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转播到腾讯微博

你的位置:首页 > 宗教学

水泥花园的形状、颜色、气味、它者和意义
录入: 哲学网编辑部 发表时间: 2014-02-18 点击: 1396 次 我要收藏

(同济大学哲学系副教授)

背景说明:
Ian McEwan的小说The Cement Garden写的就是伦敦作为水泥花园,也就是全部现代城市作为水泥花园。
故事发生的背景是在伦敦郊区的“拆”字号屋子里。周围的屋子已尽数拆除,只留下我们一家孤零零的屋子在林立的水泥高楼下。高楼building不是屋子house。水泥的高速公路在一夜之间就将我们的屋子包围。我叫Jack,大概在上初中,我姐姐叫Julie,上高中,我有个妹妹叫Sue,弟弟Tom还非常小。(我故意没有提到父母,因为这部小说的问题正在于询问:在水泥花园时代,我们究竟还有不有父母?父母的生,生我们,以及父母的死,我们如何应对?这是用水泥铭刻在水泥花园入口处的问题。我们的这篇小文章也是在考察这个问题,水泥问题。)
故事开始于父亲修建水泥花园,他想修筑一道水泥围墙把我们可怜的屋子与外界的无尽蔓延的水泥世界隔开,他想把我们的屋子和庭院筑成漂亮的花园,然而这只能成为水泥花园,因为水泥的世界太强大了,以至于我们只能用水泥来抗拒水泥。而父亲就在这个时候死了,在小说的开头,倒伏在自己新敷的水泥墙上死了,在水泥上留下他的image:他的脸,上帝的脸,而圣经上曾经说神就是按他们的形象造了人,而福柯曾经在《词与物》的结尾说:“而人必将象沙滩上的一张脸那样被抹去。”而McEwan的《水泥花园》就开始于水泥墙上的这张面目模糊的死去的父亲的脸。这张死去的父亲的脸甚至是抹不去的,死的,水泥的,现代城市的,脸。在水泥花园里,福柯这样的酷哥都显得是过分浪漫了,抒情了:沙毕竟只是水泥的成分之一。
毫无疑问,这里的父亲乃是上帝的隐喻,所以在我下面的文章中, 父 这个词必须在前后空出空格,而且不能加一个“亲”字。整部小说写的是一个家庭,但这是一个缺乏亲情的家庭,濒临灭绝的人类家庭,人类水泥化时代的家庭;这里没有“亲”字,正如下面正文里所说的那样没有“爱”字,没有“性”字,虽然它写到作为自慰的“自性”和作为乱伦的性,但是应该发生的亲情和性却没有发生:Julie向他的男朋友Dereck买弄风骚,然而他们之间没有真正的“性”趣,直到小说的结尾也就是高潮的地方——在人“性”中高潮总是结尾——人们却发现我这个孤独的现代主体我这个经常自慰的自“性”我作为现代“性”叙事的元人称与我的姐姐一起在乱伦。
乱伦,然而这个词在我的世界我思的世界孤独主体的世界没有世界的世界水泥花园的世界水泥的世界,其本身已经丧失了意义。在一个没有它者的非世界,乱伦本身都不存在了:无伦可乱了。现代性对伦理世界之摧毁的极端已非对伦理的伦乱,所谓礼崩乐坏,而是竟至于无伦可乱,一切都是自我,ego, ego cogito, ecco homo,看啊,这个人,看这个人,看这个人无复它者,一切都是水泥混凝土的混凝一体。而我们知道所谓伦理的基础就是它者的存在,所谓好客所谓hospitality所谓礼尚往来所谓有朋自远方来不亦悦乎所谓礼貌都是针对它者的礼貌。所谓非乱伦的合乎伦常的性关系,其必要条件之一便是:这必是与它者的性关系,它者,一个非族亲的,非同性的,异性它者。
然后就是 母 ——这同样必须在其前后空出空格,而且不是“母亲”——然后就是 母 的死亡。
母 死在病床,不是与 父 之死上帝之死一样突然,而是萎缩地萎靡地萎顿地在病床上渐渐萎缩,萎靡,萎顿,象秋天的植物,象大地生命力的逐渐耗尽,衰竭,衰竭,一点点地漏掉,撒在炎热干燥的沙漠,立刻蒸发,象海子诗中“婆罗门的女儿”或11月的大地那样被掠夺致死。 母 之死显然是大地之死自然之死的象征。 母 之死虽然无如上帝之死那般轰动那般突然,然而这才适足致人死命,尤其致“人”之死命。在神死之后,自然之死适足使全部人类家庭,现在仅仅由未成年的孩子们组成的人子的家庭无所措其手足。
于是接下来最惊人的事情最不可思议的事情最阴森的事情然而又是一件小事情就要发生了。这事情远不如上帝之死那般震撼,然而正是它适足使人不安,发自大地深处的不安,熟睡时候梦见地震——而那是真实地震带来的房中摇晃——的不安。我是说由人子家庭的小朋友们做出的一个荒唐决定,这甚至有点喜剧化,那便是他们决定把 母 的尸体抬到地窖下面的一个废旧衣柜里,然后用 父 修建水泥花园剩下来的水泥把这个人类的“棺材”封上。正如我们曾在一篇题为《“慎终追远”与“往来井井”》的文中所思考过的那样,犹如婚礼和“性”福,葬礼从来是人类伦理生活的基石。而现在,在水泥时代,在水泥花园的时代,当 父 和 母 相继死去之后,原来由启蒙思想家曾经许诺过的必将摆脱传统束缚而走向自我负责之成熟的人的儿子们 既无能于下一代的生育,也无所措手足于上一辈的死亡。伦理的彻底朽坏,水泥的彻底板结。然而故事(story)并没有结束,历史(His-story,他的故事)并没有终结,因为:
然而,然后,所有小朋友的故事都会这样讲,说“然而,然后”,也就是“但是”,但而且是 ,不可避免地,从水泥棺材的水泥裂缝,散发出弥漫全部水泥历史的 臭 ,鼠群一样无所不在的 臭 ,——这个 臭 也必须被前后空格,因为它是圣灵,鼠疫,幽灵,或精神。它是历史的气味,气息,pneuma或世界灵魂。它在 父 与 母 相继死去之后,或许会命定地从那作为水泥棺材的水泥花园——水泥城市——的必将开裂的水泥裂缝里飘出,钻入未来城市的水泥一般死寂的不再有人居住的窗口?

文章的脚注信息由WordPress的wp-posturl插件自动生成


分享到:

标签 :
版权声明:版权归 哲学网:哲学学术门户网站,Philosophy,哲学家,哲学名言大全 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zhexue.org/f/religion/17269.html

已有 0 条评论
关于我们 | 图站地图 | 版权声明 | 广告刊例 | 加入团队 | 联系我们 |
哲学网编辑部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采用Wordpress架构,采用知识共享署名进行许可
官方邮箱:admin#zhexue.org (#换成@)索非制作|优畅优化|阿里云强力驱动
ICP证号:沪 ICP备13018407号
网站加载1.134秒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