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你的位置:首页 > 宗教学

海德格尔与战后的法国哲学
录入: 哲学网编辑部 发表时间: 2014-02-18 点击: 7947 次 我要收藏

  当然海德格尔也不属于「自我折磨者」。他把自己想成为「高山上的智者」。他在广阔的视野和全景中,描述着近来的胡作非为,虽亦连带想及国家社会主义的罪行,然而却无真正深思之,因此海德格尔的态度也和阿尔弗雷德?博伊勒 (Alfred Baeumler) 不同。尽管博伊勒在他的笔记中写道:「我认为,公开宣布自己有罪,这是不值得和无意义的。」但在内在的广场上,他却自我批判面向审判。博伊勒分析了自己的倾向:回避纠缠不清、充满矛盾的历史所面临的困难,而逃入民族、领袖、种族、历史使命等理念之中。不尝试真正「接近事物」,而让「遥远的观望」得胜,任其去强奸现实。这表明了德国人「落在西方之后 (世界的陌生性)」26。博伊勒也把这叫做「抽象进无规定性之中」。在政治生活中,必须抵抗对崇高的渴望。他这里为自己开出了一个清醒的药方。它最后将他引导到对民主制的尊重。民主制就是「反对崇高」。民主制并不提供关于未来的辉煌的前景,所以它「完全是当下的」,在它之中并没有甚么伟大历史使命的确定性,只有带着「或然性」的生活。(同上,第174页)在他经历的政治灾难的影响下,包括个人的灾难在内,博伊勒开始了新的一课:不带形而上学地思考政治。

  海德格尔的思想既不像卡尔?施米特那样自我怜悯,刚愎自用,也不象博伊勒那样有自我批判精神和政治精神。

  一九四五年以后,海德格尔发表最早的思想文献就是《人文主义书简》一文。它是作为致尚?布非 (Jan Beaufret) 的一封公开信的方式发表的。布非是战后法国哲学界的海德格尔的信徒。按布非自己的记述,他恰恰是在盟军在罗曼底登陆的日子,一九四四年六月四日那一天,有了海德格尔的经验:他第一次理解了海德格尔。他当时如此兴奋,以至把法国解放的喜悦也给冲淡到不知甚么地方去了。当法国军队进军弗赖堡的时候,布非通过一个法国军官交给海德格尔一封极为热情的信。「是的,您使哲学本身果断地从一切陈词滥调中解放出来,又回到它的根源的本质之中。」海德格尔作出的反应是,请他来此访问。一九四六年九月布非来访,从此开始了两个人长期的亲密的友谊。这个新建立的关系的成果之一就是《人文主义书简》,布非向海德格尔提出了一个问题,「以何种方式才能使人文主义一词重新获得一种意义?」

文章的脚注信息由WordPress的wp-posturl插件自动生成

标签 :
版权声明:版权归 哲学网:哲学学术门户网站,Philosophy,哲学家,哲学名言大全 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zhexue.org/f/religion/17187.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我的哲学
哲学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采用Wordpress架构,采用知识共享署名进行许可
邮箱:admin#zhexue.org (#换成@)优畅优化|阿里云强力驱动
ICP证号:浙ICP备16005704号-2
网站加载0.936秒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