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转播到腾讯微博

你的位置:首页 > 宗教学

李向平:当代中国宗教社会学理论的基本问题
录入: 哲学网编辑部 发表时间: 2013-04-27 点击: 805 次 我要收藏

从宗教社会学的理论方法出发,作为研究对象的宗教及其思想体系,实际上是作为一种社会现象进入宗教社会学的论域,因此,宗教的社会性及其表达形式,可以说是宗教社会学的基本问题,当然也是宗教与社会关系的最基本方面。中国宗教的历史、现实特征,决定了当代中国宗教社会学理论的基本问题,是中国宗教的社会性及其表达形式。对于这个问题的研究或者理解,均将影响到这个基本问题的理解和解决。

根据近年来的官方统计,目前我国有佛教、道教、伊斯兰教、天主教、基督教(新教)等五种主要宗教,大约有上亿的信教群众,有30多万宗教教职人员,有3000多个宗教团体,10多万处宗教活动场所,还有74所培养宗教教职人员的宗教院校。

截止到1996年6月的统计,全国性社团已经增加到1800多个,地方性社团再度接近20万个。那么,其中有3000多宗教团体和10多万处宗教活动场所的存在,说明了宗教社团、宗教活动场所已经成为中国宗教的主要社会活动形式,基本构成了中国当代宗教一亿左右宗教信徒的重要活动空间。因此,当代中国宗教团体、宗教场所所具有的社会特征及社会性的表达形式,可以作为中国宗教社会学研究的基本问题。

一.公共宗教:中国宗教的历史定位

中国的语言系统之中没有“宗教”这个专门术语。“宗”指的是宗族、宗亲宗庙等意义;“教”指的是学说,士人的学说或者是指儒家学说,教化、教导之意;只有“礼”及礼仪,可以包含了今日所用“宗教”的真实内涵,既有伦理制度、教义思想,亦包括宗教祭礼等仪式、祭典。“宗”的独特意义在于人伦秩序的强调;“教”则注重伦理教化。至于宗教“礼仪”的操作和实行,不仅仅是社会事业,同时也是宗教行为,体现在社会权力共同体之中的,往往促使宗教本身的意义淡漠,注重于“神道设教”的权力表达,以祭祀驾御群神,进而突出了社会共同关注的“公共”意义。

这个所谓的“公共”形式,乃是中国社会与中国宗教的独特之处。它不同于英语public的意义。依据中国文化古典,关于“公”及“公共”的古意,其说不一,却也呈现出某种内在的一致性,呈现出以一贯制的意义指向。

其一,平分之意。依《说文》解释,“公”的原始语义为“平分”之意,“公,平分也。”《韩非子.五蠹》:“自环者谓之私,背私谓之公,公私之相背也,乃苍颉固以知之矣”。另,金文“公”字,从“八”从“口”。“口”字古为宫字,即“公”从宫声。“八”作“分”解,凡分物必求平正允当,公之义为“平分”,故从“八”。

其二,用以指示身份、称号。《诗.周颂.臣工》:“嗟嗟臣工,敬尔在公”。毛亨传:“公,君也。”《左传》中多有“公室”、“公门”、“公家”等用语,为诸侯国君及君王之称呼,并衍生出公家、官家、朝廷、君王等含义。《荀子.正论》:“故上者下之本也……上公正则下易直矣。”公即指朝廷;《诗.召南.羔羊》:“退食自公,委蛇委蛇。”孔疏:“退朝而食,从公门入私门。”《论语.宪问》:“公叔文子之臣大夫同生诸公。”杨伯峻注:“公,指国家朝廷。”另有《周礼.春官.巾车》:“巾车掌公车之政令。”郑注:“公,犹官也。”

其三,与“私”相对而言。《诗.小雅.甫田》:“雨我公田,遂及我私。”《说文解字》:“私,禾也。”段玉裁注:“盖禾有名私者。今则假私为公“ㄙ”。

其四,为一般性社会法规、律法或相应的社会规则。《韩非子.有度》:“古者世治之民,奉公法,废私术,专意一行,具以待任。”《慎子.威德》:“法制礼籍,所以立公义也。凡立公所以弃私也。”《慎子.逸文》:“法之功,莫大使私不行。”黄老帛书《经法.君正》:“精公无私而赏罚信,所以治也。”《荀子.君道》:“公义明则私事息矣。”《管子.正》:“废私立公。”《管子.任法》:“任公而不任私”。

