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转播到腾讯微博

你的位置:首页 > 基督教,宗教学

冯象:法律与宗教
录入: 哲学网编辑部 发表时间: 2015-08-28 点击: 3437 次 我要收藏

宗教怎么会变成一个无所不在,相当一部分人口很容易就会接受它的现象?而且考虑到我们刚才说的,宗教是五花八门,它有任意性。印第安人信的宗教是一种,西方人信的又是一种,东方人又有自己的宗教,太平洋上岛屿上的各个民族也有它不同的宗教,太多了。那么从科学的角度怎么来解释它,一直是个很大的问题。过去一般的民族学家,人类学家,一般只是考察它的形态,不太做出解释。但是自从达尔文“进化论”普及开来,变成一个重要的思想之后,有很多学者也试图用这个“进化论”的观点来考察这个宗教。一开始有种种解释,比如说也许在远古的时代,在部落社会,也许有一种共同的信仰能够使得这个部落生存的机会、繁衍的能力提高,是不是这样一回事呢?比如说有一个部落,大家都信那个神,而且相信信了这个神,为它牺牲可以上天堂。比如说有这么一种教,那么它的作战就特别勇敢,它的战士都相信在战场上牺牲没关系,因而跟别的部落发生战争的时候,它就比较容易取得胜利。是不是宗教就是这么出现的呢?因为它在一个自然选择的过程当中,使得有宗教信仰的部落有可能战胜对方,因而使自己的部落有比较的繁育的能力,慢慢扩大,那么我们人类从遗传的这个自然选择的理论来看,可能就慢慢接受宗教了。因而在一定意义上,我们每个人身体内部有一个信教的基因在那个地方,是不是这样呢?

后来科学家发现,这个理论有一个问题,什么问题?就是搭便车的问题没法解释。假如一个部落里的大多数人信这个神,而且认为自己为它牺牲是特别值得的,因为死了以后可以上天堂,享受永远的幸福等等。但是在现实当中就会发生问题,最勇敢的人当然打仗最容易死,对不对?因为你冲在前面。而那个怕死的,宗教信仰不太坚定的人,或者他根本不信,他说哪有天堂,我没见过人上过天堂,那样这样子看来我还是保命更重要了,所以他打仗的时候就退缩一点,那么这种人存活率就高于信教的人,对不对?长此以往,这个部落的人口成份就会变掉,就会变得不太信教的人占多数,信教的人都死了。因而按照达尔文这个学说来说的话,你这个基因传不下去,因为信教的人会在生存的这个“物竞天择”的过程当中是失败者,而胜利者是不太信这种的人,所以这个理论肯定靠不住。我觉得这个讨论挺有意思,但是最新这些年的讨论稍微转向了。很多学者认为宗教如果从生物学角度来解释它的话,宗教的所谓基因或者文化基因的遗传,可能是一个副产品。不是因为它本身直接对一个部落,对一个原始人的群落的繁殖或者生存有直接的帮助,而是因为其他的一些更加基本的人类生存、繁育的机制,带来了宗教这么一个现象。

那么科学家观察到咱们人类有一个特点,小孩子要服从权威,因为每个孩子生出来以后都是跟着母亲生活,有的时候也跟父亲一块,也就是说跟大人在一块生活。他受到的呵护,他在养育过程当中得到的一个很主要的信息是什么?就是你要听话,听话的孩子有可能生存的概率要比不听话的要高。这个咱们习惯今天还是这样,几十万、几百万年以来,恐怕人类就是这样子。就是你从小不仅要养成听话的习惯,而且能够听话的小孩的基因会有比较多的机会遗传给下一代,而那个不听话的会在物竞天择的过程当中逐步的死亡,被淘汰出去。而这种对大人、对权威的服从,而不管它对错,因为小孩也不知道对错,也不可能有那个是非观念。这是他成年以后,或者到了少年时代,他才会有了这个观念。但小小孩的时候,他必须有一种所谓的“天性”,一种听话的天性,他才能够保证这个部落的人能够有比较好的生存的机会。那么今天的人类,实际上延续了这么一种冲动。如果人的整个基因遗传里边有这么个冲动,那么这就比较容易解释,为什么同样的一种权威的形式——宗教权威,也比较容易建立起来。因为等到人成年以后,当年父母不可能对他那么大的权威了。当然,部落有部落的权威,村落有村落的权威,但是更高的权威是什么?是宗教的权威,因为它是另外一个世界了。一旦人建立起了宗教这样子一种制度,另外一个世界的权威可以取代现实世界中的权威,你对它的服从只会更强,而不是弱,因为这个权威你看不到,或者说你看到的只是它的某种形象,而它那个权威是无边无沿的,随处不在的,是这样的权威。

