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转播到腾讯微博

你的位置:首页 > 宗教学

和平使者陨命,和平神学垂训 ——教皇约翰?保罗二世的和平理念
录入: 哲学网编辑部 发表时间: 2014-02-18 点击: 1445 次 我要收藏

他们要听我的声音,这样将只有一个羊群,一个牧人。(若十?17)
你是伯多禄(磐石),我要在这磐石上建立我的教会;邪恶的势力绝不能战胜它,我要把天国的钥匙交给你。(玛十六?18-19)
你们应该纪念那些曾给你们讲过天主的道理,作过你们领袖的人,默想他们的生死,好效法他们的信德。(希十三?7)——《圣经》金句玉言

2005年4月2日晚上,患帕金森综合症十余年的罗马教皇约翰?保罗二世(John Paul Ⅱ,1920.5.8—2005,在教皇位26年)于梵蒂冈去世。享年84岁的教皇逝世的消息一公布,200万教友涌往罗马,圣彼得广场上立刻拥挤了13万人为之祈祷、吟唱圣歌。被称为“和平使者”的教皇陨命,国际领袖为之悲悼。各国领袖推崇教皇约翰?保罗二世一生推动和平与人道主义。古巴共产党卡斯特罗宣布全国为这位“不屈不挠的和平斗士哀悼三天”。 各国领导人纷纷表示悼念,称赞他一生推动世界和平与人道主义,为全球和解做出贡献。美国总统布什说:“世界失去了一位人类自由的斗士。”英国首相布莱尔赞扬他为公正与正确的目标而孜孜不倦地斗争。欧盟主席巴罗索说他是“欧洲的国父”。意大利总统钱皮说他是“维护自由与正义的人。”埃及外长扎克佐克希望教廷继续像他那样“为世界和平做出贡献”。俄罗斯东正教大主教希望各宗教“互相尊重”。以色列外长称赞他为种族和解做出努力,他说:“以色列犹太民族和全世界失去了一位促进修好与和解的伟大倡议者。”巴勒斯坦人民也悼念他,赞美他支持“不公正”的受害者。戈尔巴乔夫说他是世界上第一个人道主义者。加拿大总理马丁说他是 “真正的和平使者”,赞扬他鼓动国际和平,倡导对民主价值和人权的尊重。德国总理施罗德说他改变了这个世界,对欧洲和平事业发挥了重要作用。拉辛各枢机主教证道词说:基督之爱是我们这位敬爱的圣父教皇最强大的力量。2004年5月8日的教皇葬礼是世界历史上规模最大的峰会,美、英、俄、德、法、加、联合国秘书长等200余名世界政要参加,数百万教友参加追思,几十亿人收看电视,他的祖国波兰为之鸣礼炮26响,敲响丧钟。
教皇约翰?保罗二世1920年5月18日诞生于波兰的瓦多维米,本名卡罗尔?沃蒂拉。1978年10月16日,这位年轻的神父继教皇约翰?保罗一世之后被选为第264位教皇,取名约翰?保罗二世。这是自1523年以来第一位非意大利籍教皇。他以神圣慈悲的奥迹向人们阐述了巴斯卡尔的逾越节奥秘:“对恶的限制是无限的神圣慈悲”。 1978年,他曾引用圣经的话说:“事实上我正在明白,天主不偏爱某个人,而是爱那敬畏上主、施行正义的人,包括所有的人民,那就是他所喜爱的。这是他给以色列子民的话,诵扬着和平的福音,通过耶稣基督,他正是所有人的主。”(宗10.34-36) 1981年,在圣彼得广场上,他被一位青年开枪打伤,子弹穿过胸堂,差点毖命。为此,他曾六次住院作手术,以顽强的毅力与病魔作斗争。在教会历史上,他是出访次数最多的教皇,几乎走遍世界各地,访问了130多个国家和地区。1965年他出席梵二大公会议,参与梵二文献起草工作。他致力于消除历史遗留的积怨,展望未来。他发起亚西西世界各大宗教领袖祈祷活动,增进友谊,为世界和平而奋斗。他关于自己遭枪击事件说:“基督,为了所有的人承受着苦难,赋予苦难以新的意义;将其引入一个新的界域,新的体系:那是属于爱的……苦难,以爱的火焰拥抱、吞掉恶,并且从罪中引发出丰富多样的善之花”。 在教皇约翰?保罗二世大事年表中,可以看到:1993年12月18日:梵蒂岗与以色列恢复邦交,成为基督徒与犹太人近两千年互不信任及互存敌意以来最重要的和解行动。2000年3月13日:教廷为过去的罪行请求宽恕,这些罪行包括反犹太人、反异教徒、歧视女性、歧视少数民族。2001的5月8日:教皇结束叙利亚之行,成为历史上第一位进入清真寺的教皇。
元旦世界和平日文告开始于教皇保罗六世(1963-1978),他鉴于世界和平的重要性,从1968年开始,定每年元旦为世界和平日,并于当天向世界发表和平通谕。30多年来,和平日通谕已成了教皇缔造世界和平的传统。2000年3月,约翰?保罗二世到以色列开始为期一周的访问。这是天主教向犹太人的友好表示。他说:“犹太人和基督徒共同具有无限的精神遗产,那是源自上帝的自我显现。我们的宗教教旨和我们的精神体验,都要求我们要以善良克服邪恶。我们记忆过去,不是怀有报复之心,或有仇恨之意。我们认为,记忆过去是为了祈求和平与公正,也为了献身于这种理想。只有举世和平,人人受到公平的待遇,才能避免重蹈过去的错误与恐怖的罪行。” 他在耶路撒冷(Jerusalem)参观了“名人纪念馆”(Yad Vashem, 1953年建立,纪念二战爱害者)。