梳理这些古代文献的记述,可以把握上古时代中国宗教思想的核心脉络。实际上,就中国宗教的起源而言,“天帝”、“天命”、“天意”等崇拜是中国宗教崇拜的渊源,是中国社会秩序和人心秩序的正当性基础。它以中国社会目的论宇宙观的形式呈现,成为古代宗教为社会提供统一秩序合法性以及意义共识的前提。这里的“天”,具有其先验的公共性与至上性,至于其公共性则可以说是对其至上性的经验建构。因此,“公共”的意义及其生成,正好是中国宗教有关“天命”崇拜的意义结构的基本意域,同时也是对于“天命”意义结构的经验补充。

从古典文献看来,天命、天意的结构特征,即在于大公无私的意义呈现。《庄子.大宗师》:“天无私覆,地无私载,天地无私贫我哉?”《礼记.孔子闲居》“子夏曰:‘敢问何谓三无私?’孔子曰:‘天无私覆,地无私载,日月无私照。’”《吕氏春秋.去私》:“天无私覆也,地无私载也,日月无私照也,四时无私行也,行其德而万物得遂长焉。”

这“三大无私”的超越性价值源头,自然是非天莫属。“天”是“公”的起源。在此三大无私的象征符号制约之下,“公”的意义是平等、平分,第一意义。至于在此意义之下的经验呈现,则是天命崇拜的功能分化。

昊天上帝的崇拜形式,作为一个价值符号,是至善、至公、至大及所有秩序的象征,似可构成“天命之前人人平等”的价值观念。但天命、天帝的崇拜,却因“敬天以德”的缘故,可将天命直接落实在“受命于天”、“奉天承运”的圣王身上。所以,“公”作为平分意义,却能演变出国君的身份、称号,并对那些公共管理的国家权力机构赋予了“公”的价值内涵。于是,一个超验的价值结构落实在社会经验层面,成为国家、国君及权力秩序的一个界定。犹《尔雅》说:“天、帝、皇、王、后、辟、公、侯,君也,”其后逐步演变为公共、公益、公义、公正、公平等词意,成为一个政治概念。

尤其值得注意的是,这些具有“公共”身份者,往往又与宗教祭祀礼仪的主持、操办紧密联系。因为,金文公字从口,“口”恐为表示宫庙中朝廷大礼或宗教祭祀的场所。“八”大概是屏障一类,“公”则是举行祭事的场所,所以奏乐而祀,歌颂曰颂,颂从“公”,表示舞容的形式。为此,“公”者谓神圣之斋宫之语。殷代在其圣都天邑商,有公宫、血宫等“公”,以举行神事祭祀于其中者称“公”,故能够参加此礼仪者亦常常称“公”。所以,后世以公成为爵号或者身份称号者。

显然可见,“公共”的古意内涵有极其深刻的宗教意义,或者是宗教意义的直接的经验形式。那些具有公共身份的圣王、国君、贵族,按理就是当然的宗教领袖。换言之,宗教领袖同时也是社会公共职务的承担者。国家、政治、社会、个人、道德、宇宙、自然、宗教、鬼神,大都可以统一在这个所谓的“公共”领域。

中国特征的“公共”模式,既是政治思维方式,亦是社会行动规范;既是宇宙秩序的意义呈现,亦是道德精神的体现形式;既是人间理想的体认途径,亦是个人精神关怀的最后依托;既是

文章的脚注信息由WordPress的wp-posturl插件自动生成


分享到:

标签 :
版权声明:版权归 哲学网:哲学学术门户网站,Philosophy,哲学家,哲学名言大全 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zhexue.org/f/religion/666.html

已有 0 条评论
关于我们 | 图站地图 | 版权声明 | 广告刊例 | 加入团队 | 联系我们 |
哲学网编辑部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采用Wordpress架构,采用知识共享署名进行许可
官方邮箱:admin#zhexue.org (#换成@)索非制作|优畅优化|阿里云强力驱动
ICP证号:沪 ICP备13018407号
网站加载1.241秒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