(三)宗教的关系交易说与人性冲动说

另外一些学者,有另外一种假说,他们是研究人的心理。因为人按照我们现在一般的主流的经济学理论,是把人假设为一个理性的动物,一个理性的、唯自己的好处或者私利,进入人和人之间的关系,发生交易,这样子的一个市场可以建立起来。这本身当然也是一种神话。但是心理学家和科学家很早就发现,人的很多行为远远谈不上理性,其中最不理性的行为就是相爱,人和人之间很难摆脱相爱的这个冲动。有一般意义上的相爱,家庭当中,朋友当中,但是最最强烈的那个相爱,也是最最不理性的那个相爱是什么呢?就是人的性的欲望的爱,也就是男女之间的性爱以及结婚生孩子,等等。你想想看,我们爱别的东西都用不着那么专一的,我要喜欢这本书,我可以说这书特好,我挺喜欢读它的。但这本书也挺好,那我两个一块爱,绝对没问题。我要喜欢哪个歌星也可以,我也很喜欢他,但是再来一个歌星,他也唱得很不错,我也可以喜欢他,没关系,它不会让你内心感到特别纠结,特别痛苦。但是一个人在,尤其是年轻的时候,陷入一种性爱的时候,它这个性爱似乎不由自主的有很强烈的排他性。我说的这个排他性不是只一个人一生只能爱一个人,他只能找一个人结婚,很多人是这样,但是很多人不是这样。而是指他每一次深深的爱上另外一个人的时候,那种排他的欲望。在那一刻,他把那个他爱的人看成是,叫什么“情人眼里出西施”。要是理智的来说,你说有哪一个人就是西施,别人就不是西施了?这就不理性。你要客观地来说,你说我一个男人,看到有个姑娘很漂亮,我认为她像西施一样,哪有这种事情,其他漂亮姑娘多了。我们理性的想想,实际上这样。还有你说你干吗非要盯住她爱呢?有的时候人家也不理你,你还盯住她爱干嘛?但是这个冲动是不可克服的,所以这个东西背后有一个基因选择的遗传的东西在里边,不是理性可以支配的东西,那么这个东西跟什么有关,显然跟我们老祖宗的生育、存活、繁衍下代有关系。两个人只有有了足够的专一的相爱支持之后,他才能够待在一块。要把那个小孩稍微拉扯到,至少拉扯到他断奶的时候。你别等小孩一生出来,你们两个就分手了,这个就很容易受到伤害,他的存活率就低。所以在这个自然选择当中,自然会淘汰那些存活率低的那种选择,而把有专一性的爱给继承下来。因而我们这个人类不分民族,不分地域,性爱的专一性是普遍现象。那么在各民族的文化当中,是作为一个非常正面的价值来歌颂的,有很多文学作品,艺术作品,就是歌颂这些东西的。为什么要歌颂这个东西,它最初的冲动当然不是因为它本身有什么好,而是跟我们人类自己的繁衍、自己的发展有关系。

那么这是不是跟宗教有关系呢?宗教是不是也是一种强烈的爱?一种对另外一个世界,对某种神异的现象,或者就是神的一种爱?那么在很多宗教文献里面我们发现,的确如此,尤其是一个刚刚皈依某种宗教,刚刚强烈的产生某种信念的人的时候,他的亲友,不太理解他的那些人会觉得这个人特别怪,怎么突然就变掉了。他一门心思全部到那个教里边去,到那个他所崇拜的神,或者物体,或者其他东西上面去。而且他的那个专一性表现得非常强烈,一点也不亚于一个深深的陷入爱情的人,这点有相通的地方。那么这也可以说,对,也许,也许宗教信仰是人类性爱冲动的一种副产品,它在脑部发生的生理的化学的反应也许是差不多的。也有这方面的研究,就是扫描大脑的活动,看看恋爱之中的人和强烈的宗教信仰的人,它是不是有些相通的地方。

