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转播到腾讯微博

你的位置:首页 > 宗教学

保罗?利科:一书一世界,一字一文心
录入: 哲学网编辑部 发表时间: 2014-02-19 点击: 1180 次 我要收藏

保罗?利科:一书一世界,一字一文心
复旦大学哲学系 汪堂家 社会科学报/2005 年/7 月/14 日/第 006 版 人物
小引
2005 年 5 月 20 日,法国著名思想家保罗?利科(Paul Ri-coeur,1913-2005)不幸在巴黎 家中逝世,总理拉法兰于次日发表声明,“我们今天失去的不仅仅是一个哲学家,整个法国都在 为失去这样一位人文传统的卓越阐释者而悲悼。”
在半个多世纪的学术生涯中,利科出版了 31 部著作(包括访谈录),一些著作已被译成 30 种文字。这些著作广泛涉及哲学、文艺理论、宗教学、政治学、历史学、语言学、伦理学、修辞 学等领域,他在诠释学方面(亦译解释学或释义学)做出的杰出贡献更是为世人所称道。作为一 代宗师,利科不仅以等身的著作、渊博的知识和深邃的思想在法国学术界赢得了崇高的威望,而 且因坚守欧洲人文传统,崇尚返本开新的精神,实现对不同传统的创造性综合而享誉世界。
学术 A
1965 年,利科出版了《论解释──论弗洛伊德》,该书以及 1969 年出版的《解释的冲突》标 志着利科思想的重要转向 从来不是“现象学的搬运工”
利科首先是一个伟大的哲学家。他的学术生涯是从研究现象学和存在主义哲学开始的。早在 大学时代他就受到马塞尔的影响。在俘虏营中,他常以研究胡塞尔的现象学和雅斯贝斯的存在哲 学来打发时光。1940 年,利科在法国《西部哲学团体会刊》上发表了《注意:对注意活动及其哲 学联系的现象学研究》的论文。1947 年,他与后来成为著名美学家的迪夫雷纳(亦译杜夫海纳) 合著了他的第一部著作《雅斯贝斯与存在哲学》,次年他又出版了《马塞尔与雅斯贝斯》一书。 1950 年,他将胡塞尔的名著《观念Ⅰ》(法文译为《纯粹现象学的主导观念》)译成法文并撰写了 译者导言,对现象学的基本观念进行阐释。这是他在向法国学术界推介现象学方面所做的重要努 力。1954 年,他给布雷耶编的《德国哲学史》拟定了长篇附录,继续介绍胡塞尔、舍勒、哈特曼、 雅斯贝斯和海德格尔等人的思想。然而,利科并不满足于简单地介绍和阐释源于德国的现象学。 他还试图在批判地继承现象学遗产的同时创立自已的哲学理论。为此,他在上个世纪五六十年代 相继出版了《意愿与非意愿》、《有限与有罪》(分为二册,即《易犯错误的人》和《恶的象征》), 提出了一套被学术界称为意志哲学或意志现象学的理论,从而给现象学赋予了法国特色。
通俗地讲,利科从来就没有把自己作为“现象学的搬运工”,他总是有选择地使用现象学的 基本概念和方法来为自己的目的服务。他一方面重视胡塞尔等人的现象学在描述人的意识活动方 面的有效性,重视“一切从头开始”的现象学精神,另一方面特别留意胡塞尔的现象学的局限性。 在他看来,虽然胡塞尔通过对意识的意向性的揭示和对现象在意识中的构成问题的探讨,明确指 出了人类意识活动的一个重要特征,虽然胡塞尔现象学重视现象学还原和意向分析,从而为其他 科学提供了一种追求确实性的范例和值得仿效的策略和分析技巧,但是,胡塞尔的现象学过分回 避,甚至排除本体论问题。胡塞尔的纯逻辑主义和纯理性主义的立场使他简单地以纯理性活动的 模式来说明复杂的人类意识活动。
