乃是认为我们的身心活动所留存下来的一种力用,此种力用可以影响我们此生乃至后世,形成一种因果报应。依佛教所说之因果法则,「惑→业→苦」为有情生死流转之因果循环。有情因为「惑」(烦恼)而造业,因为「业」而受「苦」(生老病死....),因为苦而更加烦恼,因为烦恼而更造业,由此而更受苦....如此循环不已。这种由「惑、业、苦」所形成的因果系列,说明了人的生死是由前因所造成的,人没有不受生或不死亡的自由,同时,对于出生以后的种姓、美丑、贫富、疾病、衰老....等事件,也都不是自己所能够自由选择。这种理论似乎接近于决定论,但其差别在于佛教的因果论同时蕴含了人必须为其行为负责,由于自己所造作的业,自己必须受报,此即「自作自受」之说,有别于决定论者所说行为者不必为其行为负责的论点。

佛教一方面承认业论与有作用论,一方面又主张努力论,以说明人有改变现状,创造未来的可能,因此亦认定了意志自由的理论。有情虽然因过去生所造之业而受生死流转之苦,可是人亦能透过宗教修行而止业离苦。关于佛教的修行方法,佛陀主要提出了三慧学与八正道。这些宗教上的修为,正是人类突破因果锁链所表现的自由意志。佛教这种理论,无异是解答了在自然因果律的前提下,意志自由如何可能的问题,而这其实也正是前述折衷论所欲解答的问题。于此,鄂克美斯特(W. H. WerKmeister)的调和论尤其值得介绍,他指出:

因果关系决定事件的开放结果。也就是说因果关系所决定后果的结果,并不是在事先就被固定了的。加入一些新的因素到因果关系链中,可以改变或影响事件的过程。(略)也就是由于这个事实,才使得具有责任的道德行为成为可能。在任何时刻里,我们不可能打断自然的因果关系,我们只是加入一个新的决定因子,那就是理性-对后果的考虑。(注11)

鄂氏上述的观点,正与佛教理论不谋而合。所谓依从「理性-对后果的考虑」,「加入一些新的因素到因果关系链中,可以改变或影响事件的过程」,即是自由意志与因果律的调和。就佛教而言,即是在「惑业苦」的因果关系链中,加入新的「理性的宗教生活」,由此而改变或影响「惑业苦」的因果循环。换言之,佛教之因果律虽承认人受前世因之决定而须受苦,却也肯定人能自创善因以改变命运而得解脱,故可说是综摄自由与决定二论之折衷论者。

不过佛教的折衷论与一般的折衷论,仍有下列两点不同:

一、折衷论承认任何行为都是有原因的,而为了避免因更有因的无穷困境,折衷论者提出「理由(reason)是行为的最后原因,而且人对行为的理由是无能为力的(即不能拒绝或接受)」。折衷论者由此而陷入自我矛盾,此一矛盾即:「人对行为的理由既是无能为力(即被决定),但同时人的行为却又是自由的。」折衷论者之所以会产生自我矛盾的原因,在于折衷论者预设了一个因果系列的最后原因-理由,亦即理由必规定行为,则理由出现时,人只能做某行为,不能做别的,所以人变成是被决定的。(注12)至于佛教,则不预设因果系列的最后原因,惑、业、苦原是永无止境的因果循环,人只是在因果律中加入了理性的新的因素而影响或改变事件的过程,此一加入新的因素之行为是可以自由选择的,并非无能为力,所以佛教没有前述理论上的矛盾。

二、折衷论者规定行为的「原因」之意义乃是预测或演绎,而预测或演绎只意味事情「将发生」(what will happen),而不是「一定会发生」(what must happen),所以人仍然有选择做别的之可能,因此人是自由的。(注13)佛教则不论从业论、作用论或努力论来看,都主张行为的原因必保证其结果「一定会发生」,否则,即成为过去的造业不能确保在现在或将来受报,如此则因果法则即不能成立。同时,道德行为与宗教修行的选择如果不能确保止业离苦,则选择与不选择是同样的,自由意志即变成毫无意义。

综上所述,我们可为佛教对自由论与决定论的看法下一结论:佛教承认决定论所主张的「凡事都有原因而被决定」,但反对人没有自由行为以及人不须为其行为负责。另一方面,佛教虽支持自由论主张人有自由意志并且须为其行为负责,却反对自由论者不认同凡事都是有原因而被决定的。简言之,佛教是一综摄自由论与决定论的折衷论者,但其与一般折衷论之区别(已如上述),却又是吾人所必须注意者。

三、原始佛教的伦理学

上一节我们讨论了佛教对自由论与决定论之看法,以下我们将就佛教伦理学作一概括的探讨,本节先讨论原始佛教的伦理学,下一节再讨论大乘佛教的伦理学。

  本节所探讨的范围大致可分为四个方面,首先就佛教伦理学的理论基石作一简介,其次研讨原始佛教的为我主义与无我论的伦理学意蕴,再其次探究原始佛教的善恶价值观,最后则讨论佛弟子的德行与中道生活。

(一)、佛教伦理学的基石

佛教伦理学以什么作为理论基石呢?一言以蔽之,曰:「缘起法」。缘起法亦可说是佛法的重心,它与上一节所说的外道之三种思想-「宿作论」、

文章的脚注信息由WordPress的wp-posturl插件自动生成

版权声明:版权归 哲学网:哲学学术门户网站,Philosophy,哲学家,哲学名言大全 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zhexue.org/f/religion/676.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我的哲学
哲学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采用Wordpress架构,采用知识共享署名进行许可
邮箱:admin#zhexue.org (#换成@)优畅优化|阿里云强力驱动
ICP证号:浙ICP备16005704号-2
网站加载0.777秒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