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转播到腾讯微博

你的位置:首页 > 基督教,宗教学

冯象:法律与宗教
录入: 哲学网编辑部 发表时间: 2015-08-28 点击: 3431 次 我要收藏

所以最后我就提两句宗教政策上的东西,我们刚才实际上是用一个很简略的回顾的方式,讲一下宗教的一般原理,它的起源,一般的状况,科学界对它的解释,以及以这个《圣经》的传统为例,来说明一下古代以色列、基督教的这些思想。但是强调什么?强调当中一些不太稳定,非常激进的一个因素。在宗教实践当中当然不是那么激进,大部分在宗教是温和的,不是那么激进。但是它有非常容易激进的因素在里边。那么从“9·11”以后,这个世界面临的很多宗教冲突,跟这个宗教的激进化也有关系。

宗教的激进化是从十九世纪末开始的,主要是被压迫民族,解放运动,社会主义革命等等,世界性的一个思潮。在中国的表现形式就是马克思主义进入中国,最后感召了一批人建立了中国共产党。这个革命路程当中,也有很多宗教人士参加的。就是解放前的中国基督教运动,在很大程度上卷入妇女解放、劳动保护,有这一面。我们解放后把它叫做爱国教会,在这个意义上叫它,不是说它是官方的意思,是说它在清朝末年到1949年的历程当中,宗教界有一批人采取了一个比较激进的,比较左倾的,比较站在老百姓立场上的,这么一个宗教活动。当时在北京,比如说现在今天北大那个地方叫燕京大学,是个教会大学。在上海的像圣约翰大学、沪江大学,都是共产党的非常活跃的大学,这跟它的宗教也有关系。

回到今天,十九世纪末以来的这种激进的宗教思想,首先在伊斯兰教地区得到传播。今天“9·11”以后,走到世界新闻媒体前台的这些东西,实际上它的根子在十九世纪末开始的民族解放运动。当时在土耳其、埃及、阿拉伯、伊朗,一直到阿富汗,有许多思想家,都是非常激进的宗教思想家。他们发展了一套理论,是今天非常激进的伊斯兰思想的根源。这些著作如果把当中的宗教词汇去掉,如果翻译成中文来读的话,跟中国革命时期的那些宣传的文献基本上是一样的,反帝、反殖民主义、反压迫,基本上思想是一样的。今天的很大一个问题就是,它在社会革命方面非常激进,它推动了伊朗革命,伊朗革命又整个改变了整个伊斯兰世界的情况。接下去,整个伊斯兰世界都具有了这个革命的潜力。一直到最近的中东的颜色革命,颜色革命的结果就是一些军政府被推翻,但是接替他们的是宗教人士,是激进的伊斯兰思想。从阿富汗的塔利班,一直到利比亚、叙利亚、埃及,都是连接起来的。那么对中国来说,最大的影响就是新疆地区,它之所以比较顺利的进入新疆,跟改革开放以后在宗教民族政策上一系列的失误是有关系的。

我看毛泽东年谱,最近不是出了六卷解放后的年谱,他给习主席的父亲习仲勋的批文。习仲勋当时在解放时负责西北地区,他包括处理回族问题,处理宗教问题,毛主席说他是活诸葛或者小诸葛,就是因为他善于处理这些问题。抓住回族领袖了,放你,你不服再抓,抓住以后我再放你,就很像诸葛亮七擒孟获那个故事。习仲勋在报告里边提到宗教问题,毛泽东给他改。一个当然要符合马克思主义的观点,作为党的领袖,你得注意一点,还有你得尊重对方,你不能急于说我们就要取消宗教,或者打压宗教了,你得尊重他,你得选拔当地民族干部,不管他的宗教信仰,你得选拔他,而且你得要有一个自己的共产党的意识形态,来教育老百姓分清新的社会条件下的一些是非问题,传统观念怎么样来改造,现代化的生活秩序怎么建立起来。从今天的状况来说,就是搞现代化,发展经济。八十年代以来,另外一个问题就是腐败,中央给民族地区的投资拨款,实际上是非常巨大的。但是它的分配极不平均,腐败非常严重。普通老百姓实际上都知道,所以他的不满情绪,就在他眼前,贫富差距这么大,国家的钱都装到私人腰包里去了。他能高兴吗?他不可能高兴。那么这就给境外的激进的宗教思想一个机会。再加上这些大宗教本身内部包含有非常激进的因素,就是刚才耶稣说的,你为了这个教,不认自己父母都是应该的,你得要做到这一点才算信我了。他这个观点平常不太说,但是在受到巨大的压迫、不公,老百姓被动员起来的时候,他很容易接受这种逻辑。那么这样子的情况下,暴力群体事件,甚至恐怖分子就有他的空间了。

