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转播到腾讯微博

你的位置:首页 > 宗教学

单渭祥:纪念中国基督教三自爱国运动60周年
录入: 哲学网编辑部 发表时间: 2013-04-27 点击: 914 次 我要收藏

【编者按】今年是中国基督教三自爱国运动60周年。1950年,以吴耀宗先生为代表的老一辈基督教界领袖,发起了中国基督教三自爱国运动,开启了中国基督教的全新局面。60年一甲子,三自爱国运动所走过的风雨历程,是中国基督教摆脱西方差会控制,赢得完全独立自主的艰辛历程;是中国基督徒不断增强民族自信心,与祖国和人民同呼吸共命运的历程;也是中国基督教努力探索实践更好地与社会主义社会相适应的历程。回顾60年三自爱国运动走过的伟大历程,展示三自爱国运动带来的巨大成就,展望中国教会的美好前景,有助于中国基督教继续高举爱国爱教旗帜,努力办好教会,为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作出更大贡献。

一、三自爱国运动的历史与圣经依据

1.三自爱国运动顺应历史发展方向

19世纪初基督新教传入中国,曾经对中国的科学、文化、教育等各个层面产生不少积极影响。但遗憾的是,整个传教运动与帝国主义殖民扩张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原本基督“和平的福音”竟然尾随西方列强的枪炮一起进入中国,原本应是“福音使者”的传教士竟然在有形无形之中直接或间接地参与了对华侵略,原本理应“不靠势力、不靠才能、依靠耶和华的灵方能成事”(亚4∶6)的福音事工企图凭借不平等条约规定的特权而得到拓展。而且,他们建立和发展的传教区域,与帝国主义瓜分中国、划分势力范围难分难离。同时,西方不少传教士每每怀揣其文化优越感,粗暴地否定中国传统文化,并把“西洋式的组织、思想与四分五裂的宗派”移植到中国。这一切使原本纯洁的福音蒙上了阴霾,极大地伤害了中国人的民族情感,人为地在福音面前垒起了一道厚厚的隔墙。故基督教被中国人民视为“洋教”,难以真正在中国土地上扎根,虽历经百年经营终不被中国社会认同。
1949年新中国的诞生,为中国基督教创造了一个摆脱帝国主义控制,实现自立梦想的大好机遇。一些基督教领袖发起了旨在真正实现中国教会“自我”的基督教三自爱国运动。1950年9月,吴耀宗先生等40位基督教领袖联名在《人民日报》发表了题为《中国基督教在新中国建设中努力的途径》的宣言(通称《三自宣言》),揭开了基督教三自爱国运动的序幕。该宣言向国内外表明中国基督徒的政治立场和爱国情怀,揭露帝国主义曾经利用基督教的史实,唤醒广大信徒发扬爱国民主、自尊自信的精神,鼓励中国基督徒为建设一个独立、民主、和平、统一和富强的新中国而奋斗。同时,还宣告在新中国建设基督教会要完成自治、自养、自传的任务,促成一个为中国人自己所主持的教会。《三自宣言》得到全国基督教徒的广泛响应,许多信徒,包括不少偏远地区的教徒,都对这个宣言表示热烈拥护,一场声势浩大的三自爱国运动在基督教内展开。通过广泛宣传和学习,不少教内同工同道意识到,三自爱国运动是刚刚迈进新时代的中国基督徒必须作出的正确选择,也是爱国主义在基督教领域的重要实践。只有这样,才能彻底割断基督教与帝国主义的联系,才能还福音真理和基督教会本来面目,才能改变基督教在中国人民心目中的“洋教”形象,才有可能建立一个与新中国相称的教会。所以丁光训主教说:“三自是基督徒为福音作见证的不二道路。”