如果这些假说能够成立,比如说小孩子与生俱来的听话的冲动,以及性爱的专一性,等等,那么我们可以说宗教这个现象,在它成为广泛的社会现象之前,它已经是人类生活的一部分。我说这一点,主要是要达到这样子一个答案,如果我们的一项政策是对宗教明显的有压制,明显的不利的话,它所带来的负面的后果,可能跟我们人的天性是有关的,也就是说你很难压制它。那么反过来说,就像我们古人说的,就像治理洪水,与其到处去堵它,还不如疏导它。既然宗教是咱们人性当中的一部分,至少是很大一部分人的一部分,那么我们还不如接受它,让它有一个合理的渠道,有输导的渠道和机会,以及把它安置在一个比较完善的法律制度下。这是现代社会一般采取的策略。

我们对于宗教的起源就简单说这些,下边我想谈一下宗教的经典。

二、宗教的经典

世界上绝大部分的宗教是没有经典的,比如咱们国家的民间宗教,老百姓烧香拜佛,他不会去看什么经典,只有比较发达的宗教它才有经典。比如说历史比较悠久的宗教,文化传统比较强势的那些民族的宗教,它会有经典,比如说佛教有很多佛经,道教有道教自己的典籍,浩如烟海的文献,有大数据库才能收集它。还有一些宗教,它的经典比较有特点,它只有一部经典,而且是严格限定范围。你像佛教、道教这种宗教的特点是它的经典没有范围,你也说不清它的边界在什么地方,或者说唯有某种东西算或者不算。但在另外一些宗教,比如说犹太教、基督教、伊斯兰教,它们也有共同的特点是什么?它就是一个经典,非常明确,而且在历史上好几百年、几千年以前就定下来了,就不变了。这个经典就是这个教全部的经典了,你不能再增加,也不能再减少。这三个教有一个共同的特点是什么?它相信咱们这个世界是一个神创造出来的,而且这个神是唯一的神,不可能存在别的神。我们把它这种总要叫做“一神论”,就是只有一个神的宗教,“一神教”。这和咱们中国本土的宗教不一样。你想,咱们中国的佛教里边有多少菩萨、多少罗汉,太多了。为了不同的事,你可以拜不同的菩萨,想生儿子的拜个观音,想发财的拜个其他的。那么这种叫什么?我们叫“多神教”,有许许多多的神。还有的宗教也不一定有神,你像原始佛教它不讲究神,它讲究觉悟,讲究修行。另外一些民间宗教也不太讲究,包括一些民间的风俗习惯,它不一定跟某一种特定的神有关系。事实上人类最早的宗教恐怕是泛神论,就是它把整个自然界都看成充满了一种神异的力量。这种宗教叫做“万灵论”,什么东西都有个灵。不仅动物、植物有灵,怕一块石头里边也有个灵,也值得咱们拜一拜,也有这种。我们把这种宗教,人类学家一般把它归于比较原始的宗教,因为它和最早的人类社会生活有关系。

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 转载自哲学网:哲学学术门户网站,Philosophy,哲学家,哲学名言大全

本文链接地址: 冯象:法律与宗教

文章的脚注信息由WordPress的wp-posturl插件自动生成


分享到:

版权声明:版权归 哲学网:哲学学术门户网站,Philosophy,哲学家,哲学名言大全 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zhexue.org/f/religion/18408.html

已有 0 条评论
关于我们 | 图站地图 | 版权声明 | 广告刊例 | 加入团队 | 联系我们 |
哲学网编辑部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采用Wordpress架构,采用知识共享署名进行许可
官方邮箱:admin#zhexue.org (#换成@)索非制作|优畅优化|阿里云强力驱动
ICP证号:沪 ICP备13018407号
网站加载1.278秒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