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转播到腾讯微博

你的位置:首页 > 宗教学

张百春:叶夫根尼.特鲁别茨科伊的宗教哲学
录入: 哲学网编辑部 发表时间: 2013-04-27 点击: 1130 次 我要收藏

特鲁别茨科伊.叶夫根尼.尼古拉耶维奇于1863年9月23日(旧历10月5日)出生在莫斯科,是谢尔盖.特鲁别茨科伊的弟弟,他们之间在年龄上只差一岁,青年时期的经历也基本一致。在中学学习期间,叶夫根尼.特鲁别茨科伊经历了宗教信仰上的危机,在阅读陀思妥夫斯基的《卡拉马佐夫兄弟》和索洛维约夫的《抽象原则批判》后,据他自己说,特别是在听到贝多芬的第九交响曲后,获得了关于上帝存在的启示,重新转向宗教立场。1881年中学毕业后,叶夫根尼.特鲁别茨科伊进入莫斯科大学法律系学习,1885年毕业后在法律学校教书。1892年获得硕士学位,学位论文的主题是关于圣奥古斯丁哲学,1897年获得博士学位,学位论文研究的是六世纪西方基督教的理想。叶夫根尼.特鲁别茨科伊先后在基辅大学(1890—1905)和莫斯科大学(1906—1918)教书,并参与组建了莫斯科大学心理学会和纪念索洛维约夫宗教哲学学会,他还是当时影响很大的哲学方面的杂志《路》的组织和出版者。作为索洛维约夫的朋友、追随者、批评者,他写了两卷本的《索洛维约夫的世界观》(1912—1913),这是研究索洛维约夫思想的经典之作。叶夫根尼.特鲁别茨科伊积极参加社会活动,曾经是国务委员会的成员(1907—1908),他还是人民教育部部长的候选人,是圣主教公会的总监督职务的候选人。在1917年俄罗斯东正教教会宗教会议开会后,当选为大会两个主席之一(代表平信徒)。他对1917年的十月革命持坚决反对的态度。在国内战争期间他完全站在布尔什维克的对立面,是白俄运动的重要思想家之一。他自己最大的愿望是:不死在异国他乡。这个愿望实现了,1920年1月23日,叶夫根尼.特鲁别茨科伊在黑海边上的城市新罗西斯克去世,不久部队就从这里完全撤走了。他的主要著作有《古希腊的奴隶制》(1886)、《五世纪西方基督教宗教社会理想:圣奥古斯丁的世界观》(1882)、《十一世纪西方基督教宗教社会理想:戈里高利七世及其时代的政论家们关于天国的思想》(1897)、《法哲学的历史(古代和近代)》(1894)、《尼采哲学》(1904)、《法学百科全书》(1908)、《柏拉图的社会乌托邦》(1908)、《索洛维约夫的世界观》(两卷本,1912—1913)、《战争的意义》(1914)、《古代俄罗斯圣像绘画中的两个世界》(1916)、《颜色中的理性:古代俄罗斯宗教绘画中关于生命的意义问题》(1916)、《无政府主义思想和反革命思想》(1917)、《认识的形而上学前提:论对康德和康德主义的克服》(1917)、《对过去的回忆》(1917)、《生命的意义》(1918)、《圣像中的俄罗斯》(1918)、《动物王国与俄罗斯的未来复兴》(1919)、《回忆录》(1922)、《一个难民的路途札记》(1926年柏林)等等。
  《生命的意义》一书是叶夫根尼.特鲁别茨科伊站在东正教的立场上对自己的思想所进行的系统表述。他自己承认:“这本书是作者全部世界观的表达,是他整个一生的结果。”(注:叶夫根尼.特鲁别茨科伊:《生命的意义》,见《生命的意义:原著选》,莫斯科1994年俄文版,第246页。)作者一生都在寻找生命的意义。首先他肯定生命是有意义的,否则对生命的意义的探索就是无意义的了,而且无意义的世界也不值得在其中生活。只是生命的意义并非直接地表露在外面,而是被掩盖着,所以,才需要努力探索之。生命的意义是存在的,这一方面为寻找生命的意义提供了理论上的基础,另一方面为认识这个意义提供了实际的可能性。叶夫根尼.特鲁别茨科伊认为,生命的意义就在于寻找永恒的真理。真理是一切统一的思想和一切统一的意识。“真理是关于一切的完善和绝对意识的完满性”。(注:叶夫根尼.特鲁别茨科伊:《生命的意义》,见《生命的意义:原著选》,莫斯科1994年俄文版,第259页。)