2.三自爱国运动符合圣经原则

圣经上的确没有“三自”一词,但不等于没有“三自”精神。基督教最初能从犹太教中脱胎而出,就是因为保罗提出因信称义,反对靠守律法称义。这个创新使基督教闯过了历史上的第一关,也是极其重要的一关。保罗代表外邦教会所要求的,正是三自的这个“自”。就是让外邦教会摆脱所谓“母会”的束缚,走出自己的道路来。所以,保罗书信中既有“我们虽多,仍是一个身体”的普世教会理念。
  两千多年来,不论福音传到哪个地方、哪个民族、哪个国家,当人们在接受基督教的同时,根本没有必要把来传福音之人的国家和文化也接受过来,圣经更没有要求基督徒摆脱与自己民族同胞的联系和情感。相反,圣经要求传福音者“在什么样的人中成为什么样的人”。
  丁主教说:“基督教两千年的传教史和它一百多年的在华传教史在正反两方面都有无数经验使我们摸索到这样一条重要的规律:对移植过来的异体的排斥,不仅是个生物学和外科医学的现象,它也是传教史上的大问题,并且在民族觉醒状态下每每显得格外尖锐,甚至爆发成为强烈的冲突。教会要人们来听它,不能靠国外政治势力的支持。教会实行三自,成为本国的教会,这是赢得发言权的唯一途径。”中国基督教三自爱国运动本身正是一场福音处境化运动,是中国基督徒面对新中国现实处境的积极回应。
  各国教会越实现其特殊性,越具有个性,教会的多样性程度越高,其普世性也越有内容。试想,如果连独立自主都办不到,又如何去彰显基督里的丰富?毫无疑问,我们承认教会的普世性,也要积极同世界各国教会发展主内肢体的联系,实现圣经“各房靠他联络得合式”的教导。但我们必须清楚,一个民族的教会越在本民族中扎根,越能丰富普世教会的公性内容,也就越能为普世教会作出贡献。因此,中国教会的“三自”原则,既吻合“基督论”中“道成肉身”之神学诠释,也符合“教会论”中“教会是充满万有者所充满的”之神学理解。
  三自爱国运动是中国人民反帝爱国运动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中国人民经过一百多年的流血斗争才迎来了新中国。三自爱国运动要求自治、自养、自传,摆脱帝国主义的控制和利用,是一个完全正义的行动,也是历史必然的选择。从信仰上来说,上帝是公义和圣洁的,不能容忍基督教被利用为帝国主义侵略之工具。上世纪50年代三自爱国运动开始时就有人说,这是“离罪就主”的运动,并说“这是正路要行在其间”(赛30∶21)因此,三自爱国运动是对爱国与爱教相统一的生动诠释。就其民族性而言,它丰富了爱国主义内容,是不屈不挠的民族气节在基督教领域的生动体现。就其教会性而言,它是圣经原则与教会传统在中国特定环境下办好教会的成功实践。

二、三自爱国运动的成就

1.三自爱国运动使中国基督教摘掉了“洋教”帽子,赢得了中国教会的主权独立

三自爱国运动使中国教会不再是外国传教差会的附属物,而是中国一部分公民出于对基督的信仰和热爱而自己组合起来、带有中国文化特征的基督教,也使中国基督教不再成为帝国主义利用的工具,而是成为团结信徒走爱国爱教道路,并且能够为构建和谐社会作出贡献的积极力量。这个根本的变化改变了民众对基督教的观感和认知,为中国教会的生存和发展赢得了良好的社会氛围。正是在三自爱国原则指引下,中国基督教积极探索既符合圣经教导和普世教会传统,又融会中国文化和适合中国社会处境的办教方针,扬弃基督教的西方色彩,寻求建立“自我”的途径,为基督教中国化打下了坚实的基础。三自爱国运动使中国教会赢得了自尊和主权,用事实向世界宣告:中国基督徒站起来了!

2.三自爱国运动加强了中国基督
徒的爱国热情和社会责任感

60年来,三自爱国运动始终以提高基督徒的爱国主义觉悟为己任,以中华民族曾经遭受的屈辱和祖国60年来翻天覆地的变化为教材,结合圣经教导和古圣先贤的榜样,帮助和提高广大基督徒加强公民责任意识。如今,“一个基督徒应当是个好公民”和“维护法律尊严、维护人民利益、维护民族团结、维护祖国统一”已经成为众多中国基督徒的共识。基督教界人士与社会各界一起参政议政,广大基督徒在历年抗灾救灾、乐捐助人、扶贫帮困等社会慈善公益事业中积极参与,实践了圣经“作光作盐”的教导,受到社会各界肯定。例如:2008年汶川地震时,据不完全统计,中国基督徒捐款超过了1.5亿元,创历史最高。

3.三自爱国运动使中国教会跨越宗派主义藩篱,实现了联合礼拜

解放前,中国教会原有七十多个宗派,分别隶属于国外教会的宗派之差会。三自爱国运动遵循“用爱心互相宽容,用和平彼此联络”的圣训(弗4∶2-3),在信仰上互相尊重的原则基础上,顺从上帝在环境中的特别带领,实行了联合礼拜,使宗派性组织逐步消失,中国教会进入“后宗派时期”,结束了宗派林立、分门别户、互相攻讦的局面,为国际上盼望教会合一的众多基督徒所羡慕。
  中国基督教三自爱国运动不但强调要增进教内团结,还积极提倡尊重各宗教之间、有无信仰人群之间的和谐关系。在爱国主义的大前提下实行“政治上团结合作、信仰上彼此尊重”的原则,改变了解放前各宗教间、各宗派间以及信教者与不信教者之间互不来往、彼此攻击诋毁的局面。在倡导“信仰虽然不同,我们仍是朋友”的理念下,基督教界与其他宗教界在参政议政、慈善救助等领域进行了卓有成效的合作和对话,显示了我国宗教和谐共处的良好局面。

