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转播到腾讯微博

你的位置:首页 > 宗教学

《象征交换与死亡》前言
录入: 哲学网编辑部 发表时间: 2014-02-19 点击: 1284 次 我要收藏

《象征交换与死亡》前言

  现代社会构成的层面上不再有象征交换,不再有作为组织形式的象征交换。当然,象征作为社会构成自身的死亡仍在困扰着这些构成。这恰巧是因为象征不再管理社会形式,从此社会构成仅认识象征的困扰,象征交换的需求不断受到价值规律的阻碍。虽然从马克思开始,某种革命观念曾试图通过价值规律开辟一条道路,但这种观念早已重新成为遵守法则的革命。精神分析也是围绕着这种困扰展开的,但它改变了困扰的方向,将其限定在个体潜意识中,使其在父亲法则下沦为阉割和能指的困扰。总有法则。然而,除了所有这些在价值舞台上围绕着物质或欲望的生产而旋转的、里比多的、政治的形态学与经济学之外,还有一种建立在价值毁灭基础上的社会关系的方案,它的模式对我们而言涉及的是原始构成,但它那种彻底的乌托邦开始在我们社会的所有层面上逐渐发展,带来一种造反的眩晕,这种造反不再与革命有关,也不再与历史规律有关,甚至不再与一种“欲望”的“解放”有关——但最后这一点将需要更长时间才能显现出来,因为它的幻觉是最近才出现的。

  在这个视野中,其他一些理论事件具有极端的重要性:索绪尔的易位书写、莫斯(M.Mauss)的交换/馈赠——从长远来看,这些假说比弗洛伊德和马克思的假说更彻底。这也正是遭到弗洛伊德和马克思的阐释帝国主义查禁的视野。易位书写或交换/馈赠不是处在语言学边缘和人类学边缘的奇特插曲,不是低于潜意识和革命这些大机器的次要模式。我们可以看出,这里显现了一种相同的大形式,马克思主义和精神分析也许仅仅是由于不了解而偏离了这种形式,它一视同仁地驱逐了政治经济学和里比多经济学——此时此地浮现出一种价值的彼岸、一种法则的彼岸、一种压抑的彼岸、一种潜意识的彼岸。这是正在发生的事情。

  对我们而言,只有一个理论事件具有和上述事件相同的重要性:弗洛伊德提出的死亡冲动。这里的条件是必须将死亡冲动推到极限来反对弗洛伊德自己。无论如何,下面三种情况涉及的都是受挫的参照:必须用莫斯反对莫斯,用索绪尔反对索绪尔,用弗洛伊德反对弗洛伊德;必须建立复归原则(反馈赠)来反对莫斯开启的一切经济学、心理学或结构主义的阐释;必须挑动易位书写的索绪尔来反对语言学的索绪尔,甚至反对他自己关于易位书写的狭隘假说;必须挑动死亡冲动的弗洛伊德来反对在此之前的全部精神分析建构,甚至反对弗洛伊德版本的死亡冲动。

  这种悖论是理论暴力的悖论,我们以此为代价就可以看出,这三种假说在各自的场所——但这种各自性恰巧消失在普遍的象征形式中,描绘出了一种运作原则,它完全外在于我们的经济学“现实原则”并与之相对立。

文章的脚注信息由WordPress的wp-posturl插件自动生成


分享到:

标签 :
版权声明:版权归 哲学网:哲学学术门户网站,Philosophy,哲学家,哲学名言大全 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zhexue.org/f/religion/17434.html

已有 0 条评论
关于我们 | 图站地图 | 版权声明 | 广告刊例 | 加入团队 | 联系我们 |
哲学网编辑部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采用Wordpress架构,采用知识共享署名进行许可
官方邮箱:admin#zhexue.org (#换成@)索非制作|优畅优化|阿里云强力驱动
ICP证号:沪 ICP备13018407号
网站加载1.172秒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