“对真理的寻找就是在我的意识中寻找绝对意识,在绝对意识中寻找我的意识的一种企图。”(注:叶夫根尼.特鲁别茨科伊:《生命的意义》,见《生命的意义:原著选》,莫斯科1994年俄文版,第259页。)于是,他把意义与意识联系在一起,寻找意义的过程实际上就是一个在意识里的认识的过程。那么要寻找绝对的真理,我们的有限的意识自身是无法实现的,必须要假定绝对的意识。我们的意识(或理性)与绝对意识(或一切统一的理性、绝对理性)是有原则区别的,“我们的理性的特征是,它只有借助一切统一的或绝对的意识才能进行思考和意识。相反,后者的主要特征是绝对的独立性和绝对的自我规定性。”(注:叶夫根尼.特鲁别茨科伊:《生命的意义》,见《生命的意义:原著选》,莫斯科1994年俄文版,第264页。)人靠自身的力量无法找到生命的意义,所以才有各种宗教产生,目的就是帮助人们寻找生命的意义。但是,叶夫根尼.特鲁别茨科伊认为,在所有的宗教里只有基督教才能给出关于生命意义问题的肯定的解决。一般地说,宗教意识就是在永恒的生命和暂时的生命之间找到结合点,“所有的宗教都这样或那样地提出这个任务:寻找永恒的生命——这是它们共同的主题;但是只有宗教中的宗教——基督教才获得了成功,达到这个目的。只有一个基督教肯定神的完满同追寻着和渴望着的被造物的世界这两个原则的未来的和完满的结合。”(注:叶夫根尼.特鲁别茨科伊:《生命的意义》,见《生命的意义:原著选》,莫斯科1994年俄文版,第259页。)在这个问题上,他的立场是坚定的,“二择一:或者上帝和世界之间的不可分的和不混合的结合正在实现着并且必将实现,或者整个世界过程是无意义的。或者基督教关于生命价值问题的宗教解决方案,或者直接拒绝信仰生命的价值,同时放弃任何宗教。这里的问题不是在宗教之间进行选择,而仅仅是在基督教和完全的无宗教之间的选择。”(注:叶夫根尼.特鲁别茨科伊:《生命的意义》,见《生命的意义:原著选》,莫斯科1994年俄文版,第259页。)叶夫根尼.特鲁别茨科伊认为,基督教信仰的本质首先是对基督的信仰,相信基督是完善的上帝,同时是完善的人。基督教的特点不是神的化身这个事实,因为在其他宗教里也存在着神的化身,也不是神在人的形象里显现,而是神的和人的本质的不可分的和不混合的统一。基督教是神人的宗教。作为神人的基督为生命的意义问题的解决提供了典范、基础和希望,因为基督彻底地战胜了死亡,而死亡是对生命的意义的最大威胁。
  《生命的意义》的第二章是神正论,神正论在这里有其独特的意义,因为任何对生命的意义问题的解决都会遭到怀疑。对生命的意义的怀疑就是对上帝的怀疑,反之亦然。“一方面我们所寻找的思想的意义和生命的意义是一切统一;另一方面我们的寻找这个事实表明,在我们的思想和生命里没有这个一切统一,没有我们要寻找的这个意义。”(注:叶夫根尼.特鲁别茨科伊:《生命的意义》,见《生命的意义:原著选》,莫斯科1994年俄文版,第315页。)如果我们的生命没有意义,说明我们的生命是在一切统一之外,是一切统一的他者。于是,在一切统一(绝对、上帝)之外有了一个他者

文章的脚注信息由WordPress的wp-posturl插件自动生成


分享到:

标签 :
版权声明:版权归 哲学网:哲学学术门户网站,Philosophy,哲学家,哲学名言大全 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zhexue.org/f/religion/614.html

已有 0 条评论
关于我们 | 图站地图 | 版权声明 | 广告刊例 | 加入团队 | 联系我们 |
哲学网编辑部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采用Wordpress架构,采用知识共享署名进行许可
官方邮箱:admin#zhexue.org (#换成@)索非制作|优畅优化|阿里云强力驱动
ICP证号:沪 ICP备13018407号
网站加载0.846秒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