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转播到腾讯微博

你的位置:首页 > 宗教学

《从人道主义世界观到现代对世界的省思——费尔巴哈、马克思和尼采》的结语
录入: 哲学网编辑部 发表时间: 2014-02-19 点击: 992 次 我要收藏

作者:戴晖

如导论所述,费尔巴哈、马克思和尼采视野里的宗教批判表现为克服哲学史的运动。他们的立场各以一种历史经验为导引。费尔巴哈出于对黑格尔的完美科学体系的反感而宣扬在人道主义世界观意义上的人类学,他仍停留在哲学史的结束阶段。而马克思和尼采为一种缺失经验(Entzugserfahrung)所推动,作为人的创造性本质的缺失经验,它扎根于现代自身的土地。

就推翻资本主义的生产方式和重估一切价值而言,马克思和尼采的省思都达到了历史和世界的彻底分离。尽管如此,无论是马克思还是尼采都视历史为一个自身连续体,没有区别(一)作为历史意识之对象的历史,(二)作为哲学理性的完满历史,进而也没有能够洞察直接意识及其充满危机的当下现实本身就是哲学真理的完满本质的外相。在现代核心省思中,历史当下的危机经验走向其世界之整体,以世界整体经验而告终。无论是通过革命实现共产主义于未来,还是在尼采灵魂的永恒中承诺超人的到来,世界经验整体每一次都要求扭转迄今世界的权利。

世界理性在现代省思中才达到其举足轻重的地位。只有区分哲学理性和世界理性,我们才可能理解现代对哲学史的强大反抗,现代在世界尺度上更新人性的知,要求人与自身的区分。世界尺度不再把人规定为理性本质,而是把人作为创造性本质,其创造性表达在权力、意志和知三个不同的维度,分别以人自己的力量来创造自身的此在。面对次现代(Submoderne),这一点正值得推崇。次现代不仅把神性的理性驱逐出其原则性地位,而且毁坏人的知性的统一。世界的转折——它以末世的思想方式将现代对人的规定的知付诸真理。省思者的转折虽然没有到来,但却在社会生产的自由和自我超越的意志的必然性上达到了确定性。

现代核心省思所独具的事业在践行真理中显示出来,它在真理的行动中创造真理,这种真理按照各自的筹划打开一个在纯粹世界性中的世界。行真理在马克思那里是在生产过程中的革命实践;在尼采那里即因自身的行动而受难的精神的自我超越。而费尔巴哈因为还执著于某种理论——在神学位置上的人类学,他还无法抵达现代的世界。马克思通过批判基督教民主社会的意识形态指出了费尔巴哈的局限。社会意识形态只是粉饰直接意识的当下现实的假象,为资本所剥夺的生产者的困境才是当下现实的本质特征。而尼采则废弃了叔本华的同情道德所散布的假象。叔本华的道德意识与费尔巴哈的人道主义相结合,在这里成为末人寄生的土壤。意志力量为道德意识所销蚀,这标志着虚无主义在当下历史现实中的终点,现代灵魂发出虚无的呐喊。世界性省思对真理的理解不是依据对现有的现实性的个别发现,也不允许无限制地延续对不公正现象的批判。对于马克思和尼采,认识意味着在信仰中行动,这种信仰的根据在于真理的自我筹划。他们的批判旨在否定迄今之历史。从当下历史经验出发,他们把迄今之历史解释为迄今之世界,而这个世界整体是对人的创造性本质的剥夺。于是世界整体又是人自己造成的对自身本质的否定性规定,其整个秩序必将在新世界的筹划中被推翻。

马克思和尼采的世界性省思的完整性基于其历史之知的必然性。这种必然性不是逻辑范畴上的,也不是日常生活意义上的,而是须从扭转人的创造性本质的困境上来理解。马克思认为物质生产的历史是自然历史。然而把自然性纳入劳动者的生产力之中并且就此发现劳动力的剩余价值是资本的动因,这是马克思的历史科学的新发现,它对找出资本主义生产的运动规律并且界定其革命性起了决定性的作用。共产主义仅产生于阶级斗争的殊死对抗,它将把为资本所剥夺的人的创造性本质从困境中解放出来。尼采的《道德谱系》是对一切价值的转换所做的准备。这部刻意加工出来的道德史,无论它的前台还是背景都以其在当下历史现实中的使命为目的——扭转虚无主义的历史危机。在《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中尼采把构撰如此之历史的任务指派给诗人,但是,同者永恒轮回说才给转换一切价值的历史使命以完整的确定性。世界历史的虚无主义,也就是说超人目标的无意义性,通过肯定末人的乃至以往一切的轮回而达到了极限,并在这一极限上得到克服。正如马克思视其政治经济学批判为生产者的自由社会的助产士,按照尼采的意思,同者永恒轮回说是创造超人的锤子,超人将扭转超越自身而创造的精神的历史危机,在灵魂的自我赠馈中实现迄今世界的转折,从复仇精神的恶转向世界灵魂的善。

世界转折是现代历史省思的关怀所在。鉴于这一使命,其历史工作的实证性退而为一种假象,无论它是政治经济学还是苦行僧理想的心理学所造成的实证性假象。瞻望未来世界,马克思和尼采本人也把他们所发现的历史当作一种人性的前史。然而,正如对将来世界的权利以直接意识的历史现实危机为基础,这种改变迄今世界的权利也随着基础的改变而不复存在。次现代不再于世界的斗争中把握历史现实的当下,而是在语言的差异中寻寻觅觅。现代核心省思在把他们的基本经验——也就是被剥夺的人的创造性本质的困境——发展成为世界整体的同时,也耗尽了其思想的分辨力量。哲学在其近代的完备形态中曾将万物纯粹地作为哲学自身的事加以把握并且以自我规定的自由原则来扬弃事物的外在性。与哲学的理性不同,世界理性致力于不同于自身的存在。它虽然知道存在的历史是人的本质的自我创生,但却不能够从思想自身出发来转变人性历史的否定性,促成世界的转折。

