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转播到腾讯微博

你的位置:首页 > 宗教学

普遍主义的高度、浪漫主义的深度、人本主义的限度
录入: 哲学网编辑部 发表时间: 2014-02-18 点击: 2682 次 我要收藏

  只有在事情似乎要出现分裂的时候,就是说,只有在长期持有的和普遍关心的信念受到威胁的时候,哲学在文化中才占据了重要地位。在这种阶段,知识分子用一种想象的未来去重新解释过去。他们在“去其糟粕,取其精华”上提出了许多看法,其中一些人的看法产生了很大的影响,因此赢得了在“伟大哲学家”行列中的地位。例如,当祈祷者和神职人员开始被受到怀疑时,柏拉图和亚里士多德就使我们能够得到这样的观念,认为人类与腐朽的野兽是不同的,他们与宇宙的支配力量之间有一种特别的关系。当哥白尼和伽利略终止了使阿奎纳和但丁感到满意的世界图象的时候,斯宾诺沙和康德就教导欧洲人,如何用热爱真理代替热爱上帝,如何用纯粹的道德代替对神圣意志的服从。当民主革命和工业化迫使我们重新思考社会关系的性质的时候,马克思和密尔就进一步提出了有用的看法。

  在20世纪的进程中,没有出现要求新的哲学观念的危机时刻。没有任何思想争论在程度上可以比拟莱基(Lecky)对科学与神学之间的战争所做的著名描述,也没有任何的社会动乱会使密尔的或马克思的看法产生作用。随着高等文化完全变得越来越世俗化,欧美的受教育阶层在理解事物运作方式上也变得老于世故。在柏拉图与德谟克利特之间的战斗中(柏拉图把它描述为在诸神与巨人之间的战斗),他们都永远地倒向了巨人一边。他们在评价社会倡议和最初的政治行动时也变成了世故的功利主义者和经验主义者。他们最终都怀有一种共同的乌托邦式的看法:一种全球性的福祉,人权在其中得到了尊重,可靠的机会均等和人类幸福的机遇由此在其中得到了增加。如今的政治论证就是关于这个目标何以最好得以实现。

  知识分子的这种共识把哲学推向了文化的边缘。诸如罗素与柏格森、海德格尔与卡西尔、卡尔纳普与蒯因、艾耶尔与奥斯汀、哈贝马斯与伽达默尔、福多与戴维森等人之间的争论在哲学系之外并没有多少回应。哲学家们关于心灵与大脑联系的方式,或者关于价值在事实世界中的地位,或者关于自由意志与机械论的一致等问题的解释,并没有引起当代大多数知识分子的兴趣。这些问题被保留在作为“哲学问题”教科书的黄页上,仍然吸引着一些聪明的学生发挥想象。但没有人会认为,对这些问题的讨论是精神生活的核心内容。解决这样一些问题对于当代的斯宾诺莎们来说至关重要,但是当如今的哲学教授们坚持认为它们是“永恒的”,或者说它们仍然是“根本的”问题,没有人会听这些了。如今的大多数知识分子都不会认为,我们的社会实践需要哲学的基础,而当对宗教也说出同样的话时,他们也会有同样的烦躁。

  即使诸神与巨人之间的战斗已经过去,但柏拉图所描绘的另外两场争论却还在继续。一场是哲学与诗歌之间的争吵,这场争吵由浪漫主义运动得以复兴,如今则表现为C. P. 斯诺的“两种文化”之间的张力。这场争吵是关于人类是否尽了最大努力(就是说,实现了他们对完满之物的特别能量),运用理性去发现万物的真实状况,或者是运用想象去改变自己。第二场是柏拉图所描绘的在哲学家与诡辩论者之间的争吵。这场争吵发生在这样两种人之间,一种人认为存在所谓的“热爱真理”这样的重要德性,而另一种人则不这样认为。

文章的脚注信息由WordPress的wp-posturl插件自动生成


分享到:

标签 :
版权声明:版权归 哲学网:哲学学术门户网站,Philosophy,哲学家,哲学名言大全 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zhexue.org/f/religion/16928.html

已有 0 条评论
关于我们 | 图站地图 | 版权声明 | 广告刊例 | 加入团队 | 联系我们 |
哲学网编辑部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采用Wordpress架构,采用知识共享署名进行许可
官方邮箱:admin#zhexue.org (#换成@)索非制作|优畅优化|阿里云强力驱动
ICP证号:沪 ICP备13018407号
网站加载1.211秒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