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转播到腾讯微博

你的位置:首页 > 宗教学

何为俄罗斯哲学?
录入: 哲学网编辑部 发表时间: 2014-02-19 点击: 1808 次 我要收藏

马寅卯(中国社会科学院哲学研究所,北京,100732)

谈论俄罗斯哲学是一件危险的事情。在这里,“俄罗斯”和“哲学”的含义都不是自明的。人们首先可能想到的一个问题是,为什么不叫俄国哲学?的确,在很多情况下,俄罗斯就意味着俄国,也就是说当我们在谈论俄罗斯时是指作为一个国家而不是作为一个民族的俄罗斯,否则,我们将不得不把经常被称为俄国的第一个哲学家的斯科沃罗达(乌克兰族)排除在俄罗斯哲学之外。但是把俄罗斯简单地理解为俄国并非总是一个方便法门,它在避免了一些麻烦的时候又会产生新的麻烦,因为众所周知,在西方乃至今天的中国最著名的俄罗斯哲学家别尔嘉耶夫出生在基辅,而基辅现在已并不是俄国的一个部分。因此,在关涉到我们现在谈论的这个对象的时候,我国学术界就出现了罕见的混乱,这种混乱还将继续下去,它是一件不得已的事情,它根源于俄罗斯这个国家的复杂性,这种复杂性既包括它的多民族性,又包括它版图的经常性的急剧变化。我们无法像讨论德国哲学或法国哲学一样谈论俄国哲学,我们似乎总在谈论一个不确定的对象。但最大的麻烦还不在这里,致命的问题是:存在着一种所谓的“俄罗斯(俄国)哲学”吗?这个问题实际上包含着两个方面的含义,一是俄罗斯哲学的原创性何在?二是“原创性”的俄罗斯哲学还能称得上是哲学吗?关于前者,一位俄罗斯哲学史家这样写道:“俄罗斯在哲学中所贡献的一切要么源于对外国影响的直接模仿或无意识征服,要么源于把几种外国观念融合为一个单一整体的折衷主义的努力。”[1]关于后者,佩内洛普.伯特在为他所翻译的一本俄罗斯哲学名著写的“译者导言”中开篇之语便是:Is “Russian philosophy” an oxymoron?(“俄罗斯哲学”是一种自相矛盾的表述吗?)[2]
这很容易让人联想到近年来中国哲学界关于中国哲学合法性的讨论,但在中国哲学的语境中,合法性的问题只在于:通常归属于“中国哲学”名下的那些东西究竟能否算得上哲学?因而在这里,重要的是,我们如何理解哲学?什么样的东西才可以称得上哲学?但在俄罗斯哲学的语境中,除此之外,还有另外一个问题:即使在俄国存在着一种叫做哲学的东西,这种哲学能够冠以俄罗斯的名号吗?让我们回想一下索洛维约夫的话:
俄罗斯哲学由于它是俄罗斯的,它便决不会是什么哲学;而由于它是哲学,它就决不可能是俄罗斯的。[3]
这话出自被誉为现代俄罗斯哲学奠基人和俄罗斯宗教哲学之父的索洛维约夫之口颇让那些鼓吹俄罗斯哲学独特性的人士尴尬。但索洛维约夫的话不应被理解为哲学和俄罗斯势不两立,哲学和俄罗斯的组合不应被视作一个矛盾的组合,俄罗斯当然可以有自己的哲学,就像德国有自己的哲学一样;哲学也当然可以讲俄语,就像哲学可以讲德语一样。索洛维约夫所反对的只是给哲学贴上一个民族主义的标签,哲学是一门追求普遍真理的学问,在这个意义上,就像不存在俄罗斯数学、俄罗斯物理学一样,也不存在俄罗斯哲学,世界哲学的问题也理应成为俄罗斯哲学的问题,俄罗斯哲学也理应关注和研究世界哲学中的普遍问题,而不应自闭和自适于世界哲学的大门之外。在哲学之前加上一个国别的限定语只是表明哲学在这个国家的发展状况或者在某种特定的语言中它是如何表达自己的,而不是意味着哲学专属于某个国家或者一个国家只能对应于一种哲学。因此索洛维约夫的话应当被正确地理解为:限制于某个地域中的真理不是真理,而被称为真理的东西则一定会冲破地域的限制。换句话说,捆绑于某个民族之上的哲学一定会丧失其真理性,因而也不配被称作哲学;可以被称作哲学的东西一定是不受民族性束缚的普遍和自由的科学。
