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你的位置:首页 > 宗教学

爱?拉康?变态狂
录入: 哲学网编辑部 发表时间: 2014-02-18 点击: 1693 次 我要收藏

(赖特:《拉康与后女性主义》,王文华译,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2005;里德文、格罗夫斯图,《拉康》,黄然译,北京:文化艺术出版社,2003)

  今年五月病重以来,那来自师友、知交乃至许许多多素未谋面的网上朋友的挚热关爱,伴我渡过多次难关。身虽带血负病,心实火般热暖。前几天因病势稍缓而应华东师范大学中国现代思想文化研究所之邀作了一个关于拉康主义激进左翼的学术报告,于是很想接着从拉康主义角度来谈谈“爱”这个话题,以此献给这些时日来所有深深关爱我的朋友——不管他/她近在身边还是远在天边。

  对拉康(Jacques Lacan)而言,“爱”(love)乃是符号秩序(即我们所居身的、以语言作为沟通媒介的现实世界)内由亿万符号所组成的符号链中一环,而真实秩序(即语言出现之前的世界)里有没有“存在”着“爱”这样东西,我们——作为“说话的存在”(speaking being)——则谁也不可能知道(即使“存在”,“它”也已不是“爱”,因为“它”根本没有符号名字)。因此,拉康强调,谈论任何关于“爱”的有意义的或可感知的内容,都是不可能。当某人准备开始说“爱”之时,此君正坠入“愚蠢”(imbecility)之中。那么,此刻写作这篇小文的我,根据拉康是否正“愚蠢”之极?我承认自己这样说“爱”确实“愚蠢”,但却是和拉康本人一起“愚蠢”,因为拉康实际上在其文本中仍大量地谈论“爱”这个话题,他自己还写道:“在分析话语中我们只做一件事,那就是说爱(speak about love)”。综述拉康在其各类文本中复之又繁的谈“情”说“爱”,自非这篇小文之有限篇幅能够完成的任务。在这里,我想主要以自己——作为一个拉康主义中国学者——的个人体验与病中思考来谈一谈爱,尽管我对“爱”的说法可能会被很多朋友认为“愚蠢”也不一定。

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 转载自哲学网:哲学学术门户网站,Philosophy,哲学家,哲学名言大全

本文链接地址: 爱?拉康?变态狂

文章的脚注信息由WordPress的wp-posturl插件自动生成

标签 :
版权声明:版权归 哲学网:哲学学术门户网站,Philosophy,哲学家,哲学名言大全 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zhexue.org/f/religion/16754.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我的哲学
哲学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采用Wordpress架构,采用知识共享署名进行许可
邮箱:admin#zhexue.org (#换成@)优畅优化|阿里云强力驱动
ICP证号:浙ICP备16005704号-2
网站加载0.857秒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