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转播到腾讯微博

你的位置:首页 > 宗教学

蒋新卫:中亚国家的民族、宗教问题与中国新疆的社会安全与稳定
录入: 哲学网编辑部 发表时间: 2013-04-27 点击: 2029 次 我要收藏

中亚地区“三股势力”与中国新疆的社会稳定
  (一)伊斯兰极端势力与中国新疆民族问题
  l.伊斯兰教的国际化与新疆民族问题的国际性特征
  伊斯兰极端主义直接威胁着中国西部的安全、稳定。随着现代社会的进步,西方国家逐步将宗教从社会政治、经济、意识形态的中心地位移出,而当代伊斯兰教却从传统的神学领域向政治社会学领域转变,形成现代伊斯兰的政治观念,即宗教与政治合一。
  历史的沿革与现实的发展都清晰地表明,中亚伊斯兰运动对中国新疆有着深刻的影响。一方面归因于两地区间文化传统的历史联系,另一方面也是当代伊斯兰复兴运动对外扩张的现实体现。在20世纪90年代初中亚各国取得独立国家地位之后,情况愈显突出。新疆历史上便是中国政府与外部世界交往的重要边陲,特殊的地理位置和复杂的民族、宗教、文化风情,使这一地区一次次成为外部骚扰与分裂中国的首选地域之一。中亚伊斯兰运动的当代发展对新疆安全与稳定的危害日益突出。
  在中西亚和新疆之间双向流动的人员,每年以朝觐、探亲、经商、学经、学术文化交流等方式,把国际伊斯兰复兴思潮的信息不断传递到新疆。国际宗教势力还通过各种手段对新疆宗教界人士施加影响。这是促使新疆伊斯兰极端主义迅速发展的外部原因。
  20世纪90年代特别是1993年后,新疆有一批在伊斯兰国家学经的信徒回到新疆各地,新疆伊斯兰极端主义开始迅猛抬头。主要表现如下。(1)活动范围迅速扩大。除了南疆的几个发源地迅速向附近各县、乡辐射外,还加大了向乌鲁木齐、伊犁等地发展的力度。(2)传播对象急剧扩大。由过去主要针对农村和部分城市、乡镇青少年、个体户迅速向大专院校和厂矿渗透,这在20世纪90年代中后期更为明显,喀什、和田的大、中专学校和乌鲁木齐的部分高校、中专和个别厂矿都受其影响。(3)活动骨干有所变化。除了年老的头面人物加紧活动外,他们培养的塔里甫成为直接跳到前台猖狂从事分裂破坏和暴力恐怖活动的骨干。(4)活动方式灵活多样。20世纪80年代末,全疆由伊斯兰极端主义者主持的礼拜寺仅有几座,到20世纪90年代末已达300多座。新疆伊斯兰极端主义最有影响的头面人物、叶城的阿.买合苏木(已死)80年代提出了“十年制造舆论、培养人才,十年搞动乱,十年武装夺取政权”的口号,完全暴露了他们夺取政权、分裂祖国的政治目的,说明新疆伊斯兰极端主义势力已经形成。
  20世纪90年代,新疆伊斯兰极端主义实现了和民族分裂主义的合流,政治化倾向完全显露,并由80年代的制造舆论、培养骨干阶段转入到文武并举、以武为主的阶段。90年代以来,新疆发生了一系列旨在进行民族分裂的凶杀、爆炸、抢劫、纵火等暴力恐怖案件几百余起。
  2.新疆伊斯兰极端主义势力的实力状况及活动能量分析
  1999年以后,从表面上看,全疆所有伊斯兰极端主义势力的教职都已被取消,他们不能再名正言顺地主持宗教活动,但暗中活动仍很猖獗。如喀什地区早在1997年极端主义的宗教教职人员职务已被取消,但至1998年仍有80多座清真寺有其势力在活动。全疆一万多座清真寺中,有近半数以上被极端宗教势力的活动所骚扰。新疆伊斯兰极端主义势力数量虽不多,但能量很大。从人员构成看,该派从头面人物、骨干分子到信徒,一是年轻人多,思想激进;二是经商的多,有资金支持;三是流动性大,以经商的名义到处活动,见识多,接触面广,因而信息灵通,能量较大。进入新世纪后,随着世界范围内反恐战争的深入,尤其是阿富汗塔利班政权的倒台,新疆极端宗教势力失去了一支重要的外援,加上国内“严打”,已基本摧毁了他们的有生力量。但目前,宗教极端势力的少数顽固分子仍在活动,其主要手法是有组织地开办地下讲经点、习武点和从事地下“台比力克”(讲经)活动。他们大多以走家串户的方式或在人群密集之处以“讲经”的名义竭力宣传宗教极端思想,煽动民族仇视,攻击党和政府、使不少群众上当受骗。此外,攻击爱国宗教人士、争夺教权和信教群众的活动也未停止。从当前复杂的国际背景和新疆特殊的区情社情看,国际敌对势力竭力从事的渗透活动和境内外民族分裂主义势力利用宗教进行的各种分裂破坏活动,还将长期存在。
