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你的位置:首页 > 宗教学

海德格尔与战后的法国哲学
录入: 哲学网编辑部 发表时间: 2014-02-18 点击: 7955 次 我要收藏

  海德格尔把这件佚事解释为对思维之事的问题的答复。这里是一件「毫不起眼的平常之事」,有人受了冷,来炉边取暖。但「这里也」有神灵,这就是说,神灵不仅在特殊的地方和特殊的活动中来出现,神灵在日常生活中也在场。但是,它只出现在对日常的生活本己本真地加以思维之处。对某事加以思考,就是还给某事以应有的尊严。只要赫拉克利特以言语将神灵道出,那么神灵就在面包房中在场。「以言语道出」在海德格尔看来,就是思维。实存被从封闭性中给取了出来,在开放的言语空间中成为「Es gibt」。这是思想的第一个视野。在炉边取暖的赫拉克利特,又通过语词这另外一种方式暖和着自己及陌生人。语词开放了自身,向陌生人发出邀请。于是,思维的第二个视野是:它是分布传达,它旨在于与他人分享语词开放的环境。

  当海德格尔于一九四六年在《人文主义书简》中对思维加以思维时,他正处于被唾弃者的地位。他想到赫拉克利特的佚事,由于这一传说反映出了他自己的生活处境。因为他现在也生活在贫困难苦之中。一个可供取暖的烤面包炉,正是他现在求之不得的。在弗赖堡没有取暖的东西。在托特瑙山的木屋周围到处有薪柴可打,但木屋又急需修缮,它已无法抵御严冬的风寒。但要翻修又没有材料。海德格尔从年初到晚秋都躲在那里。弗赖堡的住房由于法军的驻扎,变得十分拥挤。而且在黑森林山上也比较容易找到食品。附近的农民经常提供帮助。

  使他感到压抑的事情太多,远离大学,企盼两个俄国战俘营中的儿子。但尽管战后的最初几年内,海德格尔身处逆境,但在他的哲学思维中,仍然保持着一种超脱的情绪。

  他对那些对他甄别降级的处罚措施的反应同别人(比如卡尔?施米特 ( Carl Schmitt) )完全不同。卡尔?施米特是第三帝国的「御用法学家」,他深深卷入这个邪恶制度的犯罪活动之中。海德格尔的活动与他根本不可同日而语。施米特现在当然是众矢之的,受到严重处罚。他失去了公职,图书馆被没收充公,被隔离审查一年多 (从一九四五年九月到一九四六年十月),在纽伦堡战犯审理期间又一次收监入狱,受到审讯 (一九四七年四月、五月)。但最后国际法庭还是没有对他公开起诉。他得回故乡普勒滕贝格 (Plettenberg)。在解除对他的审讯拘留时,他同控方代表罗伯特。肯普纳 (Robert Kempner) 进行了一次有重要意义的对话。肯氏问曰:「你今后准备干甚么﹖」施氏答曰:「我将步入沉默的安全之中」24。但这并不是一种超然的沉默。就象他在一九四七年至一九五一年随笔 (Glossarium) 中表明的,他一直生活在自我辩解之中。他用令人尴尬的哭腔抱怨自己的命运像是「被追猎的野兽」,他把自己看作是从巨兽利维坦 (Leviathan) 的肚脐中编织出来的先知乔纳斯(Jonas)。他用愤怒来对待「纽伦堡的侮辱者们」,将其讥讽为「反人性的犯罪是德意志人所为,支持人性的犯罪则施之于德意志人身上。差别就是如此而已」。他特别看不起那些参与一场场相互狗咬狗的活报剧的「忏悔者」。他自己拒绝参加清洗自身的纳粹主义的活动,他自己提出的理由是:「谁想忏悔,就应去向牧师告解。」25在公开场合,他作出一幅英雄式的沉默姿态。 在他的记录中则抱怨,人们抽去他的声音的共鸣空间,他现在必须在「没有咽喉」的情况下喊叫。但他写道,成为被折磨者总比去变成「自我折磨者」要强得多。

文章的脚注信息由WordPress的wp-posturl插件自动生成

标签 :
版权声明:版权归 哲学网:哲学学术门户网站,Philosophy,哲学家,哲学名言大全 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zhexue.org/f/religion/17187.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我的哲学
哲学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采用Wordpress架构,采用知识共享署名进行许可
邮箱:admin#zhexue.org (#换成@)优畅优化|阿里云强力驱动
ICP证号:浙ICP备16005704号-2
网站加载0.944秒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