虽然我们也经常提到德国哲学、法国哲学、英美哲学,但俄罗斯哲学完全不是在同样的意义上被使用的,前者并非在强调哲学的民族性,毋宁说它指的的是存在于德国、法国或英美国家的哲学,但俄罗斯哲学正是要强调这种民族性,它常常被当作西方哲学的对应物(对立物),是西方哲学的反题,这样,它在赋予自己哲学民族性的同时也把某种民族性加给了西方哲学,使西方哲学也成了一种民族哲学或地域哲学。或者说它首先把西方哲学宣布为一种民族哲学,然后声称这种哲学完全不合俄罗斯的民族性,因而有必要创立一种新哲学与之对立或对抗。
正因为俄罗斯哲学被放置在西方哲学的对立面,所以,如何把俄罗斯哲学与西方哲学区别看来,或者说如何划清俄罗斯哲学和西方哲学的界限,成了摆在俄罗斯哲学家面前的当务之急。于是从基列耶夫斯基的《论哲学中新原则的必要性和可能性》到洛斯基的《俄罗斯哲学的特点》到弗兰克的《俄罗斯哲学的本质和主题》到洛谢夫的《俄罗斯哲学》到维舍斯拉夫采夫的《俄罗斯哲学中永恒的东西》,无不都在强调俄罗斯哲学的独特性,在这些哲学家看来,正是这些特点把俄罗斯哲学与西方哲学区分开来,俄罗斯哲学的这些特点也就是俄罗斯哲学的优点。
但是真的存在一种土生土长的俄罗斯哲学吗?真的能把俄罗斯哲学和西方哲学割裂开来吗?俄罗斯哲学真的比西方哲学高明吗?我们不应忘记,正是俄罗斯人自己不无骄傲地把他们的斯科沃罗达比作俄罗斯的苏格拉底,把别尔嘉耶夫比作俄罗斯的黑格尔。不仅如此,十八世纪俄国的共济会是和法国启蒙运动的影响分不开的,十九世纪30-50年代的斯拉夫主义不过是对黑格尔和谢林哲学的反动,十九世纪末二十世纪初俄罗斯宗教哲学的复兴又很容易让我们想到西方的中世纪或文艺复兴,十月革命后的苏联哲学不过是马克思主义的俄国化。而通常被提到的那些被当作俄罗斯哲学的特点要么并非俄罗斯哲学所独有的,如本体主义,难道古希腊哲学不是本体主义的?要么是一种假象,如宗教性,难道拉吉舍夫、赫尔岑、巴枯宁、车尔尼雪夫斯基这些非宗教取向的哲学家能被排除在俄国哲学之外?俄罗斯哲学的确有它自己的特点,如通过文学的形式来表达哲学,如哲学和宗教甚至艺术的界限模糊,如过度的社会政治关怀,但这不应当被看作俄国哲学的优势,毋宁说是一种不成熟的表现,哲学还没有从其他学科中完全分离出来,还没有学会独立地发出自己的声音。况且,以文学的方式来表达哲学思想并非俄罗斯的特权,实际上,这个特点在法国那里表现得一点也不比俄国弱,萨特和加缪是众所周知的例子。在这方面,我们还可以找到丹麦的齐克果,德国的尼采,我们甚至可以进一步追溯到英国的休谟和贝克莱、古希腊的柏拉图,他们都尝试过以对话的方式来表达他们的哲学。哲学当然可以通过文学的形式来表达,而且就像我们已经看到的,这种做法自古有之、各国有之,但文学不应成为表达哲学的主要方式,更不应该成为惟一的方式,否则,就不会有作为一个独立学科的哲学的存在,每门科学都应当有自己的语言、自己的方法、自己的使命,它正是藉此与其他学科区分开来并获得了自己的尊严,科学的进步就体现在它分工的明细化和明晰化上,当虽然我们也不应忽略科学发展中综合的趋势,但这是一种更高意义上的综合,它以分工为前提,与俄国哲学和文学的那种混沌未分的原始状态完全不同。当然,一门科学自身的语言和方法也有不够用的时候,有时它也会求助于其他学科的语言和方法,但这毕竟只是一种无奈之举、一种权宜之计,只是一种补充和补偿,而不能从根本上取代它自己的语言和方法。把弱点当作优点来宣扬,会限制一本科学长久的发展,过分地依赖文学的表达,会削弱这门科学沿着自己固有的轨道发展的动力,从而妨碍和伤害哲学作为一门独立的学问自身的成长。