  3.世界格局视野中的新疆宗教极端势力
  新疆宗教极端势力与中、西、南亚伊斯兰教发展新思潮和境内外民族分裂主义势力密切勾结,利用宗教搞分裂活动,为国际敌对势力干涉我国内政提供了借口。新疆伊斯兰极端势力大肆煽动宗教狂热、破坏祖国统一和民族团结、制造各种暴力恐怖事件,理所当然地受到了我国政府的打击,西方敌对势力却以“宗教自由”和“人权”为借口,千方百计对我进行攻击和指责,如 1999年美国通过“国际大赦组织”,攻击新疆打击宗教极端势力的举措为“镇压宗教”和“破坏人权公约”。这样,新疆伊斯兰极端势力大肆进行的各种破坏活动,客观上充当了西方敌对势力对我实施“西化” 和“分化” 图谋的政治工具。近几年,西方敌对势力利用民族宗教分裂我国的做法出现了新的发展动向。他们利用基督教、天主教加大对我实施“西化”、“分化”的图谋。他们趁我国实施西部大开发、加入世贸以后与国际接轨过程中较为宽松的社会环境,利用各种机会、途径和手段加速推进“福音西进” 计划,并企图在新疆的维吾尔、哈萨克等少数民族中发展教徒。民族分裂主义势力也试图通过在少数民族中发展“两教”信徒投靠西方反华势力,并使新疆问题国际化。上述情况表明,在今后一个时期,我们和敌对势力围绕渗透与反渗透、分裂与反分裂的斗争会更趋尖锐。
  (二)全球反恐背景下,“三股势力”发展的新特点及对新疆安全稳定的危害
  1.组织策划一系列爆炸、暗杀、纵火等暴力恐怖活动
  20世纪90年代后,受国际社来形势和国际恐怖主义的影响,新疆民族分裂主义的暴力恐怖活动日益猖獗,“东突伊斯兰运动”等宗教极端组织在新疆境内外从事暴力恐怖活动,针对无辜平民在公共汽车上、电影院、录像厅、百货商店、市场和仓库等制造爆炸事件;针对国家公务人员、执法人员、医生、爱国宗教人士、农民等进行暗杀活动;纵火焚烧计划生育指导站、商店等公共设施;为筹集恐怖活动资金,实施蒙面抢劫,以及投毒、绑架等。在这种十分严峻和复杂的形势下,2001年12月9日,中共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委召开全新疆维护稳定工作电视电话会议,并首次披露了新疆自90年代以来敌对势力、民族分裂势力和暴力恐怖势力“三股势力” 的渗透破坏活动。
  ①爆炸。1992年2月5日,恐怖分子在乌鲁木齐市部分公共汽车、录像厅、家属楼制造一系列爆炸案,造成3人死亡、20多人受伤。1993年6月以来,恐怖分子先后在喀什、和田、阿克苏等地制造10起爆炸案件、4起暗杀和预谋暗杀案件,造成2人死亡、36人受伤;1997年2月25日,恐怖分子在乌鲁木齐市连续制造5起公共汽车爆炸案,炸死9人,炸伤68人;1998年2月22日到3月30日,恐
怖分子在叶城县连续制造 6起爆炸案,致3人受伤,天然气输气管道被炸坏。②暗杀。目标是基层党政干部、爱国宗教人士和无辜群众。1996年3月22日,恐怖分子将新和县爱国宗教人士阿克木司地克阿吉杀死;1996年5月12日,暗杀艾提尕尔清真寺大毛拉、自治区政协副主席阿荣汗阿吉;同年4月29日,杀死库车县阿拉哈格乡库纳斯村原乡党委副书记卡吾力托卡一家5口人;1999年8月23日,残忍杀死泽普县波斯喀木乡党委委员、政法委副书记、乡派出所指导员胡达白尔地.托乎提及其子;2000年1月25日,乌什县发生恐怖分子袭击两家汉族群众,一次杀死7人、杀伤2人的特大恐怖案件,最小的孩子才2岁;l月26日,在新和县将60岁汉族老人杀害。③纵火。恐怖分子在短时间内制作了40多枚化学自燃纵火装置,于1998年5月23日在乌鲁木齐市15个繁华商贸场所统一投放,幸被及时发现扑灭。④投毒。1998年1月30日到2月18日,恐怖分子在喀什市制造了23起投毒案,致使4人中毒,1人死亡,多头牲畜被毒死。⑤制造打砸抢骚乱事件。1995年7月7日,恐怖分子在和田市策划、制造了冲击、打砸和田地委、行署、公安机关的骚乱事件;1997年月5日、6日,恐怖分子在伊宁市策动、制造了严重的打砸抢骚乱事件,打死7人,打伤200多人,砸烧汽车20多辆。⑤制造暴乱事件。1990年4月5日,恐怖分子制造了震惊中国的阿克陶县巴仁乡反革命武装暴乱,致使武警、民兵等8人死亡,重伤7人。
