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转播到腾讯微博

你的位置:首页 > 宗教学

欧洲是否需要一部宪法?
录入: 哲学网编辑部 发表时间: 2014-02-18 点击: 1264 次 我要收藏

作者:哈贝马斯/文 曹卫东/译

【 正 文】
  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当时的欧洲人”立即着手规划和实施欧洲政治的统一大业 ;今天,人们继承了这项未竟的事业,但他们的抱负和期望都大相径庭了。值得注意的 不仅有迥然不同的修辞方式,目标也有了显著的差异。先辈们总是把“欧洲合众国”挂 在嘴边,并毫不掩饰地拿美利坚合众国做比较,而在当前的讨论中,则回避这样的榜样 。甚至连“联邦主义(f@①deralismus)”一词也显得难登大雅之堂了。
  问题在于,政治气候的这种转变所表达出来的,究竟是一种健康的现实主义(作为数十 年学习过程的结果),还是一种朴素的悲观主义,甚至是一种缺乏创造性的胆怯心理。
  我们当今的欧洲形势,已不能和“联邦主义者”或法国国民议会议员所处的时代相提 并论了。十八世纪末,费城的宪政之父和巴黎的革命民众都是一场前所未有的实践的发 动者和参与者。经过二百年的立宪实践,我们再也不能因循守旧了,更何况,宪法问题 也不是我们解决问题的万能钥匙。的确,我们所面临的主要挑战,不是去创造什么新东 西,而是要让欧洲民族国家业已取得的伟大成就跨越民族的界限,并采取一种与以往不 同的形式来对它们加以捍卫;我们觉得新颖的东西,在这条路上都已经出现过了。
  必须加以捍卫的,既有物质的生活条件,也有受教育和休闲的机会,以及社会活动空 间;有了这个空间,私人自主才具备了使用价值,民主参与才成为可能。另一方面,我 们也不能低估如下状况的象征意义:在过去的一段时间里,关于宪法已经展开了讨论。 欧洲作为政治共同体,不能只以欧元的形式渗透到民众的意识当中。各国政府在马斯特 里赫特签署的协定,缺少只有一个政治开创行为才具有的象征凝聚力。
  终止欧洲流血战争历史的愿望,直到科尔执政时代,都一直是欧洲一体化的最强大的 推动力。另一个推动力,则是由于德国的积极参与,当然,这也得到了阿登纳的支持, 其目的是要打消人们对政治上脆弱、但经济上却很快强大起来的这个中欧国家的怀疑; 这种怀疑态度,是由于长期历史原因而形成的。
  今天,各方丝毫都不怀疑,上述两个目标中的前一个已经实现,维护和平的目的在其 他完全不同的语境里也得到了捍卫。在科索沃战争期间,关于人道主义干预的论证当中 显然有着微妙的差异。美国和英国认为,北约出兵,目的是为了捍卫他们的国家利益, 推广他们的人权政治;相反,欧洲大陆国家则主要是着眼于未来的世界公民权利原则, 而不是像超级大国那样十分关注现实中的地缘政治。
  从国家关系的结构转型来看,有充分的理由说明,欧盟可以拥有自身的武装力量,并 用一种声音就外交政策和安全政策等问题表达自己的立场,以便在北约和联合国安理会 上更好地贯彻自己的意见。
  另一个目标则是要让不被信任的德国融入到一个和平的欧洲当中;由于已经建立了稳 固的民主制度,推广了自由精神,因此,这个目标在我们国家有可能不那么具有说服力 。但是,一个拥有八千二百万人口的民族重新获得了统一,不由得不让人们像过去一样 担心日耳曼帝国的霸权梦想和传统会死灰复燃。
  上述两个动机在今天都不足以成为推动欧洲一体化的充足理由。当然,除此之外,历 来就有第三种动力,即希望欧洲在经济上实现联合。自从一九五一年建立欧洲煤钢联营 以及一九五八年建立欧洲经济共同体和原子能联营,越来越多的国家加入了人员和物质 、资本和服务的自由流通,这个过程由于建立了共同市场和实行同一货币而宣告结束。
  然而,如果要动员大众真心实意地从政治上支持这一充满风险的联盟大业,单单依靠 经济利益的动机是远远不够的。在此之外,还需要有共同的价值趋向。当然,一个政体 的合法性还取决于它的效率。但是,由多个民族国家共同组成一个国家,这是一项政治 创新,为了实现这个目标,在动员过程中不仅需要切中大众的利益,也需要针对大众的 心性。
  迄今为止,现代宪法都是对危急形势的历史回应。可是,今天的西欧社会一派欣欣向 荣,一片和平的景象,危机又会出现在哪里呢?那些准备加入欧盟并处于转型当中的中 欧国家,事实上首先需要战胜原有社会制度崩溃所带来的严峻考验。可是,他们选择的 回答却是回到民族国家。这些国家并不希望把刚刚收回的主权重新让渡给欧洲当局。
  从双方都很勉强的态度当中,我们更能清楚地看到,单纯的经济理由是远远不够的。 经济动机必须同另外一种完全不同的思想结合起来,才能使得成员国中的大多数人同意 改变政治现状。简单地说,这种新的思想就是要保持住一种特有的、如今却面临重重危 机的文化和生活方式。
  大多数欧洲公民都希望能捍卫一种生活方式,这种生活方式部分是在打破铁幕后的西 欧,而大部分则是在上个世纪逐步形成的(上个世纪被霍布斯鲍姆誉为“黄金时代”)。 毫无疑问,经济快速增长,曾是欧洲战后社会复苏、建立福利国家的基础。但是,欧洲 社会复苏的结果最重要的只有一个,那就是丰富多彩的生活方式:有了这些生活方式, 在福利和安全的基础上,财富和文化在民族范围内发生了分化,这种文化可以追溯到数 百年之前,而且获得了新生,显得更加富有魅力。