2000年12月8日,约翰?保罗二世发布2001年“和平文告”。当时,联合国把2001年定为“国际对话年”。他说:“就像人的成熟是透过对他人开放,接纳他人,也透过慷慨地给予自我而达成的,文化也是这样。文化是人所创造,也为人效劳,必须以人类家庭原有及基本的一体性为基础,透过交谈和共融而臻于完美,因为人类都是来自天主之手,‘他由一个人造了全人类’。”(参阅宗17:26) 他主张超越“种族中心论”,提倡宽恕和修好。在谈到和平的价值时,他说:“同舟共济的文化与和平的价值密切相关,‘和平’是每一社会、每一国家和国际生活的主要目标。然而,在走向民族之间更加了解之路上,仍有许多世人必须面对的挑战:这些挑战就在每个人的眼前,我们必须有所选择,不容拖延。” 在谈到生命的价值时,他说:“人的生命不能被视为是一个任我们使用的物品,而是这世上最神圣、最不可侵犯的实体。当此一最基本的‘善’未受到保障时,就不能有和平。我们不可能一方面呼吁和平,另一方面却蔑视生命。在我们这个时代,已看到许多慷慨献身为生命服务的芳表,但也有令人悲哀的景象,就是有上亿的人因为残酷和冷漠而陷入痛苦艰难的命运。” 他一向致力于和平。
我们不仅仅是自然的肉体的人,更是有理智的人,应当树立全人类的观念。这就要求我们承认人类共同体的价值观念,承认同舟共济的价值。爱自己的国家是一个值得鼓励的价值观,但不得心地狭隘。同时我们要爱整个人类大家庭,也要尽力避免把归属感扭曲成自我陶醉,排斥差异性,以及极端民族主义、种族主义、厌恶外方人等病态表现。 “因此,我们固然一方面应该重视自己的文化,同时也必须承认,一般来说,每一种文化都是属人的,也是受到历史制约的实体,必然有它的限度。为了避免对某一特定文化的归属感变成自我的孤立,我们有一帖有效的解药,那就是平心静气、不怀成见地去认识其它文化。”
因此,对文化的差异性应该从“人类一体”这种宽广的眼光来了解。不同文化间的交谈……奠基于承认所有的文化都有一些共同的价值观,因为那是植根于人的天性。这些价值观表达出人类最真实、最卓越的特性。我们必须把意识形态的成见和自私的利益放在一边,唤起人们对共同价值观的觉醒,培育本质上属于全球共同文化的土壤,使建设性的交谈得以果实累累。
2003年1月1日,约翰?保罗二世发表《世界和平》(Pacem in Terris)的新年通谕。 他认为这应当是一项永久的献身——人类担当的责任与义务。他回忆说:“四十年前,即1963年4月11日星期四,教皇约翰23世颁布了著名的《世界和平》通谕。教皇约翰23世发布《世界和平》时,世界局势正处于混乱的状态。20世纪爆发了两次世界大战,产生了极具破坏力的极权制度。人们遭受无数的苦难,教会也受到有史以来最大的打击。1961年,柏林墙竖立。此外,该通谕颁布六个月前,世界也因为古巴导弹危机而濒临核战争的边缘。” 他回忆说,教皇约翰23世指明达到和平的必要条件,那就是人类心灵的四项需求:真理、正义、仁爱和自由。真理是缔造和平的基础。人类已开始一个新的阶段。殖民主义告结束,新独立国家兴起,工人权利得到保障,妇女得到解放并参与公共事务,凡此都证明人类正进入历史的新阶段。这个新阶段的特点就是深信人人生而平等。他在通谕中还说,通向和平之路在于促进基本人权的实现。人权在当代世界具有最大的活力。追求自由是致力于和平的不可或缺的条件。它们证明,只有尊重那铭刻在人类心头放诸四海而皆准的道德律,人类才可能获得和平与进步。这位来自波兰的教皇爱的是整个人类——不分宗教、不分种族和肤色、不分语言。他尤其眷爱幼小者和弱势者。他不怕强势力量。他大声疾呼劝告动武者放下屠刀,拥抱和平。他走遍全球,但他遗憾的是未能踏上中华大陆。
2005年元旦,约翰?保罗发布通谕呼吁保卫“普世万民的共同利益”,这个观念的后果之一是提倡建立国际公共权力机构,以便有效地提高普世利益。从良知出发,和平问题不能与人类尊严及人权问题脱钩。这就是《世界和平》通谕的精髓。和平与真理有着不可分割的联系:提供真实的信息、保证法律的公正、提高民主透明度,都能使国民有安全感,乐意以和平的手段解决争端,减少社会犯罪。尊重这一真理,使国际关系有互相信任存在,是一种有着基本价值的社会资源。和平的文化使我们承认和平不仅是制度的问题,更是人的问题。和平的某些结构与机制(法律、政治、经济)都很重要,但它们无非都是整个历史中人们以无数和平的努力所达成的智慧和经验。发自内心的和平努力以促进和平为第一生命。那是缔造和平的人出自真心与理性的表示。和平的努力能产生和平的传统与和平的文化。在促进和平的努力及巩固有利于和平的条件时,宗教的作用不可忽视。如果宗教能把人类各种力量集中在宗教上,即专心仰望天主,增进四海之内皆兄弟的情谊,那么宗教就能有效地完成这一任务。