那么在新疆问题上,这个就很明显。为什么这些年来会搞得这么难,就跟你丢失了自己的传统,扭曲了自己的宗教政策,干部当中很多的腐败,经济发展的严重不平衡,总是把它这个地区放在背后,其他地区发展起来,所以它马上就显现出来。再加上教育、文艺、交流,跟境外的极端思想很容易连接,所以这些被抓起来的恐怖组织的成员,一般都在阿富汗受训,都在宗教学校里边毕业。他也很封闭的环境下成长起来,他的思想很早就接受这套东西了,他根本就不认同你那个。所以我们不能简单地把他们归结成为是不理性、不懂事、愚昧,不是这个问题,他背后有完整的理论,有非常激进的哲学思想和宗教思想,有一个世界性的宗教运动在支持,是一个非常强大的力量。中国其他宗教问题不太一样,但是最严重的还是新疆、西藏这个地方。所以我今天就说这点,下边各位有什么问题,我们可以讨论一下,谢谢大家。

四、互动内容

问题一:如何看当前基督教及基督教异端在中国一些地区的较快发展

中国北方地区这个现象特别大,山东、河南、河北、东北地区,基督教在农村传播很快。另外在南方还有一个现象,基督教的异端开始发展,很快,它是从台湾这些地方来。他们用那个《圣经》不是咱们市面上这个版本,它自己有一个版本。而且它有非常古怪的那种仪式。另外,我们为什么说它异端,倒不是在宗教意义上对它有什么歧视,而是说它改造这个传统的教义,一般都由教主自己做耶稣的弟弟,耶稣的儿子,耶稣的什么人,他个人是一个信徒崇拜对象,跟法轮功有点接近。它已经不再是一般教会那种,它拜还是拜在天上的耶稣,而不是拜一个人,一个现在的人。但是这种新基督教,它基本上就变成有几个人来操纵这帮信徒。那么您刚才说的现在它介入社会生活的程度的确是很深的,很多农村地区,而且如果不入教,他还会受到很多歧视、打骂,以至于不同派别宗教之间互相打,把人家给打出去,这个也蛮多的。

过去咱们的政策是建立在官方认可的三自教会能够领导和影响广大信徒,但今天不是了。今天它的农村教会,它跟三自的联系是非常松散的,在社会上就叫做“地下教会”或者“家庭教会”。实际上它们跟三自还是有些关系,因为现在中国有许许多多的小神学院,也都是三自办的,这些学生毕业以后就可以当他们的牧师,当他们的领导。所以还是有关系,但是一个很松散的关系,以至于各地会有自己的一个宗派,自己的一个宗教势力。这个情况如果发展下去,可能会比较像解放前的情况,就是它的教会本身变成多元化,不再是一个大一统的局面,各地会有自己的一个势力。那么他们当然也得跟政府合作,目前看来直接挑战政府还是很少的,一般还是合作。但是合作归合作,他们互相之间会有一个竞争关系。这个我觉得也很难避免,你一旦把宗教管理,或者说宪法规定的宗教自由,把它变得比较宽松一点,那么大一统也许就只能是一部分的了,会有一个官方的或者比较主要的教会,但是还是会有一些不太官方,或者半官方的,或者自己的所谓家庭的教会,他们有自己的活动。关键就是它怎么样在法律范围内活动,而不是把信众引导到一个违法的境地,那个时候就会产生问题。比如说它干扰一般老百姓的生活了,或者干扰政府的一些税收,一些计划,一些建设项目,那就会出问题。平常它自己的宗教活动,这点我们还是应该允许,还是应该有一个宽容的管理。但是怎么样在法律范围内来做好这件事,我觉得从政府角度来说经验是不够的,而且给现在的严峻局势下挑战非常大。因为从官方来看的话,我们没有一个有效的、可以跟它相提并论的意识形态。实际上多数老百姓信教是求安慰,生病了求平安,是这个原因信教的,或者为家人祈祷,等等。也就是你安定他内心的东西,官方的宣传没有,你没办法取代这个东西。那么宗教在一定程度上,实际上取代了原来的官方的意识形态,有一个自己的空间,只不过是你如何处理这个关系。当你自己的说服力降低之后,似乎不得不允许一些宗教的兴起。但是宗教兴起它会带来另外的问题,这的确是一个困境。

问题二:如何评价当今新疆、西藏的民族工作

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 转载自哲学网:哲学学术门户网站,Philosophy,哲学家,哲学名言大全

本文链接地址: 冯象:法律与宗教

文章的脚注信息由WordPress的wp-posturl插件自动生成


分享到:

版权声明:版权归 哲学网:哲学学术门户网站,Philosophy,哲学家,哲学名言大全 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zhexue.org/f/religion/18408.html

已有 0 条评论
关于我们 | 图站地图 | 版权声明 | 广告刊例 | 加入团队 | 联系我们 |
哲学网编辑部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采用Wordpress架构,采用知识共享署名进行许可
官方邮箱:admin#zhexue.org (#换成@)索非制作|优畅优化|阿里云强力驱动
ICP证号:沪 ICP备13018407号
网站加载0.929秒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