4.三自爱国运动维护了基督教的合法权益,为推进教会建设的各项事工提供了有力的保障

作为党和政府联系信教群众的桥梁,各地基督教三自爱国组织与上世纪80年代成立的基督教协会携手合作,积极协助政府落实各项宗教法规和宗教政策,反映基督教界的社情民意,提交信徒的合理诉求,切实维护教会合法权益。不仅在帮助教会落实政策、收回教产、恢复礼拜等事工方面做了大量实事,在修改及制定各类与宗教有关的法律法规过程中,积极发表基督教界人士意见,既维护了国家和社会的整体利益,又切实维护了宗教界的合法权益。
同时,“两会”积极为教会开展各项事工提供服务。在自传研究、圣经印刷、出版发行、义工培训、农村牧养、海外联络等方面做了大量工作,为办好教会奠定了坚实基础。

5.三自爱国运动使中国教会的神学思考趋于活跃,为催生扎根本土的神学体系奠定基础

已经拥有独立主权的中国教会,如果在神学思想层面依然是西方神学的翻版或延续,而缺乏独立的神学思考以及在上帝面前的独特领受和滋养,仍然不能算是一个成长和健康的教会。因此,吴耀宗先生在三自爱国运动发起之初就明确指出:“中国基督徒必须自己去发掘耶稣基督福音的宝藏,摆脱西方神学的羁绊,清算逃避现实的思想,创造中国信徒自己的神学系统。”无论是发生于上世纪50年代的“神学群众运动”,还是在上世纪90年代末丁主教提出的“神学思想建设”,都是三自爱国运动的充实和内化。目的就是要帮助信徒全面理解圣经,拓展信仰视野,排除信仰上的狭隘和偏激,解决好思想理论中一些影响中国基督教与时代进步的深层次问题,促进福音中国化。从而开始探索和建立中国基督教在神学上的“自我”,藉此又引导教会健康发展。10多年来,神学思想建设取得了阶段性的成果。它活跃了教会的神学思考,深化了信徒对信仰的理解,丰富了教会的讲台信息,有力抵制了异端邪说,弘扬了基督教的伦理道德,增强了基督徒的社会责任感和服务意识。神学思想建设标志着三自爱国运动逐步走向成熟,标志着中国基督教不但在身量上有了长大,而且在智慧上正在成长。特别是《丁光训文集》的出版,对构建中国基督教扎根本土的神学思想体系提出了一系列具有深刻时代意义的观点。

6.三自爱国运动使圣而公的教会特征得到体现,中国教会在普世交往中的形象得到提升

作为基督身体上的一个肢体,中国教会重视并珍惜与普世教会的主内团契和分享。60年来,中国教会在互相尊重、平等友好的基础上与世界各国教会的团体或机构建立了主内友谊,在公开、坦诚、合法的原则指导下,与海外友好教会和团体建立了合作侍奉的伙伴关系,创建了资源分享的良好模式,分享中国基督徒的美好见证,展示中国基督教的良好形象,见证了中国信徒享有宗教信仰自由的真实状况。1991年,中国基督教协会加入了世界基督教教会联合会(WCC)。随着我国综合国力的不断提升以及中国教会实行三自所带来的积极成果,中国教会在国际舞台上的影响力与日俱增。中国基督教三自爱国运动在世界基督教历史上代表着一个意义重大的转折、一个崭新的发展阶段。这一发展或转折,向世界一切关心教会前途的基督徒传达了不容忽视的信息。亚洲一位颇有历史眼光的基督教领袖曾说:“中国教会非殖民地化的经验,必须在亚洲许多教会强有力地提出来,他们想要获得教会的独立自主,实现其自我,必须考虑中国这一个重要典型范例。”

三、三自爱国运动的启示

  1、越是在对外开放的形势下,越要牢记独立自主自办教会的原则

中国教会十分珍视自己的特殊道路,同时不排斥有益的国际交往。凡尊重我国教会主权的国际基督教团体和个人,作为基督里的肢体,我们乐意同他们开展友好互助、取长补短的联系。三自爱国运动并不是一个盲目排外的运动,我们强调的教会自立也不是一种自我孤立。60年来我国教会已经与国际上多个国家和地区的教会团体或个人建立了主内平等的友好情谊,这一切对于扩大我国教会的国际影响,争取国际有益舆论,孤立少数反华势力,拓展中国教会事工无疑大有裨益。
  但在经济全球化、文化多元化的浪潮中,不少人曾认为当世界已经成为“地球村”时,再谈“独立自主”、“国家主权”显得有些过时。可事实上,经济全球化并没有在经济领域消减国家之间的利益冲突,文化多元化也未曾停息西方国家凭借着强势地位的话语权,千方百计地对社会主义意识形态进行攻击,并且强行输出其西方价值观的脚步。60年的经验告诉我们,越是在对外开放的形势下,我们就越要坚持独立自主自办教会的原则。坚持独立自主自办教会的原则,就是坚持三自爱国运动的核心。