他积极参与国际事务,对许多国际问题都发表过意见。他召开过世界青年大会、宗教领袖大会、医学与化学大会。他75岁(1995年)时,本可退休,但他表示愿为上帝服膺其职。2005年复活节,他在文告中呼吁和平:“天父永生的圣言,请和我们一起留下并教导我们和平的语言和举动:愿你的圣血所祝圣、又浸满无辜牺牲者的血的大地享有和平;愿继续不断浸流鲜血的中东和非洲国家享有和平;愿始终笼罩在骨肉相残危险之中的人类享有和平。……(愿您)赐给我们力量来慷慨,关怀无数仍然忍饥挨饿、惨遭天灾和疾病肆虐的人。愿他们因着你复活的力量,也能享有新的生活。”
他去世后,教廷为之举行隆重葬礼,全球领袖吊唁。他的陵寝对外开放,供人瞻仰,信徒含泪表示永诀。全世界所有年龄在80岁以下的红衣大主教必须在20天内赶赴梵蒂冈,选举新教皇。他们被集中在西斯廷小教堂开会,不得会见任何人。今次共有115位红衣主教参加选举。2005年4月19日,德国红衣大主教约翰?拉辛格被选为新教皇,徽号为“本笃十六世”(本尼迪克特十六世)。新教皇首次文告便说:“天主借着他的教会所施行的特殊行为,愿意所有的民族借着真理与爱的力量成为一个家庭。” 他之所以用“本笃”的徽号,是因为他想继承上世纪初本笃十五世(1914-1923)教皇的传教激情。本笃十五世是欧洲教会的主保,西方修会的奠基人。圣本笃和他创立的修会,厌恶教会的腐败,曾离开罗马,在郊外创办了隐修会。在《夫至大》通逾中,他号召把福音传到各种文明中。当时教廷保持中立,抨击双方发动毒气战,激怒两大阵营。1917年本笃十五提出七项和平主张,但功败垂成。他在位仅七年,但由于致力于国际和平,受人尊敬。他去世后,信奉伊斯兰教的土耳其人在首都教伊斯坦布尔为他竖立雕像,纪念他为“全人类的保护者,不分国籍与信仰”。是次本笃十六上任,面临反恐战争与和平使命,不亚于本笃十五。新教皇本笃十六世选择的这一徽号,表明了他的方向和致力于和平的努力。新教皇继位后,全球天主教堂鸣钟迎新,各国领袖恭贺。新教皇也向伊斯兰教伸出友谊之手,表示希望“建立友谊的桥梁”。2005年4月24日,本笃十六世戴着“渔人戒指”,手持福音书,披着代表教皇权威的羊毛披肩,正式就任天主教第二百六十五任教皇。“渔人戒指”传统上附有宗教信件所用的印玺,而这次印玺与权戒分开,但权戒上的图案仍和过去一样,为圣彼得从渔船上撒网的图案。全球各地数百万人群通过电视观看露天就职弥撒这一仪式,140个国家的特使前来祝贺。
暴力,或隐或显,给人类留下难以治愈的伤痕。古人云:“刑犹刃也,巧人以自成,拙人以自伤。” 可见,为政者虽不能戒绝暴力,也应当慎用暴力。此处,刑,即暴力,涵盖战争、武力、镇压、压迫、文斗、斗私、批判,即指过分或任意无理的侵犯行为。在我们时代,独断专行,践踏民主、剥夺他人发表意见的机会,都是暴力行为,同和平神学与哲学相悖。
基督教教给人类的知识是:全人类都是亚当的后裔,全人类是一个种族,毫无理由开战,犹太教开创了人类“共同起源说”,但却囿于“特选子民说”。“炎帝黄帝”说,“龙子龙孙”说,“尊孔读经”论,同“全人类一个种族”的观念大不相同。据最新的考证,人类起源于非洲。
1945年联合国成立以来,就努力促进人权,保护环境,消除贫困和文盲,维持世界持久和平。人们期许联合国在21世纪更加致力于解决国际纷争,寻求世界和平与合作。安南秘书长(Kofi Annan)在诺贝尔和平奖设立100周年和获颁该奖项时说: “20世纪是人类历史上最残虐的世纪:为无数的冲突、不为人知的苦痛、意想不到的罪恶所蹂躏。一次又一次地,一群人或一个国家,基于不理性的仇恨和猜忌,或是基于无限上纲的傲慢与对权力和资源的渴望,对另一群人或另一个国家施加极度的暴力。”(The 20th century was perhaps the deadliest in human history, devastated by innumerable conflicts, untold suffering, and unimaginable crimes. Time after time, a group or a nation inflicted extreme violence on another, often driven by irrational hatred and suspicion, or unbounded arrogance and thirst for power and resources.)