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转播到腾讯微博

你的位置:首页 > 宗教学

孙冶方基金会:基督教在农村传播的政治社会后果
录入: 哲学网编辑部 发表时间: 2013-04-27 点击: 756 次 我要收藏

基督教虽然在北方农村和沿海地区获得了一教独大、具有唯一合法性的地位,其他信仰形式不断退缩,但毕竟基督教是外来宗教,且极具排他性和扩张性,因此在农村的传播必然会带来一系列的政治社会后果。当然,不可否认基督教在农村传播产生了一些正面功能,如为人们提供公共活动的空间,改变人们的某些行为及关系实践,为农村提供一定程度上的道德氛围和纠纷调解的机制等。但由于既有研究过多地关注基督教的某些正面功能,而有意无意地忽视它带来的诸多显而易见的负面后果,从而使对基督教传播的判断过于片面。因此,本报告将主要关注被人们所忽略的基督教传播带来的重大后果。

  第一节 基督教给农村家庭带来紧张和冲突

本次调查的数十份报告有相当部分撰有因为信奉基督教,而导致家庭成员之间的矛盾和纠纷,江西农民形象地将此类家庭矛盾称之为“基督纷争” 。

“基督纷争”一般有几种情形,一是信仰基督教有各种各样的聚会、活动,因此必然会将农活和家务耽搁,引起家庭其他成员特别是儿子媳妇的不满,由此爆发家庭纠纷。这种类型的纠纷从传教开始就有,一直持续到现在,为一般的纠纷。兰考农村80年代信仰基督教的多为30岁的媳妇,她们信仰基督教后会遭到婆婆的攻击和嘀咕,有时丈夫也会掺和进来,那个时候的教会资料直接将婆婆唤作“恶婆”。如灵歌《恶婆》:[1]

1)婆婆见媳妇心头火,叫声媳妇你真恶,东跑西跑不做活,说话你强,脸又多,啥活不想干,吃的你又多吃,像你这样的媳妇真是气死我,回家你先把你娘叫来,叫来你娘咱说说。

2)婆婆你不要这样说,世上娶媳妇娘家不带祸锅,干活你光嫌少,吃的光嫌多,像你这样当婆婆,叫我没法活。

到现在,这种类型的“基督纷争”则转变为儿子、媳妇嫌信教的老人给家里做事少了、参加教会聚会忘了带孩子等,而引发的代际矛盾。河南B庄的老信徒郭姊妹与媳妇的关系一向不好,媳妇还经常撅她,不给她饭吃,甚至还因她把教友带回家,媳妇将饭食扔进粪坑,不给她留。

第二种类型的“基督纷争”是因对基督教的反感导致的。这种反感源自无鬼神信仰的人,一般是如今三四十岁一代年轻人,他们完全接受的是无神论教育,他们宣称自己“什么也不信,就信钱、信自己”,意思是他们要在社会性竞争中获得金钱、荣耀地位、面子等,任何信仰在他们那里都是封建迷信。

第三种类型的“基督纷争”是由家庭成员之间信仰和价值观的不同导致的,这类纷争表现得特别明显、尤为剧烈。这类纷争既有日常性的,也有仪式性的。日常性的是指生活中信仰基督教的家庭成员的行为方式、禁忌与自己守持的相背离而导致的纷争。如江西F村,除聚会点负责人的家庭中没有发生基督纷争外,其他教徒的家庭要么受到子女的反对,要么遭到丈夫的责骂和抵制。这些家庭中的非基督徒不准对方在家挂十字架,不准参与聚会,不准把相关的书籍、光碟等资料带回家。F村有14户人家信仰基督异端,有13户发生了“基督纷争”,占93%。

F村的“基督纷争”最为激烈的是刘某夫妇。刘某的老伴参加过著名的辽沈战役,之后又参加了抗美援朝,83年从一家国有煤矿离休后回F村居住。2004年,刘某不小心摔断了左腿,为了能治好腿伤,在邻居的传教下加入了“门徒会”。刚开始,她的老伴也没有反对,认为只要能把腿治好,信什么都可以。但两个星期后,教会的负责人要刘某撕下挂在堂屋上方的毛主席画像,毁销摆放在上席的祖先肖像。刘某的老伴一听不能挂毛主席像、不能信祖先,“脑子顿时深受刺激,感到胸闷心痛”。他万分气愤道,只要自己活一天,主席和祖先的像就要挂一天。之后,他强烈反对老伴去聚会。为了不让刘某信基督,老头故意把她的十字架仍进马桶。每次聚会时,便把她锁在家里。