  2、只有坚持三自,才能办好中国教会。也只有办好中国教会,三自爱国运动才能得到巩固和发展

60年来,无论是在“文革”的暴风骤雨中“同受苦难”,还是如今同享改革开放带来的丰硕成果,三自爱国运动始终倡导中国基督徒与人民在一起。正是这个“与弟兄相同”的经历,让中国基督教置身于国家、民族之中,与本国人民同呼吸、共命运,才始见教会扎根于本国土壤,并在自己同胞中为基督作见证。
  丁主教在
《回顾与展望》中曾指出:”三自从来不是为三自而三自的,三自爱国运动从发起之初所看到的远象,就是基督的一个治得很好、养得很好、传得很好的教会在中国大地上建立起来。”事实上,从新中国成立后被称为“三自宣言”的《中国基督教在新中国建设中努力的途径》一文中提出“为要促成一个为中国人自己所主持的中国教会”,到中国基督教第五次全国会议提出“自治要治好、自养要养好、自传要传好”,再到了上个世纪末“济南会议”提出“加强神学思想建设”,中国基督教三自爱国运动始终没有偏离办好教会的根本宗旨,60年的三自爱国运动,既是一个爱国的运动,也是一个为办好教会提供条件的运动。不但具有一定的政治意义,也同时具备属灵上的意义。60年的经验再次告诉我们:三自必须以办好教会为己任,才能更大范围地团结广大信徒为构建和谐社会作出应有的贡献。

  3、积极推进神学思想建设,丰富和发展三自爱国运动的内涵,三自爱国运动才能有更广泛的信仰基础

 从教会诞生之日彼得用听众的“乡谈”感动人皈向基督到使徒约翰用“道”的概念向希腊文化背景下的人们传扬福音;从耶稣是大祭司“在凡事上与他的弟兄相同”到保罗“在什么样的人中我就做什么样的人”,都可以阐述和说明基督教应当是一个适应力极强的宗教,正是这种自我调适能力见证了其蓬勃发展的生命力。三自爱国运动发起正是基督教与时俱进、适应新社会变革的重要历史性举措。而加强神学思想建设,则是新时期教会加强自身建设的迫切需要,也是从思想理论层面与社会主义社会相适应的必然举措。
  60年来,随着经济社会、外部环境的深刻变化,三自爱国运动的巩固、深化和发展面临着新的机遇和挑战。丁光训主教曾以敏锐的眼光觉察到基督教神学思想的严重滞后而导致与社会发展时代进步极不相称的问题,于是提出神学思想建设。这是三自运动发展到一定阶段必须要进行的事工,为的是要清除西方传教士遗留下来以及近年来西方渗透进来的一些与时代格格不入也与圣经教导相背离的神学思想,增强基督徒的神学鉴别能力。并以当代中国人能明了的语言来阐述基督教的信仰和伦理规范,引导他们具有纯正的信仰和积极向上的人生态度,努力提升基督教的社会形象,从根本上解决基督教与社会主义社会相适应的问题。而这正是三自爱国运动的继续、充实、深化和发展。
  我们的基本信仰保持不变,但神学思想可以为了适应不同时代、地域、民族而不断向前发展。神学是基督教在思考,这种思考必然是动态的、也是处境化的。中国教会的神学思想建设必然要立足圣经,汲取教会传统的精华,并且要结合中国文化和中国教会走三自爱国道路的经验来进行理性思考,这样的思考必将赋予三自原则更丰富的神学内涵,也必将取得更为广泛的思想认同基础。

(作者为《天风》主编)

文章的脚注信息由WordPress的wp-posturl插件自动生成


分享到:

标签 :
版权声明:版权归 哲学网:哲学学术门户网站,Philosophy,哲学家,哲学名言大全 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zhexue.org/f/religion/536.html

已有 0 条评论
关于我们 | 图站地图 | 版权声明 | 广告刊例 | 加入团队 | 联系我们 |
哲学网编辑部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采用Wordpress架构,采用知识共享署名进行许可
官方邮箱:admin#zhexue.org (#换成@)索非制作|优畅优化|阿里云强力驱动
ICP证号:沪 ICP备13018407号
网站加载0.919秒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