  2006年8月28日,自治区公安厅副厅长王乐祥在“新疆自治区加强民用爆炸物品安全管理电视电话会议”上说:“境内外敌对势力和敌对分子一直在想方设法搜集各种爆炸物品和制爆材料;并伺机对我油气田及输油气管道、水电、公路、铁路等重点要害部位实施爆炸等暴力恐怖袭击。2004年‘9.5’铁路爆炸案和‘3.2’武警部队军营爆炸案等就是其具体行动。据不完全统计,从1990年至今,我区公安机关从‘三股势力’手中收缴炸药41300公斤、制爆原材料4150公斤、爆炸装置832枚,手榴弹、手雷6540多枚,雷管、拉火管76640多枚、震源弹330余枚,数量惊人。”2008年北京奥运会开幕前后,民族分裂分子在库车等地制造了“8.4”、“8.10”、“8.12” 等恐怖案件。以“东突伊斯兰运动” 等为代表的宗教极端组织在新疆境内外从事暴力恐怖活动,给新疆的社会生产生活和公共安全造成重大损失和威胁,同时也极大地损害了新疆的投资和融资环境,为新疆稳定持续快速的发展制造了阻力和障碍
  2.在意识形态领域大搞分裂活动
  20世纪90年代后期,民族分裂分子开始调整战略向意识形态领域渗透,妄图通过在意识形态领域的长期渗透,达到迷惑群众和扩大社会基础的目的。特别是“9.11”事件以后,国际社会反恐共识基本形成,恐怖主义成为众矢之的,为了摆脱恐怖主义形象,境内外新疆民族分裂势力改变活动方式,加大宣传造势,加紧在意识形态领域进行渗透、颠覆和破坏,新疆民族分裂破坏活动进入一个以文为主的阶段。这就使新疆意识形态领域反分裂斗争更加尖锐和复杂,维护新疆社会安全和文化安全的任务更加复杂和艰巨。
  应该看到,由于近年来新疆自治区在打击民族分裂势力、极端宗教势力、暴力恐怖势力方面措施得力,标本兼治,取得了重大的成效。但是意识形态领域分裂与反分裂斗争还十分激烈,一批歪曲、篡改、编造新疆历史,反对祖国统一,鼓吹民族分裂,煽动宗教极端情绪,攻击党的政策的作品纷纷出笼,妄图利用新闻出版、文化演出等渠道,进行蛊惑群众反动宣传。以上这些事件不是孤立的偶然的事件,而是意识形态领域分裂与反分裂斗争的重要表现。民族分裂势力以“泛突厥主义”、“泛伊斯兰主义”为号召,极力在历史和文化领域解构新疆少数民族的中华民族历史记忆和社会记忆,改变新疆少数民族认同意识,尤其是妄图通过煽动宗教狂热,促使民族认同向宗教认同转化,使族际冲突在宗教的基础上形成,最终以极端主义的形式不断将民族自我意识引向恶性膨胀的歧途,为他们的分裂活动制造合法性资源和社会心理基础。在新疆取得意识形态领域反分裂斗争的胜利必然是一项长期的艰巨任务。
  3.与境外恐怖主义组织密切勾结,接受“基地”组织的恐怖活动培训,大搞恐怖活动
  2002年1月21日,中国国务院新闻办首次以国家名义发表了反恐白皮书《“东突”恐怖势力难逃罪责》,详细列举了“东突”与国际恐怖势力勾结,从事破坏活动的罪行,证明在新疆境内发生的大多数恐怖暴力事件是由境外“东突”’组织直接策划、指挥,境内一小撮人呼应,共同制造的。1998年5月在乌鲁木齐市发生的15起用化学自燃剂制造的纵火案,就是境外“东突解放组织”派员潜入新疆境内亲自指挥并实施的。新疆警方于1998年9月在乌鲁木齐火车北站一仓库里,一次就缴获制爆化学原料20多种300多箱,达6吨之多。1998年新疆和田县的胡加西木.卡斯木、博乐市的买买提江.吾希尔等人潜入阿富汗等地活动,加入了“东突”恐怖组织“伊斯兰圣战者”,并接受射击、爆炸、暗杀等恐怖训练。当年12月,这些人被秘密遣送回新疆建立组织,发展成员,筹集资金,搜集武器弹药,组织暴力恐怖活动。1999年,在境外“东突厥斯坦伊斯兰运动”派遣的恐怖分子的组织策划下,新疆和田地区恐怖分子建立了地下组织,在和田地区7个县市建立数十处秘密训练、制爆窝点,制造了大量武器弹药,仅被警方缴获的手雷就有4500多枚,各种枪支98支以及制枪制爆的工具等。