除了日常性的纷争外,信仰和价值观的分歧往往容易表现在丧葬上,在这里基督教与传统信仰的矛盾、较劲最为突出,而且是表明自己信仰程度和态度的最佳时机。基督教与传统信仰孰弱孰强就体现在丧葬最终采用何种方式进行。鄂南农村传统保存得还较为完整,但此类信仰冲突也较多:

舒兰香的母亲程秋月去世之前,曾说:“我一生没有其他愿望,只要求按照基督教的仪式安葬。在棺材上不要雕刻龙凤,要印上十字架。”去世之前,她给自己做了一套天使那样的白袍子。舒的母亲去世后,舒对舅舅说:“我们是母女关系,要求按照母亲的愿望安葬。”舅舅非常积极地反对,说姐姐一辈子吃了很多苦,要为她做道。而舒兰香则哭诉说:“如果妈妈的愿望得不到满足,她的一生都划不来。”程秋月的葬礼最终按照传统仪式安葬的。舒兰香为此对舅舅产生了很深的不满。 [1]

在江西、鄂南农村,因为传统信仰体系保存还较为完备,尚有自己的一整套的解释系统,因此在“基督纷争”中,往往是传统的力量占上风,基督信徒无法固执地坚持自己的行为方式。但是在传统信仰体系已经混乱不堪的安徽农村,则可能是另外一副景象。安徽H县方G村一带,传统的清明节上坟是亲友一同前行,要烧香、放鞭,上坟后在家小聚。如今基督教搅合进来就打乱了分寸,基督教不让烧香,而且不准让烧香的亲友入家门,于是小聚就只能到外边的茶馆。在上坟上,由于传统的退让可以各按各的办,但是老人死后该不该送祭饭就成了如今矛盾的焦点。

基督徒认定祭饭被香熏过,吃后有罪,烧香是第一大忌!祭饭最终会送到厨房,做成饭菜宴请客人,“害的人就更多”。为此,基督徒拒绝亲戚送祭饭,变通办法是把祭饭折成钱。这样的拒绝,会导致他们与送祭饭的至亲之间的正面冲突,而且不是与一个人的冲突。前年,魏婶遇到了她最难以接受的事情:母亲去世后,弟媳不允许前来吊丧的人烧纸,更不准送祭饭。要按基督教的规矩开追思会,魏婶并不反对,母亲在去世前跟着儿媳入了教会,但她无法接受的是“妈妈辛苦一辈子,死后还弄不到一口饭吃!”气愤和担忧之余,性格强硬的魏某仍然送了祭饭。只是祭饭一送去就被拿到厨房,并没有摆到供桌上。当天根本就没有燃香明烛、摆牌位的供桌。本应是供桌的大方桌上,摆的老人的画像,上方悬个很大的十字架,两边则是教会送来的白地黑字的挽联。 [2]

从安徽农村基督教与传统信仰较劲的结果可以看出,传统信仰在基督教面前已经不堪一击、节节败退。不仅如此,在山东还出现了同为基督徒的婶侄结婚、突破农村传统伦理底线的事。

杨广臣现在的妻子其实是他的堂婶,没有出五服,杨的前妻因病已去世多年,死时五十多岁,而他现在的妻子的丈夫,即他堂叔叔也因病去世多年。杨广臣自己有四个儿子,两个闺女,堂叔叔有一个儿子,两个闺女。杨广臣自己的儿女倒不反对父亲的婚事,但其堂叔叔的儿子则坚决反对,认为这有违伦理,而且不好称呼,怕村里人笑话。但在他堂婶认为,耶稣教里皆兄弟姊妹,因此坚决要嫁,母子俩多次激烈争吵,堂婶甚至以死相逼,其儿子在众人劝说下最

文章的脚注信息由WordPress的wp-posturl插件自动生成


分享到:

标签 :
版权声明:版权归 哲学网:哲学学术门户网站,Philosophy,哲学家,哲学名言大全 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zhexue.org/f/religion/542.html

已有 0 条评论
关于我们 | 图站地图 | 版权声明 | 广告刊例 | 加入团队 | 联系我们 |
哲学网编辑部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采用Wordpress架构,采用知识共享署名进行许可
官方邮箱:admin#zhexue.org (#换成@)索非制作|优畅优化|阿里云强力驱动
ICP证号:沪 ICP备13018407号
网站加载0.907秒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