事实上,《意志哲学》第一卷《意愿与非意愿》反复强调要完整地看待人的意识活动,甚至 认为如果脱离人的身体经验和无意识活动,我们将无法真切地了解意识活动本身。为此,利科将 意识活动分为意愿与非意愿两个领域,并认为胡塞尔的现象学描述只适用于第一个领域。而他本人的意志现象学则重点描述第二个领域并力图在两个领域之间建立联系。按斯皮格伯格在《现象 学运动》一书中的概括,利科把意愿行为分为三个阶段,即,作决定的阶段,行动的阶段以及对 不依赖于我们的必然性做出回应的阶段。利科认为,人在作决定时既要牵涉意识的意愿方面又要 涉及它的非意愿方面。因为人的动机和选择的过程总是伴随着某种快乐和痛苦,并受特定的需要 所推动。即便人很理性地制定计划,人也不能不受各种情绪的干扰。所以,采用纯粹意识的描述 方法仍然不足以说明作决定的过程。在行动的阶段,人的意愿方面与非意愿方面也是互相渗透的, 人的身体姿态将意识活动与外在世界彼此相联。人的本能、情感和习惯本身就是推动人的行动的 重要因素,而这些因素是胡塞尔的现象学描述不曾重视的。在对必然性进行回应的阶段,人实现 了生命的自由。在这里,人的意愿活动与非意愿活动,适应与创造达到了统一。利科通过对非意 愿领域的探讨逐渐对无意识领域发生了兴趣,并认为现象学理应关注这一领域。1965 年,利科出 版了《论解释──论弗洛伊德》。该书以及 1969 年出版的《解释的冲突》标志着利科思想的重要 转向,标志着哲学诠释学进入了新的阶段,即关注无意识活动的阶段。在这一阶段,文本概念被 大大扩展,象征成了文本解释的重要主题,解释学与现象学实现了比较深入的结合。
学术 B
就解释的各类文本而言,利科特别重视无意识领域和象征领域 把诠释学嫁接于现象学 利科之所以将解释问题引向宗教现象学领域,也正是因为他敏锐地看到,解释既是对意义的 回忆,又是进行猜测或怀疑。
人的存在通过理解来表现,也通过理解而发生。利科在上个世纪六、七年代所从事的一项重要工作就是把诠释学嫁接于现象学之上,并由此 提出了“诠释学的现象学”概念。对利科来说,尽管诠释学早在现象学之前就已产生,但从本体 论上讲,现象学与解释学是互为条件的。过去的诠释学所谈的是局部的解释技巧,而诠释学的现 象学则要讨论解释和理解的一般问题。自施莱尔马赫和狄尔泰开始,诠释学问题渐渐成了哲学问 题。利科则力图在前人工作的基础上进一步确认,哲学意义上的诠释学是对解释的再解释和对理 解的再理解。诠释学的现象学承认解释的目的是从明显的意义中解读隐含的意义这一事实,但它 也试图把诠释学从语义学层次提高到反思层次并进一步由反思层次提高到存在论层次。换言之, 它不仅把理解视为“经由理解他人而来的自我理解”,而且关注解释的存在论意义。随着诠释学 对解释的理解由认识论层次上升到本体论层次,理解不仅仅被理解为一种认识方式,而且被理解 为人的存在方式。人的存在通过理解来表现,也通过理解而发生。 哪里有理解哪里就有误解
在“诠释学的任务”一文中,利科对诠释学作过这样的定义:“诠释学是关于与文本的解释 相关联的理解程序的理论”(中译文载洪汉鼎主编《理解与解释──诠释学经典文选》东方出版 社 2001 年版,第 409 页-432 页)。但利科渐渐扩大了“文本”一词的外延。在他那里,“文本” 当然首先指文字符号系统,但人的行为、梦境、身体姿态、象征、仪式等用于表达意义的所有系 统都可称为广义上的文本。甚至在自然界中业已存在的某些东西,只要被人赋予意义并被用于表 达也应算作“文本”(如,一组自然的岩画,由星星组成的图案,等等)。
然而,“文本”使用的语言的多义性不但使解释成为必要,而且使解释得以可能。解释既需 要理解又帮助我们理解。理解总是与误解相伴而生的,以致我们可以说,哪里有理解哪里就有误 解。作者总是为读者提供理解的可能性,但作者并不一定比读者更能理解自己,有时读者反比作 者更能深入地理解作者自己。诠释学不会也不应当为随意解释张目,它在研究理解和解释的可能 性条件时也要指出解释的限度,或者说,提醒我们过度解释的危害性。“解释就在于辨识出说话 者将什么样的具有相对单义的信息建立在普通词汇的多义性基础之上。解释的首要基本工作是产 生由多义性词语组成的某种相对单义的话语并在接收信息时确认这种单义性的意向”。 