  要把欧洲统一所带来的经济优势作为继续扩大欧盟的理由,就不能离开大大超越经济 范畴的文化凝聚力。这种生活方式所面临的威胁以及人们要捍卫它的愿望,激发了一种 未来欧洲的新观念,从而可以再一次创造性地迎接当前的挑战。
  二○○一年五月二十八日,法国总理若斯潘在德国议会发表了精彩的演讲,把这种“ 欧洲的生活方式”称为是政治大业的内涵:
  直到不久之前,欧盟的努力都集中在建立货币联盟和经济联盟上……然而,今天需要 的是一种更加宽阔的视野。要不然,欧洲就会蜕变为一个单纯的市场,就会在全球化中 一败涂地。因为,欧洲绝不只是一个市场,而是一种在历史中发展壮大起来的社会模式 。
  可是,我们这些中小民族国家,面对当今世界上占统治地位的世界经济强权兜售给我 们的社会模式,难道能够依靠自身的行为力量,反其道而行之,不被它同化吗?极而言 之,这个社会模式主要有以下四个特征:
  人的人类学形象:人被当作一种做出合理决策的经营者,剥削自己的劳动力;
  后平等主义社会的社会道德图景:这个社会容忍边缘化、拒绝和排斥;
  民主的经济学观念:把国家公民还原为一个市场社会的成员,把国家重新定义为向当 事人和顾客提供服务的企业;
  一种策略性的要求:除了自发形成的政策之外,再没有更好的政策了。
  以上四点是新自由主义世界观的基础,如果我没说错的话,它们和迄今为止欧洲人一 直都拥有的主要的规范自我理解是不相切合的。这样的断言对欧洲的一体化设计又能给 出怎样的解释呢?欧洲人希望对日益加剧的分配不均所带来的社会不良后果加以消除, 也希望对世界经济进行一定的整顿;就此而言,他们肯定也希望,在全球活动范围内, 建立起具有政治行为能力的欧盟权力机制。
  当前围绕改革所展开的讨论,是由于“扩张的危机”困境而引发的。随着东欧国家加 入欧盟日期的临近,欧盟自身也感受到了改革的压力,因为,欧盟要增加十二个国家, 这些国家在经济和社会发展水平上都参差不齐,这样,调节和平衡也将变得更加错综复 杂。如果没有进一步的一体化和“深入化”,是根本行不通的。
  尼斯会议没有能够消除这一改革的障碍。欧盟的进一步东扩,并不能解决深层的结构 问题。这里首先涉及的是一种不对称的关系,即一方面,经济联系十分紧密,而政治联 系则相对松驰;另一方面,欧盟在布鲁塞尔的决策过程又不够民主。
  经济一体化已经十分成熟,而政治一体化则明显滞后;这种不平衡关系可以通过建立 更高层次的政治权力机构来加以克服,因为这种权力机构能够跟上市场解放的步伐。由 此看来,欧洲计划主要表现为,各国政府在布鲁塞尔一致力争重新获得干预的能力,而 它们在自己的国家已经彻底丧失了这种干预能力。至少,若斯潘是这样认为的,他主张 ,在欧洲范围内建立一个经济政府以及在长期范围内保持企业税收的均衡。
  不过,对其他政治领域的协调,也意味着集权,这同样会带来两难。名目繁多的决策 ,决策过程的不透明,以及欧洲民众没有足够的机会参与决策过程等,所有这些都是引 起不信任的根本原因。
  克劳斯.奥佛(Claus Offe)研究了有关观点和需要调节的复杂关系,这些在各个国家 都引起了人们的担忧,并引发了国家之间的对抗。担忧主要针对的是财政进行再分配的 效果,因为再分配有可能对本国人民造成损失,而为别国人民带来好处。引起担忧的还 有来自外国的移民潮和流向外国的投资潮。奥佛认为,欧盟各成员国目前的关系处于一 种“和平的自然状态”。要想超越这一状态,就必须建立一个欧洲国家,而且不能把现 有的民族国家当作榜样。
  欧洲怀疑论者拒绝把合法化的基础从国际条约转换为欧洲宪法,他们的理由——正如 宪法法院前任大法官伯肯弗尔德(Ernst-Wolfgang B@①ckenf@①rde)所说的那样——是 “还没有一个同一的欧洲人民”。按照这个观点,立宪程序就缺少必要的主体,即“人 民”这个集体单称。因为人民自身可以把自己组织起来,成为一个由公民构成的民族。
  这种“非民主的观点”在概念上和实践中都受到了批判。国家公民组成的民族,不能 和前政治的命运共同体混为一谈,后者的特征在于相同的籍贯、语言和历史。因为,如 果混为一谈了,一个由公民组成的民族就会失去了唯意志论特征:一个由国家公民组成 的民族是民主过程的产物,它的集体认同既不能先于,更不能脱离这一民主过程。
  由国家公民组成的民族(staatsb

文章的脚注信息由WordPress的wp-posturl插件自动生成


分享到:

标签 :
版权声明:版权归 哲学网:哲学学术门户网站,Philosophy,哲学家,哲学名言大全 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zhexue.org/f/religion/17043.html

已有 0 条评论
关于我们 | 图站地图 | 版权声明 | 广告刊例 | 加入团队 | 联系我们 |
哲学网编辑部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采用Wordpress架构,采用知识共享署名进行许可
官方邮箱:admin#zhexue.org (#换成@)索非制作|优畅优化|阿里云强力驱动
ICP证号:沪 ICP备13018407号
网站加载1.191秒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