与所谓“俄罗斯哲学的独特性”联系的另一个因素是斯拉夫主义者和俄罗斯宗教哲学家们所经常强调的俄罗斯的东正教传统。这里且不论俄罗斯东正教的拜占廷根源,即便东正教是真正俄罗斯的宗教,是惟一正确的信仰,能说俄罗斯的哲学都是这种宗教的产物吗?如果说苏联时间闭口不谈俄罗斯宗教哲学的传统是对俄罗斯哲学史的一种歪曲的话,那么,现在把俄罗斯哲学归结为东正教的基督教传统同样是不符合实际的。不存在一种所谓的“真正的”或“民族的”俄罗斯哲学的标本,当强调俄罗斯哲学的独特性时,当把东正教传统的俄罗斯宗教哲学奉为俄罗斯哲学的正宗时,把俄罗斯思想中世俗的、唯物主义的、实证主义的、甚至非东正教的宗教流派排除在外时,俄罗斯哲学将变得贫乏而狭隘,这种做法人为地把那些本属于俄罗斯的东西排除在视野之外,也拒绝承认未来俄罗斯哲学有新的增长点和新的发展空间,从而实际上堵塞了俄罗斯哲学的出路。在当代俄罗斯东正教思想家巴拉巴诺夫看来,俄罗斯思想从一开始就忽视了区别信仰和知识的分析工作的必要性。西方思想自中世纪以后逐渐把哲学和宗教区分开来,哲学是对知识的边界进行批判的分析,神学则涉及启示和超理性的真理。俄罗斯宗教哲学实际上退回到了中世纪的模式,从早期斯拉夫主义时期开始,就急切地强调它的独特性甚至对西方学院思想的优越性,它宣称它能实现宗教和哲学的“自由综合”,以区别于在狭隘理性主义的西方思想发展中已被抛弃的中世纪的强制综合。
“俄罗斯哲学”这个名称不仅与西方哲学相对立,也与苏联哲学相对立。在今天的一些研究者看来,俄罗斯哲学这个词不仅标示着一种与西方哲学完全不同的传统,而且也表明了一种与苏联哲学划清界限的决心。苏联哲学似乎成了一种有损俄罗斯哲学声誉的东西,要捍卫俄罗斯哲学的声誉,就必须使其免受苏联哲学的污染,苏联哲学不仅不是俄罗斯哲学传统的体现和一个部分,而且它的出现意味着俄罗斯哲学传统的中断,要了解俄罗斯哲学的精髓,就必须双脚跳过苏联,俄罗斯哲学必须首先使自己纯粹化,然后才能为己正名并彰显出伟大的意义来。但是,当我们谈到苏联哲学时又差不多会遇到在俄罗斯哲学情境中同样的问题:苏联哲学是一块整钢吗?苏联哲学意味着苏联时期的哲学还是仅仅指苏联的马克思主义哲学(官方哲学)?如果是前者,那我们必须说,在苏联哲学中,俄罗斯哲学传统并未中断,因为即使是苏联哲学的反对者也不否认像巴赫金、弗罗连斯基、洛谢夫等这些生活在苏联国内的哲学家是俄罗斯哲学传统的体现者,而且1988年去世的洛谢夫还经常被认为是最后一个俄罗斯哲学家。即便是后者,也有必要区分官方的马克思主义和自由的马克思主义(从学术的角度对马克思主义的自由研究),如果我们不怀偏见,就会发现在马克思主义哲学当中,或者说以马克思主义面目出现的哲学中,还是涌现出了许多创造性的哲学家,伊里因科夫、马马尔达什维利、阿斯穆斯等就是这方面突出的典型。此外,还有像施佩特这样把胡塞尔现象学引入俄国并在一些领域做出了原创性哲学贡献的学者,是既不能简单地划入“俄罗斯哲学家”的行列又不归属于马克思主义阵营中的。

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 转载自哲学网:哲学学术门户网站,Philosophy,哲学家,哲学名言大全

本文链接地址: 何为俄罗斯哲学?

文章的脚注信息由WordPress的wp-posturl插件自动生成


分享到:

标签 :
版权声明:版权归 哲学网:哲学学术门户网站,Philosophy,哲学家,哲学名言大全 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zhexue.org/f/religion/17519.html

已有 0 条评论
关于我们 | 图站地图 | 版权声明 | 广告刊例 | 加入团队 | 联系我们 |
哲学网编辑部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采用Wordpress架构,采用知识共享署名进行许可
官方邮箱:admin#zhexue.org (#换成@)索非制作|优畅优化|阿里云强力驱动
ICP证号:沪 ICP备13018407号
网站加载1.214秒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