消除这种神秘性就解释的各类文本而言,利科特别重视无意识领域和象征领域。将诠释学引向这两个领域是 利科对诠释学的发展所作的重要贡献。通过对弗洛伊德的精神分析学的认识论意义和本体论意义 的探讨,利科发现梦和其他无意识活动是一个远未得到重视的极有价值的意义系统,对它的解释 不同于对日常语言系统的解释,但两者之间又具有密切的联系。重要的是认识到,在精神分析中 总是隐含着解释的冲突。这种冲突进一步加深了理解和解释过程的神秘性。诠释学的一个重要任 务就是消除这种神秘性。至于象征,它更是隐含着诠释学的全部秘密。无论是在日常生活中天天 出现的梦境,还是在诗歌创作和宗教活动中,象征始终是解释的难点。它不仅开启了解释的复杂 可能性,而且呈现出意识与无意识、理性与非理性的辩证统一。在指出“神话是思想的源头”的 同时,利科多次明确地指出“宗教离不开象征”。利科之所以将解释问题引向宗教现象学领域, 也正是因为他敏锐地看到,解释既是对意义的回忆,又是进行猜测或怀疑。而怀疑的反面就是相 信,相信的极致则是信仰。对信仰而言,“现象学是倾听的工具,回忆的工具,恢复意义的工具。 为了理解而信仰,为了信仰而理解,这便是它的箴言。它的箴言就是信仰与理解的‘诠释学循环’ 本身”(利科:《论解释》,巴黎:瑟伊出版社 1965 年版,第 38 页)。
学术 C
隐喻扩大了语词的意义空间,也扩大了人的想像空间 隐喻是语言之谜的核心 通过对有关神话、象征、仪式和梦境的诠释学研究,利科进一步探讨了隐喻问题。探讨这一 问题之所以重要,是因为隐喻是语言之谜的核心,也是理解和解释的核心。为此,利科在上个世 纪七十年代起撰写了《活的隐喻》、“作为认知、想象和情感的隐喻过程”、“隐喻与诠释学的主要 问题”等论著,对隐喻问题进行了多角度的研究。在这些研究中,利科最重视的是对隐喻进行哲 学思考,因为他认为隐喻不仅具有修辞学和诗学的意义,而且具有本体论和认识论的意义。为此, 他主张建立“隐喻诠释学”这样一门分支学科。
在利科看来,隐喻不仅是一种命名事件或词义替换,而且涉及语词之外的“世界”。隐喻远 不只是话语的某种装饰,也远不只有情感意义,它还包含新的信息。换言之,隐喻并非与现实无 关,相反,它是贴近现实的,只不过是以曲折的方式反映现实而已。隐喻陈述是有指称内容的, 但它指称的东西多半不是语言自身,而是语言之外的世界。
利科将“隐喻的真理”概念引入了隐喻诠释学,并突破了古典修辞学仅从语词自身来讨论隐 喻的框架。利科声称,隐喻不仅仅是亚里士多德所说的那种名称的转移,也不仅仅是现代西方许 多修辞学家所说的反常命名或对名称的有意误用,而是语义的不断更新活动。隐喻实际上包含两 级指称,即字面上的指称和隐含的指称。譬如,当我说“张三是一只狐狸”时,自然不是说张三 变成了狐狸这种动物,而是说他是一个狡猾的人。在这里,“狐狸”是一级指称,“狡猾的人”是 二级指称。二级指称隐含在一级指称的背后。一级指称是理解和解释的中介和桥梁,二级指称与 它的相似性为隐喻解释提供了可能性。
利科认为,在隐喻陈述中,语词之间存在某种张力,它也造成了字面解释与隐喻解释之间的 张力,隐喻陈述的新意义就是通过这种张力创造出来的。隐喻当然不是通过创造新词来创造新意 义,而是通过违反语词的习惯用法来创造新意义。但是,隐喻对新意义的创造是在瞬间完成的。 正因如此,活的隐喻只有在不断的运用中才有可能。利科说词典上的隐喻都是死的隐喻而不是活 的隐喻。恰当地使用隐喻是人的天才能力的表征,它反映了人发现相似性的能力。诗人的一个重 要素质就是懂得恰当地使用隐喻,世界上读诗、写诗的人很多,但真正的诗人之所以很少,正是 因为只有少数人才具备创造隐喻的能力。一般人能懂得恰当地使用隐喻就已经很不错了。
