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转播到腾讯微博

你的位置:首页 > 宗教学

科学的始祖——哲学
录入: 哲学网编辑部 发表时间: 2014-02-18 点击: 2083 次 我要收藏

今天的演讲题目是年轻朋友给起的,我自己想不出怎么用一个词或一句话把这个话题给概括起来。内容大致就是从哲学到科学的发展吧。这个题目当然特别大,而且我是想把它放在文明发展史的框架背景中来讲。之所以选择这个角度,多少有一点是希望说明东、西方在精神中的一些差异。我所关心的精神差异跟文化差异还不尽相同,下面会详细说明这一点。第二部分我想讲讲科学发展到今天,给我们带来的一些问题,特别是在我们对世界的理解上造成的问题。每个题目都特别大,肯定只能提供一些粗略的线条和大致的想法。

谈到从哲学到科学的发展,首先是要说明哲学是什么。不谈我自己的理解,就说一般的观点吧。“哲学”这个词,philosophy,译为“爱智慧”。但我觉得这个词还不能够准确描述东西方的差异,说明什么是哲学。因为各个民族都爱智慧,或者至少是其中有一些人爱智慧。当然到现在希腊语怎么翻译都还是一个问题,毕竟隔了很长的年代,也隔了很多文化。其他关于哲学的说法还很多,这里采用亚里士多德的说法,即哲学是关于真理的科学,或者是关于求真的科学。亚里士多德是西方哲学史和科学史上最重要的一个人物吧,他的定义应该是很有分量的。“真理”是什么?——我们做哲学的人都是这样的,凡用一个词,接下来都会问这个词“是什么”,然后讨论、争论,最后没有结论。这的确是哲学行当的特点。虽然我们可能还不能对“真理”提供一个很好的定义,它的基本意思我们还是可以把握的。就这个我们了解的基本意思来说,我一向认为“求真理”是非常突出的西方人的特点。这个观点可能会引起误解,如果大家都把“求真理”当作一个优秀的品质,那么我似乎就是把—个优秀品质全归给西方了。这里有必要解释一下,其实各个民族、各种文化都有自己的长处或者特点。在这个意义上,“求真”的精神的确在西方的历史中特别突出。我想只要我们停下来,稍微比较一下中国的历史、欧洲的历史和印第安民族的历史,应该比较容易地看到这一点。从一个较大的范围来说,中国人也讲真,但这主要是社会意义上的“真”,讲究为人的真诚。对于宇宙的真,世界的真,中国人不是特别地关心。当然这只是相对而言,否则你们可以举出很多例子来反驳我这个观点。在对世界的关心中,中国人可能只是在历史这一方面,求真的精神不亚于任何民族。历史上很多故事可以说明这一点。中国史官为了如实地记载—个事件,受到迫害甚至被一一杀掉,但他们仍不放弃求真的目标。但是,对于我们今天在一般意义上所说的科学的“真”,也就是自然科学中“宇宙是什么样子的”、“数的原理是什么”这样的问题,中国人关心的比较少。科学史研究中有一个所谓“李约瑟问题”,大家可能都知道,即“为什么中国没有发展出近代科学?”我一向认为这个问题应该倒过来问,即“为什么西方发展出了科学?”这不是一个简单的概念游戏或者字面之争。之所以要反过来问,是因为在“没有发展出近代科学”这点上,中国和大多数民族差不多。他们关心人的生存,关心很多事情,但不太关心世界的真相是什么样子。所以说在这点上中国没有什么特殊的地方。而我们总是针对比较特殊的事情才问“为什么”。我举一个最一般的例子:如果一个学生迟到了,问他“为什么迟到”这是合乎常理的;如果学生都好好地坐在教室里,一个个地问他们“为什么没有迟到”,这就显得荒唐了。正因为“迟到”是一个例外,是不正常的事情,我们才问“为什么”。但是在“李约瑟问题”上,由于西方的文化精神、制度等等各方面在上两个世纪统治了世界,我们很容易把西方的一套想法和它的发展模式当作是最最正常的,对与之不一样的我们总是问“为什么”。但是在此之前,人们却不这么想事情。比如社会发展从奴隶社会到封建社会,再到资本主义社会,这是从西欧历史中总结出来的。研究别的社会可能就套不上这个历程,学经济史、社会史的同学对此应该很了解,理论套不上的时候,我们就创造出“亚细亚生产方式”,或者这个那个概念。但无论是什么,我们都是在把西方的发展模式当作最正当的模式的前提下提出的。这个问题就先讨论到这里。

西方人的“爱真理”不需要再详加证明—了,像布鲁诺为了坚持“日心说”而被烧死这样的故事已经耳熟能详。我想提醒大家的是,我们可以从各种角度来理解这些故事。从中国历史以及其他很多国家的历史可以知道,“舍生取义”不止是西方人才有的精神,各个民族都会有这样的英雄志士。但是只有西方人才会为了那样一件与我们不相关的事,离我们太遥远的事情牺牲,而且这样的事件在科学史上屡见不鲜。当攻城的士兵冲进来的时候,阿基米德仍然守护着沙盘,说“不要动我的圆”。他觉得他在沙盘上做的那个圆是最重要的。有很多东西可以高于生命,像爱情啦,主义啦等等。但是一个圆,一个“太阳、地球谁绕着谁转”这样的问题高于生命,以至成为追求的核心,这却是西方一脉相承的特点。

文章的脚注信息由WordPress的wp-posturl插件自动生成


分享到:

标签 :
版权声明:版权归 哲学网:哲学学术门户网站,Philosophy,哲学家,哲学名言大全 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zhexue.org/f/religion/16802.html

已有 0 条评论
关于我们 | 图站地图 | 版权声明 | 广告刊例 | 加入团队 | 联系我们 |
哲学网编辑部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采用Wordpress架构,采用知识共享署名进行许可
官方邮箱:admin#zhexue.org (#换成@)索非制作|优畅优化|阿里云强力驱动
ICP证号:沪 ICP备13018407号
网站加载1.061秒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