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转播到腾讯微博

你的位置:首页 > 宗教学

魏德东:从批判宗教到理解宗教
录入: 哲学网编辑部 发表时间: 2014-03-25 点击: 926 次 我要收藏

1964年1月,中国科学院世界宗教研究所成立,开启了当代中国宗教研究的长河。50年来,几代中国宗教学者在异常复杂艰难的语境下,筚路蓝缕,取得了丰硕的研究成果。如何评价半个世纪以来的宗教研究?近来出现了一些争议。一种观点认为,世界宗教研究所成立的根本目的,是“批判神学”,研究宗教的根本目的是批判宗教;而改革开放以来的宗教研究,性质有了很大的改变,在相当程度上转变和扩大为传播宗教信仰。因此,持这种观点的人得出结论,研究宗教,“亟需拨乱反正”;研究宗教,不能忘记批判神学。

 

改革开放以来的宗教研究是否走上了歧路,亟需拨乱反正?研究宗教,是否一定要批判神学?观点可能见仁见智。不过,客观地说,50年来的宗教研究,在研究目的上的确存在着重大转向,简单地说,“文革”及以前的宗教研究,其基本目的就是为批判宗教服务;而改革开放以后的宗教研究,更多地转向理解宗教本身,为发挥宗教在现代社会的积极功能服务。

 

从批判宗教到理解宗教,堪称当代中国宗教研究最大的范式转换。为什么会出现这一转换?具体原因可以说很多,其中最根本的,是整个社会对宗教本质与功能理解的改变。

 

在很长一段时间,宗教的本质被理解为麻醉人民的“鸦片”。在革命时期,宗教是阻碍革命、造反的工具,因此,宗教批判是社会批判的前提;建立政权后,则强调宗教是要消亡的,其存在仅仅是旧社会的残余。依据这种宗教观,十年“文革”成为消灭宗教的巨大社会实验;而在这一背景下的宗教研究,毫无疑问是为消灭宗教服务的,其所阐发的重点,是宗教如何愚昧无知,如何反科学、反现代。即便是对具体宗教人物、思想的研究,也一定要加上本质是唯心论、形而上学和唯心史观的评析。直观地看,这几乎是一种专说宗教坏话的宗教研究。

 

1980年代,中国宗教学术界发生了著名的“南北鸦片战争”论战。论战之后,宗教学术界对于宗教的本质与当代功能的理解发生了根本改变。在理论上,对宗教本质的叙述由“鸦片”逐渐转向为“文化”;在社会实践上,不再一味强调宗教的消亡,而是要求积极引导宗教与社会相适应,发挥宗教在经济建设、文化建设和道德建设上的积极功能。很显然,要引导宗教,发挥宗教的积极功能,仅仅批判宗教是不行的。宗教研究的重点,自然而然地由批判宗教转为理解宗教,阐述宗教的现代价值。可以说,1980年代以来的中国宗教研究,主流是说宗教的好话,为宗教的存在赢得地盘。

 

文章的脚注信息由WordPress的wp-posturl插件自动生成


分享到:

标签 :
版权声明:版权归 哲学网:哲学学术门户网站,Philosophy,哲学家,哲学名言大全 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zhexue.org/f/religion/17571.html

已有 0 条评论
关于我们 | 图站地图 | 版权声明 | 广告刊例 | 加入团队 | 联系我们 |
哲学网编辑部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采用Wordpress架构,采用知识共享署名进行许可
官方邮箱:admin#zhexue.org (#换成@)索非制作|优畅优化|阿里云强力驱动
ICP证号:沪 ICP备13018407号
网站加载1.710秒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