  “东突”恐怖分子还内外勾结,走私偷运武器入境,武装境内的“东突”恐怖分子。1998年4月6日,在霍尔果斯口岸,我海关与边检部门查获了一起武器偷运案,在羊毛集装箱中共查获军用手枪6支、折叠冲锋枪1支、子弹19000余发、手雷90枚。据抓获的罪犯供认,他们是受境外“东突国际委员会” 指派行动,此前已17次偷运武器弹药入境。本.拉登与中亚、西亚的恐怖组织头目多次密谋,要帮助“东突” 恐怖势力在新疆进行“圣战”,要把中国新疆建成一个标准的“伊斯兰”政教合一的国家。本.拉登恐怖势力为“东突”恐怖势力提供了大量的活动经费和物资援助,还直接为“东突”恐怖势力培训人员。“东突厥斯坦伊斯兰运动”的领导人艾山.买合苏木从境内外物色一些刑事犯罪分子、宗教极端分子、民族分裂分子到本.拉登恐怖势力在阿富汗的恐怖主义训练营地进行训练。在阿富汗的坎大哈、卡尔嘎、马扎里沙里夫、木文斯卡尔帕如克、霍斯特等营地都曾训练过“东突” 恐怖分子。受训后的一些“东突” 恐怖势力骨干分子被秘密派遣回中国境内发展恐怖组织,策划与从事恐怖活动,有的加入阿富汗塔利班武装,有的参与了俄罗斯车臣恐怖势力的活动,有的则参加在中亚的恐怖活动。“9.11” 事件后,本.拉登的“基地” 组织被重创,恐怖势力四处流散,并重新组合、秘密发展、伺机而动,试图利用一切机会,制造恐怖,扩大影响。被联合国列入恐怖组织名单中的“东伊运”(东突伊斯兰运动),曾派遣骨干分子潜入我帕米尔高原山区,建立恐怖活动训练营地,进行恐怖训练活动。2007年1月5日
在我国公安机关搜捕过程中。这伙暴力恐怖分子进行武装反抗,我公安干警1人牺牲、1人负伤,18名恐怖分子被击毙,17名被捕获,缴获自制手雷22枚、半成品手雷1500多枚。目前仍有少数恐怖分子逃窜,我公安机关正在进行全力追捕。
  由此可见,境内外恐怖主义组织密切勾结使得新疆安全稳定问题日益“国际化”、“复杂化”、“扩大化”。在中国日益崛起,大国竞争越发激烈的国际环境中,新疆问题的国际化,给新疆安全稳定乃至中国西部安全带来了重大隐患。
  稳定是新疆的大局,也是建设和谐新疆的基本内容,面对国际形势特别是周边局势的复杂变化,必须坚持“主动出击、露头就打、先发制敌”的策略,对“三股势力”始终保持严打高压的态势。同时要本着治本和预防的原则,在新疆确立“和谐边疆”战略,加强社会建设,处理好民族、宗教关系,夯实社会安全稳定基础,有效化解国内国际矛盾与风险,抵御外部渗透。
  (《环球视野》2010年4月26日第289期,摘自《冷战后中亚地缘政治格局变迁与新疆安全和发展》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
(引自环球视野网站,文章推荐:黄奎)

文章的脚注信息由WordPress的wp-posturl插件自动生成


分享到:

标签 :
版权声明:版权归 哲学网:哲学学术门户网站,Philosophy,哲学家,哲学名言大全 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zhexue.org/f/religion/505.html

已有 0 条评论
关于我们 | 图站地图 | 版权声明 | 广告刊例 | 加入团队 | 联系我们 |
哲学网编辑部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采用Wordpress架构,采用知识共享署名进行许可
官方邮箱:admin#zhexue.org (#换成@)索非制作|优畅优化|阿里云强力驱动
ICP证号:沪 ICP备13018407号
网站加载0.890秒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