在相应的历史位置上,马克思的经济学思考为改变迄今的不公正的世界找到必然性。与此相比,尼采将思想作为符号艺术,在他以查拉图斯特拉的名义创造出的悲剧艺术中留下了现实性。这门独特的艺术是现代灵魂的自我拯救的艺术,并且仅为这样一种艺术家而生,他业已克服了在历史阐释艺术中的真理意志,把真理视为以往诗人的作品。尼采的灵魂的艺术崇尚幻相,相被推崇为狄奥尼索斯的世界本身。在真理意志之内谈的是物的幻相; 而权力意志接纳了真理意志,在权力意志经受住自身的危机并且实现了自我超越的地方,万物皆为灵魂的幻相。 这里,灵魂完美地实现了权力意志的最高品德——赠馈之德。世界因为认识到在善的充溢中的灵魂是自己的源泉,从而排除了任何直接的当下现实。世界是灵魂的新发现,显现为同者永恒轮回的圆环——一种幻相,作为灵魂之美它由灵魂对永恒的爱来缔造。

灵魂的自我认识是对人与自身的区分的新知,新知化为超人宣告者的命运。尼采担负起对命运的爱(amor fati)并且立志要实现化为血肉之躯的命运的真理。像查拉图斯特拉那样,他从人的残篇中构撰出迄今之历史,这个缺乏根据的历史使超人的新真理屡屡现前,而认取它们却以新的历史之知为前提条件,只有历史新知才能克服因根据的缺失所引起的伤痛,将意志从悲观主义的厌世情绪中拯救出来。意志的自我拯救之知实际上走在尼采的历史阐释工作之前。查拉图斯特拉成为尼采的老师。可是,除了在悲剧艺术中宣告将来的世界之外,世界的转折别无其他现实性。这正是尼采的厄运。然而尼采不止一次地在著作里提到,他把这样一种厄运当作生命为他准备的最好的礼物。作为世界之爱的使者,尼采有资格给自身以荣耀,一如这个荣耀除了创作《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的艺术家之外,别无他属。尼采超人的勇气是他的创造性灵魂的自我祝福。

人与自身区分是关于人的规定的知。它在哲学史上曾是划时代的智慧形态。走出现代来看,人的创造性本质的缺失实际上是智慧在历史完成之后的隐退,而这部引退的历史即哲学本身。智慧的缺失是现代的真正困境。这种缺失经验成为现代核心省思的基本经验,它推动在世之人对自身创造性进行反省并且为自己筹划人与自身的区分。这里,人把自身理解为纯粹的世界性本质。马克思开启现代世界,尼采建立新的价值秩序,两者都克服了直接意识在历史结束阶段的虚伪和堕落。就世界整体而言,现代取得了和哲学历史同等的功绩。世界理性虽然不再以理性行动的纯粹性为尺度,却以完整性为标准,作为经验的完整性它构成现代的世界整体。

另一方面,将来世界虽然克服了历史当下现实的危机,核心省思却没有达到对自己的本真之事的洞见。他们从直接的历史现实出发,各自创造出一个世界历史,认为它们作为人的自我生产和创造的主要历史,应该为迄今世界中人的创造性本质被剥夺的状态而承担责任。结束这种世界历史,被当作是对哲学历史的超越,而哲学在这里等同于意识形态。对于马克思,超越历史意味着在革命实践中把哲学彻底地世界化;而尼采则质疑世界化的哲学所阐释的世界,他的怀疑导致向原始世界的转向,这个原始的世界作为永恒回返的生命激起灵魂对永恒的爱。但是,现代省思混淆了历史现实的危机和哲学历史的完成,它散布一种历史连续性的假象,假象进而又排斥哲学自身独具的当下现实。

离开现代核心省思的基本经验就无法找到其思想的入口。现代所确立的历史与世界的界限被次现代推下滑坡。现代拒绝了哲学,可是,当今之思不假思索地又捡起哲学的名称。随着缺失经验在我们的当下现实中消失,现代的明辨力量也被埋没掉了。为了尊重现代所独具的当下现实,必须打破历史连续性的假象。而这只能以理性自身的区分来完成。随着理性自身的区分,理性的不同尺度及其各自的当下现实才清晰可见。有鉴于此,这里提交的论文应是学会慎思明辨的一场训练。它首先把费尔巴哈的世界观和已臻完满的哲学区别开来,然后把现代所要求的世界转折作为人与自身相区分的知在世界性上的真理,指出其走向完整性的进程——这一进程随着海德格尔才真正结束。

历史在每一个时期都把人与自身相区分的知化作理性自身的尺度并且将这种智慧保藏在哲学这门第一科学之中。完成人与自身的区分——这种关于人的规定的知——在现代世界的转换工作,而无伤于哲学历史的原则性的知及其尺度,这是贺伯特?博德教授的理性关系建筑学(Logotektonik)给予我们的自由。

文章的脚注信息由WordPress的wp-posturl插件自动生成


分享到:

标签 :
版权声明:版权归 哲学网:哲学学术门户网站,Philosophy,哲学家,哲学名言大全 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zhexue.org/f/religion/17334.html

已有 0 条评论
关于我们 | 图站地图 | 版权声明 | 广告刊例 | 加入团队 | 联系我们 |
哲学网编辑部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采用Wordpress架构,采用知识共享署名进行许可
官方邮箱:admin#zhexue.org (#换成@)索非制作|优畅优化|阿里云强力驱动
ICP证号:沪 ICP备13018407号
网站加载1.097秒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