“在这个新世纪,我们必须由此开始,先了解到和平不仅仅是国际间或民族间的事,而更是各个社群的每一成员的事。我们绝不能再用国家主权为挡箭牌来粗暴地侵害人权。和平必须体现于每个需要帮助的人的日常生活。”(In this new century, we must start from the understanding that peace belongs not only to states or peoples, but to each and every member of those communities. The sovereignty of States must no longer be used as a shield for gross violations of human rights. Peace must be made real and tangible in the daily existence of every individual in need.)
他认为,全人类是密不可分的。任何新的威胁会不分种族、国家、地区地影响到全人类。无论财力如何、地位如何,每个人心里都窜进一种不安全感。是老是少,我们都对全人类之间的联系有更深一层的体会——是受苦是享乐,我们都在同一条船上。(If today, after the horror of 11 September, we see better, and we see further——we will realize that humanity is indivisible. New threats make no distinction between races, nations or regions. A new insecurity has entered every mind, regardless of wealth or status. A deeper awareness of the bonds that bind us all —in pain as in prosperity —has gripped young and old.)
科学家告诉我们,自然世界是一个微小而相互依存的世界:亚马逊雨林的蝴蝶振翅,会在地球另一端造成来势汹汹的暴风雨。这个相互依存的原则名为 “蝴蝶效应”。今天,我们或许会比以前更了解:人类的一切活动,也会产生或正面或负面的 “蝴蝶效应”。 因此,今天的和平哲学与和平神学,已视人类为一大共同体。我们对于世界其余地区之违法行为,不可坐视不管。
天主教对近代中国社会的发展与有份焉。清朝革故鼎新的八次历史机遇,很多同天主教传教士有关,然而清政府坐失良机。顺治时代,汤若望开启通往西方之窗户,却被下狱致死。第二次,康熙朝西教士带来科技,但人亡政息。第三次,雍正朝废天主教堂,错失良机。第八次,传教士参与戊戌变法失败(据2005年5月《北京日报》阎崇年文)。
同基督教上帝崇拜相比,祭祀黄帝,于法无据(复旦大学葛剑雄语)。有人复古好礼,提出祭祀黄帝应依古礼,认为这是国家大典,提倡穿古代祭服,用古代乐曲。但中国不是孔教立国,而是马克思主义立国,我们并不以黄帝为共和国的创始人。有些说法太离谱。

文章的脚注信息由WordPress的wp-posturl插件自动生成


分享到:

标签 :
版权声明:版权归 哲学网:哲学学术门户网站,Philosophy,哲学家,哲学名言大全 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zhexue.org/f/religion/17244.html

已有 0 条评论
关于我们 | 图站地图 | 版权声明 | 广告刊例 | 加入团队 | 联系我们 |
哲学网编辑部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采用Wordpress架构,采用知识共享署名进行许可
官方邮箱:admin#zhexue.org (#换成@)索非制作|优畅优化|阿里云强力驱动
ICP证号:沪 ICP备13018407号
网站加载1.100秒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