实际上,不仅诗歌常常使用隐喻,哲学、宗教乃至科学本身也都使用隐喻。就像“隐喻”一 词在希腊文中原本就是隐喻一样,科学中的“以太”、“光波”、“原子”、“克隆”等术语原本也是 隐喻语词。甚至有一些心理学家指出,懂得隐喻和象征是儿童成长过程的必不可少的阶段。对哲 学和诗歌来说,隐喻既是理解和解释的障碍,也是理解和解释的桥梁。哲学、诗歌与隐喻的本源性关系决定了我们的诠释学研究不能忽视语言的隐喻使用及其解释的先决条件。隐喻可以解释但 无法确切翻译,因为隐喻不但体现并维持语词的张力,而且不断创造新意义。语境的不可重复性 使翻译无法穷尽不确定的新意义。隐喻扩大了语词的意义空间,也扩大了人的想像空间。隐喻通 过某种程度的虚构来重新描述现实并在描述现实时为语言提供形象性,从而使话语仿佛具有可见 性。“隐喻能动人情感、引人想像,促人认知,其秘密大概就在这里”。
在《活的隐喻》一书中,利科不仅吸收了修辞学、语义学、符号学和诗学的成果对隐喻进行 技术性分析,而且把这种分析上升到哲学理论的高度。隐喻诠释学就是这一努力的具体成果。它 从语词、句子和话语三个层面对隐喻进行了探讨。这种探讨不仅提供了一种多角度研究问题的范 式,而且重建了历史与现实的联系。
学术生平
利科,1913 年 2 月 7 日生于法国南部的一个中学教师家庭,因自幼父母双亡,他只能接受政 府救济并随祖父母生活。1933 年,利科大学毕业后到中学任教,一年后他到巴黎大学学习并结识 了著名存在主义哲学家马塞尔。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后,利科应征入伍,1940 年 6 月被俘并在战 俘营度过了 5 年。在战俘营里,利科一直坚持学习和研究现象学与存在主义哲学。二战结束后, 利科重拾教鞭,分别在斯特拉斯堡大学、巴黎大学、南特大学、卢汶大学等著名学府任教,并在 南特大学建立了胡塞尔文献馆。二十世纪六七十年代,利科开始在北美短期讲学,1980 年至 1985 年,他在芝加哥大学任教达 5 年之久。1999 年,因杰出学术贡献利科获巴尔赞(Balzan)基金奖, 2004 年 11 日与美国历史学家伯利坎(J.Pelikan)分享 100 万美元的克鲁格奖。
利科的思想是极其丰富的,其论著既传承了欧洲大陆的人文传统,又广泛吸收了英美分析哲 学的分析技巧。他不仅在《历史与真理》、《记忆、历史与遗忘》以及《法国史学对史学理论的贡 献》等书中以历史哲学家的身份对历史的本性、历史事件与自然事件的区别进行了极有价值的阐 释,而且在《意识形态与乌托邦》、《爱与正义》、《论公正》、《承认的过程》等政治哲学和伦理学 著作中将历史理解与现实关怀完满地结合起来。读利科的著作可以使我们感受到一种深刻的历史 意识,执着的伦理追求,强烈的现实关怀和敏锐的理论眼光。让我们不断从利科的精神遗产中吸 收智慧与灵感吧!

文章的脚注信息由WordPress的wp-posturl插件自动生成


分享到:

标签 :
版权声明:版权归 哲学网:哲学学术门户网站,Philosophy,哲学家,哲学名言大全 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zhexue.org/f/religion/17369.html

已有 0 条评论
关于我们 | 图站地图 | 版权声明 | 广告刊例 | 加入团队 | 联系我们 |
哲学网编辑部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采用Wordpress架构,采用知识共享署名进行许可
官方邮箱:admin#zhexue.org (#换成@)索非制作|优畅优化|阿里云强力驱动
ICP证号:沪 ICP备13018407号
网站加载0.970秒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