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转播到腾讯微博

你的位置:首页 > 宗教学

自身意识的生命之旅 ——评《自识与反思》
录入: 哲学网编辑部 发表时间: 2014-02-18 点击: 1637 次 我要收藏

在影片《尤里西斯生命之旅》中,寻找三盘摄于二十世纪初的未冲洗底片的下落,对于A先生同时也对于导演安哲罗普洛斯来说,是具有双重意义的:一是在电影的民族传承上认祖归宗,二是试图呈现出第一次由电影表现出来的巴尔干人民的本来面目。在寻找的过程中,A先生担负起了巴尔干半岛动荡不安的现实和历史忧思的沉重十字架。这种神话与现实交织在一起的生命之旅,又自然而然地让人回想到了荷马史诗中的奥德修斯颠沛流离的还乡故事、回想到了莎士比亚历史剧的崇高传统中,在观众的心灵中激发起无穷无尽的思索。与此相似,《自识与反思》正是著名现象学家倪梁康先生的生命之旅,只不过他在这儿所作的生命之旅的舞台是西方的近现代哲学,所运用的工具是哲学语言与精深的思考。

作者在书的起始就开门见山地如是说道:“要想理解世界历史以及世界思想史迄今的发生与展开,近代无疑是一个关键性的切入点。”这就一下子挑明了近代的极端重要性。为何如此重要呢?这是因为近代在欧洲历史上造成了一个裂变,藉此裂变,世界从生活世界的历史阶段进入到了后生活世界的阶段,它也因此成了两种世界观的分水岭,即生活世界的世界观与自然科学的世界观之间的分水岭。由此产生的一个始终持续着的事实是:近代的所谓裂变,深刻地制约着当代世界的基本状况与世界未来命运的兴衰祸福。由于这个显而易见的道理,近代也与世界的每一个民族、每一个个体的生存在根本上都是休戚相关、甚至可说是生死攸关的。

在历史命运生死攸关或转折过渡的时代,人类总会本能地实行返回步伐,溯本追源以求诸往昔。中国春秋战国时代的士人求诸于三代与周公,欧洲文艺复兴时代的天才们求诸于古希腊与古罗马人的智慧。我们所处的时代是一个快速过渡的时代,我们所要求诸的往昔的时代更多,所要做的追本溯源的工作也更为艰辛。诚如以塞亚.柏林所说:“从赤裸裸的毫无人性的观点看,即从对人类的野蛮摧毁的观点看,20世纪的世界面对的是人类曾经历过的最糟糕的世纪。”确如斯言。也正因如此,对其后思想力量的演进动因与过程的理解就显得尤为重要了。因为“知人者智,自知者明”。我们所处的时代不言而喻是一个科学急速发展、技术日益完善的时代,它的理解的触角伸向每一个角落、它所积累的知识日益拓展,但它也确实是一个充满了混乱的时代,从而急需在一种不断自我改变的处境中寻求自已的恰当定位。而《自识与反思》正是对此处境所作出的有力回应,是在自身理解方面所作出的卓越努力。作者指出,所谓的“自识”与“反思”“是近代西方哲学的标志性问题,是使西方文明有别于其他文明、包括古希腊文明的划界性问题。”因此,本书中的研究是从“自识”与“反思”的角度出发对西方近代历史的一种理解,它所面对的问题是:“西方哲学在这段四百年的特殊历史中起了什么样的作用?更确切地说,在近代西方的各种学说和观念的展开与消失的过程中,以自身意识和反思为原则的主体性哲学、知识论哲学究竟如何扮演了自己的角色?”

《自识与反思》由商务印书馆出版于2002年2月。全书分为三十二讲,还包括一个结束语“西方哲学一百年:人类自身认识方式的变迁”。涉及了十九位经典哲学家,分别是:笛卡尔、斯宾诺莎、洛克、莱布尼茨、贝克莱、休谟、康德、费希特、谢林、黑格尔、狄尔泰、布伦塔诺、胡塞尔、海德格尔、舍勒、萨特、米德、维特根斯坦和赖尔。绪论分为两讲,即第一讲:“欧洲近代哲学的特征:求自识、究虚理”和第二讲“前笛卡尔的自识概念”。第十七讲是概括性的对于“现代”的探讨,其标题为“过渡:‘现代’的界定与后黑格尔时代”。最后的第三十二讲研究了当代的自身意识学派即海德堡学派,其标题为“海德堡学派:自身意识的当代诠释与诘难”。大致说来,全书可以分为这么几部分,即笛卡尔至黑格尔包括斯宾诺莎、洛克、莱布尼茨、贝克莱、休谟、康德、费希特、谢林等哲学家为第一部分;狄尔泰至萨特包括布伦塔诺、胡塞尔、海德格尔、舍勒为第二部分;米德至海德堡学派为第三部分。这不代表作者的意思,只是笔者为了分析方便所作的划分。第一部分中突出性的重要哲学家是笛卡尔、康德和黑格尔;第二部分的核心哲学家是胡塞尔;第三部分的代表性人物是米德,其突出特点是比较详细地分析了国内尚属陌生的海德堡学派,并在某种程度上对我们所处的这个过渡性时代作了提纲契领的总结。

在绪论中,作者彰显了伽利略和笛卡尔在规定欧洲近代哲学基本问题意识上的基础性作用。他认为,近代欧洲文化虽然与希腊文化之间存在着一定的传承关系,但它自身却具有着判然有别的新质。这种新质其实就是理性中心主义和本我中心主义,更确切地说就是究虚理和求自识。作者不容置疑地指出,伽利略是开近代纯粹理论精神先河的第一人。正是在这个敢于吃螃蟹的人身上,体现了近代截然不同于古代、近代之所以为近代的特征。在伽利略的眼中,自然是用数学语言撰成的一部大书,因此对自然的观察研究理应用数学语言来表达。藉此形成了一种与古希腊几何学、数学和自然科学判若云泥之别的系统理性科学的观念。在伽利略的研究中诞生了普全数理模式。在胡塞尔看来,世界在伽利略这儿突然被看作为一个观念的存在世界,通过对系统的理性方法的不断运用,人类最终可以认识一切对象。也就是说,世界被视为一种理性的绝对存在大全,事物间的联系被视为先天的因果规律联系。作者不无道理地一再强调,在伽利略的研究工作中发生的是一种突发性的裂变,是最根本的范式转变,是引发科学的革命,是一种划时代的苏醒现象,是一种从实践兴趣向纯粹理论兴趣的转换。并非不重要的是,在这一转变中,胡塞尔不仅看到了近代的基本特征在于对数学的自然和方法的理念的发现,而且还洞察到了这个特征也在于生活世界的被遮蔽。

文章的脚注信息由WordPress的wp-posturl插件自动生成


分享到:

标签 :
版权声明:版权归 哲学网:哲学学术门户网站,Philosophy,哲学家,哲学名言大全 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zhexue.org/f/religion/17280.html

已有 0 条评论
关于我们 | 图站地图 | 版权声明 | 广告刊例 | 加入团队 | 联系我们 |
哲学网编辑部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采用Wordpress架构,采用知识共享署名进行许可
官方邮箱:admin#zhexue.org (#换成@)索非制作|优畅优化|阿里云强力驱动
ICP证号:沪 ICP备13018407号
网站加载1.083秒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