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转播到腾讯微博

你的位置:首页 > 宗教学

近来欧洲哲学思想中的政治关注
录入: 哲学网编辑部 发表时间: 2014-02-18 点击: 1377 次 我要收藏

陈高华 译

对于哲学家来说,关注政治并不是一件理所当然的事情。我们的政治学家趋向于忽视这么一点,即大多数政治哲学在哲学家们对城邦和整个人类事务领域消极的、有时甚至是敌对的态度中有其根源。从历史的观点来看,在那些世纪里最为丰富的政治哲学最少得到哲学地思考,因为自我保护和对专业兴趣的彻底维护一样,常常阻止了哲学家们对政治的关注。开始这一政治思想传统的事件是对苏格拉底的审判和处死,它造成了哲学家对城邦的谴责。纠缠着柏拉图,并且一直作为最初的政治哲学而给出了许多答案的这些问题是:哲学如何保护自己并从人类事务中解放出来?什么是哲学活动的最好条件(最好的政府形式)?尽管答案各种各样,但他们都趋向于同意以下几点:和平是共和国最高的善,内战是所有罪恶中最糟糕的恶,永恒是判断政府形式的最好标准。换句话说,哲学家们几乎一致同意的政治领域是这样一种事务国家,在这样的国家中,行动,正确地说(比如说,不是法律的执行,不是规则的运用,也不是任何别的管理活动,而是开始一些其结果无法预测的新事情),要么是多余的,要么只是少数人的特权。因此,传统政治哲学趋向于从人类动物必须跟其他人一起生活这一必然性中得出人类生活的政治方面,而不是从人类的行动能力中得出人类生活的政治方面,它趋向于得出这样的一个理论:关于最能适合复数性这一不合时宜的人类境况的需要的条件,以及至少最能让哲学家不受到它干扰地生活的条件。在现时代,我们几乎听不到这样一种古老的探求了。尼采直截了当地说,在他之前的大多数哲学家小心地隐藏在群众中,也就是说,政治应该以这样一种方式来安排,即平庸的心智对它感到满足,同时不是每个人都需要时时意识到它。1人们趋向于认为就是在这个时候,这种探求消失了。

  换句话说,我们的政治学家们由于特殊的兴趣,总是趋向于忽视帕斯卡尔的评论中的真理的重要实质,他的评论说,我们只在华丽的学术包装中思考柏拉图和亚里士多德。他们是诚实的人,像其他人一样和他们的朋友玩笑,当他们自己消遣的时候,他们才写《法律篇》和《政治学》,以此来娱乐自己。他们生命中的这一部分是最不哲学和最不严肃的。……如果他们就政治而写作,这就好像是在为疯人院制定规则;如果他们表现得在谈论重大问题的样子,这是因为他们知道他们面对着说话的那些疯人们自以为是君主和帝王。他们讨论那些原则是为了使得他们的疯狂的危害尽可能地小。2柏拉图和亚里士多德在他们的著作的许多段落中警告他们的学生不要过分认真地对待人类事务,这一点就可以证实这一陈述,而且这甚至对他们之后的那些人也有效。

文章的脚注信息由WordPress的wp-posturl插件自动生成


分享到:

标签 :
版权声明:版权归 哲学网:哲学学术门户网站,Philosophy,哲学家,哲学名言大全 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zhexue.org/f/religion/17015.html

已有 0 条评论
关于我们 | 图站地图 | 版权声明 | 广告刊例 | 加入团队 | 联系我们 |
哲学网编辑部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采用Wordpress架构,采用知识共享署名进行许可
官方邮箱:admin#zhexue.org (#换成@)索非制作|优畅优化|阿里云强力驱动
ICP证号:沪 ICP备13018407号
网站加载1.146秒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